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109章 蠻荒之域(1)
    第109章 蠻荒之域(1)

    “喀喇喇”一道雪亮的電光刺穿黑沉沉的夜霧,照亮了人間,只是太過短暫。

    雨越下越大,為楚天的逃亡創造了有利的條件。

    然而楚天不敢有絲毫的懈怠,在身后不遠處幽鰲山和幽杞人齊頭并進,靈覺牢牢鎖定了他,如影隨形根本無法擺脫。

    非但不能擺脫,并且依照眼下的趨勢發展下去,他很快就會被追上。

    楚天盡量壓低身形,利用層層疊疊的屋宇和縱橫交錯的街道如游魚般穿梭行進,將沉魚落雁身法的妙用發揮得淋漓盡致。

    突然樓宇消失,前方兩百米外密密麻麻的綠色光火搖曳閃爍,匯聚成一片無邊無際的幽綠燈海——鬼城到了。

    沒有一絲遲疑,楚天猛然將身速提升到極限,如百米沖刺飛掠過外城與鬼城之間的荒蕪隔離帶,徑直沖了進去。

    他根本不奢望能夠逃離北冥城。即使僥幸成功,也會被幽鰲山和幽杞人在城外阻攔截殺。惟一生存下來的機會,就在鬼城,或者更準確的說是那片連北冥神府也難以掌控的地下世界。

    當然,他不會去投奔僵尸老媽,那樣會將峨無羈拖下水。這件事,楚天不打算連累任何人,其中也包括珞珈。憑手中一柄蒼云元辰劍,他要在茫茫黑夜中殺出一條生路來!

    “唿——”楚天身劍合一如一團從天空砸落的奔雷撞入鬼城的街道。濃烈的殺氣如霜刀冰劍撕裂虛空,帶起哧哧銳風驚得群鬼紛紛趨避。

    “嗖——”沒等它們回過神來,又是兩道飛電般的身影從眼前掠過倏然隱沒在滂沱大雨里,身后是更多幽世家高手氣勢洶洶闖入鬼城。

    “小子,看不出你逃命的本事很高啊。”洞天機藏在元辰虛境里,至少表面看來挺輕松。

    “承蒙夸獎,沒把我比作過街老鼠。”楚天只到過鬼城一次,但對附近街道的方位格局卻已深深烙進腦海。

    前方街角一拐,對面便是條巷口。巷口左側原本是楚天上次來時見過的一家小酒館,后來被宇陽春的羅侯真火炸得粉碎。如今半年過去,原地居然又建起了一座更氣派更豪華的青樓。敢情,惡鬼也有需求,惡鬼也喜歡尋歡作樂。

    “停、停下,我老人家不進青樓——”

    “沒進過?正好讓你開開眼!”楚天的靈覺急速舒展,探索當初的那條地下秘道的入口。

    “這位公子,你玉樹臨風一表人才……”一名鬼龜奴以為生意上門,笑容可掬如連珠炮般念出了迎賓臺詞。

    “砰!”楚天將它一下撞飛,問道:“有沒有辦法禁制住靈覺,只要一霎那就夠!”

    “你這算是在懇求我老人家嗎?”洞天機咕噥道,雙手在胸前結成一串奇妙法印,低喝道:“須彌洞天!”

    一團沛然充盈的青色光霧霍然從元辰寶珠內涌出,引動四周虛空中的陰煞之氣如潮水般擴散,轉眼間在楚天身周凝鑄成一層若有若無的淡淡青色光罩。

    “結界——”楚天不由驚喜道:“你已經能夠打穿元辰虛境,直接施放結界了?”

    說著話他在一間堆滿雜物的儲藏室里尋找到了秘道入口,上面壓著兩塊石板。

    “勉勉強強還湊合吧,你當我老人家這些日子在呼呼大睡?這道結界可以***住所有聲息影蹤,你和這間儲藏室在別人的眼中就等于憑空消失了。”

    洞天機感嘆道:“想當年我修為全盛之時,能夠將方圓百丈的空間凝煉成不到芝麻大小的結界,足足一頓飯的工夫不用換氣顯形。嗯,等你啥時候參悟了洗心境界,老子就將這手須彌洞天教給你。”

    楚天沒時間聽洞天機自吹自擂遙說當年,他運劍如風劈開石板躍入秘道。

    “嗡”青罩一晃光影渙散,洞天機收了須彌洞天,抱怨道:“什么鬼地方黑咕隆咚燈也不點一盞,這青樓老鴇真是摳門!”

    楚天全速飛馳,反正現在消耗的都是洞天機傳送過來的元氣,他既不心疼也不必吝嗇。如芒在背的感覺消失了,他明白自己暫時甩脫了幽鰲山和幽杞人的靈覺鎖定。但現在還遠遠談不上安全,對方會很快發現秘道的入口,并一路追擊進來。

    如此逃出不知多遠,四周山崖聳立大河奔流,竟與地上世界別無二致,只是氤氳濃重暗無天日,缺少了晝夜變化四季更替,仿佛置身 佛置身于鴻蒙初開時的蠻荒天地中。

    在這里既無道德綱常的束縛,也無律令王法的制約,甚至連北冥神府亦無力掌控,惟奉行弱肉強食優勝劣汰的自然法則,混亂無序之中自有冥冥天道運轉。

    楚天越往前行,便越發感應到虛空中蘊含的北冥靈氣愈來愈濃厚精純,一呼一吸之間如飲醇漿通體舒泰。

    突然前方濃霧中一面峭壁頂天立地,嶙峋山石間數以千計的幽深洞穴密密麻麻猶如蜂巢鑲嵌,宛若屏風截住了楚天的去路。山崖下水聲隆隆,一條寬闊湍急的地下河沿著崖底奔流而過,水面上綠氣騰騰碧浪飛濺。

    “回魂崖?”洞天機立刻提醒道:“小楚,這已到了鬼城的邊緣,山崖另一側便是北冥海眼,咱們不能再往里走了。”

    就在這時,山崖洞穴中猛然涌出成千上萬條血紅色魅影,軀體薄如蟬翼仿似一張張剪紙,張牙舞爪向楚天撲來。

    “這是地下世界中的怨念戾氣,經過千年修練不斷吸食北冥靈氣凝結而成的噬血惡靈,”洞天機猛將一縷元氣渡入楚天體內:“你的補藥來了,別錯過!”

    楚天心領神會,蒼云元辰劍光芒暴漲,崩綻開朵朵金色祥云排山倒海涌將過去。

    “嗤嗤嗤——”噬血惡靈甫一碰觸到金色云氣便發出凄厲的尖嘯,身影扭動渙散像沸水一樣蒸發,化為一縷縷紅色絲光。

    楚天凝念催動氣吞如虎印,元辰寶珠唿唿飛旋散發出絢爛雪芒,將紅色絲光席卷一空,稍作流轉便源源不斷抽取出來注入丹田。

    天地洪爐立即運轉起來,千百縷陰寒精氣緩緩凝煉成束,在鼎爐中淬火溫養去蕪存菁,數日后便能濃煉成為一滴如同沙粒般微小的梵度真元。

    與此同時噬血惡靈鋪天蓋地般從洞穴里涌出,猶如一道道驚濤駭浪將楚天的身形徹底淹沒。它們沒有思維,更不曉得什么是害怕,只知道殺戮與被殺。

    楚天對此不驚反喜,或許對別人而言噬血惡靈是一種甚為恐怖的存在,但在他的眼里,不過是自己用來鑄煉真元的絕佳原料。

    在蒼云元辰劍氣勢磅礴的光華照耀下,噬血惡靈完全無法近身,小半柱香的工夫后,就有上萬的噬血惡靈被元辰寶珠吞噬,但較之于楚天恢復功力所需的真元,不過是九牛一毛。

    “這也太慢了。”楚天算度氣吞如虎印吸納的噬血惡靈精氣量,即使不眠不休殺上一兩年,也未必能夠讓功力提升到真階第九境應有的水準。況且洞穴內有沒有足夠多的噬血惡靈供給自己吞納修練,誰也說不準。

    “這些噬血惡靈不過是守在回魂崖門戶附近的小蝦米,真正有道行的冤魂厲魄都躲在洞穴深處修煉,根本不會出來。”洞天機指點道:“小伙子耐心點兒,剛剛開始學走路,別急著跑——”

    “那就殺進洞去!”楚天似乎只聽到了洞天機的前半截話,身劍合一如離弦之箭穿透層層疊疊的噬血惡靈重圍掠向峭壁。

    “好香啊,我已經三百年不知肉味了——”

    驀然峭壁一座洞穴中傳來陰冷聲音,洞口綠氣翻滾瞬間幻化成為一只巨靈魔爪,每一根手指都有殿柱般粗大,從洞里探伸出來抓向楚天。

    楚天在這只巨手的面前,便似一只小螞蟻。

    “破!”楚天的背后陡然升騰起一條炫目的幽冥之龍光影。四周靈氣急遽匯入,幽冥之龍倏地膨脹十余倍,高昂龍首撲向巨靈魔爪。

    砰然轟鳴聲中,魔爪寸寸碎裂卻不渙滅,而是凝縮成一束綠芒急速收入洞中。

    楚天縱身躍上龍背,駕馭幽冥之龍如影隨形追到洞口,就看到那束綠芒一路妖光閃爍正朝洞穴深處回收。

    洞中綠霧跌宕,蘊含的北冥靈氣濃度差不多是外城的五倍,肉眼根本起不了作用,憑著菩提鏡月印的護持,勉強還能看見方圓五十米內的景物。

    楚天在后緊追不舍,情知若能將這只魔手的主人煉化,其效果遠勝于吸食上萬條噬血惡靈的精氣,因此冒點險也是值得。

    忽聽前頭傳來潺潺水聲,卻是巖壁縫隙間有水珠滲出,在洞穴低洼處經年累月匯聚成為一座月牙寒潭。潭面波光動蕩,赫然浮顯一張詭異猙獰的鬼臉,自額頭直至下頜有道觸目驚心的疤痕,似是被刀鋒劈裂開的一樣。

    那束綠芒“嗚”地沒入潭水里消失不見,潭中鬼臉帶著陰冷笑意望著楚天,突地張開血盆大口吐出條綠幽幽的長舌飛卷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