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78章 三鞭(2)
    第78章 三鞭(2)

    五人走出靜水城向南而行,全世鼐問道:“楚兄弟,你怎么來了這里,莫非也想抱得美人歸?”

    楚天笑笑道:“我是路過。你說的,又是哪里的美人?”

    全世鼐愣了下道:“你真不知道?一個多月前龍華禪寺的俗家第一高手翼天翔向正魔兩道遍撒金柬,聲稱如果有人能夠從六百年前一代劍魔寒料峭的墓穴之中取得龍華禪寺失落多年的手抄《法楞經卷》,即以愛女翼輕揚相許。不論這人是老是少、是正是邪,只要是個男人就成。”

    楚天心頭一動,倒不是為了那位未曾謀面的翼輕揚,而是寒料峭墓穴出世的消息委實令人震撼,他問道:“劍魔墓穴的消息可靠么?”

    殷紅鵝道:“當然可靠,如今四面八方正魔兩道的無數高手,都在向晉州風云山聚集——當初你得到了一柄寒料峭留下的魔劍便如此了得,要是有誰能夠進入墓穴,獲得劍魔的再傳神功,豈非可以一步登天?”

    晴兒撇著小嘴不屑問道:“這么說兩位大哥哥都是沖著那位翼輕揚翼美女而來?”

    元世亨臉一紅道:“不是的。”

    全世鼐則坦然得多,回答道:“我們正道五大派的幾位耆宿已經協商妥當,準備聯手開啟寒料峭的墓穴,大伙兒匯合的地點便定在了翼天翔府上,也就是離此只有一百多里地的法門山莊。從那兒前往風云山,便只剩下一千余里的路程。”

    殷紅鵝補充道:“那南天三鷹無需多問,也肯定是為了奪寶而來。嗯,說不準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也打起了翼輕揚的主意。”

    晴兒頗不以為然,瓊鼻冷哼道:“翼輕揚算什么天鵝?哪有天鵝等著癩蛤蟆來吃的?”

    殷紅鵝撲哧笑道:“小妹妹,這你可說得不對。翼輕揚號稱當今正道第一美女,姿容直追當年的魔教公主林隱雪,她可是各大名門弟子心目中朝思暮想位列第一的夢中情人。”

    晴兒低低一哼甩頭不理殷紅鵝,心里邊冷笑道:“什么第一美女,不過就是有幾分姿色而已,居然用自己去換什么勞什子經書,憑什么跟自己的娘親相提并論?”

    一行人說說笑笑,毫不覺道路漫長,遠遠就看見一個大大的“茶”字在林間迎風招展。

    突然前方路上塵土飛揚,一匹雄峻的棗紅馬風馳電掣向五個人筆直沖了過來。馬上是名女子,手持馬鞭朝著眾人脆生生地叫道:“快閃開!”

    “什么人嘛?”殷紅鵝在天意門也是如眾星拱月般的天之嬌女,最看不慣這種刁蠻姑娘,撇撇櫻桃小嘴道:“像她這樣橫沖直撞,也不怕傷人?”

    眼看棗紅馬奔近,她手心暗扣一枚銅錢道:“看本姑娘給她點教訓!”

    元世亨急道:“小師妹,不可生事!”伸手按住殷紅鵝的纖手。

    不料“哧”地聲一道精光飛掠,從那匹棗紅馬的左眼打入右眼穿出。

    棗紅馬唏律律悲鳴又向前奔馳數十米,一頭撞向道邊的柳樹。

    馬上的少女騰身而起,探手按住馬鞍。棗紅馬頓時站定,隨即身軀晃了晃轟然倒下沒了聲息。

    殷紅鵝嚇了一跳,無辜地望著眾人道:“不是我,真不是我,元師兄可以作證。”

    “是晴兒。”楚天看得清楚,這丫頭抬手攝起一顆小石子打穿了馬腦。

    晴兒哼了聲道:“她過來了。”

    果然那個少女怒容滿面噔噔噔邁步走近,手里的馬鞭噼啪作響道:“你們為何害死我的‘寶兒’?”

    全世鼐欲待息事寧人,哪知殷紅鵝搶先一步搶白道:“什么寶兒貝兒,死也死了,還能怎么樣,大不了陪你一匹馬就是了。”

    少女柳眉倒豎,馬鞭指著殷紅鵝道:“你說什么?你賠得起么?”

    元世亨頷首道:“這的確是匹稀世罕見的寶馬,非千兩黃金不能買到。”

    殷紅鵝氣不過,甩手拿出一張儲金卡道:“喏,給你一千兩黃金就是!”

    少女振腕揮鞭抽向殷紅鵝手里的儲金卡,冷笑道:“誰稀罕?你陪我的寶兒。”

    殷紅鵝急忙縮手,“唿”地聲馬鞭從面前走空。

    “丑丫頭,你有沒有教養?”她一怒拔劍,嬌喝道:“你在道上肆意縱馬沖撞路人不說,還動不動就出手打人,我猜你一輩子也嫁不出去!”

    “我丑不丑嫁不嫁關你何事?”少女毫不示弱,馬鞭倏然回卷:“想打架,別以為自己人多我就怕你,你賠我的寶兒!”

    殷紅鵝沒想到對方的馬鞭使得如此迅捷靈動,右手避讓不及,“啪”地脆響嬌嫩的手背上赫然泛起一道血痕。

    全世鼐見小師妹吃虧,伸手抓向馬鞭惱道:“這位姑娘,我小師妹已經說過愿意賠你的馬,你又何必如此不依不饒?”

     p; “敢搶我的馬鞭?”少女只當眾人要對她群起而攻之,心頭火氣更盛。她手勢一頓,故意讓全世鼐抓住馬鞭,“你可要拿穩了!”

    話音落下,全世鼐身軀猛地一震松開馬鞭向后連退三步,長吐一口氣道:“姑娘好修為,全某甘拜下風。”

    “以為說句服軟的話就能行了,沒那么容易!”少女心痛愛馬之死,揚起馬鞭劈頭蓋腦抽向全世鼐道:“先捱我三鞭再說!”

    “嗖——”一條朱紅色的渾圓魔鞭橫空射到,猛地纏住少女手中的馬鞭向上一甩。

    晴兒手握閻浮魔鞭冷然道:“殺馬的人是我,你找錯人了!”

    少女猝不及防,又不甘心松手放開馬鞭,便順勢騰身左掌拍向晴兒。

    “砰!”晴兒舉掌相迎。少女的身形如乳燕般飛起,手里的馬鞭登時繃得筆直,“咔咔”作響。

    楚天可不愿平白無故與人起糾紛,趁晴兒和那少女氣機松動的瞬間一拳擊出。“啵”的一響,閻浮魔鞭和馬鞭雙雙彈起,少女身形后翻落回地上。

    她略感驚詫地瞟了眼楚天和晴兒,察覺到這兩人的修為居然比自己更高,再打下去很可能要吃虧。

    想到這里少女黑漆漆的眼珠一轉,說道:“小子,敢不敢讓我打你三鞭?不準招架,只能閃躲,不然就算你輸!”

    楚天因為是晴兒殺馬在先,因此對這少女甚為忍讓,但見她氣勢洶洶咄咄逼人沒完沒了,也不禁大感頭疼。不過對方終歸只是一個少女,料也傷不了自己,當下仰頭道:“悉聽尊便!”

    “且慢!”晴兒卻不干了,問那少女道:“若是我哥哥躲過了三鞭,你待如何?”

    少女不假思索道:“我掉頭走人,馬不要你賠了。”

    “那么容易?”晴兒冷冷道:“到時候你也得吃我三鞭!”

    少女素來性高氣傲,明知這個小丫頭修為高出自己一籌,但怎也不肯輸了顏面,一咬牙道:“好,就這么說定!”

    “唿——”她一邊說話,一邊毫無征兆地揮鞭橫抽,動作又快又狠近似偷襲。

    但楚天道心圓融,又有菩提明月印守持,根本不可能讓對方偷襲成功。

    少女的馬鞭一起,他的靈臺上立即影映出對方的鞭路,當下察覺到這一鞭非但凌厲,而且應該藏有至少七式極為厲害的后招,端的是名家杰作。只是這少女在力度與火候上稍有欠缺,未能發揮出最大威力而已。

    楚天縱身飛起,雙臂微振身軀舒展,凌空橫臥宛若雄鷹翱翔。

    少女眼看自己這一鞭要落空,口中嬌叱馬鞭緊繃如槍,飛點楚天后腰。

    楚天贊了聲“好鞭法”,挺腰抬升,身體拱起如虹橋飛空,少女的馬鞭剛好從他的腰下掠過。

    “一鞭!”殷紅鵝高聲替少女計數。

    少女充耳不聞,雙目緊盯楚天身形變幻,馬鞭“唰”地回帶化作滿天光影,猶如萬千柳條飛舞,直教人上天無路入地無門。

    楚天不慌不忙,將少女的鞭招變化盡收靈臺。

    三年斑斕霧山的悟道修行,拜天地為師、以自然為法,千錘百煉出了這套沉魚落雁身法,又歷經一場場惡戰磨礪,早已爐火純青渾若天成。

    少女的這式“回風舞柳”固然威力驚人,但對楚天而言依舊是小菜一碟。

    為了錘煉身法,他曾經在百丈飛瀑之中日夜苦修,不斷感受來自四面八方的水流沖擊,趨虛避實逆流而上。

    想那瀑布的沖擊力何等厲害,且身在其中激流洶涌,更非眼前的鞭影所能匹及。

    他的身形在空中翻騰閃躍,恰似一羽穿梭于柳林之間的飛燕,輕盈迅捷圓轉如意。無論少女的馬鞭舞得如何密集如雨,始終不能沾到楚天的半片衣角。

    “兩鞭!”殷紅鵝看得神采飛揚,“野丫頭,我勸你趕緊認輸吧!”

    少女自幼嬌生慣養,人人對她寵愛有加。聽殷紅鵝罵自己是“野丫頭”,不由氣得粉臉彤紅,馬鞭揮出道:“誰說我輸了!”

    滿天的鞭影遽然凝煉成束煥放出耀眼精芒,卻由于少女的出手速度委實太快,在空中拖曳出一條縱橫交錯的光影,如蜿蜒曲折的盤山道循環往復無休無止,將楚天的身影緊緊裹住。

    “九九龍華路!”全世鼐聳然動容,“你是龍華禪寺的俗家弟子!”

    原來龍華禪寺所在的曉靜峰上,有一條馳名神陸的盤山棧道,緊貼懸崖峭壁憑空搭建,依據山勢盤繞迤邐,共有九九八十一彎,號稱“九九龍華路”,亦暗喻求佛之路需歷坎坷八十一難方能修成正果。

    一千八百年前一位龍華禪寺的圣僧便從這條盤山道中悟出至理,自創了這式日后蓋壓天下的佛門鞭法,橫掃魔門群雄殺敵無數。

    全世鼎與元世亨雙雙對視一眼,暗自驚異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