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50章 報復(1)
    第50章 報復(1)

    “啊——”

    終于有哥舒世家的女眷發出了驚恐的叫喊,像是打開閘門的洪水,在瞬間充滿每一寸空氣,歇斯底里地宣泄出內心的震驚與恐懼。

    混亂中,一個黑影悄無聲息地潛近珞珈,突然一掌擊向她的背心。

    “呀!”慘叫聲響起,那偷襲珞珈的哥舒世家家臣倒在地上,咽喉處赫然多了一個血洞直往外冒著濃稠帶泡的血漿。

    沒有人看到珞珈是怎樣動手的,四周蠢蠢欲動的哥舒世家高手停止了不安分的舉動,女眷們的叫喊聲也不由自主地戛然而止,珞珈凌厲狠辣的出手震懾住了在場人的心神,也捏住了人們的喉嚨。

    “倪珞珈,你太過分了,竟敢跑來我望云樓殺人鬧事!”哥舒世家的家主哥舒曉夢拔身而起,滿頭的銀發猶如燃燒的怒焰在燈火下熠熠閃亮。

    珞珈對哥舒曉夢的憤怒熟視無睹,她烏黑的眼睛始終盯著哥舒戰,意味分明,無可回避。

    哥舒戰抬起頭緩緩放下手里把玩著的酒杯,離席走向珞珈。

    “侯爺,這事讓我來解決。”他對哥舒曉夢說道,手按在從背后探出的劍柄上。

    “三個照面,我要你的一雙眼睛!”珞珈說,語氣就像從碟子里夾菜那么容易。

    哥舒戰的雙眸漸漸變色,眼珠發出綠寶石般幽冷的光芒,“只怕你辦不到!”

    珞珈露出細白的牙齒,美麗的笑容居然帶著山林里母狼的陰狠神氣,道:“果真如此,我就挖出自己的雙眼給你。”

    哥舒戰的瞳孔急遽收縮,針尖般的冷光閃動,答道:“挖出你自己的眼睛!這個提議我喜歡。可惜了,北冥神府往后少了一位幽冥郡主,卻多了一個女瞎子!”

    他的言語盡管狂妄,但內心深處卻保持十分的警醒和謹慎。

    北冥神府三千年歷史長河中,不乏天才橫溢的女性,然而能夠獲得郡主封號的惟有珞珈一人。這里面固然有一些令人揣測的原因,但珞珈本身的實力卻無人置疑。

    幾乎沒有誰能夠知道珞珈真正的修為有多強。如果說峨日照是一座令無數人仰望的高山,那珞珈便恰似一汪引人遐思、深不可測的幽潭。

    面對這樣的敵人,哥舒戰的斗志與戰意被無限激發。

    假如能夠戰勝珞珈,甚至只要在對決中保持不敗,他在哥舒世家乃至北冥神府的聲望將大幅提升,下一任家主繼承人的地位亦將無可撼動。

    “鏗!”哥舒戰反手拔出長劍“橫云”,刺向珞珈的眉心。

    這一劍又快又狠,盡得哥舒世家“斗日十七式”的精髓。四周游離的天地精氣急遽波動,如潮水般匯入橫云劍氣,幻生出翡翠般的強光,一縷縷殺機涌動,好像要毀滅世間一切的存在。

    “嗡——”劍到中途,哥舒戰的手腕驀地微微一顫。橫云劍在剎那間一劍變七劍,七劍變十四劍,卻絲毫不影響出手的速度。

    “浮光掠影,十四劍!”在旁觀戰的哥舒曉冕悚然動容,脫口叫道。

    以他的修為使出這一式“浮光掠影”,傾盡全力也能幻化出十劍,而哥舒戰居然能夠比自己足足多出四劍!這四劍,代表著兩人修為境界的差距。

    想到兩人之間舊日的恩怨,哥舒曉冕心頭起寒,隱隱倒盼望珞珈能宰了哥舒戰,至少也要廢掉哥舒戰的一雙眼睛。

    然而哥舒曉冕并不曉得,事實上浮光掠影十四劍并不是哥舒戰實力的極致,他暗中尚有保留以便隨時應對珞珈的反擊。

    出乎哥舒戰的意料之外,珞珈修長窈窕的倩影紋絲未動,唇角眼眸中帶著顯而易見的輕蔑之意看著哥舒戰刺向自己的長劍。

    她的衣袂在劍氣的催動下翩翩起舞,從容自若間,甚而還用手理了理鬢邊被風吹亂的發絲。

    如此的優雅,如此的蔑視,令哥舒戰有一種在大庭廣眾之下被深深羞辱的感覺。

    他相信,即使這一劍刺向的是倪世家的家主倪天高,對方也該對自己刮目相看吧!

    “嗡——”橫云劍再次顫鳴,霍然幻交織成二十八束詭異莫測的劍影,匯聚為滔天的碧瀾將珞珈的身影吞沒。

    “星宿二十八!”看到哥舒戰決然使出“浮光掠影”的巔峰奧義,哥舒曉冕懊惱絕望的心情溢于言表,面色在劍光的映射下變得一片幽綠。

    “唿——”就在橫云劍差不多能夠同時刺中全身二十八處致命竅穴的霎那,珞珈的體內驀然涌現出一團絢麗的霞光。她的身影仿佛在電光石火間便融化在了這團美侖美奐的光彩中。

    橫云劍嗡嗡顫響陡然刺空,珞珈的身形不可思議地憑空消逝。

    “天人無相!”哥舒戰心頭一凜,臉上露出驚詫之色。

    這是北冥神府七大絕學之一,蓋世無雙的奇門遁術,能夠憑借真元瞬間迸發出的強大能量撕開虛空,進行異空間飄移。傳說中北冥神府的第一代府主莫問出曾經一時興起施展出“天人無相”,在眨眼間遁出九千里。

     ; 哥舒戰的靈覺勃然舒展,封鎖住望云樓的每一寸角落,搜尋每一絲珞珈的氣息——哪怕是一絲也夠。無論她有多強大,總不可能洞穿虛空。

    哥舒戰的心在驟然間縮緊,望云樓里找不到珞珈的氣息。這就意味著,下一刻珞珈可能會出現在任何一個意想不到的地方,向自己發動雷霆萬鈞的突襲。

    他必須立刻判斷出珞珈可能現身的方位,逆轉被動挨打的局面先發制人。

    是前是后,是左是右,抑或是空中甚至地底?

    留給哥舒戰推斷的時間僅有不到一秒,而可能的答案卻不下二十種。

    “鏗!”哥舒戰驟然轉身,二十八道橫云劍影凝成一束向背后急劈!

    他有八成的把握斷定,珞珈會運用天人無相瞬移到自己身后發動偷襲。這時候等待她的將不是自己門戶洞開的背脊,而是橫云劍穿云透月的致命一擊。

    即使判斷失誤,珞珈在其他角度出現,他的橫云劍也能隨時變化線路予以迎擊。

    “唿——”就在哥舒戰回身出劍的剎那,珞珈現身。

    然而她既不是瞬移到哥舒戰的背后,也不是左右兩翼,更不是空中又或地底,而是原路歸來!

    她就像從未離開過一樣,出現在剛才站立的位置上。唯一的不同僅僅在于,前一瞬哥舒戰是面對她,而此刻卻是背對珞珈!

    “不好!”哥舒戰做夢也沒有想到珞珈會有如此的膽氣與魄力。假如他的反應慢半拍,或者根本對珞珈的天人無相置之不理繼續那式“浮光掠影”,她的身體將在重現的瞬息被橫云劍刺成蜂窩。

    現在由于他主動轉身搶攻,后背已經完全暴露在珞珈的攻擊范圍內。

    哥舒戰的劍勢已經走老,根本來不及再生變化回身抗擊。他無暇細想,扭頭催動真元從雙目中射放出兩道綠芒。

    破魂照!

    哥舒戰并不指望珞珈會像楚天那樣被破魂照擊潰,但只要對方心神能夠產生一絲的恍惚,他就能夠迅速調整方略轉危為安。

    只見珞珈神容平靜,仿佛哥舒戰的所有反應與舉動都在她的掌握之中,輕抬左手迸直食指與中指遮擋在自己的眼前。

    “唿——”兩根猶若瑪瑙般晶瑩通透的玉指閃耀紅色的輝光,綠芒撞擊在她的指上倏然反折,如同兩支斷箭毫不留情地扎入哥舒戰的雙目。

    “砰!”兩簇精光爆裂,哥舒戰的身形劇烈顫栗,口中發出一記低低的痛哼。

    當光霧稍稍散去的時候,眾人驚駭地發覺他的眼角流淌下鮮紅的血線,兩只眼珠灰白無光,顯是瞎了。

    “我說過,三招之內取你的一雙眼。”珞珈看著失魂落魄僵立的哥舒戰,語氣中毫無憐憫之意。

    樓中一片死寂,壓抑的氣氛彌漫在每一個人的心頭。

    哥舒世家的所有人終于有幸親眼目睹了珞珈的厲害,這種打擊比哥舒戰瞎了雙眼更加沉重強烈。

    事實證明在交戰之前,她已經完成了精確無誤的測算,后來的打斗不過是一場注定沒有懸念的例行程序而已。

    成功刺殺天意門長老曲陰陽、聲威直追哥舒世家家主的哥舒戰,在珞珈的面前也不過是任其擺布無力抗拒的小玩偶。

    “這丫頭只有十八歲,她真的只有十八而不是八十歲?”這是許多人心里不由自主生出的念頭。

    “為什么不干脆殺了我?”哥舒戰慢慢回過神,心高氣傲的他完全無法接受雙目失明的現實,身軀變得劇烈顫抖,自信卻在轟然垮塌。

    “你的眼睛還有救,但至少需要三年的時間。”珞珈回答說:“三年后,楚天會再次向你挑戰。今天我來,不過是向你提前收點利息。”

    “我明白了——”哥舒戰空洞的眼睛里說不出是忿恨還是沮喪。

    “倪珞珈,你……簡直太放肆了!”

    哥舒曉夢面色鐵青,讓人懷疑他究竟是因為憤怒抑或是驚懼?

    珞珈目光流轉霜容解凍,忽地向哥舒曉夢嫣然一笑道:“對不起哥舒侯爺,打擾了您的家宴。我自罰一杯,向您賠罪。”

    她走到桌邊拿起酒壺倒了一杯,朝哥舒曉夢舉杯道:“下次您要舉辦家宴時最好預先通知,免得我來得不是時候,掃了各位的雅興。”

    她一口喝光杯中的美酒,旁若無人地走出望云樓。

    樓里樓外寂靜無聲,數百雙眼睛緊盯著珞珈的背影,直到她消失在夜色里。

    哥舒曉夢的臉陰沉得可怕,心里不斷涌出強留珞珈的念頭,卻最終沒有出手。

    雖然今夜受傷的僅只哥舒戰一人,但之后哥舒世家在北冥神府的威望必將一落千丈。

    他不由將視線投向木然佇立的哥舒戰,憐憫之中又不禁有些惱恨。假如不是他多事愛出風頭,又何至于惹來珞珈的報復?

    哥舒戰恍然不覺家主的目光,喃喃道:“三年……三年后,一定要用楚天和倪珞珈的鮮血來洗盡我的恥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