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103章 醉酒(1)
    第103章 醉酒(1)

    楚天遙想峨日照當日橫刀立馬幽泉臺前,力壓陰世家家主陰圣道的景象,不由熱血沸騰難以自抑,問道:“后來呢?他沒事吧?”

    “再怎么著陰嚴道也是陰世家的家老,終歸不能白死。好在老家伙觸犯晉升戰的律例在先,日照叔又是北冥神府出了名的狠人,最后決定罰他到忘山面壁一年。”

    峨無羈忿忿不平地補充道:“早晚有一天,老子要把陰世家砸個稀巴爛!”

    楚天沉默了一會兒,問道:“峨日照有說什么嗎?”

    峨無羈翻起眼睛回憶道:“處罰決定下來的時候,我正好在場。日照叔面不改色地聽完,往地上吐了口唾沫,就說了一個字:‘毬’!”

    “毬?”楚天呆了呆,不由笑了起來。

    峨日照到底是峨日照,自己那三拳沒白捱。只是連累他面壁一年,不免深感虧欠。

    說到底,這也是各方勢力博弈平衡的結果。什么律例,什么處罰,在楚天看來歸根結底就是那個字:“毬!”

    “差點忘了跟你說,”峨無羈又想起一件大事,“日照叔要去面壁,你和我的拜師禮都得等到明年了。”

    “拜師禮?”楚天有些不明所以。

    珞珈微笑道:“豬頭,如今你已經是北冥神府的嫡傳弟子。”

    “什么?”楚天愈發詫異,難道晉升戰的規矩改了?

    戰勝陰長河后,他得以挺進前四。但晉升名額只有三個,至少還需要進行一輪角逐才有可能爭取到嫡傳弟子的身份。他在床上躺了三天三夜,晉升戰早就結束了,自己應該主動被出局才對。

    “算你運氣好,第二輪抽簽對手恰巧是無羈。這家伙當場棄權認輸,將你保送進第三輪。”珞珈說道:“就這樣當你還在跟閻王爺聊天的時候,便已名正言順地晉升神府嫡傳弟子。”

    楚天怔怔望著呵呵憨笑的峨無羈,嘴唇動了動卻不知道該說點什么。

    “沒啥,你不也救過我么?知恩不圖報,那還是人嗎?何況咱們還是好兄弟!”

    峨無羈被楚天看得有些不好意思,習慣性地撓撓滿頭亂發道:“反正最后一輪決戰我活劈了離世家的那小子,到底還是把神府嫡傳弟子的名位搶到了手,這樣也能向老爹老媽交差了。”

    “嗯,順帶也逃過峨山秋的一頓家法。”珞珈補充說。

    楚天的嗓子眼發熱,心頭五味雜成說不出是怎樣的一種滋味。

    曾經,家園被毀晴兒被擄,他孤身一人埋首斑斕霧山中與禽獸為伍苦修天道,自以為這個世界已經完全拋棄了自己。于是他也不不自覺地想拋棄這個世界,將自己的心用戒備與冷漠嚴嚴實實地包裹起來,寧愿孤獨也不想再次受傷。

    直至遇到元世亨、全世鼐與殷紅鵝,他才嘗試著重新走出大山,卻依舊視紅塵為畏途,心中充滿憤世嫉俗的怨念和無所顧忌的殺意。

    不想邂逅了珞珈,這個美麗而充滿誘惑感的少女,是她悄無聲息地打開了心靈曾經圍裹起來的硬壁,讓自己享受了愛和戀的滋味。

    如今他的身邊還有峨無羈、文靜、峨山月、峨日照……抑或還有幽鰲山,楚天無法想象如果沒有結識他們,自己將會是怎樣的一番另類景狀?!

    天黑后峨無羈像往常一樣送文靜回家。

    文靜的“家”就是北冥神府原先劃撥楚天居住的一棟小宅院,距離幽鰲山的屋子有一段路。

    在這段路上文靜一直垂頭走路,默不作聲心事重重。

    峨無羈也有他的心事,但比起在幽泉臺上的張揚狂傲,他顯得有點垂頭喪氣,幾次想開口說話,可一看到文靜淡淡的冷冷的神情便只能把話往回咽,乖乖地跟在文靜身邊放慢腳步往前挪。

    眼看拐過一個街角就到了,再不說恐怕也沒機會了。峨無羈鼓起勇氣從干咳開始:“咳咳,文姑娘。”

    “什么?”文靜心不在焉,抬起頭疑惑地看著峨無羈。

    “我……那個,這個——”峨無羈突然發現原來僵尸老媽是絕對的了解自己,她從來不逼自己大段大段背口訣,每次只說一句,然后也不必問自己有沒有聽懂,直接扔出去打實戰經驗。這不,精心準備外加通宵苦背的一大段充滿詩情畫意的臺詞,文靜只目光飄忽迷惘地看了自己一眼,怎么就一個字也記不起來?

    我的讓人心花怒放,感人肺腑的臺詞啊,怎么就只剩下“那個”和“這個”了,想活活害死老子呀?

    峨無羈心中哀嚎,恨不得掄起磨金霸王錘把自個兒的笨腦瓜砸個稀巴爛。

    “那個,這個……你想說什么呀?”

    峨無羈呆呆凝視柳眉如煙膚色蒼白的文靜,有種魂魄抽空的不真切感,脫口而出道:“你真好看……哦不,我是說明天我就要回亂離火泊了。”

   p;   文靜的芳心砰然跳動,峨無羈是在對自己表露情意嗎?然而那一縷情竇初開的心結,卻已不知在何時悄然系在了另一個人的身上。

    奈何落花有意,流水無情。每每看到珞珈,文靜總不由得自慚形穢。

    在乾玄門時她是人見人愛的小公主,但自打進入北冥神府,便什么也不是了。或者,只是一只不起眼的丑小鴨,偏引來無數貪婪窺覷的目光。

    如果不是楚天和峨無羈一直護著自己,怕早已被身遭的狼群撕得粉碎!

    所以,她是由衷感激峨無羈的,甚至還有點喜歡他、倚賴他。但是喜歡和倚賴不等于相愛,就像白水不能替代牛奶。

    “好啊,我會請假來送你。”她給了他一個燦爛的笑容。

    “真的?”峨無羈的臉上樂開了花。

    文靜心里涌起一絲歉疚,只是一次送別而已,這個家伙真的很容易滿足。

    到家了,文靜伸手推門。

    “再見。”如許多個晚上一樣,文靜站在家門前向峨無羈告別。

    然后她回過頭準備進屋,不意猛然看到門內兩雙紅彤彤閃著幽光的鬼眼一眨不眨地盯著自己,而后彬彬有禮地躬身施禮道:“小姐——”

    “鬼——”文靜頓時失聲驚叫,下意識踉蹌后退,一頭扎進峨無羈的懷里。

    “笨蛋!”峨無羈氣急敗壞,飛起一腳將門里一只惡鬼踹飛到墻上。“教過你們多少次,說話要溫柔要親切,跟老子再學一次……”

    他努力屏息尖起嗓音,示范道:“小姐——懂了嗎?”

    門里的兩只鬼,一個站在原地一個躺在地上齊齊點頭。

    “它們是你叫來的?”搞清楚了狀況,文靜毛骨悚然地回頭瞪視峨無羈。

    “算是吧。”峨無羈的回答吞吞吐吐一點不爽快,仿佛意識到好事情又被自己辦砸了。

    “我不在的時候,怕有人會欺負你,所以就從亂離火泊里抓了兩只鬼。白天它們會找地方睡覺,晚上就在屋里保護你。放心,它們都是女鬼,我仔細檢查過。”

    文靜呆住了,她從未想到過峨無羈也會有如此“細心溫柔”的一面。

    可是誰又愿意晚上睡覺時,被兩只女鬼在枕頭邊盯著看著陪著?這種事,也只能是峨無羈的腦袋瓜里才想得出。

    “帶它們走。你不知道我怕鬼嗎?”文靜繃著臉。

    “是這樣啊。”峨無羈沮喪地撓撓頭。忽然他的眼睛一亮道:“要不我換兩具僵尸來,或者是骷髏,你喜歡哪個?”

    “我都不喜歡,我什么也不想要!”文靜發火跺腳道:“除了修煉和打架,你腦袋里就不能想點兒別的?”

    “當然有想!”峨無羈一副理直氣壯的樣子,挺了挺胸膛:“而且天天都在想。”

    “想什么?”

    “想你唄。”峨無羈話一出口就看見文靜徹底變了臉色,但要收口已經來不及。

    “想你個大頭鬼!”文靜轉過身往屋里走去:“我不想跟你瞎說八說了,我要早點睡覺。”

    可剛邁步進門,她又站住了。

    峨無羈在門外連忙問道:“文姑娘,你還有什么事要跟我說?”

    “有,”文靜輕咬朱唇一再提醒自己要保持冷靜,手指那兩只飄來晃去的女鬼問道:“她們要在屋里待到什么時候?”

    “哦,”峨無羈垂頭喪氣地發出聲呼哨,兩只女鬼一前一后走出小屋,臨了還不忘向文靜欠身告辭道:“小姐,明晚再見。”

    文靜砰地聲帶上門,嬌軀靠在門上也不去管門外的峨無羈和那兩只女鬼。

    天曉得自己為何要對峨無羈惡聲惡氣,畢竟那家伙是好意,而且他一直對自己很好。只有他,愿意從早到晚一直陪著自己。也只有他,愿意走到哪里都帶著自己。

    或許,心里哪個角落隱藏著委屈、失落、自卑和孤獨,惟有在門外的那個少年身上無所顧忌地發泄與釋放。

    想到過了明天,又將有很長一段時間見不著他,文靜的心里有點七上八下。

    忽然,她聽見峨無羈在門外喚道:“那個,我走了。文姑娘……別氣了,是我不好。”

    文靜咬定牙關不吭聲。

    又過了許久,峨無羈的話音再次道:“嗯,這回我可真的得走了。你明早……還會來送我嗎?”

    文靜還是沒有回答。

    門外終于安靜了,峨無羈那粗豪的嗓門不再響起。文靜默默打開門,門外空蕩蕩的,自己的心也空蕩蕩的。

    愛所不愛,不愛是愛。魂亂了,心裂了。不想流淚,可這一刻自眼中無聲無息地淌落兩行清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