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66章 重逢(2)
    第66章 重逢(2)

    月上中天,遠處的云巖谷火光熊熊濃煙滾滾。

    晴兒驀地站住腳步,冷冷對身后氣喘吁吁緊隨自己的文靜道:“你再跟著我,我就殺了你!”

    “可是——”文靜望著陷入昏迷的楚天,鼓起勇氣道:“你要帶楚天去哪兒?”

    “與你無關。”晴兒將楚天橫抱在胸前,能夠施動三百七十斤閻浮魔鞭的她,托起后者絲毫不覺吃力。

    她朝前走了幾步,聽到身后腳步聲起,是文靜還在后面跟著,突然回身一掌劈了出去。

    “砰!”文靜腳下土石飛濺,裂出一道地壑。她急忙駐足,再看晴兒已抱著楚天御風而起,嬌小的身影迅即在夜幕中流逝。

    文靜不會御風,只能抬頭目送晴兒帶著楚天走遠,眼睛里晶瑩的淚珠直打轉兒。

    晴兒甩脫文靜,攜楚天飛出百余里,聽到前方山林中隱約有水聲淙淙,便落下身形走了過去。

    她察覺到楚天的傷勢頗重,若非體內有一股玄妙的丹藥之力守護,五臟六腑早已破裂移位。饒是如此,他也急需救治以免內臟失血加重傷情。

    她來到山林間迤邐流淌的小溪旁,將楚天輕輕環抱在自己身前,雙雙盤膝坐下。

    這里風清月朗幽靜無人,正是運功療傷的好地方。

    她從袖口里取出一只錦盒,放在地上打開,里面裝著一枚雪白的仙梨和一顆火紅色的神棗。

    這兩樣東西便是傳說中無數修道之士夢寐以求的交梨火棗,功效譬如天界的瓊漿玉液,號稱“騰飛之藥”。

    常人服食之后耳聰目明百病不生,靈根自成仙韻內蘊;而白衣老者將這對交梨火棗送給晴兒,也正是為了她異日突破圣階化解劫數所備。

    拿起交梨,晴兒忽然有些遲疑——她不是舍不得,為了楚天哥哥什么都可以舍得。

    但是一枚交梨大如成人拳頭,楚天牙關緊鎖如何吞咽得下?

    想了想,晴兒揭起面紗張開櫻桃小嘴輕輕咬了口,登時一股陰涼甜潤的汁液融在舌尖,體內如有仙氣灌注通泰潤澤,丹田中的魔氣汩汩運轉如饑似渴。

    她默運魔功逼住舌尖流淌的汁液,用右手小心翼翼地撬開楚天的嘴巴,櫻唇吻落將口中的交梨毫無保留地送入他的嘴里。

    整只交梨咽下,楚天的臉上血色重現,體內生機滋長經脈通融。天地烘爐霍霍運轉,將每一滴彌足珍貴的交梨精華煉化為梵度真元,丹田中焰光沖霄。

    晴兒又將火棗拿起,放入檀口里細細咀嚼成泥,同樣送入楚天的嘴里。

    頓時火熱的精氣順喉而下,灌溉肺腑滋潤經脈,與交梨汁液陰陽互補水火相交,匯聚成為一道不亞于天界仙氣的神奇力量。

    晴兒將楚天的身軀扶正,雙掌齊出按在他的背上,毫不吝惜地將魔氣輸入。

    漸漸地楚天的體內發散出一團金紅色的光霧,在頭頂上聚而不散形成一蓬濃烈的金云。

    他的傷勢在迅速的恢復,體內真元以驚人速度飛快增長,一條條經脈被交梨火棗的精氣洗煉滌蕩,連全身的肌膚都映射出金色光輝。

    不知過了多久,楚天的身體忽地緩緩離地抬升,晴兒微吐一口濁氣撤回雙掌。

    他頭頂的金云里慢慢開出三朵巴掌大小的光花,花蕊金華熠熠結成苞蕾,好似隨時都會盛綻開來。

    “鏗——”蒼云元辰劍驟然長鳴,劍光沖天映照夜空。劍身上多多祥云如真似幻劇烈涌動,雄渾的靈氣和楚天體內的梵度魔氣連為一體循環往復。

    幾乎是在同一時刻,楚天和蒼云元辰的境界齊齊晉升!

    “轟!”他的靈臺上那輪菩提鏡月遽然變色,照耀出金燦燦的神光。

    靈臺萬物不存道心通明,渾然天成無懈可擊,直指圓融化境。

    他的頭頂上那三朵奇葩已經完全舒張開來,如眾星捧月高高托起正中的金蕾。

    背后的蒼云元辰劍倏然飛騰,縈繞在主人的身周幻動萬丈霞光千朵云氣,元氣赫然恢復到了七成。

    晴兒凝望楚天,嬌俏的櫻唇逸出一抹若有若無的淺笑。她的嬌軀憑空飛退十米,以免驚動到楚天的修煉,自己也閉上雙眸開始打坐運功。

    光陰在靜謐中悄悄溜走,月沉日升又是嶄新的一個黎明來到人間。

    楚天徐徐睜開眼,感覺到自己不僅傷勢痊愈,而且道心晉升功力大漲,連由于施展真我如一而大量耗損的真元,此刻也成倍地彌補了回來。

    四周的景物在他的眼界里發生了微妙的變化,無論是天與地、山或水,又 或水,又或流動在虛空里的脈脈精氣,都充滿了絕妙的平衡與圓通。

    一眼望去曙光初露萬物蘇醒,山林中一派生機勃勃。他的靈臺前所未有的寧和平靜,宛若從遠方山谷中飄升的云氣,自由自在不染微塵。

    已經沒有任何事物能夠遮擋他的道心,人間的滄桑變幻亦不過是白駒過隙。

    他站起身伸手握住懸浮在面前的蒼云元辰劍,劍氣充盈靈力四溢,與身心交匯一體無劍無我。

    執劍在手極目蒼穹,仿似這世界上再沒有什么能夠阻擋自己的步伐。

    楚天回過頭,剛好看到晴兒睜開明眸也正望向自己。

    她將臉上的薄紗緩緩揭下,露出一張秀美絕倫的容顏,依稀還有幾分兒時的小模樣。只是多幾分少女清靈冷傲與剛毅威嚴,再不是那個可以被秀才老婆隨意欺凌奴役的可憐女孩兒。

    這種感覺即熟悉又陌生,令楚天注視著她心中有萬語千言卻不知從何說起。

    漫長的期待,當昔時的女孩卓然成長亭亭玉立,當曾經的少年風霜鋪面挺拔如松,相遇不期而至。

    還記得兒時的夢嗎?夢里有你我相依相偎牽手走過的身影。

    記得啊,如何能忘記?是你曾經為我遮擋風雨,是你用微笑在那一片黑暗中帶來一線光明……如今雨過天晴,你還是你,我還是我,但可否,不要再分離?

    “哥哥。”晴兒輕輕呼喚道,眸中浮現起嬌俏調皮的笑意,忽地張開臂膀像一羽雪白的鷗鳥撲入楚天懷中。

    楚天將晴兒緊緊擁住,沒有話語也無需任何的表述,一任喜悅的淚水流淌。

    許久之后楚天的心情稍稍平復,牽著晴兒的小手在清澈的小溪旁雙雙坐下。

    兩人各自說了分離后的經歷,又講起晴兒的身世。楚天這才知道,原來晴兒的外公居然就是號稱當今魔門第一高手的魔教教主林盈虛,而林隱雪便是他唯一的女兒,晴兒自然也就是獨一無二的外孫女。

    至于晴兒的父親究竟是誰,林盈虛也不清楚,否則以他的性情早就將那個誘拐愛女離家出走最后慘死異鄉的罪魁禍首寸寸捏碎揉成肉末了。

    “可惜,我還不知道殺害你娘親的另外兩名兇手是什么人,不過想必北冥神府里一定有人知曉。”

    “會知道的。”晴兒想到了何馬,冷冷道:“無論他們是誰,就算有北冥神府的庇護也無濟于事!”

    楚天點點頭,想起一事問道:“晴兒,先前和我在一起的那位文姑娘呢?”

    “她急著回家,我便沒有挽留。”

    晴兒撒了謊,聽到楚天不虞有他地“嗯”了聲,她悄悄垂下螓首以免被發現唇角泛起的一絲狡黠笑意。

    知道文靜是去找伍林蔭等人了,楚天放下心來,說道:“你給我喂過什么靈丹妙藥么,為何我的傷勢不僅痊愈,而且境界提升功力劇增?”

    “是外公送我的,你知道,魔教的獨門療傷圣丹不少。”晴兒沒有告訴楚天實情。

    其實她的身上確實備有三顆魔教頂級療傷圣丹,只不過那不是最好的東西,晴兒不屑給楚天用罷了。看到楚天突破了圓融境界,她的心里直比自己晉升圣階還要歡喜。

    “哥哥,我想回大崖山一趟,你陪我好嗎?”靜默須臾,晴兒忽然開口說道。

    楚天怔了怔旋即答應下來。離家六年了,從未回過那片傷心地。如今與晴兒重逢卻是再好不過的機會,楚天盤算著要在村落的廢墟上建起一座衣冠冢,日后也好祭拜。

    大崖山深處的那座小村莊,就算永遠消失了,也永遠與自己血脈相連。根,永遠都在。

    “這丫頭,這個丫頭……”

    在觀天井前,何必看到晴兒將交梨火棗全部喂食給了楚天,禁不住唉聲嘆氣。

    他一邊搖頭一邊偷偷觀察林盈虛的神情變化,擔心自己的師傅會因此遷怒楚天。

    奇怪的是林盈虛只是微微皺眉而已,何必微微寬心道:“師傅,我這就去將晴兒和楚天接回來。”

    “不必了,就讓她出去闖一闖。”林盈虛的回答遠遠出乎何必的意料之外。

    “他們兩人聯手,即使遇見圣階人物也可以一拼。在外面經歷些風雨,對晴兒有好處。”

    何必眨眨眼睛,聽這意思林盈虛似乎對楚天很放心,更有讓他為晴兒外出歷練保駕護航的意思。但問題是,以他的了解,這份護花差使看似美妙卻決不好做,一旦不小心惹惱了這位魔門至尊,楚天不死脫層皮是大有可能的。

    “你不必胡思亂想,這少年也算我半個弟子。”林盈虛瞥了何必一眼,神態自若地道:“他身上的功夫說起來還是我傳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