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130章 吊唁(2)
    第130章 吊唁(2)

    “啪!”青花瓷杯清脆地碎落在樓板上,四分五裂。

    玄龍馭第一個動手,目標是剛剛還和他親親熱熱稱兄道弟的閻西坡。

    他比任何人都有理由殺死閻西坡,斬斷海笑書作亂的一大奧援。

    “哧——”一柄月牙形晶瑩雪亮的玉刀遽然從玄龍馭的右袖里激射而出,他翻腕握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劈向閻西坡的小腹。

    以有心算無心,用的又是玄世家傳承千年的殺戮絕技“訣別斬”,玄龍馭有八成以上的把握一擊必中,重創閻西坡。

    出人意料之外的是就在聽到杯響的一霎,閻西坡的袖口里也閃動出了一面似盾非盾,似刀非刀的奇門魔兵——閻王帖,不容分說疾削玄龍馭咽喉。

    “叮!”碎玉刀和閻王帖狹路相逢精光迸濺,玄龍馭的眸中掠過一絲驚詫。

    ——閻西坡怎么可能預先知曉自己會對他下手?

    一定是出了叛徒!

    玄龍馭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他的大管家玄慕山,但這種可能很快就被排除。

    玄慕山的一門老幼全都捏在了自己的手心里,而且他本人也在自己的嚴密控制之下,根本沒有機會反水。

    不容玄龍馭多想,左側勁風如芒,陰圣道一記“劫害手”直***的背心!

    先殺了玄龍馭趁機掌握玄世家,再與倪天高等人一決勝負,陰圣道的算盤從來都打得很精準。

    可惜螳螂捕蟬黃雀在后,峨放鷹揚聲呼喝,魁梧高大的身形騰空飛起,猶如一羽雄勁蒼鷹展開雙爪抓向陰圣道后腦。

    陰圣道當然不愿意拿自己的命和玄龍馭作交換,冷哼道:“老狗!”劫害手翻轉朝上和峨放鷹以爪對爪硬拼了一招。

    “嘩——”冷月禪驀然抓起一把棋子灑向戰團。

    一顆顆用懸空山玄玉石打磨而成的棋子在空中劃出詭異的弧光,如漫天飛羽激射向激戰中的玄龍馭。

    “叮叮叮叮!”原本站在閣外長廊上的莫靖軒不知何時閃身殺入了戰團,魔劍“別離”萬千紫光怒放,將棋子絞為粉末。劍勢不衰反盛,直掛冷月禪眉心。

    “滄海十三劍,你也想做倪天高的狗!”冷月禪一記冷笑,振衣而起手里已多了一柄黑森森的魔刀,架住別離魔劍。

    那邊幽杞人注視哥舒曉夢,一股無形氣勢如松濤萬里直迫對手,緩緩問道:“哥舒侯爺,你怎么說?”

    哥舒曉夢一咬牙道:“我和倪珞珈有不共戴天之仇,只好對不住杞人兄了!”掣動魔劍進身搶攻。

    殞化慈不聲不響,雙手套上一對“大成攫空爪”銀芒霍霍卷涌出朵朵妖艷火苗撲向幽杞人,與哥舒曉夢聯手夾擊。

    “倪公,這是怎么回事?”安玉京愣在當場,尚未搞明白眼前的局勢。

    倪天高姜黃的病容上永遠有一種波瀾不驚的鎮定,淡淡說道:“海笑書勾結幾大世家犯上作亂,如此而已。”

    “海笑書?”對安玉京來說,這個名字實在有點陌生。

    他看了看離傷秋,發現除了自始至終保持中立置身事外的寂世家家主寂商玄外,所有人都已卷入到這場石破天驚的大決戰中。

    “離公,鰲山在哪里?”倪天高的視線轉向離傷秋,曾經的同僚而今的死敵。

    “他沒事,這年頭能夠陪我喝酒彈琴的人越來越少啦。”離傷秋輕聲喟嘆:“過了今夜,不知還能剩下幾個?”

    “離公在彈琴自娛之余,居然不著聲色地布下偌大一盤棋局,天高佩服。”

    倪天高的臉上不知喜怒,靜靜看著離傷秋:“天王閉關前召見你我,只說了四個字,離公可還記得?”

    “記憶猶新——”離傷秋緩緩取出古琴架在膝上,一字字道:“同舟共濟!”

    “同舟共濟……如今風浪未來,這船卻要自己沉了。”倪天高肅然道:“是天王錯看了你,還是倪某失德,逼得離公如此?”

    離傷秋淡然道:“是我有心疾,無關天王與倪公。”

    “砰!”廊檐下顧嫂點燃一支峨世家的煙花信號,法巖峰上下頓時喊殺聲四起。

    “砰砰砰!”一串串代表各大世家的煙花競相沖天而起,映照將黑的天幕。

    彈指之間,法巖峰上亮起無數五顏六色的炫麗光彩,禁制法陣一一打開,伏兵從四面八方涌出。

    與此同時法巖峰外千軍萬馬乘風御劍而來,外城、鬼城、藩城方向也響起了驚天動地的廝殺聲。

    倪天高和離傷秋卻始終端坐不動,彼此目光激撞, 激撞,一簇簇無形火花在空中崩綻。

    不管周圍的戰況如何跌宕起伏,兩人心止如水身如石雕,誰都沒有搶先出手。

    修為到了他們這種境界,彼此的一舉一動乃至心緒的略微波動,都足以決定這場大戰的最終結局。

    故此,敵不動我不動;敵欲動,我先動!

    忽聽“哧啦”撕錦裂帛一響,幽杞人的半截袍袖被殞化慈的大成攫空爪扯碎,小臂上泛起三道淡淡的血痕。

    他的修為比殞化慈、哥舒曉夢均要略勝半籌,但對方兩人聯手,三十余個回合后便逐漸占據了上風。

    那邊陰圣道見狀嘿然道:“幽杞人,你們三大世家欠我陰世家的血債,今晚就該一筆勾銷了!”

    幽杞人面色稍顯蒼白,神情卻是處變不驚,帶著雋永的儒雅,內斂的斯文,微微一笑道:“陰侯所言誠如我愿!”雙目一閉一開,突然爆綻出兩束七色神光!

    “七曜神瞳?”殞化慈勃然變色,抬起大成攫空爪在身前“哧哧”飛舞,四周精氣急遽凝聚,畫出一條條縱橫交錯的銀芒,仿佛虛空也在晃動撕裂。

    “砰砰砰——”七彩神光如長虹貫日橫跨凌云閣,密密織織的銀芒不斷潰散幻滅,竟無法遲滯七曜神瞳分秒。

    哥舒曉夢抽身飛退,劍交左手右手祭出一件魔寶,當空化作一座三色奇峰不住旋轉,重重壓落在七曜神瞳上。

    “轟!”七彩神光波瀾起伏,被三色奇峰壓得不能動彈。

    幽杞人氣機牽引之下眼角滲出血絲,曉得對方祭起的是象征過去、今世與未來的三生鎮緣峰,這才克制住了自己的七曜神瞳。

    他低哼了聲,體內功力提升至巔峰,雙目神光暴漲,七曜神瞳宛若兩條暴怒不屈的神龍騰夭燃燒,三生鎮緣峰頓時壓制不住,如怒濤上的扁舟劇烈顛簸,金、灰、白三色光華被煉得“絲絲”冒煙不停蒸騰。

    殞化慈見哥舒曉夢獨木難支,稍作喘息一記厲嘯道:“幽杞人,別以為有一對七曜神瞳就能橫行無忌,本侯這就讓你見識一下殞世家的法寶!”

    他的雙唇低低念動真言,體內驟然煥放出一團詭異莫名的灰綠色光華覆蓋全身。他的面容、肌膚乃至神情氣質倏地產生天翻地覆的巨變,雙目散發灰綠死光,頭頂生出兩片扇形巨角,身上衣衫噼啪爆裂閃過電光,長出一根根可怖的骨刺,身軀亦隨之拔高,掣動大成攫空爪一步步迫近幽杞人,嗓音沙啞帶著嗡嗡回聲,仿似從冥獄深處傳來的魔神呼吼:“末日將臨,萬靈化滅——”

    “大成魔王珠!”幽杞人心頭一沉,識出了殞化慈變身的奧妙淵源。

    三千年前幽天大戰,輪回魔君麾下的先鋒戰將號稱“大成魔王”,統帥冥獄十萬魔卒攻城掠地勇不可擋,所到之處天界群仙死傷無數。

    但他最終也沒能逃過殞落命運,在北冥海一戰中身死道消,只剩下一顆右眼珠散落在冥海深處未曾幻滅,后來便成為了殞世家的鎮門至寶。

    如今殞化慈催動魔珠,強行喚起珠內大成魔王一縷殘存的魔識,自己也化身為魔王虛影實力暴增,當真有一種碾山碎海的無敵氣勢。

    在變身之前,殞化慈的修為和哥舒曉夢大體相當,均為抱樸境的圣階高手。此時此刻他得到大成魔王的魔識傳承,境界雖然無法提升,但實力卻在轉瞬間提升到極為恐怖的高度,即使是守一境界的頂尖人物,也要在魔王兇焰前退避三舍。

    千鈞一發之際,凌云閣外響起一陣清嘯,如鸞鳳之音裂金決云,穿越過震耳欲聾的喊殺聲,回蕩在閣中所有人的心頭。

    “珞珈?”以幽杞人沉穩的心性,此刻亦禁不住臉上微露出一縷喜色。

    “哼!”殞化慈變身的大成魔王轉過身,就看到閣外一處處戰團如潮水翻動,離世家陣營的門人弟子發出聲聲凄厲嘶吼,如竹筒倒豆子般墜落進金門大瀑布下方的萬丈深壑中。

    倪珞珈的纖手拈動一支玉簪所向披靡,絕美的身影踏云破月御風而來。分明只是一位纖纖弱質的小女子,卻給人以千軍奔涌萬馬齊騰的磅礴大氣。

    “叮!”玉簪仿佛尚在千米之外,但就在殞化慈回身之間,殺氣決蕩寒光盈天,竟已迫在眉睫!

    殞化慈揮動大成攫空爪憑空抓攝,試圖擰斷不過竹枝粗細的玉簪,卻感到掌心劇痛,已被劍氣刺中。

    他的手臂不由自主一顫,僅僅分毫的凝滯,倪珞珈手捻玉簪穿過大成攫空爪的***,劇烈殞化慈眉心不到三寸!

    “啊——”殞化慈渾身骨刺聳立飛彈,如滿空蝗羽攢射倪珞珈。

    驀地感到眉心一疼,已教倪珞珈的玉簪輕輕點中。但見伊人嬌軀閃動,施展出天人無相,消逝在他的視野里。

    “哧哧——”殞化慈的額頭露出一個殷紅血點,絲絲縷縷的灰綠色精氣外泄,竟已被倪珞珈在一招之間重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