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115章 掃蕩(1)
    第115章 掃蕩(1)

    “陰世家?”楚天拳勁一吐將杜符打飛,“幽淵鬼尊又是什么東西?”

    “是,是,幽淵鬼尊不是東西。哦,不,是個老東西。它其實跟我一樣也是個冤魂,住在一處名為‘勾漏幽淵’的寒洞絕地里,傳說已有兩千五百余年的道行,和陰世家的家主陰圣道關系極好。”

    杜符語無倫次回答道:“大約兩個月前陰圣道來這里與幽淵鬼尊密會,說是要用你的人頭祭奠幽夫人。他走之后,幽淵鬼尊便頒下勾漏令,命我們全力搜捕公子,活的不成死的也要!”

    “陰圣道,這老東西是來落井下石的!”

    看來自己正面臨著前所未有的絕境。因為覺渡大師和峨山月的死,自己一下子成為了正魔兩道公敵,再加上陰圣道等人煽風點火挑撥離間,當真是四面楚歌登天無門。

    “人無傷虎意,虎有吃人心。”很小的時候,爺爺將他抱在膝頭就曾經這樣說過。

    他從來不想招誰惹誰,只希望能自由自在地過日子。但假如有人非要找不自在,也只能奉陪到底!

    那么,就從這個勞什子幽淵鬼尊開始吧!

    “勾漏幽淵在什么地方?”楚天問。

    “我給您帶路,就算將功贖罪。只求公子大人不計小人過,饒了在下一命。”

    杜符見楚天意動,心下暗喜道:“到底是個乳臭未干的小娃兒,被我三言兩語就哄騙住了。只要他進到勾漏幽淵,就等著閻王爺來收小命吧!”

    楚天的修為臻至洗心之境,靈臺洞徹若明,雖讀不到青面鬼的心理活動,但對方的歹毒眼神陰冷笑意仍難逃過他的雙眼。

    蒼云元辰劍、曉風殘月簫,還有禹余天六百年前掌門洞天機……他還有太多的殺手锏沒有使出來,憑什么怕了區區一個躲在地溝里茍且偷生的惡鬼?當下一記冷笑道:“你在前引路!”

    杜符自以為得計,點頭哈腰道:“是,公子請隨我來。”

    它一邊在前引路一邊滔滔不絕介紹起勾漏幽淵中的情形。一人一鬼在寒洞絕地里御風而行,杜符故意走得極慢,偷偷向隱藏在暗處的那些冤魂厲魄發出信號,令其早一步趕往勾漏幽淵通風報信,好讓幽淵鬼尊及早知曉布下埋伏。

    楚天對這家伙的小動作心知肚明,卻佯裝不覺。讓幽淵鬼尊提前知道也好,最好老家伙將寒洞絕地里的大鬼小鬼全都召集來,屆時犁庭掃穴一鼓蕩盡,也省了自己若干麻煩。

    行出約莫小半個時辰前方地勢陡陷,一座冒著滾滾紫霧的深淵出現在楚天面前。

    杜符凝定身形回頭道:“公子,我們到了。這里就是勾漏幽淵了,您可要多加小心。”

    楚天嘿然道:“你不是早已經派人通知了幽淵鬼尊,為何不見它出門迎接?”

    杜符一凜,強笑道:“楚公子說笑了,我青面鬼杜符是真心投誠,什么時候做過這種事?”

    楚天暗自舒展靈覺打探淵中動靜,靈臺之上立時映射出數十道淡淡鬼影,正埋伏在紫霧深處張網以待。其中三條鬼影若隱若現,若非有菩提鏡月印相助,根本無法察覺,十有***就是青面鬼口中說過的“寒洞五煞”里的黑煞、白煞和絕煞了。

    “和你的同伴打聲招呼吧,有什么遺言不妨一并留下。”楚天冷冷說道。

    杜符聞言情知自己的詭計已教楚天識破,好在已經到了勾漏幽淵,量這小子也逃不出幽淵鬼尊的掌心。

    他哈哈大笑道:“小鬼,你醒悟得太遲了——”猛然抬爪插向楚天胸口。

    “愚蠢!”楚天鼻子低低一哼,身形淵停岳峙巋然不動,體內金光盛綻化為一座煌煌高山護持周身,正是不動如山印。

    由于楚天境界提升,元辰七印也是水漲船高各有變化,威力突飛猛進。

    “啵!”杜符的“反復無常爪”插落在不動如山印上發出脆響,就像浸泡在了一泓冷冽的秋水里,爪上氣勁登時消逝得無影無蹤。

    但見金光晃動將反復無常爪牢牢包裹住,猶如濃稠的黏液纏得五指不能動彈,旋即有一股巨力反攻而至,震得它鬼影晃顫不能自已。

    杜符大吃一驚急忙拼命運功抽爪,口中發出嚎叫道:“快殺了他,他就是楚天!”

    眼前一片漫天金光,楚天凝捏雙拳一記“千瘡百孔”轟向青面鬼。

    “砰砰砰”猶如連珠炮般的爆響,楚天與杜符在彈指之間交換了足足一百七十二拳。杜符初時尚能憑借求 能憑借求生悍勁負隅頑抗,但畢竟單手難敵雙拳,況且這又是堪稱五百年來魔門最頂尖拳法的日照神拳!

    在楚天排山倒海的拳勢壓迫之下,它左支右絀便感覺洪水沒頂一般,驀地身上爆開一團團金芒,鬼影支離破碎,在聲嘶力竭的凄慘哀叫聲中化為絲絲流光,被氣吞如虎印收入囊中。

    直到這時候幽淵深處才冒出三十多條鬼影,眼睜睜看著青煞杜符在楚天的神拳之下魂飛魄散卻是鞭長莫及。

    不是眾鬼反應太慢,而是這一番兔起鶻落實在太快,等它們沖出勾漏幽淵的時業已塵埃落定。

    眾鬼之中有一黑、一白、一銀三道身影沖殺在最前,正是如今碩果僅存的寒洞三煞。目睹杜符死狀,三煞即驚且怒齊聲喝道:“小鬼,你好大的膽子!”

    楚天煉化了青、血雙煞的精魄,體內一道道魔氣澎湃歡騰,真元鼓脹堅凝,直感神清氣爽渾身舒泰,看到眾鬼其勢洶洶地撲來,不由得殺心盈動豪情沖霄,振聲長嘯道:“少廢話,拿命來!”縱身飛掠向眾鬼撲去。

    那絕煞修巒首當其沖。他自號“絕煞”,長得確實也絕,一顆腦袋不是生在脖頸上,而是捧在了雙手里。

    見楚天視己方眾多高手如無物直沖過來,修巒禁不住惱羞成怒道:“好小子,我看你能猖狂到幾時!”雙臂一振竟將手中捧著的頭顱拋擲出來,張開血盆大口咬向楚天的喉嚨。

    孰知楚天毫不理會,身形如靈鶴翱空一閃一晃便避過絕煞修巒的鬼頭噬咬,緊接著身軀團縮一屈一振,好似游魚之滑從黑白雙煞的夾縫當中匪夷所思地穿過,徑自殺入戰團之中。

    寒洞三煞一怔,喜道:“這小子不知天高地厚居然自投羅網!”

    需知寒洞三煞統領的這三十多只惡鬼并非普通的冤魂厲魄,而是專為對付楚天召集來的各路精英,其中修為最差的也是通靈級的高手,道行不下五百年。別說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年,就是北冥神府的家老見此陣仗也要心生寒意籌謀脫身之道。

    可是楚天不管三七二十一,對他而言什么寒洞三煞、幽淵鬼尊統統都是開胃小菜。總有一天,自己要把諸如陰圣道、翼天翔這樣正魔兩道的翹楚人物,當成自己的饕餮盛宴。

    他反手拔出早已龍吟聲聲躍躍欲試的蒼云元辰劍,一記“睥睨六合”氣吞山河,恢弘無鑄的金光風卷殘云掃蕩四野。

    “哧哧哧——”三只惡鬼還沒來得及掣動魔兵招架,森寒的劍鋒便如閃電驚雷般將其攔腰截斷。強橫的劍氣迫入體內,三鬼凄厲慘叫身形扭曲碎裂徹底交代。

    絕煞修巒怒不可遏,厲聲喝道:“圍住他,我要親手撕碎這小子!”

    楚天對修巒的叫囂鼓噪充耳不聞,靈臺之上將包括寒洞三煞在內的二十九道鬼影一舉一動盡皆鎖定,施展開沉魚落雁身法在戰團里閃展騰挪避實擊虛,直似虎入羊群。

    寒洞三煞驚駭地發現,盡管占有“鬼”數上的絕對優勢,但在楚天神出鬼沒的身法策動下,竟然完全沒有用武之地。

    這少年在重圍之中游弋穿梭四處找尋戰機,就像一頭嗅覺敏銳的蒼狼,始終能夠先一步避開陷阱,在瞬間造成一對三、一對二,甚至一對一的有利局面,根本不和它們做無益的糾纏。

    他的料峭六劍和日照神拳施展開來,除了寒洞三煞之外幾乎無鬼能擋,往往劍光一閃又或拳風掠過,便是一兩條惡鬼`交差。

    看著一眾屬下潰不成軍,被楚天切菜砍瓜似的消滅,從最初的三十余只轉眼便僅剩下七八個,寒洞三煞氣得七竅生煙,呼吼連連在后緊追不舍,卻總是差著半步距離無法截住。

    都說“身如鬼魅”,但楚天的身法竟比鬼魅更快,更變幻莫測,以至于寒洞三煞這樣的真鬼也只能望塵莫及,惟有徒勞無功的亦步亦趨。

    前追后堵、左右夾擊、四面合圍……差不多什么招都用上了,可楚天依舊是閑庭散步般瀟灑從容,在刀光劍影里趨避如神,令寒洞三煞連一片衣角也沒撈著。

    他的沉魚落雁身法本就是在斑斕霧山三年悟道時,道法自然自創的驚艷奇學,如今心晉圣階修為大成,對天道的領會感悟與當初不可同日而語。自然而然便將種種明悟融入到身法之中,不啻如虎添翼幾達爐火純青之境。

    那些惡鬼早就被楚天殺得心膽俱裂,無奈有寒洞三煞壓陣,誰都不敢臨陣脫逃,只能硬著頭皮繼續搏命。不過喊殺聲雖然越來越響,離楚天的距離卻是越來越遠。

    忽然四周漸漸靜寂,寒洞三煞駭然發現除了楚天,身周就只剩下了它們三條鬼影。

    楚天氣定神閑倏然凝身,蒼云元辰劍虛指三煞道:“輪到你們了,洗干凈脖子過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