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104章 醉酒(2)
    第104章 醉酒(2)

    峨無羈今夜是完完全全地敗退而歸,他無精打采地從文靜家離開,身后跟著兩只不知所謂的女鬼。

    他著實想不出,究竟要怎樣才能讓文靜開心,而不是總惹惱了她。

    但這個問題遠比從一堆僵尸中殺將出來還要復雜麻煩得多,自己似乎永遠也找不到要領。

    “無羈兄,請留步。”忽然背后有人在叫他。

    峨無羈愕然回頭,就看到一個身穿黑衣的青年男子。他約莫三十歲出頭,相貌斯文身材偏瘦,右手握著本早就翻爛了的書卷,好像走到哪里都不忘看上兩眼。

    “海笑書?”峨無羈聳了下濃眉,覺得自己今天真是晦氣到家了。

    海笑書雖然姓海,但幾乎人人都曉得事實上他就是玄世家上任家主玄斬的私生子,現任家主玄龍馭的嫡親兄長。

    除了上述身份之外,更令峨無羈頭大的他還是林渙清的丈夫,北冥神府首屈一指的天罡級嫡傳弟子。換句話說,海笑書的修為已經臻至圣階“抱樸”境界。

    北冥神府的嫡傳弟子常年保持在一百零八人,但其中能夠突破真階參悟到洗心之境的不過十之二三,再上層樓的則是鳳毛麟角。更多的弟子苦修一生,也只能永遠停留在真階第九層的巔峰境界,百尺竿頭難進一步。

    真階與圣階,除了實力上的巨大差異,更意味著修煉方式的截然不同。

    對于真階高手而言,只要埋頭修煉提升功力,日積月累終歸能有水到渠成突破境界的一天。然而想踏入圣階境界,就必須不斷洗煉道心,體悟天道真諦,反之一味地筑基修元,只能是緣木求魚。

    海笑書絕對是這方面的天才人物,三十歲不到便徹悟抱樸之境,或許不用若干年即可踏入守一境界,即能與那些位神府的家主、元老并駕齊驅。不過礙于身世問題,因此他始終無法得到玄世家的正式承認,也不可能晉升為家老。

    當然,老天爺也是公平的。既然慷慨賜予了海笑書無與倫比的修道天賦,就一定會在其他方面變得吝嗇起來。

    譬如,給了他一個私生子的身份,還有一個傳言里紅杏出墻的妻子,外加一點傻氣。除了一心參悟天道外,對其他事情完全不感興趣,諸如穿錯襪子、戴錯帽子——尤其是綠帽子的笑談層出不窮。

    因此大伙兒對這不通時務的書呆子并不怎么待見,甚至連他同父異母的親弟弟玄龍馭也對其敬而遠之。

    可這些并不完全是峨無羈討厭海笑書的理由,更重要的是他很不高興每次見到海笑書,都不得不忍氣吞聲地尊稱對方為“海小叔”。

    他娘的,玄斬真是個天才,居然能讓龜兒子的想出如此天打雷劈的名字,遇著誰都能大一輩!

    “你有啥事,老子正煩著呢。”峨無羈并不想掩飾自己心情奇差的狀況。

    海笑書文質彬彬地俯身長揖道:“良辰美景,對酒當歌,不知無羈兄可有閑暇,在下想請你移步抱月樓小酌幾杯。”

    “你請我喝酒?”峨無羈愣了愣,鬧不明白這書呆子葫蘆里賣的是什么藥。轉念一想與其回家對著老爺子的一張臭臉,還不如借酒澆愁。至于海笑書為何無事獻殷勤,卻不在考慮之列,便即揮手讓那兩個辦壞事情的女鬼先行回返鬼城,說道:“也好,老子正想喝幾杯。”

    兩人結伴來到抱月樓,正是一天里生意最好的時候,賓客盈門座無虛席。

    不過憑著峨無羈的名頭和他兇神惡煞尋人晦氣的一張臉,沒費什么勁兒便拿到了包間。

    落座后點齊酒菜,海笑書舉起酒杯道:“無羈兄,我先敬你三杯。”

    峨無羈坐著沒動,瞇縫小眼睛瞅著海笑書道:“你能喝嗎?老子可不想待會兒背著你回去。”

    海笑書呵呵笑道:“酒逢知己千杯少,在下先干為敬。”連干三杯面不改色。

    “好,今晚你可是自己送上門來。”峨無羈猛一拍桌子叫道:“伙計,換海碗來!”

    “使不得,使不得。”海笑書連連搖手道:“小酌怡情,酗酒傷身。”

    “沒那回事。”峨無羈換過海碗,把酒滿上道:“喝酒不就求個痛快?”

    海笑書推拒不得,只好又跟峨無羈對干了兩碗,打了個酒嗝道:“無羈兄,那天你在晉升戰上連敗殞世家的元銅川和離世家的離宣,可謂神威凜凜。不過,假如僅止于此在下也不至于生出接納之心。實因你為保好友晉升,竟然主動認輸,放棄唾手可得的嫡傳弟子名位。這般重義輕利的豪杰氣概,著實教人欽佩。”

    他一邊說一邊搖頭晃腦嘖嘖稱道,贊嘆之情溢于言表。

    千穿萬穿馬屁不穿,峨無羈對海笑書不禁大生好感,得意道:“兄弟嘛,應該的。再說今年這晉升戰上,撇開小楚不談,老子還真把沒誰放在眼里。”
    “在下當為無羈兄的豪言壯語再浮一大白。”海笑書和峨無羈對飲一碗道:“無羈兄修煉的可是僵尸神功?據說此功失傳已久,連《北冥盛典》中亦無記載,不知無羈兄從何得之?”

    “我娘教的。”峨無羈七八碗酒下肚,話匣子打開再也收不住:“在晉升戰上我只露了一小手,更厲害的絕活還沒亮出來呢。”

    海笑書一呆道:“據我所知,令堂已故去多年,怎又死而復生?”

    峨無羈哼道:“這你就不知道了。去年冬天我跟小楚一塊兒前往鬼城捉拿魔教奸細,結果被引到亂離火泊,便在那兒遇著了我娘。她死后元神不散,化成一具僵尸,比活著的時候厲害多啦。”

    海笑書連連點頭道:“捉拿魔教奸細的事在下亦略有耳聞,當日拙荊也曾攜天空表弟一同前往,結果雙雙失陷鬼城,怎不教人魂斷神傷?”

    說著哀聲一嘆道:“而今我與拙荊天人永隔再難相見,思不成寐食不知味!”

    “大丈夫何患無妻,況且林渙清這娘們不是什么好鳥,十有***跟玄天空那小子劈過腿。她死了才好,你剛好可以換個老婆。”

    峨無羈見海笑書直嘆氣,便安慰道:“再說她妖里妖氣,老子打心里瞧著她別扭。就算那天小楚放過了她,老子逮著機會一樣要她好看!”

    海笑書面色一整,怫然不悅道:“無羈兄何出此言?一日夫妻百日恩,渙清縱有千般不是,終是我的結發妻子。你若當我是朋友,便不可再辱及她的清名。”

    “清名,拉倒吧。”峨無羈嗤之以鼻,總算看在這頓酒的面子上忍住了,“不說這個了,咱們喝酒!”

    當下兩人推杯換盞,直喝到天旋地轉舌頭打結才扶醉而歸。

    翌日峨無羈清晨起床,便覺得腦袋發脹雙腿打顫,曉得是昨天喝多了,卻也不記得自己到底跟海笑書閑聊瞎扯了些什么。

    他洗漱過后便到前廳見過峨山秋,父子兩人例行公事般的說了幾句,便告辭出門。

    他下了滌塵峰,在路口停住,睜大眼睛左顧右盼希望能夠找到文靜的身影。

    然而等了半天,文靜沒來,卻見一個此刻自己最不想見到人正沿著山路走了過來。

    “日照……師傅!”峨無羈本想躲開,但峨日照的目光已經盯上了他,只好硬著頭皮問候道:“您是……今天啟程去忘山?”

    峨日照鼻子里哼了聲,似乎覺得峨無羈說的根本就是廢話。

    要是別人敢在峨無羈面前這么哼上一聲,肯定接下來就是拳頭或者霸王錘上去打招呼了。但對峨日照,峨無羈卻是沒一點兒脾氣,誰教自己的拳頭沒人家的硬呢?就當尊師重道吧。

    他退開兩步道:“師傅,您先請。”

    峨日照冷冷道:“你在這兒等誰,為何還不上路?”

    峨無羈不好意思直接說自己約了誰,便撒謊道:“我約了小楚。”

    沒想到這句話剛說完,他竟然真的看見了楚天和珞珈。

    峨無羈一呆,急忙迎上前道:“小楚,你怎么才來?害得老子好等!”一面說一面背對峨日照沖著楚天擠眉弄眼。

    楚天心領神會,笑道:“你到底是在等我還是等文姑娘?”

    峨無羈略顯尷尬道:“這個、那個……我兩個都等。”

    “笨蛋,你就是在這兒站到天黑,文靜也不會來。”珞珈指點迷津道:“你不妨到鬼城外的兩界梁去找找,她肯定在那兒。”

    “對呀!”峨無羈一拍腦門喜道:“楚兄弟,你們聊。郡主殿下,謝啦!”話聲還在,人已撒開兩腿迫不及待地奔遠。

    峨日照打量楚天,問道:“你來干什么?”

    楚天沒回答,而是轉臉望向珞珈。珞珈一笑道:“你們聊吧。”閃身走開。

    楚天走近峨日照,什么也沒說突然俯身三叩九拜,沉聲道:“師傅!”

    峨日照目光霍地一閃,也不出手阻止楚天。待他拜完了,才說道:“你起來。”

    “砰!”楚天剛剛抬起身尚未站穩,峨日照的鐵拳就已經砸在了他的胸膛上。

    楚天登時飛跌出三十多米,摔進了道旁的灌木叢里。

    珞珈遠遠看到眉宇一揚,忽又想到了什么,站著未動。

    “蠢材,你就用這種方式感謝我?”峨日照收住拳頭,冷視楚天:“做好你想干的事,我會知道的——滾吧!”說罷頭也不回地去了。

    楚天慢慢從灌木叢里站起身,一直目送峨日照的背影消失在山路盡頭。

    這是他拜過的第一位師傅,也是峨日照真正給他上的第一堂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