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36章 煉劍(1)
    第36章 煉劍(1)

    大街上人來人往,楚天跟在珞珈的身后刻意保持著兩人之間的距離,同時也清楚地表明自己現在的身份。

    但珞珈似乎并不記得兩人身份的差異,她總是放緩了腳步,等楚天上來和他并肩行走。

    “我剛才交代你的話都記住了沒?你一定要通過考核成為外門弟子,否則我就把你丟進北冥海里喂鯊魚。”這是今晚珞珈第三次警告楚天。

    “北冥海里有鯊魚嗎?”楚天也開始逐漸習慣四周投來的關注目光。

    “笨蛋,如果沒有我可以先放兩條進去啊。”珞珈理所當然道:“等你成為了外門弟子,就能夠獨立地接受峨世家分派的各種差事。根據這些差事的難易程度,你會得到相應的賞賜,譬如峨世家的道法秘籍啦、療傷圣藥啦……”

    楚天默默聽著珞珈對自己所作的安排,沒有打斷她。

    “當然你同時還是我的家仆,必須隨時聽從我的調令。”

    “哦。”楚天終于給了珞珈一點回應。

    “拜托,你有時候可以多說幾個字嗎?”珞珈氣結。

    楚天認真想了想,問道:“你要我多說哪幾個字?”

    珞珈一甩頭湊到他的耳邊,兩個人的身體幾乎貼到了一起。

    “三個字。”

    楚天不由得一陣心跳氣喘,稍稍拉開了他與珞珈之間的距離。

    “還我錢——”珞珈見楚天尷尬地低下頭去不言語,開心地咯咯一笑,“你欠我兩壇瓊城老窖準備怎么償還?”

    楚天的心跳這才漸漸恢復正常。他霍然明白了少有人敢惹珞珈的原因——這丫頭膽子太大,敢說敢做,誰跟她在一起,就得隨時準備好應對心跳變速提速的危險。

    “再多做兩年我的家仆,咱們之間的賬就一筆勾銷,如何?”珞珈的語氣與其說是商量不如說是威脅。

    然而楚天顯然沒有她預想的那么聽話,回答道:“讓我考慮一下。”

    珞珈撇撇嘴,瓊鼻低低哼了聲,帶著楚天拐進了街道旁的一家店鋪里。

    “陰世家的人有沒有找你麻煩?”楚天打量店鋪里的擺設,很隨意地問道。

    這是一家專門鍛鑄仙兵魔刃的煉器鋪,類似的在北冥城里至少有二三十家。

    “你應該問:我有沒有去找陰世家的麻煩。”珞珈糾正說,沖著坐在角落一張太師椅里的中年男子招呼道:“老鑄!”

    中年男子正在假寐,聽見珞珈的聲音立即睜開眼,“珞珈?好久不見。”

    他站起身目光從楚天臉上掃過,似乎已經知道這個站在珞珈身后一步距離的少年是誰。

    “咱們到里面去,外面太吵。”

    中年男子丟下店鋪里的兩個伙計和零散的客人,將珞珈和楚天引進后堂。

    “老鑄是北冥城最有名的三大煉器師之一。”珞珈向楚天介紹中年男子的身份。

    “沒有之一。”老鑄給珞珈和楚天沏上茶,“我就是最好的。”

    “我想知道這柄劍你能修復到什么程度?”珞珈沒有和老鑄爭辯,似乎默認了他的觀點,指了指楚天背后斜插的蒼云元辰劍說。

    楚天這才知道珞珈帶自己來這兒的目的。

    “這是六百年前魔道第一高手寒料峭的蒼云元辰劍。”老鑄輕描淡寫地掃了劍身一眼,“如果我沒有說錯,它的劍靈已經重新凝結蘇醒,但元氣大傷。這把劍……目前估計自我修復了三成左右。”

    “能借給我看一看嗎?”他走到楚天跟前說。

    楚天遲疑了下,將蒼云元辰劍從背后解下,倒轉劍柄遞給老鑄。

    老鑄接過蒼云元辰劍,用兩根手指在劍身上熟練地抹過,然后將耳朵貼近元辰寶珠,像是在傾聽什么。

    許久之后,他“叮”地彈了聲劍刃給出結論說:“五成!”

    楚天問道:“需要多少錢?”

    老鑄瞇起眼估算了片刻,說道:“你是珞珈帶來的客人,我可以給個最優惠的價格,就收五千兩吧。”

    楚天暗松了口氣,他從賀志成那里得到的銀票加起來差不多就是這個數。

    他點點頭,取出銀票放在桌面上問道:“多少天可以交貨?”

    老鑄看了看桌上的銀票,搖搖頭道:“小伙子,在我這兒都是用黃金計價的。”

    楚天像是捱了一悶棍,黃金和白銀的兌換比例至少是一比十,有時候在神陸的黑市上會更高。換而言之,他至少還差四萬五千兩白銀。

    珞珈笑了笑站 了笑站了起來,她好像早就預料到會出現這種情況,從袖口里拿出兩件東西。一張是空著金額和落款的欠條,另外則是一塊嬰兒手掌大小的金色小卡。

    “欠條給你,儲金卡給你。”她將這兩樣東西分別交到楚天和老鑄的手里。

    看著欠條,楚天發現上面有年利三分的約定,心情稍稍放輕松,也一下從珞珈的身上仿佛看到了那種無良高利貸商人的神韻。

    好在這筆錢自己應該還得起,只要能夠成為外門弟子,多接幾次差事,相信可以在兩三年里結清。

    想到這里楚天毫不猶豫填上金額,然后簽字畫押連同五千兩銀票一起交給珞珈。

    珞珈仔仔細細看了遍欠條,在楚天面前晃了晃微笑道:“記著哦,明年這時候你要還我五萬八千五百兩。”

    兩人跟隨老鑄來到后堂的照壁前。照壁上是一幅大型山水畫,楚天依稀感應到從山水畫中散發出的一絲靈氣。

    “這是一座傳輸法陣,當年費了我不少錢。”老鑄說,將他的左手按在了畫面上。

    他的手掌漸漸泛起一層淡藍色的光彩,隨即蔓延到整幅山水畫面上。

    “唿——”畫面上的瀑布驀然像活了過來,一蓬白浪光影沖出照壁。

    楚天眼前一道道流光穿梭而過,倏忽間有種時空扭曲幻覺。

    只是極短的一瞬,他的視線又恢復正常,發現自己已經置身于一座奇異的虛空中。

    蔚藍色的天空無邊無際,沒有日月星辰晨昏變化,腳下是一座陡峭的高崖,隆隆的瀑布轟鳴聲隨風傳來。

    “這座鑄煉虛境還是你父親在世的時候幫忙開辟的。”老鑄睹物思人,不無感慨地對珞珈說。

    “老爺子是個難得的好人。”珞珈望著崖下滾滾升騰的白色云霧,神思惘然。

    老鑄點點頭表示贊同,雙手凝結在胸前打出一串法印,低喝道:“起!”

    “嗚——”一尊十米高遍體閃爍青銅光芒的煉器鼎爐從云霧下冉冉升起,懸停在高崖上空。

    在這片虛境之中,老鑄就是它的主人,可以操控一切的主宰。

    “擷云為火,太離幻生!”老鑄低沉的嗓音回蕩在虛境里,聽上去有種不真切感。

    “唿——”一團黃綠色的云霧從崖下翻卷而起,涌入空中的“神兵造化爐”。

    神兵造化爐里霎時燃燒起熊熊的太離靈火,黃綠色的焰苗不斷上漲,從爐頂沖出。

    “人間的火含有各種各樣的雜質,用它們煉鑄出的仙兵魔寶難免斑駁不純。”

    老鑄解釋說:“這是我從南海九死一生收集來的太離靈火,用它煉劍效果最好。我先用它暖爐,接下來就要將各種煉材投入鼎爐熔煉,最終化為能夠讓蒼云元辰劍吸收的造化晶芒。”

    說話時神兵造化爐的光芒越來越亮,一道道太離靈火的焰苗在風洞中吞吐閃爍。盡管相隔至少有三百米,楚天依舊能夠感受到撲面而來的熱浪與靈氣。

    老鑄的兩只手再次變化法印,打出一串串令人眼花繚亂的手勢,口中念動真言道:“物華天寶,八面來潮!”

    話音剛落,只見高崖下、云霧中、藍天上亮起一束束五光十色的彩芒,宛若年節時怒放的煙火流光溢彩絢麗璀璨。

    金色杜姆仙根、紅色的神龍千火引、銀色的金剛砂、綠色魁前雨、白色的大荒流沙……五花八門舉世罕見的珍稀煉材從四面八方飛來,猶如應邀趕赴一場華麗的盛宴,匯入到神兵造化爐中。

    “轟!”鼎爐微微晃顫,煥放出瑰麗多姿的奇光異彩,姹紫嫣紅美不勝收。

    楚天可以肯定的說,假如不是老鑄看在珞珈的面子上給了最優惠的價錢。就眼下投入神兵造化爐中的這些煉材,自己這輩子都可能還不起。

    “嗡——”仿似感應到了神兵造化爐中充盈的靈氣,蒼云元辰劍發出激越的長鳴,在楚天背后振顫得越來越劇烈,好像要迫不及待地飛入鼎爐中。

    老鑄瞅了眼蒼云元辰劍,微微一笑道:“急什么,再等等。”

    他目不轉睛地注視鼎爐,雙手打出一道接一道只屬于頂級煉器師才能夠領悟的獨門法印,催動爐火徐徐熔煉珍材。

    沒有天光的變化,沒有日月的指引,在鑄煉虛境中幾乎感受不到時間的流逝。

    在楚天的感覺里,大約是過了足足一個小時,鼎爐中五顏六色的光華開始逐漸融匯凝煉成一團純凈柔和的雪白色晶芒。

    “快,就是現在!”老鑄突然朝楚天喝道。

    “去!”楚天毫不遲疑,拔出早已躍躍欲試的蒼云元辰劍振腕擲向神兵造化爐。

    “嗖!”一道白光如閃電般沒入焰光如熾的神兵造化爐中,立刻沒了蹤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