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71章 仇與敵(1)
    第71章 仇與敵(1)

    “混帳!”

    “放肆!”

    朱雀七宿大驚失色,個個怒不可遏,只差沖將上去將楚天碎尸萬段。

    雖然說剛才晴兒也曾罵過朱雀真人,但畢竟那時他并不在場。

    人要臉,樹要皮。朱雀真人活了八十多歲,不是沒挨過罵。只是像今天這樣讓一個十五六歲的無名小子指著鼻子臭罵,絕對是平生不曾有過的奇恥大辱。

    然而楚天顯然不在乎自己罵了誰。他甚至是故意當眾羞辱了朱雀真人。

    誰讓碧洞宗一門以多欺少,誰讓朱雀真人自恃身份倚老賣老一來就嚇唬晴兒?什么揚名四海,什么正道耆宿,說破了,就是自己找上門討罵來了!

    “還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啊。”幽鰲山有幾分好笑,更有些感慨在胸,恍然中那些早已遠逝的青春年少歲月片段在腦海中飛快跳過。只是大敵當前,他比楚天和晴兒更加清楚目下的局勢是何其兇險。說不定,今夜全軍覆沒也是大有可能的。

    “退回屋里!”他迸指如刀向外劈出,丹田魔氣如潮奔涌,天地精氣云集響應,在空中凝鑄出一束雪亮弧光,如同經天緯地的圓月彎刀旋斬碧洞宗八大高手。

    “明光飛鐮掌!”朱雀真人白眉微聳,低喝道:“七星聚會!”

    井道人、鬼道人、軫道人從右側,星道人、張道人、翼道人自左側,迅速聚攏到朱雀真人兩翼,如同一對摩天接云的大鵬巨翅迎風舒展氣象萬千。

    “鏗!”七柄仙劍發出切金斷玉聲斬入明光飛鐮,一串串精光爆濺姹紫嫣紅。

    “轟!”明光飛鐮爆裂渙散,狂亂的罡風卷裹著流光溢彩如漣漪般擴展開來。

    朱雀真人座下六大弟子的修為高低登時一覽無余地顯現出來。

    站在陣型兩端的軫道人和翼道人受到的沖擊最小,卻退得最遠;張道人和星道人次之,而井道人和鬼道人則僅僅退出了兩小步便立即穩住身軀。

    唯獨朱雀真人佇立劍陣中心,所承受的明光飛鐮掌力最為猛烈,身形卻紋絲未動。

    “嗚——”晴兒的閻浮魔鞭穿透罡風光瀾呼嘯而至,鞭身筆直猶如一桿銳不可當的長槍直刺朱雀真人的咽喉。

    上一次出手,她選擇了朱雀七宿中修為最弱的柳道人作為突破口;然而這一次,卻毫不遲疑地對上了劍陣中實力最強的朱雀真人。

    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

    她當然聽見了幽鰲山的話,卻絲毫沒有后退的打算。

    林隱雪就在屋里,她怎么能讓失去修為的娘親暴露在刀光劍影中?躲起來,任敵猖狂,這還是不是林晴兒?

    “唰!”朱雀真人拂塵一擺鎖住閻浮魔鞭,運起六成功力帶向身前。

    不料勁力甫出,晴兒的嬌軀便翩然飛起,借助拂塵拖曳之力臨空掠來,左掌光暈流動宛若一柄金煌煌的雷霆之刀直劈他的眉心。

    朱雀真人撤步招架,仙劍“斬紅塵”橫于眉眼之上,如一道天塹截斷晴兒掌勢。

    晴兒雙眸沉靜似水,面對成名已近一甲子的朱雀真人,她毫無懼意,左掌化剛為柔,五指如拂琴弦在斬紅塵上“叮叮”彈按,震得仙劍嗡嗡顫鳴晃人眼目。

    她的雙足連環飛踢,使出魔教絕學“重巒疊嶂腿”猛攻朱雀真人胸膛。

    只是彈指之間,十七記腿攻一氣呵成,仿如群山怒濤連綿不絕。

    朱雀真人雪白的眉毛微微一皺,放開閻浮魔鞭,抖拂塵且戰且退。

    “砰砰砰砰”氣勁激撞之聲不絕于耳,他連接晴兒十七腿,又向后退出三步!

    “不好!”楚天看到晴兒攻勢咄咄逼人,將朱雀真人打得節節敗退,非但沒有絲毫欣喜之意,反而從心底里涌出一股強烈的警兆。

    朱雀真人不是柳道人,即便他被晴兒打得措手不及,也不應該一退再退。

    這牛鼻子老道一味示弱,是想引誘晴兒上當。

    楚天眼光一掃,便看到趁晴兒全力以赴搏殺朱雀真人之際,軫道人、鬼道人、張道人、翼道人分從左右合圍過來,而井道人和星道人更是悄無聲息地截斷了晴兒的歸路!

    “晴兒,快退回來!”楚天不假思索,蒼云元辰劍橫掃千軍攻向井道人與星道人,要為晴兒打通退路。

    井、星二道連結成陣雙劍齊飛,“叮叮當當”一陣疾如密雨的激響,將蒼云元辰排山倒海的劍勢化于無形。

    晴兒眼光稍稍回轉,已經意識到自己中了誘敵深入之計。她甩鞭飛擊朱雀真人,翻身向后飄退。

    然而軫道人、張道人、鬼道人、翼道人四劍聯動,寒光霍霍張網以待,逼得她無路可退,惟有逆轉身形再次硬撼朱雀真 撼朱雀真人。

    頃刻之間前有強敵攔路,后有追兵截殺,眼看晴兒就要深陷在四面楚歌的絕境中!

    楚天焦急萬分,他不敢想像晴兒被擒或者被殺這樣可怕的事情發生。必須救回晴兒,必須不顧一切地向前沖殺。如果能夠撕開一道口子,就有可能接應晴兒退還。

    可是井道人與星道人早已洞悉了他的意圖,兩人只守不攻仿似一堵銅墻鐵壁橫亙在了楚天與晴兒之間。

    忽聽晴兒低聲嚶嚀,已被朱雀真人的拂塵掃中右腿,裙裳碎裂雪白晶瑩的肌膚上頓時泛起觸目驚心的血痕。

    楚天怒吼一聲,朱雀真人的這一記拂塵比直接抽在自己身上還要令他感覺到錐心刺骨的疼!

    眼看一時半會兒無法沖破井道人和星道人的防線,楚天眼眸中迸發精光,催運天地烘爐燃燒真元,便要施展出真我如一印拼死一擊!

    生死之際,身后傳來幽鰲山雄渾有力的嘯聲,魔劍幽海如同從千年沉睡中蘇醒過來的幽冥之龍,煥放出吞噬所有的煉獄神光從楚天頭頂呼掠而過!

    剛才幽鰲山施展的那一記“明光飛鐮掌”差不多施出了全力,氣血激蕩之下受閻浮魔鞭重創的傷勢再也壓制不住,喉嚨發甜一縷瘀血從嘴角溢出。

    他趁勢飄身向木屋退去,孫媽嚴陣以待已在門后接應。

    在他想來,楚天和晴兒聽到自己的招呼,也應該趁此機會迅速退回屋里。誰知道不論是晴兒還是楚天,非但沒有后撤反是向前沖進了朱雀劍陣。

    見此情景,幽鰲山情知要糟——楚天和晴兒對自己恨之入骨,根本不肯聽自己的。而保護林隱雪,擊退敵人的想法顯然讓他們不愿輕易放棄任何機會。哪怕這個機會也許是個陷阱。

    “砰砰!”猶如螳臂擋車,井道人和星道人被沛然莫御的幽海劍光撞得飛跌而出,頭頂羽冠碎裂發髻散亂,身上全是從口中噴灑出的斑斑點點的鮮血。

    幽鰲山破開井、星二道的***氣勢更勝,以摧枯拉朽之勢直沖戰團。

    “星漢璀璨,鳳舞九天!”

    軫道人、張道人幻動仙劍化作滿天星斗護御身前,鬼道人、翼道人雙劍并出如鳳翼天翔飛斬幽鰲山兩肋。

    四柄仙劍兩攻兩守相輔相成,配以強大玄妙的陣法變化爆發出驚人的戰力。

    但是沒用!

    幽海魔劍如同一頭萬里狂飆的怒龍狠狠撞擊在鬼道人、翼道人的雙劍之上,將他們連人帶劍震飛出去。

    “哼!”幽鰲山仰面噴出一道血箭,左掌施動明光飛鐮,一道弧光橫掃長空,如犁庭掃穴切開軫道人與張道人的劍網防御,迫使兩人連忙側閃趨避。

    不過是一眨眼的工夫,前后兩道***土崩瓦解,不能遲滯幽鰲山分毫!

    “回去!”幽鰲山伸出大手,抓住晴兒衣襟向后一帶。迎面劍芒如虹,朱雀真人的斬紅塵赫然攻到。

    幽鰲山沉聲大喝神威懾人,幽海魔劍與斬紅塵狹路相逢。

    “叮叮叮叮——”一連串炫目的光花飛濺,幽鰲山身軀搖顫已近強弩之末,體內魔氣沸騰如注近乎失控。

    忽聽背后鞭風呼嘯劍吟聲聲,卻是晴兒遭遇到軫道人、張道人的阻截,無法與楚天匯合殺出劍陣。

    “擋我者死!”幽鰲山眸中精光迸綻,強運魔氣縱劍回掃,決蕩千里莫不能御。

    軫道人和張道人早已被他不可一世的氣勢所震懾,慌忙全力運劍自保。

    朱雀真人見狀一聲清嘯道:“鰲山兄,你何苦再作困獸之斗!”拂塵纏死幽鰲山手腕,斬紅塵趁虛而入刺向他的胸口。

    與此同時鬼、翼、星、井四道稍事喘息,又從外側包抄過來,赫然要將三人全部截留在劍陣之內。

    幽鰲山身為北冥神府頂尖高手,靈臺之上早已掌握到戰場上的瞬息變化。

    他心知肚明,一旦朱雀劍陣重新合圍,再想脫身勢必登天。

    幽海魔劍倏然回擺,卻不是攻向朱雀真人,而是毅然決然地向左腕切落!

    “噗!”血光迸現,他的左手齊腕削斷。

    這一幕頓時驚呆了包括朱雀真人在內的所有人,誰都沒想到幽鰲山會如此剛強。

    壯士斷腕,豪氣干云。

    幽鰲山的臉膛霎時失去血色,額頭滲出黃豆大的冷汗。他無暇感受傷口的痛楚,脫出拂塵的糾纏抽身飛退,一劍蕩開軫、張二道。

    晴兒的后方立時一馬平川,楚天趁勢沖入與她匯合。

    她驚訝的目光注視著幽鰲山滴血的斷臂,身形向木屋方向退去。

    幽鰲山暗松一口氣,正要掩護楚天與晴兒一同撤回木屋,猛感到胸口劇痛如裂,眼前發黑往后仰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