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53章 鬼城(2)
    第53章 鬼城(2)

    鬼城抱山而建,南北平均寬度在兩百里以上,是神陸十三州的鬼魂最大聚居地。

    那些由于戾氣深重無法引渡幽界的冤魂厲魄,在肉身消亡后便會從四面八方匯聚到鬼城居住,依靠北冥海底散發出的幽界靈氣洗煉魂魄,以期早日修成正果。

    這些鬼魂生前多是好勇斗狠生性殘忍之徒,死后陰魂不散更兼滿肚戾氣,行事越發的兇狠毒辣,因此整座鬼城堪稱神陸犯罪之都,每天晚上發生的兇案數以百計,無數亡靈為之魂飛魄散。

    北冥神府雖然是鬼城的統治者,但對城中的混亂局面向來都是聽之任之,極少會出手整頓。長此以往,許多在其他地方無法容身的兇徒也將這里視為安身立命的天堂,一時間群魔亂舞藏污納垢。

    楚天一行人進入到鬼城中,立刻感受到了這里不尋常的氣氛。

    街道上來來往往的鬼魂看到他們,無不流露出強烈的敵意,那眼神就像緊盯著一群侵入自己領地的惡狼。

    幸好它們是將楚天等人看作了惡狼而不是羔羊,否則早就一擁而上將他們大卸八塊吸干精血。饒是如此,還是有不少道行較深的冤魂厲魄在暗處蠢蠢欲動,隨時準備群起而攻之,共同享用一頓豐盛的夜宵。

    “我討厭這地方。”玄天空打量四周游蕩的鬼魂,皺皺眉。

    “沒人喜歡這里,玄公子莫非覺得我們是來觀光的?”

    倪雪峰冷冷道,他一向自視甚高,剛才在林渙清手底下栽了個大跟頭,正憋著一股怨氣無處發泄。

    “都閉嘴,除非你們有誰想永遠留在這鬼地方。”林渙清回頭冷視倪雪峰,“當然,我并不介意少幾個人分享神府的賞賜。”

    “嗖——”驀然一抹綠色的幽光從街道旁的屋宇內飛掠出來,趁著林渙清回頭旁顧的霎那,鎖纏她的上身。

    “找死!”林渙清的靈臺上清晰影映出這道鬼魂的形體,素手羅剎指凌空彈射。

    “砰!”強勁的指力擊穿鬼魂,綠芒爆閃化作絲絲縷縷的游光淹沒在風雪里。

    盡管鬼魂不似常人那樣擁有血肉之軀,尋常的拳腳乃至刀劍都無法傷害到它們,但在林渙清的素手羅剎指下依舊不堪一擊。

    然而這僅僅只是序幕,轉瞬之間幾十個鬼魂如幽靈般從黑暗中冒出來。

    楚天等人雖然是首次合作,但每個人都是經歷了千錘百煉的神府外門弟子,無需林渙清招呼,便自動結成圓陣。

    “砰砰啪啪!”襲擊五人的鬼魂雖說數量眾多,但道行最高的也僅只相當于真階第四境,在四個人的掌風劍氣催壓之下一觸即潰,根本構不成威脅。

    這里蘊藏在空氣中的北冥靈氣明顯比外城稀薄許多,一旦真氣耗損加劇,就很難得到及時有效的補充。因此大家都不約而同地留有余地,盡量利用各自的魔兵斬殺眾鬼。

    與別人不同,楚天右手運劍左手使拳,將一個個來襲的鬼魂打得灰飛煙滅。元辰寶珠絲絲流轉,不住將游離的鬼魂殘息攝進氣吞如虎印中加以煉制,轉瞬間就化作了一縷縷精氣融入元辰虛空里。

    只要楚天愿意,他隨時可以將這些精氣從元辰寶珠里抽取出來,納入天地烘爐里二次煉化,從而不必擔心真氣匱乏。

    這時候道行高強的鬼魂紛紛現身,有不少冤魂厲魄的修為已經達到真階第六境。

    “表嫂,這樣耗下去可不是個辦法!”玄天空緊挨林渙清叫道。

    “沒關系,清除這些惡鬼,教他們知難而退。”

    林渙清赤手空拳游刃有余,不僅能夠自保還能隨時照應身邊的玄天空。

    突聽長街那頭有人高聲叫道:“小楚,我來啦!”

    峨無羈舞動磨金霸王錘,如一團金色霹靂呼嘯而來。那些攔截他的鬼魂甫一碰觸到磨金霸王錘迸射出的光瀾便似雪崩般地潰散渙滅。

    “無羈?”楚天一愣,振臂擲出蒼云元辰劍,一道天外飛仙貫穿百米街面,在冤魂厲魄的包圍中殺開血路,接引峨無羈。

    “嗚——”峨無羈幾乎是跟蒼云元辰劍同一時間飛了進來,擠進楚天和離高之間的縫隙笑道:“文姑娘回家了,我呆著沒事,想想自己盡聽人講,還沒真的來過鬼城,就來了。”

    楚天笑問道:“你沒受傷吧?”

    “就憑這群小鬼?”峨無羈滿不在乎道:“老子殺個十進十出都沒問題!”

    他可不像林渙清等人那樣蓄意保存實力,差不多是有多大的勁就使多大的勁,磨金霸王錘虎虎生風所向披靡,很快錘底下便又增添了十幾條“冤魂” “冤魂”。

    然而悍不畏死的冤魂厲魄依舊如潮水般從各處涌出來,將眾人團團圍困在街心無法脫身。

    離高首先變得不耐煩起來,冷笑道:“也罷,就讓這些孤魂野鬼嘗嘗離世家的‘氤氳血碾符’!”

    他揚手亮出一張金色魔符,迎風抖腕“唿”地聲化為一團耀眼光焰,一行行血紅色的龍章鳳文在焰火中若隱若現,最后集聚成一個斗大的“碾”字。

    虛空中的精氣倏然波動,泛起千絲萬縷的殷紅光芒,如百川匯海納入“碾”字之中,瞬時在離高的頭頂上方凝鑄出一只直徑超過三米的磨盤光影。

    “咄!”離高伸手向血碾一指,四周三十多條鬼影如飛蛾投火不由自主地被吸入磨盤中。磨盤一邊不停攫取冤魂厲魄,一邊開始緩緩轉動。

    頓時碾中傳來無數鬼魂凄厲的嚎叫聲,從磨盤里溢出一圈圈血光染紅了雪夜。

    不過幾秒鐘的時間,圍攻眾人的近百惡鬼有將近半數被血碾敉平,剩下的也不復剛才的悍勇,急忙向后趨避。

    楚天等人趁勢反攻,又斬殺了二十多個惡鬼,再不見有冤魂厲魄從暗處冒出。

    這時候氤氳血碾符靈力耗盡慢慢消失,街道上一片死寂,只有風雪兀自狂號。

    眾人稍作調息,玄天空望向峨無羈道:“你來做什么?”

    峨無羈一瞪眼道:“老子愛來就來,愛走便走,你小子管得著么?”

    玄天空鼻子里低哼聲道:“這里沒你的事,滾!”

    峨無羈勃然大怒抄起磨金霸王錘就想往玄天空腦袋上砸,沒想到楚天動作更快,蒼云元辰劍一式“裂海斷流”直劈玄天空。

    玄天空早就對楚天心存芥蒂,冷笑聲道:“你以為你是誰,不過是個吃軟飯的小白臉!”運劍斜挑蒼云元辰。

    “叮!”雙劍交擊,玄天空頓覺對方劍上傳來一股無可阻擋的強大吸引力,自己注入劍中的魔氣如水銀瀉地般流逝。

    “氣吞如虎印!”他見勢不妙,趕緊收勁撤劍向后躲閃。

    楚天眼里閃過一抹殺機,身速快到不可思議搶至玄天空近前,張開左手按住正在回收的劍刃,順勢向前輕推。

    “啊!”玄天空一聲驚叫,身軀僵硬佇立一動不動,脖頸右側赫然架著柄魔劍,正是他手中的“逍遙古劍”。

    這幾下打斗兔起鶻落,連林渙清都來不及阻止。

    人人都以為玄天空和楚天至少也得三五十個回合才能分出勝負,哪曾想兩個照面就塵埃落定。而且楚天制住玄天空的手法,幾乎和林渙清對付倪雪峰的招式如出一轍,擺明就是要這兩個人好看。

    玄天空面色蒼白,強硬支撐道:“姓楚的,你敢動我——”

    “啪啪!”楚天根本不跟他廢話,放開逍遙古劍,甩手就是兩個耳光重重抽在玄天空面頰上。

    玄天空嗚嗚叫痛,身體飛轉而出,眼里流淚嘴角滴血,要多狼狽有多狼狽。

    林渙清飛身接住玄天空,眉目泛起可怕煞氣,凝視楚天道:“很好,仗著有珞珈郡主和峨山月撐腰,一路欺負到我們玄世家的頭上了!”

    說著話她的體內迸發出一道凌厲的殺氣直迫楚天。怒號的寒風被殺氣一激登時變得更加的狂暴,卷裹起漫天雪花如霜刀冰劍刺裂夜空!

    楚天巋然不動,運劍拄地全力對抗林渙清迫來的殺氣。

    “嗡——”蒼云元辰劍如萬鬼怒嘯,散放出晶瑩奪目的雪白光華,猶如銅墻鐵壁般將鋪天蓋地的風雪牢牢擋住。

    眾人就看到楚天身前三米處,霍然形成了一道匪夷所思的雪線。雙方釋放的劍氣在此交織激撞,不斷爆發出悶雷般的響音。

    楚天的功力較之林渙清畢竟尚有不如,那道雪線在須臾的僵持之后,產生一陣扭曲波動,緩緩地向他面前推進。

    玄天空手捂高高紅腫的臉頰,咬牙切齒道:“臭小子,今日便教你血濺五尺!”

    楚天只當玄天空的叫囂是瘋狗狂吠,寧澈心神與蒼云元辰劍靈緊密聯通,神劍鏗然響鳴迸放出磅礴靈氣,雪線頓時為之卻步。

    “血濺五尺?老子要你萬朵桃花開!”峨無羈掄錘轟向玄天空腦頂。

    林渙清左手低垂,幾不可察覺地彈指射出一道無形氣勁。

    峨無羈猝不及防,只感到右肘一麻磨金霸王錘當啷落地,差點砸中自己的腳面。

    倪雪峰和離高悄無聲息地對視一眼,分別站定在林渙清的左右兩翼,和楚天隱隱形成鼎足之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