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39章 黑名單上的人(2)
    第39章 黑名單上的人(2)

    楚天沒想到峨日照會直接找上自己,他感受到來自于背后的強大的壓力,像山一般足以碾碎任何血肉之軀。

    在片刻的沉默之后,他回答道:“因為我這樣做會對別人不公平。”

    峨日照“哈哈”一聲道:“你以為自己高人一等?”

    “我察覺得到,你用魔功封鎖了正廳,使得靈覺無法感應到廳外。”

    楚天沉靜道:“但事實上我的靈臺沒有受到絲毫干擾,不必依靠記憶也能回答你的提問。”

    “菩提鏡月印!”何馬極小聲的說。

    峨日照當作沒聽見,嘿然道:“所以你就樂得故作清高?”

    楚天不明白,為什么自己作出了解釋,峨日照還是不肯放過自己。

    他搖搖頭道:“我沒有這樣想。”

    文靜偷偷地用余光看了眼楚天,似乎看到了第二個峨無羈。

    “那你在譏笑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峨日照的聲音變得更冷。

    楚天慢慢轉過頭,兩人的目光在空中霍然碰撞,誰也不愿首先退卻。

    正廳里一片死寂,其他幾個人都屏住了呼吸觀望著這一幕。

    有人在替楚天捏把汗,有人在幸災樂禍,還有一位剛從墻上掙扎下來的仁兄則巴不得看到有人接替自己倒霉鬼的位置。

    “我欠珞珈四萬五千兩銀子,答應過她要盡快償還。”

    楚天深深吸了口氣,在心里提醒自己:“我必須通過考核成為外門弟子,這樣就有資格領取差事掙錢還債。”

    于是他轉回頭,垂臉望向地面說:“下次我愿意第一個回答你的問題。”

    峨日照沒有說話,踱步回到先前站立的位置,驀地甩手飛出六支玉簡。

    楚天等人各伸手接住一支玉簡,就聽文靜叫道:“這是生死狀?”

    “在我這里接受考核,你們每個人都必須有死的覺悟。”峨日照說道:“或者簽字畫押,或者滾。”

    聽完他的話,刀疤男和紅衣青年率先簽押。

    “鑫太極。”

    “哥舒豹。”

    兩人運指如風分別在玉簡上寫下自己的姓名,又按上了指印,然后遞還峨日照。

    接下來何馬、楚天、峨無羈和文靜也分別在生死狀上簽字畫押。

    楚天的直覺是,自己進的似乎不是考場而是斗獸場。

    他的想法很快就得到了應驗。

    峨日照收回玉簡,漠然道:“很好。”

    他的左手向前平舉,五根手指微微蜷曲在掌心凝鑄成一團紅色的光丸。

    這團紅色的光丸在魔功催動之下像氣球似的不斷膨脹,化為一只直徑超過三米的巨大光球,懸浮在離地一米多的空中徐徐轉動,由內向外發出熾烈刺眼的光芒,猶如一輪紅日當空。

    “日照虛境!”峨無羈瞪大眼睛盯著像太陽般燃燒的光球,喃喃說道。

    “在我的這座虛境中藏有十二式日照神拳真意,你們有三天時間去尋找參悟。三天后對日照神拳領悟最多的三個人將通過考核,成為峨世家的外門弟子。”

    峨日照的目光在六個人的臉上一一掃過,漠然道:“當然,前提是他必須能夠活著從日照虛境里走出來。”

    六個人誰都沒有說話,但不約而同察覺到已經有一股殺氣彌漫開來。

    “我先來!”身穿紅衣的哥舒豹率先打破了廳中的沉寂,一個漂亮的縱深躍入光球中。紅光吞吐閃爍如熊熊烈焰,瞬即將他的身影吞噬。

    剩下的五個人依次進入,楚天和文靜落在了最后。

    文靜的俏臉微微有些發白,望著日照虛境的門戶心里在掙扎究竟要不要進去。

    楚天拍拍她的肩頭,說道:“現在退出,沒有人會笑話你。”

    文靜朝楚天感激地一笑,說道:“我向爹爹保證過,這次一定要成為北冥神府的外門弟子,讓他在甘州同道面前揚眉吐氣。”

    她咬咬牙飄身飛入光球,廳里只剩下楚天和峨日照。

    “你害怕?”峨日照的眼里泛起一抹輕蔑之色,“你除了會躲在珞珈身后發抖,還會什么?”

    楚天的眸中燃起兩簇火焰,緊了緊雙拳艱難地吐了口氣,又慢慢松開。

    “三天,三天后,我會讓你知道究竟是誰在發抖。”

    “好啊。”峨日照不屑地笑了笑:“別指望我會放你一馬。”

    楚天點點頭,身形飛起如白云出岫融入到光球中。

    強烈的光芒令他的眼睛不由自主地閉了下,再睜開時人已置身在日照虛境中。

    一座雄偉的山脈在他的面前拔地而起高聳入云,遠方的天際朝霞絢爛,一輪紅日噴薄而出,點點星辰正 點星辰正向天幕后隱沒。

    偌大的天地中仿佛就只有楚天一個人,其他的人不知去了哪里。

    恍惚中楚天有一種回家的感覺,隱藏在心底里的鄉情不可抑制地涌出,讓他思念起故鄉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

    他沿著一條天然形成的小徑走走停停,心有一種被放松的自由與寧靜。

    這么多天以來,他幾乎每天都在和死神結伴而行,刀光劍影已成為常景。

    但他來這里畢竟不是做游客的。

    在三天的時間里,他必須盡可能多的參悟十二式日照神拳的真意。

    然而這十二式日照神拳究竟藏在哪里?也許是一株樹的低語,也許是一汪清泉的輕吟,又也許就是這座默默無語的大山。

    不知不覺楚天走出了很遠,兩旁的樹木郁郁蔥蔥,偶爾竟也有鳥鳴傳來。

    他依舊沒能尋找到任何關于日照神拳真意的蛛絲馬跡,心里隱隱生出一絲焦燥。

    隱隱約約他好幾次覺得自己一伸手就能抓到什么,但一轉眼這種感覺卻又溜走。

    楚天揚起頭,望向正朝中天升起的日頭。

    濃密的枝葉擋住了燦爛的陽光,一縷縷金色的光線穿過枝葉間的縫隙灑落下來。

    他的視線無意識地循著這些光線的走向緩緩下移,落在了樹下的泥地上。

    千百個金色的光斑在樹蔭下閃閃發亮,宛若天上璀璨的星辰。

    忽然一陣山嵐吹來,滿地的金光隨著婆娑的枝葉一起搖曳起來。

    一瞬間楚天如同被天雷劈中,他屏住呼吸目不轉睛地緊盯著腳下的地面。

    一道、兩道、三道,百道、千道……閃耀躍動的金色仿似幻化成成百上千的拳影,漸漸浮現在了他的靈臺之上。

    每一條光線的角度線路、每一個光斑的跳躍舞蹈,都在他的心頭一遍遍翻來覆去的演繹,慢慢匯聚成形。

    他不自覺地在泥地上坐下,雙手攥捏成拳在胸前無意識地緩緩打出又徐徐收回,然后再打出再收回,如此周而復始不知疲倦。

    他的心完全沉浸在初初領悟到的拳法意境中,渾然忘卻了身外事。

    隨著時間的推移,楚天的出拳速度變得越來越快,到后來已經無法用肉眼看清拳路,只有漫天奔涌的一道道拳影縱橫交織,如千條江流澎湃。

    就這樣,光陰在寂靜中悄然流逝,太陽升上中天,從枝葉之間露出了半張臉。

    日是惟一,影化萬千。

    驀地楚天口中發出一記嘹亮的清嘯,從地上一躍而起。

    他的身影騰飛在空中,雙拳如暴風驟雨,一拳未盡一拳又生,后拳催前拳左拳推右拳,宛若八面風起千星搖動。

    “砰砰砰砰!”身前的大樹不斷被吐出的拳風轟中,發出劇烈的震顫。

    每一聲爆響過后,樹干上就會多出一道拳印。

    轉眼間樹干上的拳印就已變得密密麻麻,卻又均勻細密深淺劃一如同蜂窩一般。

    楚天心頭的感悟愈加明晰,驀然吐氣揚聲將千百道拳影匯聚成束,拳鋒激蕩磅礴猶如沖出群山的長江大河,不可一世地滔滔東去。

    “轟!”拳頭擊中樹干上唯一完好無損的地方,大樹卻出奇地毫無反應,甚至連晃都沒有晃一下。

    楚天的嘴角卻不自禁地逸出一抹會心的微笑,慢慢收起了拳頭。

    “砰!”就在他拳頭離開的一瞬,大樹由內而外爆發出一記悶響,霎那間化作滿空碎屑,像雪末一樣隨風飄揚。

    地面上呈現出一個個深幽的洞孔,居然連深埋地底的樹根也寸寸碎裂不復存在。

    日照神拳第七式“千瘡百孔”就此初悟。

    但事實上這近乎是一套完整的拳法,只不過是以莫大天分將其濃縮在一招之中密集爆發,就好比用千軍萬馬去沖擊一座孤城,瞬間就能將對方淹沒在怒海狂濤中。

    俗話說雙拳難敵四手,更何況是十拳、百拳、千拳?

    盡管楚天的心里面對峨日照的種種作派頗不以為然,但此時此刻亦不得不由衷欽佩這家伙的蓋世才情。

    就在這時候,楚天身后的蒼云元辰劍猛然爆發出一記緊促的鳴響,警訊之急前所未有!

    楚天霍然一驚,剛剛從無盡拳意中走出的心神再度緊起。

    在日光的照耀下的地面上,一條黑色的身影從后方飛襲而來,手中的劍又細又長如獵人射出的離弦之箭無聲無息直刺楚天的背心!

    沒有任何的征兆,就像突如其來的一道電光,帶來的不是光明而是死亡!

    楚天根本來不及轉身,甚至沒有機會做出反應。

    猝不及防之下,他唯一能做的就是釋放出不動如山印。

    “叮!”毒蛇般的劍鋒刺入尚未來得及成形的金峰光影,只是微微的凝滯便崩開不動如山印,隨即長驅直入刺向楚天背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