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70章 罪與罰(2)
    第70章 罪與罰(2)

    “幽鰲山,你好大的口氣!”朱雀七宿之中為首的井道人怒聲長笑道:“也罷,倘若我們七人果真請你不動,家師朱雀真人自會登門拜訪!”

    他在說話的同時已然發動名揚四海的“朱雀劍陣”,七個人舉手投足錯落有致,一舉一動莫不與劍意暗合,首位相應連成一氣向幽鰲山壓迫過來。

    七柄仙劍雖然斜背身后尚未出鞘,但凌厲的氣勢如潮水洶涌一波波沖了過來,頃刻間場中罡風驟起枯葉激飛,充滿山雨欲來的決戰氣息。

    “朱雀真人算什么東西,不過是個整天夸夸其談的老雜毛而已。”

    晴兒從屋內走出,冰寒的目光從朱雀七宿的臉上一一掃過,滿是不屑之意。

    朱雀七宿之中的柳道人聞言不由勃然變色,怒叱道:“哪里來的黃毛丫頭口出狂言,不知天高地厚!”

    晴兒的眸中驀然迸射出兩道犀利精光,隱隱竟有金芒閃爍直迫柳道人,道:“你又是哪里來的老道婆,不男不女,又可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柳道人靈臺劇顫,苦修了將近四十年的道心險些被晴兒的兩道目光擊潰。她急忙凝神運功穩住靈臺,身上卻生出一股莫名的虛乏感覺,仿似大病了一場。若不是她的修為高過晴兒一籌,只這一眼恐怕今后變成白癡也未可知。

    “摩羅金瞳!”站在左首的鬼道人急忙跨上一步,出掌貼住柳道人背心,運功助她守護靈臺,吃驚道:“這丫頭是魔教弟子!”

    “這么說林隱雪果然是藏在這座木屋里!”朱雀七宿中排名最末的軫道人眉宇一揚道:“北冥魔府居然和魔教狼狽為奸勾搭在了一起。”

    他的話雖然說得刻薄,但心里大感凜然。需知幽鰲山號稱幽世家第一高手,修為尚在幽世家家主幽杞人之上。若非六年前不為人知的變故,家主之位本該是他的。

    這次碧洞宗對北冥寶藏秘圖志在必得,故而朱雀七宿聯袂出動,滿以為足夠壓制幽鰲山生擒林隱雪,誰曉得幽鰲山身邊居然有援手,頓時將如意算盤打亂。

    “胡說八道!”晴兒瓊鼻冷哼,閻浮魔鞭沒有任何征兆突然從袖袂中激射而出,重重朱紅色的光影激蕩,在空中化作驚濤駭浪,卻又令人無從猜知它的去處。

    朱雀七宿沒想到晴兒看似嬌小,行事卻極是果斷,說出手便出手,而且如此凌厲兇猛。看到前方紅浪排空涌了過來,每個人都覺得這一鞭是攻向了自己。

    “鏗!”七柄仙劍齊時龍吟出鞘,在紅浪之前匯聚成一片絢麗光網,如同牢不可破的堤壩截住閻浮魔鞭的去路。

    晴兒將手微振,閻浮魔鞭倏然變招,漫天炫動的光影遽然凝成一束,圖窮匕見直打柳道人面門。

    “好狡猾的丫頭!”幽鰲山眉宇一揚,不由得為晴兒的睿智與魄力擊節叫好,暗暗感慨道:“僅僅在一招之內,她接連施展瞞天過海、分而治之、避實擊虛之計,打得朱雀七宿人人自危陣腳大亂。假以時日誰人還是她的對手?”

    想到這里他忍不住將視線瞥向楚天:“一個珞珈,一個晴兒,還真是幸福的煩惱啊!”

    “啪!”柳道人尚未從摩羅金瞳的打擊中完全恢復,又倉促起劍招架,竟被閻浮魔鞭打得歪歪斜斜向后連退三步,朱雀劍陣登時露出破綻。

    “嗚——”沒等她站穩腳跟,眼前雪光磅礴劍氣縱橫,楚天縱身掣動蒼云元辰如一羽雄鷹展翅翱翔,穿越過尚未散盡的魔鞭殘影,一式“斷流裂海”氣吞蒼穹直劈柳道人的頭頂。

    柳道***吃一驚,她已經來不及回劍自保,只得竭力抽身飛退,拂出袍袖纏向蒼云元辰劍,企圖以柔克剛化解去楚天的劍招。

    但她也未免有些小看了楚天,這邊“水窮云起袖”剛剛舒展而出,蒼云元辰劍已經生出后招變化,劍鋒陡轉似庖丁解牛般切落,“嚓”地微響將柳道人的大半截衣袖截斷。若非她收手及時,整條小臂也要不保!

    先是晴兒揮鞭遠攻,后是楚天近身搏殺,這一連串的輪番打擊一氣呵成天衣無縫,就像事先完全商量好了的一樣。可事實是,這對少男少女出手之前根本未曾做過任何交流!

    兩人如同心有靈犀,均都想到先聲奪人攻其不備,而且攻擊對象也如有默契地選擇了柳道人。只是晴兒的閻浮魔鞭長達十米率先攻到,楚天的身形稍慢半拍形成后勢,剛好珠聯璧合絲絲入扣。

    直到這時其他六道才反應過來,見柳道人遇險紛紛步罡踏斗向她迅速靠攏。

    鬼道人、星道人一左一右雙劍并舉指向楚天背心,企圖圍魏救趙以使柳道人脫險。

    哪知螳螂捕蟬黃雀在后。猛聽腦后劍 聽腦后劍風激蕩,幽鰲山拔劍出鞘左右開弓。

    魔劍幽海宛若黑云催城氣勢強絕,逼得二道不得不改弦易轍側身自保。

    與此同時楚天一記日照神拳勢大力沉直搗黃龍,轟向柳道人心口。

    柳道人的劍招袖式先后被破,胸前一馬平川無遮無攔,見楚天的鐵拳如日西沉碾壓過來,不由得大驚失色。

    她也顧不得什么仙風道骨高人風范,身軀后倒趨避鋒芒,飛起左腳踹向楚天。

    但楚天不是一個人在戰斗,在他的身后還有得到魔門第一高手魔教教主林盈虛傾囊傳授的晴兒!

    閻浮魔鞭如鴻雁回旋去而復返,正對準柳道人的腦門抽落。

    “砰砰!”一旁傳來轟響,幽鰲山吐氣揚聲左掌右劍又將趕來救援的井道人、張道人拒之門外,令朱雀六宿眼睜睜看著柳道人遭受楚天和晴兒的夾擊猛攻,卻難以越過雷池半步!

    柳道人孤立無援迫于無奈,左腳變招強行攔截閻浮魔鞭。

    “啪!”一股摧枯拉朽之力從鞭中爆出,柳道人一聲慘哼拋飛而起,左腿膝蓋以下血肉模糊骨斷筋折,搞不好下半生就要做了瘸子!

    “師妹!”

    “師姐!”

    朱雀六宿驚怒交集。同樣身為女子的星道人素日與柳道人私交最好,當下掠身飛空前往救護,情急之下卻忘記守住陣位頓時單騎突出成了標靶。

    楚天和晴兒對星道人主動送上門來的大禮豈有不笑納的道理?

    兩人視線交接心領神會,蒼云元辰劍和閻浮魔鞭齊頭并進直指星道人!

    “不好!”星道人見狀不由臉上變色,一直以來仰仗師門的名頭和劍陣的威力,朱雀七宿橫行神陸百戰百勝,魔道妖邪從來都是望風而逃。即使稍作抵抗,也無不成為他們替天行道的劍下之鬼。

    哪曉得今天遇上楚天和晴兒,只因心神全都集中在了幽鰲山身上,對這兩人稍有懈怠,短短幾個照面便被抓住破綻窮追猛打,所向披靡的朱雀劍陣未等真正發動,便近乎土崩瓦解潰不成軍。

    猛然間木屋東面的山林深處陡然響起一記渾厚蒼老的嘯音,一位鶴發羽冠的老者猶如紅云飛卷飛越莽莽林木,踏著嘯聲轉瞬即至。

    他的左袖一卷纏住飛跌的柳道人,右手拂塵光芒暴漲似白虹貫日擊打在蒼云元辰劍與閻浮魔鞭之上。

    “叮叮”兩響,楚天和晴兒身軀發沉往下墜落,一劍一鞭翩若驚鴻遠遠蕩開。

    紅袍老道并不乘勝追擊,拂塵一擺喝令道:“斗轉星移,氣沖天南!”

    “師傅?”朱雀七宿看到紅袍老道突然現身,無不在驚喜之中暗含幾分羞愧。除去受傷的柳道人,其他六道身影紛飛如星移如斗轉,散開陣型重整旗鼓。

    紅袍老道大袖飄飄落***形,站住柳道人的陣位又喝道:“入靜如山,止念如水!”

    霎那間場中七道齊齊站定,身如山岳巋然不動,劍似流水氣韻空靈,仿佛一輪彎月牢牢罩定幽鰲山、楚天與晴兒。

    楚天已退回到晴兒身側,暗自運轉梵度魔氣疏通麻木的右臂,雙目打量紅袍老道,知道稍后一場苦戰勢不可免。

    經過剛才電光石火間的短兵相接,他已大致了解到朱雀七宿的實力果然非同小可,比起號稱南無八仙之一的不老參仙亦不遑多讓,只是功力火候稍有遜色而已。但若讓這七人組成劍陣,那就是七個不老參仙也要應接不暇。

    可惜眼看就要各個擊破偏偏功虧一簣,出來一個更難纏的紅袍老道。

    幽鰲山趁機調勻氣息壓制傷勢,方才幾個照面他以一擋六看似威風八面,實則內傷加重氣血受損。幸好朱雀六道不知端底,否則不管不顧再猛攻幾招,能不能堅持得住就難說了。

    他目視紅袍老道,油然一笑道:“果然是徒弟挨打師傅出頭。”

    紅袍老道似乎和幽鰲山也是舊識,淡然道:“鰲山兄風采依舊可喜可賀。不過似乎有傷在身,倒也令貧道頗感意外。不曉得環顧神陸翹楚人物,除了魔教教主林盈虛、龍華禪寺方丈百藏大師那幾位屈指可數的絕頂高手,還有誰能將鰲山兄傷得如此之重?”

    幽鰲山心頭一沉,知道自己的傷勢瞞得過朱雀七宿,卻騙不了朱雀真人。

    他尚未回答,朱雀真人的目光已移向晴兒,緩緩問道:“小姑娘,剛才可是你說貧道只會夸夸其談?”

    楚天橫跨半步護在晴兒身前,蒼云元辰劍遙指朱雀真人道:“你還說漏了‘老雜毛’三個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