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121章 步步驚心(1)
    第121章 步步驚心(1)

    “唿——”黑暗的屋中遽然亮起星星點點的微光,猶如夏夜里的螢火蟲閃爍著慘白色的光暈,不過剎那便不可思議地聚合成為一條如煙似霧的鬼影,雙掌同時拍向楚天胸膛。

    “嗤嗤嗤——”它的身形閃著白芒,迅速凝結出筋骨皮肉,乍看與常人無異,而出手之快更是遠超出肉眼所能追逐鎖定的極限。

    這讓楚天不由自主想起了鑫太極。只是比起眼前的這條鬼影,鑫太極不啻小巫見大巫,恐怕三個回合都堅持不住。

    好在楚天今非昔比。在邁入屋內的一刻,他便將身心調節到最佳狀態。盡管并未察覺到屋里有埋伏,但與生俱來的獵手天賦,依舊令他在潛意識里感應到了那么一丁點隱藏的不尋常。

    他的左手在胸前劃出一道拳風,右拳催動八成功力轟向對方。

    “砰!”對方的掌力如重逾萬鈞的大錘砸碎了護持在楚天身前的拳風,旋即重重拍擊在他的右拳上。

    楚天聽到了指骨“喀吧喀吧”的脆響,整只右拳像是被車輪碾碎了一般錐心刺骨。兩道強橫犀利的掌勁破入經脈,竟猛地爆裂開來,仿似萬千鋼針刺入身體。

    楚天的身形不由踉蹌后退,五臟六腑痛徹難忍一口瘀血涌到了喉嚨口。

    對方的雙掌氣勢更盛,如附骨之蛆迫至他的胸前。

    “惡鬼,圣階抱樸級!”楚天做出了判斷,對手的實力殊不亞于碧洞宗的朱雀真人,而招式身法詭異之處尤有過之。

    當下他無暇細想,身軀倏地后仰,像一片薄如蟬翼的落哉游哉地問道:“老洞,想不想知道你的那堆白骨埋在了什么地方?”

    話音未落元辰寶珠內迸發出一團光彩奪目的青影,就聽砰砰啪啪幾聲悶響,四條惡鬼翩若驚鴻飛跌而出,洞天機的元神威風凜凜地飄立在楚天身前,搖頭嘆道:“瞧見沒,關鍵時刻還得請老將出馬。”

    那惡鬼首腦吃了一驚,平復體內涌蕩的精氣,低聲喝問道:“你是誰?”

    洞天機沒理它,用手指頭一個個指點道:“你,剛才用槍扎我老人家哪兒來著?想讓我斷子絕孫,真夠損的。你,舉著魔輪往我背上拍,若非老子手腳麻利,下半輩子還不得癱在床上?還有你的冷月鐮使得太差勁了,砍柴的樵夫都比你強。”

    他滔滔不絕將三個惡鬼數落一通,最后才指著那首腦道:“你的修為勉強還成,修煉的是‘流沙幻影’吧,要是方才左掌略低三寸,右掌再慢點出招,我老人家的腦袋恐怕就會開花。不過說了你也領悟不到以慢御快后發制人的道理,對不對?”

    眾鬼聞言不由得盡皆駭然變色。

    那惡鬼首腦號稱流沙鬼王,稱雄地底世界乃是出類拔萃的頂尖高手。它的流沙幻影魔功在世間絕傳已久,沒想到竟會被洞天機一口道破。

    更可怕的是對方非但將眾鬼出手的情形說得分毫無誤,而且一針見血指出了自己功法中最大的軟肋,僅只這份眼光就遠非它所能企及。

    這次它們四鬼收人重金,原擬在此埋伏一舉擊殺幽鰲山。哪里曉得姓幽的出門遲遲不歸,莫名其妙闖進來一老一少,簡直比幽鰲山還要扎手。

    這時候持槍的那名惡鬼沉聲問道:“流沙兄,怎么辦?”

    流沙鬼王眼中白光大熾,冷冷道:“殺!”催動本命精魄在掌心凝鑄成一柄寒光爍爍的長刀身形微晃欺近洞天機,一刀橫削對方腰肋。

br />     其他三鬼見狀也各自掣動魔兵圍攻上來。其中那施動魔輪的惡鬼纏住楚天,另外兩鬼則襄助流沙鬼王夾擊洞天機。

    楚天“呼呼呼”三劍劈出,與魔輪惡鬼二次交手。

    這惡鬼的修為和幽淵鬼王不相上下,本也是鬼城地下世界的一方梟雄,因擅使魔輪故被喚作“玄輪鬼尊”。

    楚天見對手招法純熟功力深厚,三招兩式難以分出勝負。但外城甚至圣城的北冥神府高手隨時可能聞聲趕至,屆時自己身份暴露難免兇多吉少,更會誤了正事。

    念及與此蒼云元辰劍一記虛晃迫開玄輪鬼尊,楚天凝動心念立起左手拍出一記天機印。

    “嗚——”一道道仙印光影跌宕繚繞層出不窮,從虛空之中涌現而出,蘊藏著莫測天意轟向玄輪鬼尊。

    “砰砰砰砰”玄輪鬼尊揮動魔輪高接抵擋,卻感到一縷縷無形無影的意念滲入體內,引得魂魄震蕩翻騰好似被驚濤駭浪沒頂。

    “這是什么法印?”玄輪鬼尊心中大駭,但不管如何凝神抗拒卻終究無法平定一波波天機印意念的沖擊。它一記厲嘯騰身飛退到巷子里,全力舞動魔輪幻化出團團烏光,將周身護得風雨不透。

    “以慢御快,后發制人——”

    楚天腦海里響起洞天機的話語,邁上一步蒼云元辰劍朝前緩緩遞出。同樣是一招“縱橫四海”,卻是勁力內收吞吐不定,任誰也猜不著劍鋒究竟指向何處。

    隨著劍鋒一寸寸挺進,他心頭的一點靈光越來越亮,劍招也變得更加古樸凝重。

    從當日與全世鼐、元世亨林中論道請教劍理時起,楚天無時無刻不在琢磨快與慢的關系。那時為擊破歡長歌的讀心魔功,他將劍速提升到了極致,最終成功擊殺對手。而現在他對劍法的領悟已更上層樓,開始逐漸體會到“慢”的真諦。

    慢不是呆板,慢不是笨拙,而是快的升華,快的凝煉。

    玄輪鬼尊全身被劍氣籠罩無法擺脫,眼看危在旦夕索性孤注一擲,口中大喝一聲雙輪并舉砸向蒼云元辰劍。

    一瞬間,楚天看到玄輪鬼尊右肋下露出的破綻。

    就在這稍縱即逝的霎那里,蒼云元辰劍驟然化作一束驚電刺中玄輪鬼尊右肋。

    “啵!”玄輪鬼尊的身影遽然爆碎,一雙魔輪頹然墜地,嗚嗚哀鳴。

    這時在屋中洞天機手起掌落也將那使冷月鐮的洗心級高手劈得粉身碎骨。

    流沙鬼王見勢不妙,突然左手抓住身邊僅剩的那個同伴往前一推,自己則施展出“流沙幻影”之術身影唿的聲碎裂成無數微小閃亮的慘白光電向屋外遁逃。

    洞天機眉宇一聳怒道:“龜孫子溜得倒快!”將一腔火氣盡數發泄到那個被流沙鬼王當作擋箭牌的倒霉惡鬼頭上,一掌擊中它的胸口。

    那惡鬼聲嘶力竭地叫出流沙鬼王的本名道:“姬天羽,你這個混蛋——”像彈石一樣撞開后墻摔了出去。

    它強提一口氣,運槍駐地掠向對門的屋頂,只求能夠逃得一命。

    不曾想身形尚未縱上屋頂,驀地迎面一道紫色劍光裂空劈至,如滄海大潮仿似無邊無際漫延夜空,教人無所遁形。

    那惡鬼一聲凄厲慘叫,身影消融在壯觀絢麗的紫色劍華中。

    忽聽小巷外人聲響起,有巡夜的北冥神府弟子正聞聲向這里趕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