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119章 斬魂(1)
    第119章 斬魂(1)

    如此鋪天蓋地的陣仗,使得一向自詡豪勇的峨無羈也不禁有點傻眼。他再嘴大能吞,也不可能一口氣將這鋪天蓋地而來的成百上千冤魂厲魄全都吞到肚里去。

    他心里打鼓望著楚天低聲道:“小楚,你的氣吞如虎印能不能把它們全都吸了?”

    楚天搖搖頭道:“不能。”

    峨無羈皺眉道:“這可有麻煩了。”目光不自覺盯住元辰寶珠,自是希望楚天請出洞天機幫忙。

    幽淵鬼尊哈哈大笑道:“何止是麻煩,你們死定了!到時候你們的蒼云元辰劍、磨金霸王錘全都會成為我的囊中之物。等煉化了你們,我還要攻占亂離火泊,讓云中仙乖乖地與老夫合籍雙修,羽化飛升指日可待!”

    峨無羈平生最恨別人惦記自己的老娘,聞聽此言不由得火冒三丈。

    他一面揮錘奮戰抵敵冤魂厲魄如潮攻勢,一面怒罵道:“做***清秋大夢,老子不把你三顆腦瓜擰下來,就不姓峨!”

    他狂性大發,猛地拋開磨金霸王錘,張開蒲扇般的大手抓過一名歌姬,運勁一扯竟將它活活撕成兩爿。但冤魂厲魄殺不勝殺,那歌姬魂飛魄散,又有三名侍女沖過來。

    趁著峨無羈吸引住幽淵鬼尊注意力的機會,楚天凝神察看勾漏夜宴陣。一條條婆娑鬼影在他靈臺上清晰顯現,陣法運轉的規律與線路猶如拼圖般在激戰中逐漸完滿起來,形成一幅幅動態的畫面。

    這時就聽幽淵鬼尊嘿然道:“好得很,那你就隨老夫改姓吧!”

    楚天對峨無羈和幽淵鬼尊之間的罵戰充耳不聞,他在心中默默將勾漏夜宴的陣勢變化進行了反復推演,直至算無遺策,驀地一聲長嘯道:“無羈,你會不會數數?”

    峨無羈愣了愣道:“數什么?”

    楚天從容自若道:“數到十,看我破了這座烏七八糟的鬼陣!”

    不僅是峨無羈,幽淵鬼尊也幾乎懷疑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抑或是楚天的腦袋有問題。它蔑然冷笑道:“我便讓你數到一百、一千又如何?”

    楚天渾不理睬幽淵鬼尊,反手將蒼云元辰劍往勾漏紫氣幻化而成的地上一插,亮出曉風殘月簫招呼峨無羈道:“數數!”

    “一……”峨無羈張張嘴巴,疑惑道:“小楚,你——”

    “唿——”楚天的體內金光怒放,祭起不動如山印,宛若一座堅不可摧的光之堡壘,將他和峨無羈的身形俱都籠罩在內。

    那些撲向兩人的冤魂厲魄猝不及防,接二連三撞擊在了光罩上。

    “噼噼啪啪”光花爆濺,冤魂厲魄全身冒煙發出尖銳悲鳴向后彈飛。

    楚天對身周發生的事情恍若未見不為所動,心融大道神游虛空,丹田中梵度魔氣如驚濤駭浪滾滾奔騰,源源不絕地注入曉風殘月簫中。

    曉風殘月簫頓時煥放出美輪美奐的翡翠色冷光,楚天輕按簫孔默運玄功,一曲《百魂斬》如鐵馬冰河波瀾壯闊在大廳里澎湃回蕩。

    楚天的心神與魔曲水乳融交,感受到自然的韻律與節拍,一縷又一縷碧色光符從簫孔中如花盛綻而出漫天怒放。

    “嗚——”大廳里頃刻間被一團沛然莫御的肅殺之氣淹沒,那碧色的光符便宛如無可抗拒的魔靈,以摧枯拉朽之勢涌向四面八方的冤魂厲魄。

    “嗤嗤嗤——”數以百計的鬼影砰砰爆裂,在絢爛的碧光里消融幻滅,它們的魂魄被曉風殘月簫中激蕩的魔意獵殺煉化,隨風而逝永遠消失。

    “該死!”幽淵鬼尊面色大變,完全沒有料想到會發生這種情況。

    它不甘地催動勾漏令,指使金甲守衛從背后夾擊楚天和峨無羈,企圖挽回頹勢。

    三十六名金甲守衛聞令而動,手握長戟站成一排沖向楚、峨二人。

    百魂斬幻生的碧色光符叮叮擊在它們的金甲上濺起簇簇火花,甲胄泛黑開裂卻依舊能夠有效保護住守衛繼續前沖。

    “四、五——”峨無羈邊計數邊握起磨金霸王錘,隨時準備對付金甲守衛。

    要不是嘴里要念數,只怕他早已大笑三聲,再趁機臭罵幽淵鬼尊一通!卻還是忙里抽閑重重一拍楚天肩膀道:“小楚,真有你的!”

    楚天無需回頭,也能清楚知道那些金甲守衛正在逼近。

    它們應該是勾漏夜宴陣中最強的一組鬼魂,因此被幽淵鬼尊視為殺手锏,直到這時才予以調用。

    但這樣的殺手锏,不過是幽淵鬼尊的困獸之斗而已,根本沒放在楚天的心上。

    他運轉一縷真元 縷真元,天地洪爐熊熊燃燒化為磅礴魔氣,浩蕩奔涌注入簫中。

    “喀喇喇、喀喇喇——”一道道不可以目逼視的碧色閃電如雷神震怒之斧劈擊在金甲守衛的身上。

    幾乎沒有任何抵抗的余地,三十六名金甲守衛被轟得支離破碎,徹底滅絕。

    簫聲陡然拔高,猶若皇者降臨的序曲,充滿無雙霸氣。虛空之中碧芒縱橫,流光溢彩交織掩映,直似一場震撼人心的視覺盛宴。

    只見百魂斬的神光飛旋掃蕩勢如破竹,所到之處秋風掃落葉滌蕩一空,連高懸的宮燈也啵啵粉碎化為絲絲紫氣。

    氣機牽引之下幽淵鬼尊身形巨震,三張臉上發出劇烈的波動起伏,卻是氣血振蕩難以抑制。它悶哼一聲拔身而起,厲喝道:“小畜生,我殺了你!”

    “八……九、十!”峨無羈掄動磨金霸王錘迎上幽淵鬼王,一聲大吼道:“死老鬼,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他的修為剛剛臻至真階第九層的圓明境界,比起幽淵鬼王尚且略遜一籌。但僵尸神功的玄妙之處便在于能夠徹底激發修煉者潛力,而且全身毫無痛感,悍勇兇狠不死不休。

    即使幽淵鬼尊這樣性情陰狠手段毒辣的地底梟雄,遇到峨無羈這樣戰意強大的對手也不禁頭大。

    雙方全力搏殺都欲置對手于死地,勾漏令和磨金霸王錘叮當激響互不相讓,斗得天昏地暗難解難分。

    楚天借這機會調息運氣,清掃殘敵。

    他剛才一番施為耗損了不少魔氣,甚至為轟殺金甲守衛不惜動用了一縷真元。但比起從前為了施展一次天機印幾乎撐爆經脈丟掉小命的遭遇,已經是好太多了。

    他的腦海里《百魂斬》中蘊含的縷縷魔意尚未完全退去。雖然平時吹奏練習過成百上千遍,但只有在實戰中才能得到最真切深刻的體驗與感悟。

    楚天緩緩收斂神思,便見峨無羈勇不可擋,揮動磨金霸王錘不要命地對著幽淵鬼尊狂轟亂炸。

    這家伙真是被激怒了,將僵尸神功發揮到了極致,全然不管勾漏令致命的攻擊,只攻不守一心要擰下對方的三顆腦袋。

    然而畢竟是實力決定勝負,三十余個回合過后幽淵鬼尊漸漸摸清峨無羈的招法套路,發現這小子的錘法并無出奇之處,倒是偶爾轟出幾記日照神拳頗為令人忌憚。

    它的身形越轉越快,繞著峨無羈一味游斗,誘使對方不斷耗損魔氣,卻將一大半的心神放在了楚天的身上。

    假如說峨無羈是一頭張牙舞爪憤怒咆哮的老虎,那么楚天便似條蟄伏幽淵不可測度的天龍。

    在這個少年的身上擁有著一股常人難以企及的氣質,冷靜、剛毅卻又能夠像餓狼般兇狠堅忍,永遠不會讓人猜想到他的心思。

    這時候峨無羈的頭頂開始冒出騰騰殷紅水霧,呼吸也變得粗重起來。

    幽淵鬼尊暗自一喜道:“我的估計果然不錯,僵尸神功盡管霸道,但極耗功力難以持久。這小子就快支持不住了!”

    它看出來了,楚天自然也看了出來。不過他并未急于出手,希望峨無羈能夠盡量支撐一會兒,畢竟這是一次難得的實戰歷練。

    “瞧出那老鬼的破綻在哪里了么?”洞天機待在元辰虛境里百無聊賴,一縷靈識窺探出來。

    “逆天改命。”楚天用靈覺透入元辰虛境里回答道。

    洞天機怔了怔,很不滿意楚天一下子就找到了正確答案,以至于他老人家沒有了賣弄的機會。

    “看來寒料峭真是選對人了。”他干笑道:“你小子的悟性實在讓我羨慕嫉妒恨啊。”

    猛聽峨無羈一記怒喝,磨金霸王錘被勾漏令挑飛,赤手空拳兀自在狠斗。

    幽淵鬼尊眼角余光掃見楚天,察覺這少年居然遲遲沒有顯露出救助峨無羈的意思,也猜不透他葫蘆里賣的是什么藥,卻是正中下懷。

    它左掌飛拍牢牢將峨無羈圈在身前,勾漏令凌空劈擊出一道道烏芒,如霜刀冰劍肆虐猛攻過去。

    峨無羈登時岌岌可危,不由得大叫道:“小楚,你愣著在干嘛?老子就要元神歸位啦!”

    “嗚——”話音未落,一蓬剛猛熾烈的拳風席卷四野,排山倒海般轟向幽淵鬼尊。

    幽淵鬼尊一凜,就見楚天身形騰空居高臨下,一拳向自己打來。

    它急忙一掌拍開峨無羈,掣動勾漏令在頭頂上方劃出三束鋒銳弧光以攻代守迎向楚天的這式“日落西山”。

    不料楚天的身軀在電光石火間匪夷所思地蜷曲后翻迅速下墜,左拳隨著身形轉動霍然化作“千瘡百孔”直打幽淵鬼尊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