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82章 冰風谷(2)
    第82章 冰風谷(2)

    數不清的岔道,數不清的洞穴,頃刻間翼輕揚周圍的人就像中了魔法般消失一空。

    她的前后左右是一座座聳入云霄的冰崖,空曠的幽谷犬牙交錯仿佛永遠不會有盡頭。鋪天蓋地的風雪籠罩著這片白茫茫的世界,人在其中顯得無比的渺小。

    翼輕揚已經無法御風飛行,狂暴的寒流像冰刀一樣不斷襲來,迫使她要時刻全力以赴地運功抗御,否則即使不被凍僵也會被風刃霜刀切割絞碎!

    她曾親眼看到逍遙二圣試圖強行御風,可身形剛剛離地十米,就被一道突如其來的狂飆轟得凌空翻轉吐血飛跌!

    相形之下,老老實實地步行反而安全些。或許,這就是寒料峭故意在這片冰風虛境中設立的法則,要每個人都似沒頭蒼蠅一樣,在一座座迷宮似的幽谷中摸索找尋,就算是圣階的人物也不例外!

    并非說,沒有人能夠破解冰風虛境的禁制。但那些有實力破解的人,修為至少在圣階第十三層境界以上,業已窺見天機初悟大道,根本不需要再借助劍魔遺寶。

    天地間彌漫著濃烈的寒霧,像一團黏稠的液體在汩汩流淌,使得翼輕揚每邁出一步都感覺異常吃力。而且她的靈覺完全受阻,靈臺上只能映射到方圓十米的景物,而視線更是難以觸及到十步之外!

    這是什么鬼地方?

    翼輕揚起初還能聽到隱隱約約的人聲,如同從另一個世界的入口傳來。但走出約莫半個小時以后,就再也聽不到風雪之外的其他聲音。仿似,偌大的冰天雪地里就只剩下自己一個人。

    遇到這種事已經夠糟糕的了,可接下來兩個多鐘頭里翼輕揚才發現,原來更可怕的還在后頭。

    如萬箭齊射般從天而降的冰雹、如幽靈般從洞穴中飄出的致命寒罡、如匹練般迎面襲來的冰風暴,還有濃霧里若隱若現的冰精雪靈,以及完全迷失方位不知身在何處的冰谷迷宮……翼輕揚能躲就躲、能逃就逃,可有時候實在躲不了逃不過,便只能拼盡全力地去抵擋去化解。于是很快她就感到自己累得要散架了,雙手雙腳越來越不聽使喚,心里頭不由恨死了寒料峭。

    幸好寒料峭已經飛升了六百年,否則依著翼輕揚的脾氣,肯定要將這糟老頭子渾身堆上冰雪,便似個雪人般在山谷口被凜冽寒風吹上個七天七夜,直到凍成豬頭肉才肯罷休。

    但現在她也只能想想而已。一雙雪白細嫩的小手凍得紅彤彤的,像十根胡蘿卜丑也丑死了。

    忽然翼輕揚依稀聽到背后有人聲。她不覺一喜,在這片空空蕩蕩的虛境里,一個人行走好無聊,哪怕遇到頭豬也好,至少可以抱著它取取暖吧。

    她停下腳步回過頭,想看看來人是誰。然而等了半天,也不見有人走來。但那個人聲依舊在耳畔回蕩,卻被狂風吹得模模糊糊聽不清他在說什么。

    “有人嗎?”翼輕揚運氣問道:“是誰在那里說話?”

    “有人嗎,是誰在那里說話?”后面茫茫雪霧中有個一模一樣的聲音重復道,宛若她的回音。

    “什么人鬼鬼祟祟,出來!”翼輕揚有些惱怒。

    “什么人鬼鬼祟祟,出來!”

    “跟屁蟲!”

    “跟屁蟲!”

    “我說你是跟屁蟲!”

    “我說你是跟屁蟲!”

    幾輪交鋒對方陰魂不散地鸚鵡學舌,翼輕揚忍無可忍,“嗆啷”拔出背后斜插的“素女仙劍”,長達兩尺的銀白劍穗迎風飄舞,劍鋒指向人聲傳來的方向道:“再敢學上一句,我便割了你的舌頭!”

    誰知那人一點兒不怕,照舊惟妙惟肖地模仿道:“再敢學上一句,我便割了你的舌頭!”

    翼輕揚心頭一動,試著道:“我是豬頭!”

    “我是豬頭!”那聲音繼續鸚鵡學舌道。

    翼輕揚聽了差點笑出聲來,才知道那家伙只是學人說話,卻完全不明白其中意思。

    她的怒氣瞬消,將素女仙劍收入鞘中道:“出來吧,我不會傷害你。”

    “出來吧,我不會傷害你。”

    從濃霧里徐徐浮現出一道凌空飄動的白色身影,狀似一羽鸚鵡,卻是一團寒罡精氣所化,如云氣般并非實體。

    它似乎對翼輕揚仍有一些畏懼,并不敢過分靠近,卻用一雙好奇的小眼睛不停地打量著她。

    “你叫什么名字?”話一出口,翼輕揚就曉得自己白問了。

    果然,那小東西不假思索地回應道:“你叫什么名字?”

    翼輕揚啼笑皆非,向它伸出手掌道:“過來吧!”

    “過來……吧?”小東西猶豫了下,察覺翼輕揚對自己毫無惡意,才撲騰著翅膀飄了過來,小心 ,小心翼翼停落在她的掌心上。

    “真可愛——”翼輕揚捧起小東西,仔細打量它云絮般柔軟的雪白羽毛,托在手里輕飄飄的感覺不到一點分量。

    “真可愛——”小東西揚起小腦袋瞧著翼輕揚說。

    翼輕揚笑了,摸摸它的小腦袋忽地靈機一動道:“有了!”

    “有了!”小東西學得一字不差,卻也不去管到底有了什么。

    翼輕揚忍著笑,凝視小東西宛若兩顆鉆石般璀璨的眸子,一字字道:“羽兒——”

    “羽兒,”小東西好像從翼輕揚的眼神里領會到了什么,又一次念道:“羽兒——”

    翼輕揚纖手指向自己的心口,“輕揚——”

    羽兒這次似乎有點懂了,它偏著小腦袋想了想,叫道:“輕揚!”

    翼輕揚歡喜地捧起羽兒,在它額頭上親了親,不禁失聲道:“啊,好冰!”

    “輕揚好冰、輕揚好冰——”羽兒似乎很享受翼輕揚的親吻,歡快地在她掌心里撲騰翅膀,“唿唿”帶起刺骨的寒氣。

    翼輕揚黑漆漆地眼睛閃了閃,問道:“羽兒,你知道劍魔墓穴在哪里嗎?”

    “羽兒,你知道劍魔墓穴在哪里嗎?”羽兒仿佛沒有明白這句話的含義,還在興致勃勃地自顧自學人說話。

    就在翼輕揚心頭微感失望之際,羽兒忽然躍出她的手掌,一面飛一面反反復復叫道:“羽兒,你知道劍魔墓穴在哪里嗎……”

    翼輕揚怔了怔,旋即醒悟過來,欣喜贊道:“羽兒真乖!”

    當下羽兒在前忽高忽低地飛著,翼輕揚在后面緊緊相隨。

    翼輕揚驚喜地發現,山谷中的寒霧、風暴、冰雹、精靈,乃至錯綜復雜的岔道,對于羽兒而言根本不是問題。

    盡管它的雙翅完全舒展也不可能超過一米,卻蘊藏著不可思議的力量。只是隨意地輕輕一扇,帶動起的罡風便能令山谷中所有那些令自己頭疼的東西競相辟易、趨避不迭,輕而易舉地辟出一條康莊大道。

    更神奇的是它仿佛對冰風虛境內的各種存在都擁有強大的威懾力。那些冰精雪靈完全不敢靠近,連可怕的冰風暴在這小東西的面前都必須繞道而行。

    想想也是,它能在自己飛起來都感到十分吃力的冰風虛境中從心所欲地翱翔盤旋,這道行豈是一般?

    現在翼輕揚唯一擔心的問題,就是羽兒是否真能將自己引到劍魔墓穴。

    突然,羽兒懸停在空中,全身羽毛有若實質地聳立起來,一雙小眼睛綻放駭人的銀芒緊盯著前方的天空,口中“咕咕”低吼顯然焦躁不安,像是察覺到有某種危險正在臨近。

    翼輕揚芳心一凜,拔出素女仙劍全身戒備,但寒霧極大地限制了她的靈覺探視空間,以至于什么都沒能察覺到。

    就在她心生詫異之際,前方的濃霧猛烈翻滾,如波浪般蕩開。一頭身高超過三米,體長不下十米的龐然大物如同一座移動的冰山向翼輕揚撞來。

    它的模樣與野牛相似,但頭頂并排長著三只犄角,一只在額頭中央,另外兩只分別在耳側。它完全不是血肉之軀,卻似半透明的冰雕,甚而連體內的五臟六腑也能夠隱約看清楚。

    在這頭冰雕魔牛的脊背上,赫然俯臥著一道人影,左手緊緊握住它額頭的犄角,而面部朝下難以辨別相貌。

    冰雕魔牛望見翼輕揚,非但沒有減速避讓,反而發出隆隆嘶吼速度驟增,看樣子是想將她直接撞飛出去。

    “開玩笑,我會怕你這頭蠻牛?”翼輕揚剛想縱身掣劍好好教訓一下這家伙,上空的羽兒猛然發出一聲雷鳴般的低沉怒吼。

    “哞——”它的身體驟然膨脹變化,在彈指之間變作了又一頭冰雕魔牛,而且無論體型神態均都與迎面奔來的那頭一模一樣,仿似一對孿生兄弟!

    “羽兒?”翼輕揚瞠目結舌,有些懷疑是不是應該趕緊給這小東西改名?

    “轟——”猶如兩顆行星激撞在了一起,波波的雪霧寒冰肆虐擴散。

    翼輕揚的身形不由自主被帶飛到半空。地面上裂開一條條呈現發散狀的溝壑,兩側山崖不斷有碩大的冰石如蝗墜落。

    羽兒向后彈飛,渾身寒霧“哧哧”升騰,重新顯現出真身。

    那頭冰雕魔牛也吃虧不小,它一聲痛吼背脊上的人被拋飛而出,身軀如同小山般倒了下來,在地上翻滾數圈才又站了起來,“嗚”地聲從翼輕揚腳下風馳電掣而過,轉瞬消失在濃霧深處,惟有沉悶的蹄印宛若雷聲隱隱回蕩在山谷間。

    “羽兒?”翼輕揚的嬌軀在寒罡中如風擺荷葉飄曳不定,奮力向那小東西靠近。

    突然,她的目光被那條從冰雕魔牛背脊上拋飛而起的身影所吸引,驚異莫名道:“怎么是這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