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100章 妖尸(2)
    第100章 妖尸(2)

    珞珈在哪里?

    楚天一樣沒有答案。他緩緩登上幽泉臺,努力讓自己的心保持平靜。

    頭頂上,一輪紅日正從中天徐徐向西偏斜。這是今天下午正戰的第一場:峨世家的外門弟子楚天出戰陰世家家老陰嚴道之子陰長河。

    隨著臺階一級級攀升,楚天的視野里漸漸出現了陰長河的身影。

    先是他的雙腳、然后是腿、腰、胸口,最后是一張宛若銅銹般幽綠的臉。

    他就像一個剛從地獄里打撈出來的幽靈,從骨子里透出一股濃烈的詭異氣息,一雙眼睛空洞而幽冷,隱隱閃動微弱的碧色光焰。

    假如不是面目依稀可辨,楚天幾乎認不出對面站著的這個人就是陰長河。

    站到臺階的最高處,楚天停住步履,耳畔響起臺下山呼海嘯般的叫喊喝彩聲。

    空氣逐漸凝固成鉛,風停止了流動,日光也仿佛靜恒。

    所有人都明白這一戰非同反響,在爭奪嫡傳弟子晉升名額之外,它被人為地賦予了太多的內涵與意義。

    惟獨洞天機不這樣認為。他在元辰虛境里懶洋洋地打了個哈欠道:“小楚,要聽我說真話嗎——你不可能贏。如果不想死在臺上,最好現在就認輸。因為一旦交上手,你根本沒有全身而退的機會。”

    “算了吧,不就是北冥神府嫡傳弟子?跟地里的韭菜差不多,一抓一大把。不如讓我老人家指點你,不出三年你就能恢復功力突破圣階境界,到那時候整個北冥城的大街你都可以橫著走。”

    他顯然對這場晉升戰頗不以為然。也難怪,跟六百年前風云山巔那場驚天動地的曠古一役相比,眼下的決斗在他老人家眼里不過是小孩辦家家的玩意兒,壓根犯不著玩命。

    “這場我必須贏!”

    楚天可不這么想,因為他欠珞珈,珞珈讓他做的事情,就算她不說任何理由,也一定要做到。

    “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洞天機見楚天不肯聽話,氣得直翻白眼:“那小子修煉的是素尸陰功,除非你有圣階修為,否則休想傷到他一根毫毛。就算我老人家舍得大把大把的元氣,你小子的身體也根本不可能在半個月里連續承受兩次經脈暴脹的沖擊,除非你想死或者徹底變成廢人。”

    “只要我成為嫡傳弟子,就能夠進入圣城修煉。那里的北冥靈氣濃度至少是外城的三倍,甚至有些地方可以達到五倍以上。”

    楚天已經慢慢摸透此老的脾性,回答道:“也許不多久我便能開啟蒼云大殿,替你解開封印。”

    “嗯,倒也是。”果然,洞天機勉為其難地點點頭道:“雖然你小子的修為爛到家,但人還不錯。也罷,我老人家就陪你再跟他們玩一次。不過事先說定,皇帝不差餓兵——往后氣吞如虎印吸納的靈氣全都歸我老人家所有,不然老子一次次為你小子破費,非破產不可。”

    楚天哼了聲道:“你倒是一點不吃虧。”

    洞天機嘆道:“沒法子,遇上饑荒地主家也沒余糧啊。”元神一閃消失在虛境深處。

    楚天知道此老必有所為,也不去管他。就聽負責此戰仲裁的神府元老宣布完決斗規矩,又令兩人簽下生死狀,便退下了幽泉臺。

    四周頓時一片死寂,連呼吸聲仿佛也頓止,滿是山雨欲來的壓抑與凝重。

    “小楚,把這小子干掉!”

    冷不丁人群里響起一記爆喝聲,只見峨無羈已經擠到臺下,正沖著陰長河大呼小叫。

    眾人嚇了一跳,紛紛怒目相視,卻也沒人敢罵回峨無羈。峨無羈瞪圓眼睛與眾人對視,好像這樣也可以幫到楚天。

    臺上,陰長河對峨無羈的粗口置若罔聞,雙目死死盯視楚天。

    陰雪流、陰長鑒、陰若華……每默數到一個人名,他臉上的幽綠便隨之更加濃烈。

    飛虹橋一戰后由陰圣道親自出面安排,他秘密拜入神府元老哥舒曉寒的門下。陰、哥舒兩家亦正式結成聯盟,共同對付倪世家。

    從那時起,陰長河的生命中便只有一個目標——殺死楚天!

    “好好享受吧,這是你在人間的最后一戰。”他的嘴角露出一縷陰冷的笑意,身形倏然掠動,快到僅在所有人的視線中留下一縷淡淡的殘影。

    楚天的腦海里不由自主冒出兩個字:“鬼魅!”

    他的靈臺緊鎖陰長河的身影軌跡,蒼云元辰劍不假思索地振腕直刺。

    “唿——”劍鋒剛起,陰長河的身影已經掠至。

    他完全不做任何躲閃招架動作,竟然任由無堅不摧的劍鋒穿透胸膛。

    楚天心頭立生不妥,本能地運起不動如山印,飄身向左前方飛閃。

    “哧啦!”眼前一花,陰長河的身形 河的身形完全霧化,像一團綠色的妖云穿過蒼云元辰劍,探爪撕開不動如山印,在楚天的左臂上拉出三道幽碧血槽。

    臺下登時響起一片驚呼聲,更夾雜著文靜的呼喊和峨無羈的罵娘。誰都沒想到陰長河一上來就施展出素尸陰功,重創了楚天。

    這場決斗的天平似乎從第一個回合起,就毫無懸念地倒向了陰長河。

    兩人的身影交錯而過,楚天提氣運轉亙古不化印化解滲入左臂的陰寒尸毒,傷處漸轉鮮紅。一縷縷元氣從元辰寶珠中渡入他的體內,壓制住破入經脈的素尸陰氣。

    陰長河慢慢轉過身,濃綠的尸氣迅速彌合胸前破開的創口,沒留下一點痕跡。

    他看著楚天陰惻惻一笑道:“你害怕了?現在喊認輸還來得及,喊啊……快喊!”

    楚天的左臂重又有了知覺,但經脈氣血淤積戰力大損。

    原來這就是素尸陰功,蒼云元辰劍明明洞穿了他的身軀,卻無法造成絲毫的傷害!

    難怪洞天機勸自己認輸,只是一年不到的時間,陰長河從何處煉就的這身妖功?

    楚天心頭凜然一驚,邊思忖破解之道邊等待洞天機的回音,耳中兀自聽見陰長河叫道:“喊啊……快喊!”

    “龜孫子!”他冷冷回答道:“你要還想聽,我還可以再喊三聲。”

    陰長河愣了愣,口中一聲怪叫道:“找死!”身形化霧飛卷楚天。

    楚天運劍搶攻,蒼云元辰依舊是一式“縱橫八荒”刺向陰長河胸膛。

    “啵!”劍鋒再次刺透陰長河的胸口。

    就在眾人以為剛才一幕又要重演的時候,元辰寶珠驀然長鳴,浮現出一頭猛虎光影。陰長河的身影一陣晃動,幽綠色的尸氣大量流失瀉入珠中。

    “氣吞如虎印?”陰長河一記低吼,加速穿過蒼云元辰劍,提爪插向楚天喉嚨。

    不料楚天早已算定,身軀提前后仰,蒼云元辰劍順勢一招“回頭是岸”再挑陰長河背心。

    “哧——”劍鋒雪浪吞吐,又一縷素尸陰氣被氣吞如虎印吸入元辰寶珠。

    陰長河反身一爪奇快無比,在楚天的右臂上化開一道血痕。

    兩人以快打快在幽泉臺上化作一白一綠兩團光影,忽而交織激撞忽而分錯游動,看得眾人眼花繚亂,甚至無法判斷究竟是誰占了上風。

    峨無羈瞪大眼睛全神貫注盯著臺上,如今他的修為大進,勉強能夠看清楚楚天和陰長河的戰況,但也只能站在底下干著急。

    文靜只是凝眸觀瞧須臾,便覺頭暈眼花不敢再看,察覺峨無羈一會兒咬牙切齒一會兒緊攥雙拳,不由擔心問道:“峨大哥,楚天怎樣了?”

    “不好。不曉得陰長河這小子跟誰學了一身邪門功夫,小楚的劍根本傷不到他,只能靠氣吞如虎印吸納些尸氣。照這么打下去,可就懸乎了……”

    話音未落臺上再起變化,便聽“啵”地一聲陰長河的鬼手抓在不動如山印上,陰氣吐露將楚天震飛。

    楚天全身上下明顯的傷口已經不下七八處,全憑一股堅韌不屈的斗志努力支撐。他的身形尚未在空中穩住,陰長河便似附骨之蛆追躡而來,身影遽然化作一束綠瑩瑩的云帶纏上楚天雙腿。

    涼棚中陰圣道看得清楚,不禁露出絲自得的笑意,手里把弄著一只玉扳指,對身后坐著的陰嚴道說道:“長河不負眾望,你終于可以得償夙愿。”

    “不,還有倪珞珈!”陰嚴道的語氣充滿怨毒:“我要用她的人頭祭奠長鑒!”

    “倪珞珈?”陰圣道油然一笑:“她也死定了。”

    “侯爺,你是說……”陰嚴道的眼睛亮了起來,仿佛已經看到珞珈橫尸某處。

    陰圣道嘿然道:“我要讓所有人明白:敢跟陰世家作對的人死無葬身之地!”

    兩人密語交談之間,陰長河化作的素尸云帶已經將楚天卷裹得結結實實,不斷朝內收緊爆發出陣陣氣勁激撞的悶響。

    楚天全力催發不動如山印,但覺一道道驚濤駭浪般的素尸陰氣攻入體內,經脈逐漸凝凍,手腳也開始麻木。

    然而洞天機依舊沒有出現,惟有絲絲縷縷的元氣還在源源不絕地注入。

    “嗡——”楚天的腰間的曉風殘月簫驀然亮起一團翡翠色的光芒,一股凜冽的寒意滲入體內,令得恍惚迷失的神智為之稍振。

    楚天心頭一喜,這曉風殘月簫不愧是魔門至寶靈性通主,能夠感應到當下的可怖危機,靈氣外溢對抗尸氣。

    他借勢運氣反攻,“哧哧”連聲纏繞腰上的素尸云帶竟有被翡翠冷光熔化的征兆。

    陰長河一記厲嘯,催運素尸陰氣猛向曉風殘月簫壓去。

    不一刻,翡翠冷光漸漸黯滅,一如楚天的生命在暴風驟雨中進入倒計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