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96章 天機印(2)
    第96章 天機印(2)

    “見鬼,我怎么漏算了他會有這招!”

    一瞬間翼天翔已經穩住心神,將十二道天機印意化解殆盡。不用眼睛看,他都能察覺到洞寒山、凡塵和尚、全世鼐等人流露出的驚駭與不解之意。

    赫赫威名的龍華禪寺俗家第一高手翼天翔,居然會被楚天擊退!

    但他卻是有苦說不出,天機印已經失傳了六百余年,旁人根本就無從了解其中的奧妙與玄機。只當自己抵擋不住那些法印虛影的轟擊才向后退避卸力。殊不知法印虛影并不可怕,真正厲害的是每道法印中蘊藏的那縷天意氣息!

    當年寒料峭若非有菩提明月印守護,只怕也會敗在了洞天機的手中。

    當然,楚天施展出的天機印絕對無法跟那個老古董相提并論。假如自己不是有些托大,凝定心神緊守靈臺,也決不至于如此被動。

    現在他也沒工夫跟人解釋這些事情的來龍去脈,眼見楚天御風而起即將消失在視線之中,翼天翔左手低垂捏起劍訣,右手掣動仙劍“浩然”,施展御劍術直追楚天!

    只見夜空之中一束燦若流星的劍光風馳電掣,飛速迫近楚天。

    兩人之間的距離由三百米而五十米、三十米……轉眼之間便只剩下不到二十米。

    楚天靈臺上清晰映照出翼天翔的御劍光影,背后磅礴劍氣排山倒海般地壓迫過來,使人不由自主地產生一種身軀即將被碾碎成灰的無力感。

    突然,楚天看到前方的夜幕深處亮起一團光云,猶如孔雀開屏流光奪目異彩繽紛,以肉眼無法追逐的速度撕裂寂寥長空,向翼天翔俯沖而至。

    “孔雀明王訣?!”翼天翔暗吃一驚,口中發出一記低嘯催動真元,體內紅光迸綻劍華沖騰,頓時四周精氣翻卷風起云動,宛若一片浩瀚汪洋淹沒夜色,卻是全力施展出龍華禪寺四大御劍術之一的“苦海無涯訣”直攖其鋒。

    “砰——”楚天聽到身后響起一記震耳欲聾的轟鳴,光瀾如雨花般迸濺,一道道無可抗拒的流散罡風將他卷入到洶涌的怒濤之中,身軀不由自主地載沉載浮,好似被碎裂成片。

    他的腦海仿佛也炸裂了,出現了短暫的意識空白,眼前眩光肆虐茫茫然不知身在何處,耳朵里嗡嗡震蕩再也聽不到其他的聲響。

    忽然他恍恍惚惚地感到有一只溫暖柔軟的手攬住了自己的后腰,一股精純魔氣注入體內,令得精神為之一振。

    “珞珈?!”楚天的鼻子里聞到了一縷熟悉的氣息,淡淡的、宛如清晨玫瑰花瓣脈脈舒展散發出的芬芳。

    “嗯,是我,別說話。”

    珞珈的袖袂在氣浪中獵獵飛舞,蕩開亂流離光像一朵輕云順勢后飄,唇角淺含一絲微微的笑意端詳楚天道:“真可惜,只差一點兒就娶到正道第一美女當自己的老婆了。為什么不答應他,你那時候在想我么?”

    楚天苦笑笑也不應聲,這時候,最佳的選擇莫過于牢牢閉緊自己的嘴巴。

    耳邊又聽得珞珈悠悠道:“被人冤枉的滋味不好受吧?”

    “你怎么知道?”楚天怔了怔,終究忍不住開口問道。

    “廢話,難不成真是你殺了覺渡大師?”珞珈一邊御風北行,一邊笑道:“我真該晚點到,看你背上黑鍋又是什么樣子……你準備怎么謝我?”

    楚天郁悶道:“隨便。”

    他的靈覺已經感應不到洞天機,曉得此老見危機解除,便隱入元辰虛境深處修煉去了。剛才一戰,為了能夠使出天機印逼退翼天翔,這老頭也花了不少本錢。

    想到這里楚天的心氣平了——連洞天機這樣的圣階巔峰人物都有虎落平陽的時候,自己眼下遇到的這點事又算什么,大不了臥薪嘗膽,等時機成熟翻盤再來過。

    “哦?那我可不可以這樣理解這句話,無論我提出怎樣的要求,你都會滿心歡喜地答應下來?”

    珞珈可不管楚天此刻心里為了覺渡大師遇害的事有多窩火多難受,“知道我為什么來找你么——告訴你,千萬別自作多情,你對我的吸引力還遠未到一日未見如隔三秋的地步。”

    “哦——”楚天看著腳下飛速后退的莽莽山林有點悶。

    就這么一小會兒工夫,珞珈已帶著他飛出了足足兩百余里,身后,已經沒有了翼天翔等人的影子。

    “再過七天,神府就要進行今年的嫡傳弟子選拔,我已經幫你報了名。”

    “什么?”

    “你剛才已經答應過,所以不準說不參加,也不準不通過。”

    楚天不自覺地皺起了眉頭,問道:“你覺得我現在這種情況有可能通過么?”

    “那是你的事,反正我已經報好名了。”

    “可如果我沒能晉升,就不是個人的事了。”

    “也對,要是你被別的候選弟子打得落花流水,作為推薦人的我豈非很沒面子?”

    珞珈想了想,神情變得很嚴肅很認真:“要不咱們返回頭,你跟翼天翔再好好斗一場。假如能在他的‘無相無我掌’下撐過十招,差不多就能通過北冥神府嫡傳弟子的選拔了。”

    “你想害死我啊?”楚天嚇了一跳,沒好氣道。要是別人說這話,他只會當作一句玩笑。但如果說話 如果說話的人是珞珈,楚天永遠也不會用常理揣度——天底下就沒有她做不出來的事。打死了拆散了再把自己拼起來,楚天覺得那就是珞珈想要的。

    “你也不必過分謙虛。剛才不是跟那家伙打得有聲有色,還用一記天機印轟得他抱頭鼠竄退避三舍么?”

    珞珈笑瞇瞇地,身形徐徐下降攜著楚天飄落在一道從高崖上泄落的瀑布前。

    “你早來了?”楚天站定腳步,體內的傷勢稍稍平復,但骨頭卻似散架了一樣,經脈也如同被小刀寸寸切割,身子微微一動五臟六腑便傳來錐心刺骨的劇痛。

    “咳,你還真當我是能掐會算的神仙,每次都能踩著點來救你?”

    珞珈很仔細地盡量不去觸動楚天的痛處,讓他倚著自己慢慢坐到了一片松軟的芳草地上。

    兩人的正前方就是一座瀑布下泄后匯成的幽深碧潭。瀑水沖刷在山石上激起一串串晶瑩剔透的水浪,白茫茫的水汽彌漫開來,很快沾濕了他們的衣發。

    楚天將后背靠到一塊突兀光滑的巖石上,一面凝念調息運轉丹田魔氣,一面貪婪地深吸了口濕潤清新的空氣。

    他發現自己與珞珈越是相處得久,就越是想探尋她。

    為什么珞珈好像完全沒有好奇心,但她本應該有的。

    就算她不屑也不必要刨根問底,但至少也該問問自己出去這么久遇到過什么人,撞上過什么鳥事吧!

    可她就是什么都不問。是無所謂?是對自己不關心?還是早已經知道?

    楚天對此不得而知,他搖搖頭,試探著問道:“你好像知道我很多事?”

    “唉,這說明我對你的了解要遠遠超過你對我的了解。”

    珞珈從袖口里取出一把翡翠色的小梳子,漫不經心地梳理起她的秀發。

    “至少我會關心一下你的傷勢,而你直到現在都沒有問過我,剛才和翼天翔交手是否受了傷?唉,那可是一次圣階高手之間的對撞啊,真教人傷心失望!”

    楚天一怔,徹底無語,只得實話實說道:“那是我因為想象不出,還有誰能傷到你。”

    珞珈的眼睛像月牙兒般笑得彎彎的,伏下頭在楚天的肩上輕輕一咬,口中含糊道:“嗯,原來你想拍馬屁的時候,也可以拍得很精彩。”

    她收起翡翠小梳,將長發在腦后熟練地盤起,露出了天鵝般白皙驕傲的玉頸,看得楚天情不自禁地想湊過去擁住她的,親吻她的……珞珈顯然察覺到了楚天的不自然和想入非非,她故意舒展嬌軀將凹凸有致的曲線在月光下顯露得淋漓盡致,聲音糯糯地問道:“想吃點什么嗎?”

    “有點。”楚天怦然心動,法門山莊的刀光劍影,陰謀陷阱一下子離得很遠很遠,仿似從來不曾發生過。

    “我也想,想得要命!”珞珈側臉看他,黑漆漆的眸子里溢出促狹的笑,站起身道:“所以我馬上去抓魚拾柴,填飽肚子!”

    看到楚天的臉上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她開心極了,山谷間回響起她咯咯咯得意的笑聲。

    楚天心底好不苦惱,簡直無語到了極點。

    珞珈一個漂亮的縱身躍入碧潭,不一刻幾條活蹦亂跳的大魚被扔到了楚天腳下,接著珞珈從碧潭里渾身濕漉漉地鉆出來道:“你要是還能動彈,就幫我烤魚吧——好像有半年多你沒做過好吃的給我了!”

    去鱗生火,楚天將魚串到枯枝上,邊翻轉燒烤邊說道:“你曉得是誰放火燒了我的家鄉,讓我無家可歸?”

    珞珈雙手抱膝坐著,瞧著火光印照下楚天紅紅的臉,問道:“你知道?”

    “當年北冥神府派出十七名世家高手截殺林隱雪,他們把伏擊地點放在了大崖山!”

    楚天盯著噼啪閃濺的火花,眼神有些惘然:“這次外出,我意外在大崖山遇見了幽鰲山,他告訴了我一切。可是,我下不了手。”

    珞珈把頭埋進胳膊里,帶著嘲笑道:“哦,英雄嘛,總是惺惺相惜外加婆婆媽媽。”

    楚天抬起頭:“珞珈,告訴我,你是不是早就知道幽鰲山是十七殺手之一。如果你知道,為什么還故意安排我住進他家里?你怎么能那么做?”

    珞珈不置可否地道:“很多事,并不像它放在那里看起來的樣子!而且事實證明,我的安排很有效。你又該欠我點什么了!”

    楚天追問道:“為什么不早告訴我真相?”

    “真相?真相一直都在,只是你會看不見。有時候,人會選擇故意看不見。我不想你后悔。”珞珈徐徐道:“仇恨往往讓一個人的選擇變得簡單容易,但事情結束后還能心安理得的人,不多。”

    楚天低垂下眼簾,緩緩道:“我明白,謝謝你!”

    珞珈的眸中綻放出醉人的神采,她靠近楚天,探手和他一起握住烤魚的樹枝,說道:“看在你說真心話的份上,順帶告訴你一個消息:我遇到了魔教教主林盈虛。猜猜看跟他在一起的還有誰?”

    “晴兒?!”

    珞珈沒有回答,她靜下來盯著楚天的臉。許久之后幽幽地嘆了口氣,道:“什么時候你說起我的名字時,也能這樣兩眼放光?”

    不等楚天開口,她立即自問自答道:“算了,我也不要看到你兩眼冒光的樣子。就像一只想吃魚的貓,實在丑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