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61章 不老參仙(1)
    第61章 不老參仙(1)

    “晴兒不會也養過小貂吧?”珞珈忽然問道。

    楚天點點頭,他不想隱瞞自己對晴兒的感情,但他發覺即便什么也不說,自己的秘密也很難瞞過這個丫頭。

    出乎意料之外,珞珈見楚天老實坦白非但沒有絲毫的不悅,反而嫣然一笑道:“那好,就算我替她先養著。等你找回晴兒,我會把這只小貂送給她。”

    楚天愣了下,望著珞珈巧笑倩兮的面容,心里深深感動。

    “嗯,很好——這樣我就不必擔心你這家伙沒心沒肺一去不返了。”

    珞珈伸出一條玉臂搭住楚天的肩膀,笑盈盈拉過他貼住耳垂輕輕廝磨道:“記得,你是我的。”

    楚天點點頭,卻不明白自己為什么要點頭。

    楚天在床邊靜靜站了半晌,凝視她小貓般慵睡的模樣,然后他輕輕替珞珈蓋好被子,推門而出。

    門外一輪旭日正對著他從遠方的云峰后噴薄而出,艷麗的霞光灑照北冥城每一處兀自沉浸在睡夢里的角落。

    楚天回過頭再看珞珈一眼,緩緩地關上了房門。

    深吸一口清晨新鮮的空氣,抬頭見天空湛藍而空明,前方的路蜿蜒而曲長,楚天邁開堅定沉穩的步履向山下走去。

    離開北冥城楚天一路南下,這一天進入到甘州地界。

    前方群山環抱中沁源古城巍峨屹立,沐浴在玫瑰色的夕陽下,更顯幾分滄桑。

    楚天沿官道緩行來到北門外,訝異地看到在城門兩側豎立著二十多根木樁,每一根木樁上都懸掛著十幾顆血淋淋的人頭,應該是不久前才發生的事情。

    木樁下有二十余名身穿紫色勁裝的彪形大漢挎刀懸劍來回巡邏,卻不是官府的衙役。更有許多路人遠遠圍觀,對著木樁上的首級指指點點小聲議論。

    楚天功聚雙耳,就聽見人群里有一位花甲老者說道:“作孽啊,死了這么多人。乾玄門這下算是毀啦。”

    “可不是嘛,連文府都被怒山云巖谷的人一把火給燒光了——家破人亡啊!”

    又有一個年輕人小聲說:“這些云巖谷的家伙守在這里,就是不許文家的人來收尸?”

    “乾玄門,文門主——”

    楚天聽得耳熟,忽然想起不久前文靜曾經說過告假回家探親的事情,而她的父親便是甘州乾玄門的門主文堂真。

    他的心頭一沉,凝目細查木樁上的人頭,等確定文靜并不在其中時才暗自松口氣。

    就在這時候,人群忽然發生一陣騷動,紛紛向兩旁避讓。從西北方向奔來十幾名白衣人,無論男女老少人人臂纏黑紗手持兵刃,滿臉的悲憤殺氣騰騰。

    “是乾玄門的人來搶回人頭了。”人群里爆發出陣陣驚呼。

    那些云巖谷的紫衣大漢中有名為首的中年男子見狀獰笑道:“好啊,找死的送上門來了!”掣動一對判官筆率眾迎戰。

    兩撥人馬頓時混戰起來,城門口守值的官兵噤若寒蟬根本不敢插手攔阻。

    突然從城樓上飄飛下一名白衣青年,手起爪落插入一個乾玄門少年的頭頂,隨即扭腕猛擰,“喀吧”脆響將他的脖頸也順勢拗斷。

    少年身邊的一名少婦驚怒交加,奮不顧身揮刀劈向白衣青年。

    驀地一束恢弘劍芒橫空出世,穿越戰團直劈白衣青年后腦。

    “什么人?”白衣青年暗吃一驚,急忙放開少婦回身揮袖卷向劈來的劍刃。

    “嚓!”劍芒勢如破竹削斷白衣青年的袍袖,劍鋒氣勢更盛應聲斬斷了他的左腕!

    白衣青年一聲慘哼抱腕飛退,這才看清楚對方身著黃衣,是一名陌生的少年人。

    “我的手——小畜生,今日不將你碎尸萬段難泄我心頭之恨!”白衣青年出指封住左腕傷處經脈,從腰間抽出一條九節魔鞭青光霍霍卷向黃衣少年脖頸。

    黃衣少年不慌不忙,在少婦背心運掌輕拍,解開了她的經脈禁制。

    看到白衣青年揮鞭攻來,他手中的重劍嗡嗡顫鳴朝九節魔鞭上拍落。

    “砰!”白衣青年右臂酸麻連退七步,九節魔鞭翩若驚鴻翻卷回來纏住他的左臂。

    黃衣少年身形微晃,快到不給對方任何喘息之機,運劍如風拍中白衣青年胸口。

    “喀喇喇!”白衣青年胸骨爆碎五臟六肺化為齏粉,一口血箭噴出如稀泥般癱軟。

    “噗噗噗!”少婦兀自覺得不解恨,撿起彎刀又在白衣青年的臉上連劈十數記。

&nbs >     “啊,端公子被人殺了!”一眾紫衣大漢駭然變色,好似天塌下來了一樣。

    那名為首的中年男子厲聲喝道:“臭小子,你殺了不老參仙的獨生愛子,就算逃到天涯海角也難免一死!”

    “不老參仙?”黃衣少年搖搖頭,“不認識!”

    他振臂一擲,手中的重劍猶若萬鈞雷霆劃破天幕,嗚嗚呼嘯飛斬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全身被洶涌雄勁的劍氣籠罩,好似陷入天羅地網之中無處遁身,只能全力運功揮舞一雙判官筆,在身前畫出一團團金黃色的光云。

    “叮!”雪白的劍華切開光云,飛掠過中年男子。

    血光迸現,中年男子的頭顱高飛向天空,被一劍梟首當場斃命!

    “這又是誰的獨生愛子?”黃衣少年收住飛旋而回的重劍,犀利的目光掃視那些呆如木雞的紫衣大漢,冷冷問道。

    再沒有一個人敢回答。前一刻尚且飛揚跋扈的紫衣大漢此刻臉上布滿驚恐之色,完全失去了和黃衣少年動手的勇氣。

    “殺啊——”乾玄門的十幾名門人高聲吶喊,舉起復仇的刀槍殺向紫衣大漢。

    紫衣大漢轟然一聲不敢再作任何抵抗,抱頭鼠竄往東北方向落荒而逃。

    乾玄門弟子乘勝追殺,只有一兩個跑得快的紫衣大漢僥幸逃脫。

    那名被黃衣少年解救出來免遭凌辱的少婦走到他的近前,花容慘淡雙目紅腫施禮道:“多謝公子仗義援手,請教尊姓大名將來也好作報答。”

    “我姓楚,是文靜的朋友。”黃衣少年回答說。

    “賤妾伍林蔭,是文靜的大嫂。”少婦戚然一笑道:“假如楚公子早到一日,或許還能和文靜這丫頭見一面。”

    楚天怔了怔,心中陡起不祥感覺:“文靜怎么了?”

    伍林蔭的淚水奪眶而出,哽咽道:“她被不老參仙擄走了!我公公為救她,也慘死在云巖谷谷主封刀泉的霹靂魔鏜下!”

    說著話,旁邊有一名白發蒼蒼的乾玄門老者手捧用白布包裹起的一顆首級,顫顫巍巍送到伍林蔭的面前道:“少夫人,這是少門主的……”語音未落已然老淚縱橫。

    伍林蔭再也忍不住,捧起丈夫的首級放聲痛哭。一時間哭聲四起令聞者肝腸寸斷。

    楚天的眼眶微微發紅,他不由得想起自己的爹娘,還有那毀于九獄雷火陣的家園。

    人間總有慘事發生,天道冥冥可曾懲兇除惡護佑良善?

    然而天在哪里,意又如何,卻又有誰人知曉?

    稍頃,伍林蔭悲聲稍收,楚天問道:“少夫人,云巖谷怎么走?”

    伍林蔭用衣袖拭去淚水,驚道:“楚公子是想救文靜?只怕……”

    楚天看她欲言又止,便問:“怕什么?”

    伍林蔭道:“如今云巖谷有不老參仙坐鎮,公子獨身一人勢單力薄吉兇難料。我聽說那老魔是南無仙府的八大仙尊之一,修為高深神通廣大,而且性情陰狠睚眥必報。公子剛剛殺了他的兒子,更不能主動送上門去!”

    楚天明白伍林蔭是出于一片好意規勸自己,但文靜落入魔爪不能不救,何況他從小到大認過的字里,就沒有“怕”這一字。

    旁邊那白發老者也嘆息道:“咱們乾玄門和云巖谷原本并列為沁源府兩大魔門,幾十年來明爭暗斗誰也壓不過誰。可是自從三年前云巖谷的少谷主封人澹投靠南無仙府做了不老參仙的記名弟子后,乾玄門的日子便越來越難過。”

    “文門主擔心云巖谷仗勢欺人,于是也想將文靜那丫頭送到北冥神府當個外門弟子,可終究沒能如愿。這一下封刀泉愈發囂張,居然下通牒要我們乾玄門在年底前并入云巖谷,不然就血洗滿門。”

    白發老者接著說道:“文門主性如烈火,當場就削下云巖谷使者的雙耳將他趕了出去。沒想到昨天夜里不老參仙就帶領云巖谷的人殺上門來,將我們乾玄門上下一百多口屠殺殆盡,連婦孺老弱也不肯放過……”

    “人做事,天在看!”楚天拍拍白發老者抽搐的肩頭,意示撫慰:“麻煩你們畫一張云巖谷的地圖——如果老天不給公道,那我來給!”

    伍林蔭含淚道:“楚公子,你的心意我們領了。可是不老參仙——”

    “給我地圖。”楚天斬釘截鐵,沒有絲毫商量的余地。

    白發老者看了眼伍林蔭,點點頭道:“那就拜托楚公子了!”

    他撿起一根枯枝在泥地上畫下地圖,又將乾玄門眾門人眼下藏身的地址說了。

    楚天用心記了,伸腳抹去地圖道:“等我救出文靜,自會來找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