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83章 樹上風光(1)
    第83章 樹上風光(1)

    楚天和晴兒一直等到峰頂的正魔兩道高手陸陸續續全都進入了冰風虛境之后,才姍姍來遲地穿越過光門。

    捷足先登固然不錯,但成為眾矢之的卻非楚天所愿。

    他非常清楚負在自己身后的這柄蒼云元辰劍,對進入到冰風虛境中尋求劍魔遺寶的所有人來說,會有怎樣難以抗拒的誘惑力。又有誰能保證,它不會是那把能夠開啟寒料峭墓穴大門的金鑰匙?

    事實也果真如此,當楚天和晴兒通過傳送光門踏入冰風虛境之后,幾乎沒有受到眼前惡劣環境的絲毫影響。

    元辰寶珠猶如龍回大海,通體煥放璀璨的雪白光華,仿佛一道道照亮黑夜的閃電穿透濃霧,令楚天和晴兒根本不必舒展靈覺,也不用功聚雙目,就能輕輕松松看清楚幾百米外的景物。

    它不停地飛速轉動,宛若一個嗷嗷待哺的嬰兒躺在母親的懷中,如饑似渴地吸納著來自四面八方的充沛寒罡。而它的內部虛空,也似無邊無際的汪洋大海,似乎再多的寒罡也不足以填滿。

    蒼云元辰劍的元氣以令人難以置信的速度在恢復,在攀升,元辰虛境中的裂縫與傷痕幾近徹底修復。無數的祥云流光在虛空中歡呼雀躍,騰夭飛舞。

    楚天透入一縷靈覺,依稀感應到在虛空最深處正在緩緩隆起一條血紅色的幽冥之龍——這應該是元辰七印中的最后一道“真龍天子印”。

    但楚天明顯察覺到,這條幽冥之龍的氣勢異常強大,自己的靈覺根本無法靠近。顯然,他眼下的道心修為還不足以煉化這道真龍天子印。

    既然如此,他也就不再做無用之功,全神貫注找尋劍魔遺寶的下落。

    由于冰風虛境內的各種禁制對楚天根本不構成任何威脅,他索性攜起晴兒的小手御風飛行,飛速朝深處挺進。

    每到一處岔道口,蒼云元辰劍都會將一縷靈識傳入楚天的腦海,引導他避開歧途直搗黃龍。

    就這樣,在別人眼里危機重重詭秘莫測的冰風虛境,楚天卻如魚得水毫不費力,一路長驅直入同時也避開了那些只能在地上頂風冒雪辛苦跋涉的正魔兩道人物。

    大約飛出四十余里,兩側如刀鋒般佇立的冰崖驀地到了盡頭,前方豁然開朗出現了一片寂寥空曠的寒原。

    這座寒原被三十六道冰谷環抱,地面寸草不生平滑如鏡。

    寒原的中心一株高達兩百余米的大樹赫然屹立,猶如一尊亙古守立的巨人。它的樹葉、樹枝、樹干乃至樹根,全部是用冰雪凝鑄而成,從上到下閃爍著美輪美奐的冰藍色光芒。

    在高大粗壯的樹干表面,有一圈圈的長藤纏繞生長,梯次攀升,宛若一條迤邐通向樹頂的長階。

    巨樹的四周匍匐著七頭碩大無倫的冰雕魔牛,看到有人靠近,立即警覺地站起身,口中“哞哞”低吼,似是發出警告。

    驀地楚天感到身軀一沉,虛空中涌現出一股沛然莫御的神秘力量,將他和晴兒直接按回地上。當他們的腳甫一觸及地面,那股離奇的力量竟又消失無蹤。

    看到楚天和晴兒降落寒原,七頭魔牛緩緩向他們逼近,頭頂的犄角森冷閃亮,宛若一桿桿無堅不摧的銳利槍鋒。

    “應該就是這里。”晴兒對咄咄逼人的七頭魔牛熟視無睹,仰臉眺望高聳的冰樹。

    “我們爬上去!”楚天更是不啰嗦,握住晴兒的手并肩邁步向前。

    “哞——”冰雕魔牛被突如其來打擾了它們六百年平靜生活的不速之客激怒,埋頭奮蹄猶如從高崖上滾落的巨石,向楚天和晴兒碾壓過來。

    兩人停下腳步,便見七頭冰雕魔牛越沖越近,雙方的距離在迅速縮小。

    “走!”晴兒一記低叱,閻浮魔鞭倏然探出衣袖縛住楚天的腰,運勁向空中猛拋。

    只見楚天的身形“嗖”一聲猶如彈石般拋射向前,一頭迎面奔來的魔牛從他的腳下掠過。

    閻浮魔鞭伸展到十米極限鏗然繃緊,楚天左腳在那頭魔牛的背脊上運勁一點,二次借力彈起,右手抓住魔鞭振臂提拉道:“起!”

    晴兒的嬌軀凌空飛起,被閻浮魔鞭牽引畫過一條拋物線越過楚天的頭頂。

    這時候楚天的身軀開始下沉,又一頭魔牛惡狠狠向他撞了過來。

    晴兒幻動身形,小蠻靴覷準那頭魔牛滾圓的脖頸用力一踩,照方抓藥掄動閻浮魔鞭,再次將楚天高高甩向空中。

    兩人心有靈犀,配合天衣無縫,兩縱兩落便成功越過了七頭冰雕魔牛,距離那株巨樹不足百米。

    這群魔牛雖然兇猛蠻橫,但如此高速沖刺之后,想要停住也并非易事。等到它們怒氣沖沖調轉回頭,楚天和晴兒與那株巨樹業 株巨樹業已近在咫尺。

    兩人一前一后發力飛奔,楚天率先奔到樹下,回頭一看,冰雕魔牛正在飛快迫近晴兒。他握緊閻浮魔鞭運氣拉拽,晴兒身速驟增,雙足緊貼冰面滑行過來。

    楚天探臂攬住晴兒,足尖一點兩人上了樹藤。

    冰雕魔牛盡管也奔到了樹下,但那纏繞在樹干上的長藤寬不過一米,根本無法容納它們龐大的身軀。

    楚天和晴兒奔上幾步,看到冰雕魔牛在腳下仰頭怒吼,鐵蹄敲擊冰面“鏗鏗”脆響,砸出一個個凹坑,卻已無可奈何。

    兩人相視一笑,不再理睬這些頭大無腦的家伙,小心翼翼地沿著長藤向樹的頂端進發。

    長藤路窄,兩人緊緊貼靠在了一起。楚天將內側讓給晴兒,自己走在樹藤邊緣。

    晴兒不聲不響將嬌軀側轉,騰出更大的空間能讓楚天盡可能靠里行走。

    兩人手牽著手宛若在云中漫步,濃烈的寒霧在元辰寶珠的驅動下紛紛蕩散,如滾滾波濤涌動在他們的身周。

    假如這條路沒有盡頭,假如只有我和哥哥,能這樣一直、一直走下去……晴兒的唇角逸出一絲微笑,輕紗隱藏了她的面容,也隱藏了她小小的心思。

    忽然周圍的云霧起了變化,漸漸衍生出五顏六色的光澤,猶如一條條姹紫嫣紅美不勝收的彩帶在風中翩翩舞蹈。

    晴兒正自沉醉在美好的幻想中,目光不覺被眼前的奇妙景象吸引,伸出手去要輕輕撫摸那五彩之光。

    當指尖剛剛觸到那絲絲縷縷飄溢的光帶,所有的彩光驀然化作了一片可怖的殷紅火海,一座座黑色的房屋虛影在烈焰中燃燒坍塌,一聲聲慘絕人寰的凄厲哭嚎在她的耳畔此起彼伏。

    她便看到在火海深處,隱隱約約有十幾條身影,正在全力圍攻一位美麗的白衣女子。晴兒很急切地想看清楚這些人的面容,但他們的臉影影綽綽總是有一種不真切的模糊感。

    “媽媽——”

    晴兒的芳心劇顫,目不轉睛地凝望著身陷重圍浴血奮戰的母親。

    這場景……為何如此的熟悉?曾經無數次在噩夢中浮現又幻滅,今日仿佛親眼得見那幾乎將母親活活埋葬的慘烈一幕。

    “晴兒,守住心神,這是心魔幻象!”

    晴兒的呼吸變得急促,耳邊響起楚天的警告,她卻充耳不聞,眼睛里閃爍著一片詭異的殷紅光芒。而楚天,也同樣看到了從云霧中浮現而出的一幕幻象,卻是和晴兒所見截然不同。

    相由心生。

    楚天所見的是一棟正在大火中傾倒的房屋,他的父母渾身是火,痛苦地翻滾掙扎,卻一點一點被火焰蠶食吞噬。

    但所有這些景象在他的眼前猶如電光石火一閃而逝,隨著菩提明月印在靈臺之上煥發皎潔神光,楚天的道心登時重歸圓融之境,心魔消散幻象破滅。

    然而晴兒顯然深陷在了幻象之中無法自拔。

    寒料峭設下的這道“回首百年身”的禁制法陣并不是憑空生成幻象,而是將每個人埋藏在心底最深處的痛苦與隱私無限放大,影映在云霧幻境之中。

    一切猶如歷史的回放,似真似幻近在咫尺。

    晴兒停住了步履,眼中紅光大放凝望前方。在楚天看來,那是一團團流光溢彩的云霧。但晴兒看到的卻是母親在孤立無援中做著最后的抗爭。

    每一掌、每一劍、每一刀、每一拳,母親的身影因為不斷受到重創而變成沉重遲緩。盡管在她的身周,敵人一個接一個地倒下,而她自己卻早已是鮮血淋漓傷痕累累。

    晴兒完全聽不到楚天的呼喚,她的心滿是憤怒和仇怨,甚至忘記自己身處何方。

    突然,她看到母親的身影從空中直線下墜,消失在肆虐燃燒的大火中。

    “媽媽,不要!”晴兒再也按捺不住,縱身躍向那片吞噬埋葬了母親的火海。

    楚天一驚,緊緊握住晴兒冰涼的小手試圖將她從樹藤邊緣拽回。

    晴兒霍然回頭,仿佛楚天是個陌生人,眼眸里的殷紅光芒森寒透骨,憤怒喝斥道:“我殺了你!”閻浮魔鞭遽然激射,毫不留情地刺向楚天胸口。

    楚天既不能松開晴兒,又無法在狹窄的樹道上施展沉魚落雁身法閃躲,只能運勁打出一記日照神拳。

    “砰!”兩人的身軀齊齊晃動,險些從樹道上栽落下去。

    晴兒絲毫不覺得自己攻擊的目標正是楚天,在她的眼里楚天赫然便是那圍攻母親的殺手之一,而他正在阻止自己解救母親。

    她此刻心中被一個狂暴的念頭占據,殺死他,然后縱身奔入火海救出母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