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59章 僵尸老媽(2)
    第59章 僵尸老媽(2)

    僵尸老媽一愣道:“乖兒子,你做了啥事?不要緊,萬事有為娘在!”

    峨無羈囁嚅道:“剛才我沒認出你老人家,以為有誰冒充我媽,所以在心里一共翻來覆去罵了您七遍祖宗十八代。現在我才知道,我罵的是自個兒的姥姥姥爺,太姥姥太姥爺,還有……”

    僵尸老媽一把捂住峨無羈的嘴道:“那你知不知道姥姥姥爺、太姥姥太姥爺的名字?”

    峨無羈哭喪著臉道:“你從來都沒對我說過。”

    僵尸老媽長松一口氣道:“沒關系,罵人不指名道姓,統統都可以不算!”

    突然楚天的身軀劇顫,“哇”地噴了口鮮血又昏死了過去。

    原來他剛才奮盡殘余真氣揮劍攻向僵尸老媽,已是強弩之末。只因關切峨無羈的生死安危,才勉強支撐不倒。

    現在柳暗花明,母子相認,喜悅之際楚天的精神松弛下來,哪里還能支撐得住?

    峨無羈頓時慌了手腳,叫道:“媽,這個是我的兄弟,他救過我的命,你趕快救活他!”

    僵尸老媽翻開楚天的眼皮,道:“他傷得太重,怕是活不了了。嗯,其實死不死也沒關系,大不了像我這樣,做僵尸也挺好的。”

    峨無羈急道:“不成,他跟我最要好了,不能變成僵尸!”

    僵尸老媽呲著白森森的牙道:“做僵尸怎么了,僵尸自有僵尸的好處!也罷,誰讓老娘現在心情好呢?你先把他抱進老娘的棺材里。”

    峨無羈猶豫道:“媽,那里面好像是專用來給你睡覺用的……”

    “呸,臭小子,我還不知道棺材是用來做什么的嗎?可這副棺材,可是你媽我使足了吃奶的力才從一個僵尸老鬼手里連騙帶搶弄到手的!不過既然是你的朋友,讓他睡睡也沒關系!”僵尸老媽不耐煩道:“這副棺材已經用亂離冥火煉制了兩千多年,里面精氣充盈妙用無窮——媽向你保證,就算是個死人,也能讓他睡活過來!”

    話音未落,峨無羈已經背著楚天躍了進去。

    何馬在旁小心翼翼地問道:“大媽,我能不能也進去躺一會兒?”

    僵尸老媽哼了聲道:“方才是哪個混蛋不要命地用拳頭往老娘的臉上招呼?”

    何馬笑嘻嘻道:“此一時彼一時,我的那點微末功夫哪里能傷到您老人家?再說,我先前還不知道您就是峨無羈峨兄弟最親最愛最美麗的老媽,我拼命也是為了掩護他突圍,免得誤傷了自家人!”

    僵尸老媽聞言大感適意,抓起何馬蹦進棺槨里道:“記住,你要是敢趁黑動手動腳吃我豆腐,別怪老娘把你丟去喂了我的那幫小兄弟!”

    何馬心里苦笑也不敢頂嘴,他凝目打量棺槨內部,只見里面長逾七米寬約三米,高度也到達了兩米多。簡直如同一間密封的黑室,幾個人待在里面絲毫不顯得局促擁擠。

    “砰!”棺蓋合起,里面頓時伸手不見五指,一股陰冷醇厚的精氣在棺槨里緩緩流動,使得眾人不至于感覺窒悶。

    慢慢地峨無羈和何馬適應了棺槨里的黑暗,隱隱約約能看到棺壁上熒熒閃爍的殷紅色微光。當然,還有峨無羈老媽合不攏閉不上紅彤彤陰森森、特立獨行獨一無二的兩只僵尸鬼火眼。

    忽然各人感覺到棺材發出一陣輕微的搖顫,徐徐向亂離火泊深處下沉。

    漸漸地,棺槨中的精氣越來越濃厚充盈,棺壁上的熒光由暗轉亮,到后來已經依稀可以看清各人的面目。

    峨無羈的心情稍顯松弛,夸贊道:“媽,你住的地方還真不錯。”

    冷不丁聽到僵尸老媽陰森尖利的嗓音歡喜道:“那你今后也住這兒,多陪陪為娘。”

    峨無羈嚇得一顆心突突亂跳,忙道:“媽,我還是習慣睡自己的床……”

    母子倆人開始聊天解悶,何馬開始盤膝打坐。

    他發現棺槨中的亂離冥火精氣要比洞窟里濃烈精純數倍。幾乎無需如何凝念吐納,絲絲縷縷的精氣就自然而然滲入了毛孔,滴水成涓匯流成河。

    他身上的各處傷口登時一片清涼,痛感大為減輕,被震裂淤塞的經脈也在迅速疏通修復中。

    如果真的能夠在這具昊天神棺里心無旁騖地修煉三到五年,何馬相信自己一定能突破真階第九層,躋身圣階高手之列。

    但不行啊,他暗自苦笑一聲——還有太多的事情要做,今次如果能從北冥神府順利脫身,就該盡早趕回魔教總壇。

    這時候就聽見峨無羈在問:“媽,楚兄弟怎么還是沒一點聲息?”

    僵尸老媽湊近了楚天仔細審視片刻,說道:“沒關系,我在世的時候可是有名的峨世家女醫仙——”

    她凝望楚天嘴里念念有詞,突然迸出右手雙指從頭頂的玉枕穴一路往下疾點,經印堂、膻中、氣海、足三里直至腳底的涌泉穴,一連串指法如群蝶翩飛 群蝶翩飛眼花繚亂,看得峨無羈目瞪口呆。

    如此循環往復七七四十九遍,僵尸老媽的頭頂紅霧騰騰,眼睛越來越亮,下指的力度也由輕而重哧哧有聲。

    只見楚天全身的肌膚緩緩泛起一層金紅色的詭異冷光,胸口劇烈起伏像是有一團波浪在里面涌動。

    “給我噴出來!”僵尸老媽猛地提起左掌重重拍在楚天胸膛上。

    “噗——”楚天的上身驀然抬起,張口噴出一道黑色的血箭。

    “小楚!”峨無羈急忙抱住楚天肩膀,察覺到他的臉上隱約有了一絲血色。

    “我用‘大衍回春指’將他身體里積壓的瘀血全部逼到胸頭,再一口吐了出來。如今這小子的經脈通了個八九不離十,再睡上十天半月,保證沒事啦。”

    僵尸老媽得意洋洋道:“他體內的生機和潛能也被我用指力徹底激發,醒過來后保證比從前更加生猛厲害。”

    峨無羈連連點頭,道:“媽,咱們家里還藏著不少好藥,我回去拿來。”

    “拿什么?什么藥能比我的棺材好?”僵尸老媽警覺地一把摁住峨無羈,“乖兒子,你哪兒也不用去,就在這里陪著為娘。”

    峨無羈被按得不能動彈,苦著臉思索脫身之計。

    不知什么時候,楚天覺得自己的意識開始慢慢復蘇。

    林渙清的最后一擊幾乎斬斷了他所有的生機。如果不是八藏神歸丸擁有起死回生的奇效,再加上梵度魔氣本身具備超強的自我治愈能力,他如今怕已是死了。

    四周濃烈的亂離冥火精氣汩汩綿綿涌入他的身體里,經過天地烘爐晝夜熔煉,化為海量的精純真元融合運轉。

    所有的傷處都被接續修復,楚天的頭頂徐徐騰起一團金、紅、銀三色的彩光。起初這團彩光極為淡渺顯得若有若無,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它的亮度越來越高,色彩越來越瑰麗,最終凝鑄成為三朵巴掌大的絢爛光花。

    “叮——”

    寂靜中蒼云元辰劍突然爆發出久久不絕的雄渾嘯音,一道劍氣沖天而起注入光花。便如灌頂傳功般,透過楚天的頭頂澎湃奔流直瀉丹田。

    像是春雷驚蟄,楚天的丹田頓起變化。

    金燦燦的梵度魔氣、銀白無瑕的元辰劍氣、殘陽如血的亂離冥火精氣,還有沉淀在血脈之中的八藏神歸丸藥力和得自林渙清的純厚精血……五道盛大的力量在天地烘爐中驛動飛騰迅速流轉,幻化成為金、銀、紅、黑、綠五條精光璀璨的云龍沖上爐頂。

    三花聚頂,五氣朝元——“轟!”天地烘爐中噴發出一團炫目光焰,五條云龍“哧哧”凝煉由粗轉細,亮度卻在急遽提升,令人不可以目逼視。

    楚天的真元勃然壯大,炫動五彩的光花不斷凝鑄凈化,最終超越了納虛境界的極限。如一張被捅破的窗戶紙,楚天終得窺見歸元境界的一縷天光。

    天地烘爐中氣霧冉冉光芒萬丈,五色元氣經過千錘百煉在這一刻匯聚成為一團金碧輝煌的光丸!

    一切如同水到渠成,楚天的神思飛揚靈臺空映,煥然已是嶄新天地。

    澎湃恢弘的金色強光從他的體內奔涌而出,鼓蕩如潮濤聲隆隆,忽如高歌忽如低吟,僵尸老媽的棺材劇烈震動上下起伏搖擺不定。

    “搞什么嘛,害得老娘睡不成安穩覺,太可惡了!”

    “媽,這些天您老人家只顧著跟我說話,好像連眼睛都不曾合過。”峨無羈蓬頭亂發眼圈發青,寬聲勸慰道:“要不您趕緊睡一會兒?”

    “睡你個頭!”不妨腦殼上被敲了個暴栗,僵尸老媽怒道:“你不曉得老娘最不喜歡見光嗎?”

    峨無羈揉揉生疼的腦袋恍然大悟,一時也不知如何是好。

    這時楚天緩緩睜開了眼睛,驚訝地打量著周圍的景象,回想起昏迷前的情形,心中奇怪為何自己和峨無羈母子呆在同一座棺材里?

    “小楚,你終于醒了!”峨無羈喜笑顏開,差點就要抱著楚天一通狂親。

    事實上對他而言楚天的蘇醒倒在其次,最重要的是他終于看到逃離棺材的曙光。不必再整天東拉西扯,不必再千辛萬苦瞎編亂造成長的故事。這么多天了,老媽的好奇心也該滿足了。

    楚天不明所以,他吐出一口濁氣,見峨無羈歡喜無限的樣子不由感動地點點頭,思緒緩緩回到現實。

    他欣喜覺察到自己的身心已在昏睡中發生了極大的變化,尤其是懸浮在天地烘爐頂部的梵度真元比從前壯大了足足一圈,而且濃度純度突飛猛進不可同日而語。

    他的靈覺更為敏銳,一顆道心澄凈如水波瀾不驚,仿佛再不會受到紅塵紛擾萬事縈繞。

    他的眉心隱隱泛起一層晶瑩玉光,雙目開合之間精光迸綻神威凜凜。

    “何馬在哪里?”

    須臾之后楚天的目光掃視過僵尸老媽和峨無羈,開口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