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41章 日照神拳(2)
    第41章 日照神拳(2)

    “嗚——”

    前一刻寧靜清幽的山間驀然狂風大作天色晦暗。數以萬計的黑色飛石遮天蔽日如狂暴的怒潮淹沒陽光,順著山崖走向從東往西向楚天和鑫太極涌來。

    每一塊黑石都和拳頭差不多大小,鋪天蓋地密集如蝗,卻似長著眼睛一樣避開了一株株山中樹木,像崩堤的海嘯卷裹著震耳欲聾的隆隆滾雷聲。

    如從高空俯瞰,它們就像無邊的黑色潮水,在天地間鼓蕩奔騰足以摧毀一切存在。

    楚天和鑫太極心頭震撼,在涌來的黑石狂潮面前,他們渺小得就像兩只螞蟻。

    是罷手不斗躲避黑潮,還是不死不休決一勝負?

    同一時間,兩個人的心中都在做出艱難的選擇,也均都盼望對方首先畏縮。

    但很快楚天和鑫太極就從彼此的目光中明白了一件事:退讓已不可能!

    這就像兩軍對壘廝殺到刺刀見紅的白熱化階段,任何一方突然的撤退都有可能引發崩潰。誰也不愿寄希望于敵人的仁慈大度,把自己的性命交付在旁人的手中。

    因此唯有死戰,爭取在黑潮到來前殺死對方!

    鑫太極驀地一記尖嘯,全身紫焰騰騰燃燒真元,將渾厚的元氣全力注入柳眉劍。

    柳眉劍光芒暴漲,赫然分化出兩道如有實質的劍影,銀光燦燦破空劫殺!

    楚天的身影一剎那被柳眉劍的狂暴光影吞沒。從某種意義上說,他的對手已經不是一個而是三個鑫太極。

    為了速戰速決全身而退,鑫太極終于施展出了他的殺手锏:三分天下!

    楚天不得不全面退守,心中并沒有一絲慌亂。

    他知道鑫太極的“三分天下”攻得越兇,真元的耗損就越厲害,亦就越不能持久。

    但鑫太極賭博式的狂攻終究不同凡響,三道劍華吞吐閃爍變幻莫測,在楚天的前后所有交織出一張密不透風的死亡封鎖線。

    鑫太極已經是騎虎難下,感覺到丹田中的真元在不停地消耗。

    一年、兩年、三年……他不得不計數為了恢復元氣而要付出的未來苦修歲月。

    “噗、噗!”楚天的左腿和右肋接連中劍,但他硬是咬牙沒有使出不動如山印。

    他的身形在柳眉劍網中舒展到極致,一式式沉魚落雁身法閃躲騰挪,竭力趨避鑫太極無孔不入的凌厲殺招。但這樣被動挨打下去終究不是長久之計,更不能任由對手無所顧忌的放手猛攻,否則自己遲早會成為柳眉劍劍下亡魂。

    楚天耐心尋找著反擊的機會,突然蒼云元辰劍如同枕戈待旦的千軍萬馬橫空殺出,直掃鑫太極的左腰。

    鑫太極似乎沒有料到楚天到了這時候還能保有可怕的反擊力量,三道柳眉劍回救不及,只能抽身飛退。

    然而他的身后就是那座兀立的山崖,瞬間被截斷了退路。

    孰知鑫太極的臉上不僅沒有絲毫慌亂的神情,反而流露出一縷陰沉的笑意。

    不好,中計了!

    楚天的腦海里念頭一閃,蒼云元辰劍怒云橫卷斬擊在鑫太極黑色的袍服上。

    鑫太極的身影匪夷所思地從衣袍中脫出,消失在楚天的視野里。

    “鏗!”黑色的衣袍寸寸碎裂,蒼云元辰擊中山崖猛地彈起。

    至此雙方各利用這座山崖算計了對手一次,做出了生與死的交換。

    楚天不顧一切催發不動如山印,梵度魔氣毫無保留地支撐起金色光峰籠罩全身。

    “叮叮叮!”鑫太極的身影如鬼魅般出現在楚天背后,三道柳眉劍影刺入不動如山印,立即遭遇到了頑強的抵抗。

    劍鋒每前進一分,都要消耗掉鑫太極大量的元氣,速度也不斷地在減緩。

    “噗!”饒是如此,柳眉劍影依舊洞穿了不動如山印的防護,扎進楚天的后腰。

    只是三道劍影已經成了強弩之末,并沒有能夠如愿重創楚天。

    就在鑫太極準備再次催動真元徹底結果楚天之際,就看到身前雪浪狂舞,蒼云元辰劍憑借回彈之力向他反卷。

    回頭是岸!

    鑫太極的瞳孔收縮,必須決定是付出一條左臂的代價殺死楚天結束這場有生以來最艱苦的戰斗,還是退避三舍暫避其鋒。

    就在這時候四周的天地變得一片昏暗,狂風暴瀾吹卷無數黑石向兩人襲來,其中一塊正朝鑫太極的頭部飛射。

    鑫太極的眼睛黯了黯,喉嚨里發出一記不甘而無奈的低哼撤劍退身。

    “砰!”他的左掌劈碎黑石,兩道柳眉劍影倏然回收。

    為了殺死楚天,他已經燃燒了將近五年的真元。這意味著自己的功力在未來很長的一段歲月里將大打折扣,再也承受不起任何的損失。

    同時他也明白,自己失去了殺死楚天的最佳時機,至少在眼前的情形之下,已經沒有可能成功,心里起了退走的念 走的念頭。

    然而令鑫太極意想不到,楚天霍然側轉過身形,蒼云元辰劍直劈而來!

    糟糕!

    鑫太極的心頭一凜,意識到自己犯了一個大錯。

    “砰砰砰!”滿天亂舞的飛石擊打在不動如山印上紛紛彈落,對楚天無法造成半點傷害,向鑫太極發起絕地反擊!

    攻守態勢頓時逆轉,鑫太極一面閃躲招架呼嘯而至的飛石,一面奮力抵擋蒼云元辰劍如怒獅爆發的猛攻,立刻顯得左支右絀難以兼顧。

    現在輪到他被迫采取守勢,柳眉劍全面回收身前步步為營,不求有功但求無過。

    只見風云變色亂石橫飛,兩道身影在山崖前進行著殊死的搏殺。

    楚天的靈臺猶如明月照大江,于波瀾壯闊中自有一片靜謐天地。

    他不由驚奇地發覺,源源不絕迸流而來的黑石并非想象中的那樣雜亂無章,冥冥中它們各有軌道,形散神不散似有一股力量將其渾若天成地捏合在了一起。

    這是什么緣故?

    楚天越是留意這些飛石,心中的訝異就越是強烈。

    他甚至忘了自己還在生死搏斗,用心領悟每一塊亂石飛行的線路與角度的變化。

    如果不是鑫太極斗志受挫又疲于應付亂石攻擊,這樣下去吃大虧的必然是楚天。

    但鑫太極還是感覺到了楚天的變化,蒼云元辰劍的攻勢逐漸放緩,他的壓力為之一輕。假如這時候盡全力撤走,楚天可能無心也無法強留。

    但人類永遠是最奇怪最無法預測的動物。

    當暫時渡過危機后,心態總會情不自禁地發生變化,希望能夠得到更多。何況鑫太極已經付出了慘重的代價,實在不甘就這樣空手而歸。

    看到楚天的神態魂不守舍,他的心頭不由一喜。

    上蒼畢竟是眷顧自己的,在失去一次機會后,又賜予了他第二次。

    他咬牙催動真元,再次施展出“三分天下”的絕學,柳眉劍矯如靈蛇直刺楚天!

    “叮叮叮!”蒼云元辰劍幾近無意識地擋下數劍,終于露出了破綻。

    “噗!”楚天左肋中劍,幸虧有不動如山印保護,這一劍入肉不深沒能傷到要害。

    肋部傳來的劇痛使得楚天沉浸在忘我之境中的心神猛遭外力刺激,恍惚中靈光乍閃,無數飛石在他的心頭匯流成海,組成一幅完整的畫面!

    他的心如同沖破關隘的野馬,望見了前方的一望無際的草原,釋放出難以言喻的輕松快感,忍不住縱聲長嘯!

    他竟然振臂飛出蒼云元辰劍,不管不顧還插在左肋的柳眉劍影,雙拳一錯打出。

    這小子走火入魔了么?

    鑫太極詫異地想到,操縱柳眉劍影劈斬楚天擊出的雙拳。

    “砰砰!”劍如驚鴻拳風激蕩,鑫太極輕輕松松就化解了楚天的攻招。

    然而誰也沒有料到,楚天猛然低頭竟化作又一只碩大無倫的鐵拳直轟鑫太極。

    “砰!”鑫太極猝不及防,胸口被結結實實撞中,身形飛退嘴角溢血。

    楚天的眼前也是一黑,腦袋撞得昏昏沉沉有一瞬不辨東南西北。

    顧名思義,這就是日照神拳第九式——暗無天日!

    鑫太極又驚又羨,不由問自己:假如未曾接受刺殺楚天的任務,也如這小子般全身心地參悟日照神拳真義,自己此刻又能收獲多少?

    他縱劍劈開飛來的亂石,身形不斷飛退,準備就此遠揚。

    突然他的心間涌起一股極不舒服的感覺,急忙凝神靈臺,就看到一束電芒卷裹在紛亂的飛石中如天外飛仙,從后方回旋而來。

    鑫太極暗吃一驚,催動三道柳眉劍影回身抵擋。

    可是沒等到劍勢形成,蒼云元辰劍已經雷霆萬鈞地殺到,如不可阻擋的洪流沖散銀色的劍華,穿透他的前胸。

    “噗!”劍鋒從鑫太極的后背露了出來,他的身軀搖了搖,兀自想做最后的掙扎。

    哪知從蒼云元辰劍中驀然涌出一股可怖的吞噬之力,像成千上百條毒蛇鉆入他的經脈吸食精血。

    鑫太極絕望地低吼,抬起左手企圖拔出蒼云元辰劍。然而體內的力量飛速逝去,他的手連拔幾次也只能抽出可憐的三寸。

    蒼云劍身遽然發紅,將來自鑫太極體內的精血毫不客氣地吞食,并轉送到元辰寶珠內煉化貯藏。

    元辰寶珠歡呼雀躍,進一步催動氣吞如虎印奪取鑫太極多年辛苦積聚的精血。

    “啪啪啪!”一塊塊飛石洞穿鑫太極的身體,將他徹底推下死亡的深淵。

    鑫太極的血肉之軀終于承受不住接連不斷的重創,在飛石的轟鳴中爆裂開來,化作一天飄灑的血霧。

    楚天冷冷看著飛揚的血霧被元辰寶珠吸凈,然后凝念抬手召回神劍。

    一場大戰就此落下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