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51章 報復(2)
    第51章 報復(2)

    哥舒曉夢還是猜錯了。完全不必等到第二天天亮,夜宴上發生的事情已經傳遍北冥城。

    黎明來臨時街頭巷尾所有人議論的話題都離不開這件事,連賣蔥的大媽都能繪聲繪色地描述珞珈是如何孤身闖上坐恒峰,又是如何三招刺瞎哥舒戰,然后飲酒謝罪飄然離去。

    簡直沒有比這更具娛樂性和爆炸性的新聞了,倪天高成為下一任北冥神府府主的人氣指數也因此急遽攀升——做妹妹的已經如此了得,當哥哥的豈不更加厲害?不要惹楚天,不要惹珞珈。

    每個世家的家主都在暗暗告誡各自的家老們。很快家老們也會將同樣的訓誡傳達給他們的子弟。

    對此楚天一無所知,他還在昏迷中與命運進行著頑強的抗爭。

    他的意識逐漸復蘇,淪陷的靈臺一點一滴地有光亮起。

    菩提鏡月印得到珞珈的純陰真元滋潤,不僅徹底修復了被破魂照刺穿的洞孔,而且通體泛起一層奇妙無比的紅色晶光,變得更為通徹更為堅固。

    離亂的魂魄重新聚攏,在菩提鏡月印的護佑與導引下融入靈臺,從一片廢墟里再次建立楚天的精神家園。

    如真似幻中楚天隱隱約約看見元辰寶珠的虛空深處,有一點紅光如星辰般閃爍。

    他的靈覺仿似收到某種無可抗拒的召喚,在元辰虛空中不斷拓進,不知不覺里遠遠超出了從前所能抵達的界限。

    那點紅光慢慢變得清晰,竟然是一座如山峰般聳立的巨大鼎爐,通體流動著璀璨的金屬光澤,鼎身中央用古老的篆體鐫刻“天地洪爐”四字,流金溢彩古意盎然。

    楚天的心頭微微一動,靈覺舒展向懸浮在虛空中的天地洪爐。未及至鼎爐千米處,爐中猛然神火怒張,銀紅色的光焰沖天而起,如一條條霞光萬丈的天龍從風洞中吞吐而出,旋即在高空中驟然回折并駕齊驅,向楚天的靈覺撲擊過來。

    楚天頓時感覺到一團巖漿般熾烈的能量滾滾而來,幾乎將自己的靈覺熔化。

    他的腦袋劇痛欲裂,仿佛這團烈焰已經由元辰寶珠直沖自己的腦海。

    “咄!”楚天意念急聚,催動脫胎換骨的菩提鏡月印護持靈臺,一股清涼精純的純陰真元如冰泉般汩汩注入楚天的靈覺。

    楚天的靈覺登時生出玄妙變化,幻動成為一把遮天蔽日的大扇,扇面閃耀寶石般晶瑩綺麗的金藍光芒,向著撲襲而至的烘爐天龍猛力一扇。

    “嗚——”虛空中亮起成千上萬道金藍色的冰風暴,如同鋒利的刀刃切割開烘爐天龍的身軀。一串串繽紛流光升騰幻滅,烘爐天龍在頃刻間煙消云散。

    這時候大扇再生變化,化作一只巨靈般的大手,跨越無盡虛空直攝天地烘爐。

    天地烘爐發出憤怒的咆哮,不斷噴射出駭人的光焰流火,就像一頭陷入羅網的猛獸,不甘于束手就擒的命運。

    楚天強忍腦海中一陣陣灼痛的沖擊,凝神驅動純陰真元加持靈覺。那大手戟張開來,完全籠罩住桀驁不馴的鼎爐,金藍色的冰光“哧哧”冒煙急遽熔化。

    “收!”楚天的心頭爆發出一記悠長痛楚的低吟,殘缺不全的大手猛然下壓,五根擎天柱般的手指同時攥緊鼎爐,立刻感到一股錐心刺骨的滾燙痛感近乎將所有神經煉化,甚至連身體也即將焚燒成為灰燼。

    千鈞一發之際,一團銀色光云突然破開虛空如潮水般吞噬天地烘爐,正是蒼云元辰劍靈在寶珠虛空中幻生的形體。

    “絲絲——”天地烘爐的熱焰溫度驟降,爐火也從銀紅色凈化成純銀色,所有的暴戾之氣與各種雜質化為色彩斑斕的輕煙冉冉蒸騰。

    楚天的心神頓覺無限舒爽,靈覺勢如破竹透入天地烘爐內部,化為千萬游絲與鼎爐合而為一無分彼此。

    “轟!”他的靈臺陡地一震,天地烘爐驟然凝縮如豆,徹底擺脫元辰寶珠的桎梏沖出虛空,融入楚天的體內。

    “幽大哥,楚天的肚子在發光!”

    文靜驚詫地叫了起來,望著楚天銀光盛綻的腹部不知所措。

    幽鰲山愣了下,凝目打量楚天須臾,眉頭舒展開來微笑道:“沒關系,這是好事。”

    文靜不明所以,緊張地注視著楚天,卻看到他腹部的光華越來越亮。

    峨無羈站在文靜的身后,忍不住說:“幽大哥,楚天的肚子會不會就這么一直亮下去?那他豈不成了螢火蟲?”

    幽鰲山笑道:“放心,他這是在煉化元辰寶珠中的天地烘爐印。等腹部發出的銀光暗滅了,也就是楚天快要蘇醒了。”

    文靜驚喜道:“你是說楚天沒事了?”

    幽鰲山點點頭,峨無羈長舒一口氣道:“謝天謝地,都三天三夜了。他要是再有什么事,天曉得珞珈還會干出什么不要命的事來。”

    “誰在說我的 說我的壞話?誰不想活了?”珞珈站在門外明知故問地盯著峨無羈。

    峨無羈禁不住打了個激靈。他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峨日照和珞珈。但凡見到這兩位中的任何一人,便似老鼠遇到貓,能躲則躲,不能躲也必定小心翼翼保持靜默。

    珞珈今天的心情看上去極好,一點也不像要找人麻煩的樣子。她滿面春風地拎著兩只酒壇走進屋,看了眼床上沉睡的楚天,問幽鰲山道:“這兩天有沒有人來這兒找麻煩?”

    幽鰲山盯著酒壇道:“應該是我問你,這兩天有沒有去找誰人的麻煩?”

    珞珈放下酒壇,不滿道:“你以為我是惹事精?昨天大哥把我找了去,關起門跟我聊天,整整半個通宵不讓人睡覺,我到現在還困著呢。”

    “為了哥舒世家的事?”幽鰲山問。

    珞珈回答道:“還能有什么事?無非又是數落我還擺臭面孔給我看,就差沒讓我自挖雙眼賠給哥舒戰了。”

    幽鰲山油然一笑說:“你不說我也猜得到,倪天高是北冥神府中屈指可數的正人君子。安天王閉關的三年里,全靠他上下周旋支撐局面,各大世家才能勉強維持表面和諧。你一回來就拆臺,他自然不高興。”

    “我那個大哥,沒救了!”珞珈翻翻白眼道:“他以為是在報安天王的知遇之恩,可別人未必這么想。不說這個了,楚天快醒了吧?”

    “是啊。”幽鰲山已經開始享受珞珈帶來的美酒,“我總算又能睡回自己的床了。”

    “幽大哥,好像你通常都睡地上的吧。”峨無羈口無遮攔道。

    幽鰲山像是被酒嗆著了,又舍不得把已經到喉嚨口的酒再吐出來,背轉面孔連聲咳嗽。

    珞珈笑吟吟望著峨無羈和文靜道:“你們兩個小鬼都沒事做么,成天賴在這里。”

    峨無羈理直氣壯地道:“幽大哥一個人照料楚天怎么成?我和文姑娘來幫他。”

    珞珈恍然大悟般地地瞥了眼文靜。文靜感覺自己的心思像是全被珞珈這一眼看透似的,低下頭卻正好看見楚天悠悠醒來。

    此時此刻天地烘爐印已經和他徹底融為一體。他的丹田赫然化作一座焰光熊熊的鼎爐,以天地為爐,以精氣為炭,晝夜不息地燃燒熔煉。

    他的精氣煉化速度比從前驟增一倍有余,全身毛孔舒張到極限,貪婪地吸納著天地間充盈的北冥精氣。

    鼎爐的上部,真元凝聚成的濃稠云團如一枚碩大無倫的丹丸吞云吐霧旋轉不停。

    被天虹烘爐煉化的精氣迅速凝結成絲絲縷縷的真元向上升騰,令楚天的功力從此日益精進遠勝從前。

    更為玄妙的是,一旦他逆運天地烘爐便能即刻燃燒真元,釋放出洶涌渾厚的元氣,令戰力在瞬間獲得高倍數提升。

    只是這時楚天的記憶還停留在破魂昏迷前的那一刻。他有些茫然地打量著周圍一張張熟悉的臉龐,詫異地看著他(她)們臉上欣慰開心興奮關切的表情,最終楚天確定自己正躺在幽鰲山的大床上。

    他腹部的光輝已經褪淡消失,恢復正常。

    “喝點酒壓壓驚。”幽鰲山理所當然地遞過來一個酒壇子。

    楚天確是渴了,坐起身拿過酒壇喝了一大口。火辣辣的酒汁灌喉而下,仿佛五臟六肺也燒了起來,令人生出飄飄欲仙的感覺。

    看到峨無羈眼巴巴地瞅著自己手里的酒壇偷偷在咂嘴,楚天笑了笑將酒壇送過去。峨無羈大喜,迫不及待地接過酒壇灌了一大口,生恐有誰要跟他搶似的。

    “五十年的秦州御園春,真是他媽的好酒!”佳釀入腸,峨無羈本性畢露。

    “是五十三年。”幽鰲山認真地糾正道。

    峨無羈頓時對幽鰲山肅然起敬道:“你是怎么嘗出來的,我再試試!”

    “很好,被你訓練出兩個小酒鬼。”珞珈道:“幽鰲山,你怎么只干這么無聊的事?”

    幽鰲山從峨無羈手里奪回酒壇,免得這家伙牛嚼牡丹喝個精光,回答道:“你送楚天來的時候,就沒想過會有這結果?”

    楚天問珞珈道:“不是說你去了淮州,要過段日子才能回來?”

    “怎么,我就不能早點回來嗎?”珞珈口氣兇巴巴的,但瞥向楚天的眼光,似喜似嗔風情萬種,楚天的心頭情不自禁像是被鼓錘敲擊好一通猛跳。

    “再不回來我的四萬五千兩銀子可都得變成爛賬了。”她的語氣活脫像個嗜財如命的地主婆,忽然伸出纖手親昵地拍拍楚天面頰,眸中含笑得意地道:“所以呢,沒有我的同意,你絕不可以死,除非先把欠我的還上。”

    楚天實在不知該哭該笑,對付珞珈,他實在沒有太多好辦法。甚至有時候無從分辨她對自己說的話,究竟哪一句可以當真,哪一句只是玩笑?

    她就像一道無解的謎題,楚天很想破解,卻找不到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