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74章 破陣(2)
    第74章 破陣(2)

    其他六大弟子人同此心,七柄仙劍光華沖霄蕩散雨幕,幾乎要將楚天絞碎成粉!

    楚天此刻已是赤手空拳,見七劍一起攻來,當即使出一式“千瘡百孔”拳勁吞吐夜戰八方。

    “臭牛鼻子,滿口的假仁假義假道德,看看自己,其實你們才是真正的卑鄙齷齪下流無恥!”晴兒見楚天為了給自己出氣,不顧戰局危險施展天外飛仙重創柳道人,當真是心花怒放,眼看眾道士趁他魔劍離手群起而攻之,眸中寒光四射揮臂揚鞭。

    “嗚——”閻浮魔鞭驟然飛旋急轉,化作一道沖天而起的朱紅云柱,一圈圈一重重光影幻動層出不窮,將楚天和晴兒的身形圍繞在中央。

    “砰砰啪啪!”朱雀六宿的仙劍撞擊在鞭影拳風上竟一一彈回,不能越雷池半步。

    朱雀真人冷喝道:“摩天云柱鞭何足掛齒,給我破!”斬紅塵凝煉成束灌注八成功力,劍芒如熾掩映蒼穹直插鞭影。

    “啵!”氣勁爆響,斬紅塵刺入云柱,劍身劇烈顫動發出一道道強橫的氣芒,如同成千上百的鋼針釘入鞭影,閻浮魔鞭的運轉頓顯凝滯。

    “咄!”朱雀真人吐氣揚聲,屈指再次激射出一道“彈指青丸”,穿透鞭影縫隙直打晴兒眉心。

    “大日如來!”楚天振臂出拳,十八道拳勁倏然轟出,匯聚成排山倒海之力與彈指青丸狠狠撞擊在一起。

    “砰!”青丸迸裂,拳風飆散。

    楚天和晴兒齊時騰身而起,一如黃鶴沖天一如雨燕回旋,兩道身影比翼雙飛脫出斬紅塵的劍勢籠罩翱翔于夜幕之上。

    楚天抬手攝過旋轉飛回的蒼云元辰劍,頭上光霧乍開三花聚頂,丹田烘爐燃燒五氣朝元。將心神與天地交接,把自己化作大自然里的一縷風,一滴雨,一片云,自由自在無所羈束。

    “唿——”靈臺之上霞光萬丈,顯現出蓮花圣座的虛影。

    他的丹田之中真元霍霍燃燒釋放出驚天動地的能量,撕開虛空召喚萬靈。

    雨幕之后,一陣浮光掠影閃現出楚天的四道鏡像,與他的真身并肩佇立,五柄蒼云元辰劍遙指天空,雪亮的光芒仿佛要將這無邊無際的黑夜刺破!

    “有誰想除魔衛道的?盡管來!”

    楚天心中此刻對朱雀八道只剩下鄙夷之情。自出道以來,他對行事卑劣的小人,如陰嚴道、玄天空之流便不曾手下留情過,但他更痛恨道貌岸然的偽君子。

    管他是魔還是道,道魔自在人心。

    心中有道,魔便是道。心中無道,道已成魔。

    何必拘泥,何須惆悵,萬里無云天一樣。

    “真我如一?”朱雀真人目光一掃,引動劍陣率先攻向楚天。

    “天地輪回,萬物返空!”

    楚天縱聲一嘯,四道鏡像與晴兒步踏風云幻動身形,各據一角結成陣勢,宛若雪花六瓣在雨幕中飛旋急轉,一道道蒼云元辰的劍芒、一束束閻浮魔鞭光影交相輝映如山岳傾倒大海決堤,滾滾壓向朱雀真人。

    “鏗!”斬紅塵劈入劍光鞭影中,便似一顆石子墜入了湍急的渦流里。四面八方涌來的氣勁有正有逆,有橫有豎,有拉拽有外推……絞得仙劍不停哀鳴,似一條垂死掙扎的赤莽顫抖躍動不能自已。

    朱雀真人身不由己順著陣勢飛轉的方向踉蹌移位,只覺得整條右臂要被絞斷了一般。他暗叫聲“不好”,丹田提氣施展水窮云起袖猛拍過去。

    “啵啵啵——”他的大袖頓時裂成數十片化作滿天紅蝶亂舞,露出一條光溜溜的左臂,肌膚晶瑩潤澤倒也養身有方駐顏有術。

    蒼云元辰劍和閻浮魔鞭也是微微一震,朱雀真人運劍猛拔,斬紅塵趁勢脫出,身軀搖擺如風中柳葉,斜斜彈飛。

    “師傅!”朱雀六宿同仇敵愾,紛紛縱劍搶攻。

    耳聽“砰、砰、砰、砰、砰、砰”六聲連響,猶如寒鴨赴水六個人又競相彈射而出。有的全身蜷縮,有的身體后仰,各種姿態不一而足,恰似在比賽看誰飛跌的姿勢更難看,更狼狽。

    尤其是修為稍弱的軫道人和翼道人腰肋見血,顯然受傷不輕。

    “這是——”井道人望著楚天和晴兒駭然叫道:“幽世家的六丁六甲誅仙陣?”

    “抱元守一,萬魔消退!”朱雀真人調勻胸口沸騰氣血,疏通右臂經脈,調動弟子重穩陣腳。

    朱雀六宿聽到師傅的喝令心神一寧,急忙擺開陣型與楚天、晴兒形成對峙局面。

    “七星聚會!”朱雀真人眼盯六丁六甲陣勢變化,竟尋找不到一絲破綻,索性破釜沉舟向楚天與晴兒恃強硬攻。

    以他六十多年縱橫神陸的經驗和眼力,自然知道楚天是以燃燒真元為代價,才能借助真我如一印召喚出四道鏡像。每一刻,楚天體內的真元都在急遽消耗,己方七人只需緊守樊籬,等到他油盡燈枯, 盡燈枯,即可不戰而勝。

    但朱雀真人素來性高氣傲,想著若憑借這種手段擊敗兩個后生晚輩顏面何存?惟有速戰速決將六丁六甲誅仙陣破得干干凈凈,如此或能挽回一點面子。

    “轟隆隆——”山野中雷電交加風雨呼號,鳥獸瑟縮草木皆兵。

    雙方以陣對陣在夜空之下舍死忘生地激烈鏖戰,誰也不知道下一刻自己是否還能活著,又有誰能夠看到雨過天晴的絢麗虹彩?

    朱雀真人師徒朝夕相處數十年,一座劍陣反反復復不知在平時和實戰中演練過多少回,無論走位還是配合均已達到爐火純青七人一體的境界。

    但他們終究比不上楚天和晴兒。

    對于這對少年男女來說,他們血脈相連,同呼吸、共命運!

    從風雪飛揚的大崖山到繁華如錦的淮陽城,曾經無數日日夜夜的顛沛流離,早已令他們連結成了同一個人。

    無需操演,無需言語,任何一個動作,哪怕是細致入微的一個眼神,彼此的心意盡皆了然。

    誅仙陣勢翻翻滾滾如不可阻擋的天輪運轉,順行為陽,逆行為陰,六丁六甲變幻莫測,將這座陣法的奧妙演繹得淋漓盡致。

    “朱雀浴火,劍動蒼穹!”

    隨著一聲號令,朱雀真人師徒體內驀然騰起冉冉光霧,竟似楚天一般不惜燃燒真元,施放出終極殺招!

    七柄仙劍激越長鳴齊直蒼穹,激射出一束束璀璨奪目的華麗光輝,如彩虹般跨越天宇在云空中匯聚成一片恢弘壯觀的焰光之海。

    四方云動八面來風,精交氣聚天地變色。

    一頭碩大無倫的朱雀從光焰中仿似涅磐重生,顯現出遮蔽半邊云天的身影。

    它通體閃耀著刺目的殷紅色火焰,每一朵焰苗都是由無數符咒經文凝結而成,充滿不可抗拒的神圣氣息。

    “嗚——”天空中布滿流光溢彩,朱雀長唳振天,猶如一座熊熊燃燒的火山直壓六丁六甲誅仙陣!

    楚天無所畏懼,四道鏡像一收將晴兒嚴嚴實實保護在正中。

    蒼云元辰在手,天塌下來頂上去,地陷下去托起來!

    “風雷御動,丁甲齊出!”

    他催動出所有真元,身體像一尊金像般巋然屹立在亂云之巔。

    蒼云元辰劍與閻浮魔鞭華光怒放,幻動出六道威武萬狀的天神虛影!

    每一尊天神都有前后兩幅截然不同的面孔,前為六甲之容后為六丁之相,陰陽合一水火交濟,不可一世地沖向朱雀光影。

    狹路相逢勇者勝——楚天徹底拼了!

    “喀喇喇——”驚天動地的轟鳴一聲連著一聲,六丁六甲神像與朱雀在高空之上迎頭碰擊,爆裂開流星雨般的滿天華光。

    畢竟這近乎是雙方功力的純粹比拼,楚天和晴兒盡管一個是自悟天道,一個是宗師傳承,但終究不敵朱雀真人師徒的聯手滅殺。

    僅僅一個霎那,六丁六甲神像便破裂燃燒起來,呈現出不支跡象。

    一百米、五十米、三十米……朱雀不斷迫近,楚天身側的四道鏡像“噼啪”作響,表面泛起絲絲細縫,隨時可能崩潰。

    楚天和晴兒的情形更是不妙,兩人在朱雀劍氣的強大壓制之下,身軀搖搖欲墜,已瀕臨強弩之末。

    “孽障,還不受死!”朱雀真人捏動劍訣,催迫斬紅塵將源源不絕的劍氣沖放高空,決計不惜一切代價都要殺死楚天和晴兒以絕后患。

    千鈞一發之際,木屋中突然響起期盼已久的嘯聲,一團青色的光影炸開屋頂直射戰團,赫然便是幽鰲山!

    “元神出竅?”朱雀真人的靈臺上警兆頻現,疾聲喝道:“快擋住他!”

    “楚天!”幽鰲山的元神舌綻春雷,將朱雀真人的話音淹沒。

    楚天心領神會,一縷靈覺透入元辰寶珠,祭起氣吞如虎印。

    “唿——”幽鰲山的元神如一道不可阻擋的狂飆沖過激蕩的光瀾,投入到元辰寶珠內部的虛空之中。

    “叮!”蒼云怒嘯,魔劍靈氣在瞬間成倍暴增,射放出煌煌神光。

    楚天的丹田接納到幽鰲山雄渾無鑄的金丹元氣,頓時煥發出強盛的生命力。

    天地烘爐全速運轉,行將干涸的真元在電光石火之間得到補給,而且迅速超過原有的極限,到達了真階第九境所能達到的巔峰境界!

    真我如一印重煥光彩,四道鏡像也得到了全面的恢復。

    “轟!”六丁六甲神像轉守為攻,將朱雀光影徹底打爆!

    一團無與倫比的光瀾綻放開來,天地萬物仿佛被滌蕩一清。

    宇宙,就好象停止了運轉,永遠凝定在幕天席地的光彩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