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44章 山高月小(1)
    第44章 山高月小(1)

    楚天一邊通過蒼云元辰劍吸取靈氣,一邊抹去嘴角的血跡,說道:“拜托你一件事。”

    峨日照怔了怔,冷笑道:“要我手下留情么,別做夢了!”

    “假如我沒能接下你的大日如來,就請代我將這柄蒼云元辰劍轉交珞珈。”

    楚天的聲音有些疲憊,道:“我欠她四萬五千兩銀子,這柄劍應該差不多夠抵了。”

    峨日照的心頭起了少有的糾結,勉強點點頭道:“可以!”

    他有意多給這少年一點休養的時間,又道:“最后一拳我會用上六成功力,你是死是活,我也做不了主,一切聽天由命吧!”

    “日照叔!”峨無羈叫道,“小楚是我兄弟,他在虛境里救過我的命!”

    “那跟我有什么關系?你們兩個滾開!”峨日照大手一拂,幾十米外的峨無羈和文靜身不由己地騰空而起,被他掃飛到院外。

    楚天不以為然地搖搖頭道:“好威風,好神氣!”

    峨日照哼了聲,道:“少廢話,我要出拳了!”

    楚天長吐一口濁氣,卻發現自己從嘴里吐出的氣流已微微帶著血紅色,顯然五臟六腑遭受到了極嚴重的傷害。

    他抬起頭仰視蒼穹,默默回味這十五年歲月中的點點滴滴,在最后的寶貴時光里對自己的人生做了一次短暫的回顧。

    今生唯一的遺憾,就是始終沒能找到晴兒。

    然而白云蒼狗生死離散,無外乎如是,自己何必介意太深。

    他慢慢讓自己的心平靜下來,料峭六劍的劍意在腦海中澎湃,不知不覺體內散發出一股雄勁遼闊的氣象,卻又有幾分寂寞幾分桀驁。

    峨日照立刻感應到了楚天道心的變化,冷喝道:“最后一拳——大日如來!”

    一拳打出,天地生變。

    庭院里立刻被一團恢弘廣大的赤色光芒充滿,再沒有一個黑暗的角落。

    在這團赤光芒的正中央,峨日照的右拳光華萬丈如日中天。

    他出拳的速度極慢,卻似日升月落蘊涵著無限自然道法,令人無處藏身無可躲避;所有的防御一切的抗拒,亦都冰融雪消無以存在。

    楚天的道心劇烈震撼,斗志與戰意不斷被削弱融化,甚至產生頂禮膜拜之念。

    “嗡——”元辰寶珠清越顫鳴,轉動得越來越快,散發出一蓬乳白色無瑕圣光,將充斥天地的赤芒稍稍沖淡。

    楚天的心神登時一省,才明白自己的道心險些被大日如來的氣勢所奪不戰自潰。

    他急忙全力發動菩提鏡月印護持靈臺,一時間心定念寧神思無礙,再次看清楚峨日照右拳的來勢。

    你有紅日當空,我有明月在天!

    楚天的雙眸驀地金芒迸射,足以刺穿所有虛妄直指一切本質。

    一瞬間他的身心也與蒼云元辰劍交融在一起,仿佛人即是劍,劍即是人,斬一切障破萬種佛直劈大日如來!

    “鏗!”剎那萬籟俱寂,整個世界仿似只剩下拳劍激撞的轟鳴。

    楚天駭然發現峨日照的拳上傳來一股無可阻擋的吸力,蒼云元辰劍非但沒有像前幾次那樣高高彈起,反而如膠似漆被牢牢黏著!

    他頓感不妙,但對方的拳頭上已排山倒海地涌來一股雄渾氣勁。

    “砰!”蒼云劍氣與這股拳勁狹路相逢。

    “砰、砰、砰!”峨日照的拳頭上一圈圈紅光如日暈般發出,不停破入蒼云元辰劍,連續四波的沖擊終于粉碎了劍氣的抵御,隨即第五撥拳勁順著劍刃向前奔騰!

    “三花聚頂!”楚天的靈覺與劍靈霍然合一,元辰寶珠中蘊藏的九煞真陰、北冥霜英、璃神紫罡勃然升騰,凝結出一朵又一朵絢麗無雙的三彩奇葩,最終匯成無邊花海涌入蒼云劍身。

    “啪!”峨日照的第五道拳勁一觸即潰,三股精氣勢如破竹竟反攻過去!

    “咦?”峨日照微微一怔,右拳幾乎同時吞吐出七道拳勁,聲勢之盛無以復加。

    “轟——”兩團沛然莫御的力量迎頭碰撞,從蒼云劍身中炸開一團團濃烈激蕩的光云。兇猛的余波居然使得峨日照的身軀亦為之微晃,而楚天的身形更是劇烈搖擺,卻緊緊握緊蒼云元辰劍,抵死不退!

    “哇——”楚天的嘴里噴出一口鮮血,神智逐漸沉淪,只有靈臺依舊緊守一線清明,維系著他不屈的斗志!

    “看樣子差不多了。”峨日照心中思度,右拳發出第十三道氣勁。

    “氣吞如虎——”楚天眼中的神采在飛速褪淡,取而代之的是殷紅色的血絲充溢。

    然而峨日照每一道拳勁沖擊,就像戰斗的號角般令他一次次重新振奮重新站起!

   ;   他的人,他的心與蒼云元辰劍生死相依,往日種種無法體悟的妙用此刻豁然開朗。

    元辰寶珠上遽然亮起一尊神虎影像,昂首長嘯聲震四野。

    “嗚——”峨日照驚訝地察覺,自己發出的拳勁竟似石沉大海,被元辰寶珠毫不客氣地吞了進去!

    “好小子!”峨日照半閉半開的眼睛里掠過一抹意味復雜的冷光,右拳又接連打出五道拳勁。

    “轟!”紅色光芒在彈指間吞噬了元辰寶珠的光彩。氣吞如虎印在澎湃的拳勁沖擊之下,就像一座滿溢的水庫瞬間超過負荷極限。

    至此楚天已窮盡一切抵御手段,而峨日照的第十七道拳勁接踵而至!

    楚天明白,自己終究輸了。他的身體孱弱得如同一張紙,風一吹就會飄起來。

    他感受得到峨日照剛猛凌厲的拳勁穿越過失陷的蒼云元辰劍,正涌入自己的經脈,摧毀自己的五臟六腑乃至整個生命。

    榨盡最后一點力量的他已經無法抵抗,只能帶著些許遺憾接受死亡的擁抱。

    然而就在這時候,奇跡發生了——他的身體中突然涌現出絲絲縷縷的暖意,如百川匯海沿著傷痕累累的經脈聚集到干涸的丹田之中,化作一團溫潤浩瀚的柔波!

    這是——楚天的身心宛若死里復生,瞬時煥發出強盛的生命力量。

    他立時醒悟到,這股力量正是積淀在自己體內的八藏神歸丸藥氣!

    在他的身體遭受到毀滅性打擊的霎那,蘊藏在身體每一條經絡,每一塊肌肉乃至一個毛孔中的八藏神歸藥力如生命之光自黑暗中亮起,迅速修復著他的軀體,同時也源源不絕將醇厚的力量注入丹田。

    他的眼里重新有了光彩,運聚起八藏神歸之力奮起反擊!

    “砰!”峨日照愕然覺察到自己的拳勁猛然遭遇到來自楚天體內一股玄妙力量的迎頭痛擊!

    這怎么可能?

    但很快他就意識到,那股力量并不是楚天的真元所化——這個少年甚至還不曉得如何燃燒真元。

    它猶如一支奇兵,或者更準確的說是哀兵,在孤城將破之際從斜刺里殺出,作出悲壯而不屈的最終抗爭!

    峨日照平生少有的遲疑了,無法決定是否該發出大日如來的最后一擊?

    假如現在收手,還可能保全住楚天的性命。一旦第十八道拳勁打出,峨日照真的如他之前所說,楚天活下來的機會只是……聽天由命!

    “這一擊我必須發出,否則他就不算是真正接下最后一拳。那就聽天由命吧!”

    峨日照凝視楚天燃燒著旺盛求生欲望與頑強斗志的眼睛,打出了最后一道拳勁。

    “砰!”先是蒼云元辰劍沖天激飛,然后楚天的身體也像一捆枯柴般在空中翻滾著飛出,越過早已不復存在的院墻落向山道另一側的樹林里。

    “楚天!”

    “小楚!”

    峨無羈和文靜如夢初醒,忙不迭追著楚天跌落的身影奔入林中。

    “喀喇喇!”楚天的身體砸斷無數枝丫,摔落在松軟的泥地里。

    :“喂,你沒事吧,醒一醒!”

    “砰!”

    “我操——日照叔?”

    “白癡,你是殺他還是救他?”

    “這么說他沒死?”峨無羈欣喜問道。

    峨日照沒有回答,一只手貼住楚天的前胸運氣輸功,另一只手拿出顆丸藥塞進了他緊閉的嘴里。

    魔氣在楚天的體內游走一圈,峨日照的心不斷往下沉。

    楚天體內的經脈幾乎全部開裂,五臟六腑完全移位破損,正在大出血。

    假如不是八藏神歸丸的庇佑,這少年此刻已完全停止心跳。

    峨日照殺過很多人。有些人該殺,有些人不該殺。但哪怕殺錯,他也從不后悔。

    但此刻,他非常希望這少年能活下來。

    峨日照默默思忖,忽然抱起楚天騰身御風向林外飛去。

    “日照叔,你要去哪兒?”峨無羈傻傻地追在身后,生怕對方見楚天奄奄一息,要找地方把他埋了。

    “北冥神府里還有一個人能救活這小子,我去找她!”

    說完這句話,峨日照已經抱著楚天隱沒在北冥山跌宕起伏的云霧深處。

    一天;兩天,三天;四天,五天,六天……第七天頭上,楚天終于成功地渡過最危險的關口蘇醒了過來。

    對于楚天頑強的生命力,峨山月亦不禁由衷地驚嘆。

    當峨日照抱著楚天登門求醫的時候,峨山月沒有半點把握能夠把這個少年從死神手里奪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