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131章 疾風勁草(1)
    第131章 疾風勁草(1)

    天邊最后一抹殘陽隱沒在深沉沉的夜色里,五光十色的華彩照亮了法巖峰每一塊土地,到處刀光劍影血流成河,仿佛整座山峰都在血戰***中痛苦***。

    除了安世家和寂世家,其他十一大世家和北冥神府大大小小的各方勢力均都義無反顧地投身進滾滾亂世洪流中,用無數的生命和鮮血迎候明天的日出。

    憑借法巖峰經營三千年的禁制與法陣,倪世家聯盟固守各處陣地,牢牢扼制住離世家大軍的挺進鋒芒。

    但所有人都很清楚,真正的決戰不在外圍,而在凌云閣。

    因此一邊是排山倒海的猛攻,一邊是固若金湯的防御,每一寸土地的得失都必須用血和命作為交換的代價。

    雙方的精銳幾乎盡皆投入法巖峰主戰場,數千人、上萬人舍生忘死地搏殺混戰,只知道輸了就沒有明天。

    從實力上來說,云集了陰世家、哥舒世家、冷世家、殞世家、閻世家和小部分玄世家勢力的離世家陣營略略占據優勢。但這種優勢在主場作戰的倪世家聯盟面前,迅速被地利抵消,形成了僵持難下的局面。

    突然,夜空中升起三顆暗綠色的煙火。

    萬千鬼軍山呼海嘯般從黑暗中涌出,加入到離世家陣營中。

    交戰雙方膠著的狀態登時打破。

    那些來自鬼城的生力軍在夜幕下宛若一排排大潮,興奮地嚎叫尖嘯沖上法巖峰。

    它們中至少有七成以上是意識混沌的初等冤魂厲魄,根本不知滅亡為何物,完全依靠嗜血本能的驅動,在高等惡鬼的駕馭下悍不畏死地沖殺。

    “轟、轟、轟——”一座座護衛法巖峰的禁制與法陣被沖散打爆,一團團色彩繽紛的強光沖天而起,炸碎了無數冤魂厲魄,卻又有更多的蜂擁而來。

    戰局急轉直下,法巖峰外圍的第一道防線紛紛失守,倪世家聯軍不得不后撤到海天崖一線,踞險死守。

    文靜也在其中。

    她如今已是幽世家的外門弟子,早早就接到指令,中午時分在海天崖集合,準備入夜后上山吊唁峨山月。

    誰知道異變突起,她糊里糊涂就被卷裹進一場大搏殺中,至今尚未弄明白,都是北冥神府的弟子,為何要自相殘殺,為何要拼個你死我活?

    她覺得自己握刀的手在發抖,在血肉橫飛舍生忘死的戰場上,自己渺小得如一顆小草,稍不留神就會被無聲無息地折斷。

    在她的身邊,是另外四名幽世家的外門弟子,五個人結陣自保,堪堪抵擋住七八個離世家陣營弟子的攻擊。

    “喂,你還認得我么?”忽然對面一名相貌依稀有點兒熟悉的哥舒世家弟子怪聲怪氣問她道。

    文靜一下子記起來,這個哥舒世家的弟子當日便簇擁跟隨在哥舒戰的身后,自己確實曾經見過一面,只是不曉得他的名字。

    “我姓瞿,咱們真是冤家路窄啊!”哥舒世家的那弟子一聲冷笑,縱劍撥開文靜的短刀,立掌劈向她的胸口。

    盡管修煉得很努力,文靜至今仍停留在真階第五層的通靈之境。假如在沁源府乾玄門里,有此修為便稱得上是一等高手,方圓千里也難遇敵手。但這里是魔門三大府之一的北冥神府,這點修為實在不夠瞧的。

    她緊咬貝齒側身出掌招架,“砰”地聲雙掌交擊,嬌軀踉蹌連退五步,櫻唇嚶嚀低呼流出一縷淤血。

    “殺了你這個賤人!”瞿端得勢不饒人,仗劍再刺文靜心口。

    文靜自知兇多吉少,下意識地一閉眼,奮全力揮刀劈向瞿端。

    不料頭頂上方猛然響起一記石破天驚的炸雷:“你娘的去死!”

    “無羈?”文靜聽聲音好不熟悉,情不自禁睜開眼,正好看到峨無羈如魔神天降,一腳踹飛瞿端手中的劍。

    “噗!”文靜原本是舍命相拼的一劍正劈中瞿端的脖頸。

    瞿端一聲慘叫,傷口鮮血飛濺倒了下去。

    “文姑娘,別怕,我在這兒,誰也別想傷著你!”峨無羈兇神惡煞地擋在文靜身前,磨金霸王錘爍爍放光,頃刻間將另外七名哥舒世家的弟子轟得骨斷筋折。

    “無羈,這丫頭是誰,生得倒也十分水靈。”空中忽又傳來一個婦人的聲音,只是聽上去語調僵硬甚是古怪,好像是金屬的空洞被風吹過尖銳而刺耳。

    文靜抬頭觀瞧,不看還好,這一看不由得“媽呀”一聲幾乎暈倒過去。

    只見距離地面十米的半空中,飄立著一具渾身通 具渾身通紅閃閃發光的僵尸。

    這倒也罷了,在那具僵尸身后,竟然還跟著成百上千具大小僵尸,稍遠一點還能看見隊列中有白森森的骷髏、舌頭低垂到腳的吊死鬼、滿面猙獰的無常鬼、沒有手腳的囫圇鬼、骨瘦如柴的餓死鬼……密密麻麻五花八門,全都齊刷刷向文靜躬身施禮道:“文姑娘好!”

    文靜臉色慘白,手足發軟,半晌回不過神來,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舉起手朝那些畢恭畢敬對自己行禮的惡鬼們回應的,“嗨,你們……好。”

    峨無羈卻不管這些,向文靜介紹那一馬當先的女僵尸道:“文姑娘,這是我媽!”

    沒等文靜回答,僵尸老媽一陣風似地沖到她的近前,一雙血紅的眼睛上下左右轉動著這這里瞅瞅那里瞧瞧,嘖嘖贊道:“無羈,你小子挺有眼光啊。”

    峨無羈瞥了一眼文靜,撓撓亂發道:“都是媽你平日教導得好。”

    這馬屁拍得僵尸老媽大感愜意,呵呵尖笑道:“嗯,你和文姑娘的事包在老娘身上。那老鬼要是敢不答應,我扭下他的腦袋當夜壺用!”

    峨無羈臉上頓時笑得開了花,說道:“媽,咱們快去找爹吧!”

    僵尸老媽一省道:“快走,這死老鬼,老娘死都死了,還得替他操心。”腦袋在脖子上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回旋,盯著身后規規矩矩站立的一眾鬼王、鬼尊道:“聽著,老娘有事先上山去了。你們在這兒守著,要是丟了海天崖,哼、哼哼——”

    那些個素日里在鬼城地下世界威風八面的鬼王、鬼尊渾身抖得篩糠一般,連聲應道:“是,是……您老人家只管放心。”

    僵尸老媽怒道:“我很老嗎,你們竟敢暗地里譏笑我鬼老珠黃?”

    眾鬼王、鬼尊驚得張口結舌說不出話來,多虧其中有個機靈的,急忙叫道:“殺敵去,都別愣在這里,趕緊都上陣殺敵去!”

    眾鬼聞言茅塞頓開,如一群群惡狼撲向離世家聯軍。

    這一股生猛惡鬼不過千余,但修為都在真階四層之上,乃是地下世界中的精英。如今一個個將滿肚子的惡氣怨氣晦氣統統發泄到了離世家聯軍的頭上,鬼影到處頓時血肉橫飛,景象慘不忍睹。

    原本處于頹勢的倪世家聯盟士氣大振,竟趁勢轉守為攻打得離世家各系人馬節節敗退。

    文靜緩過一口氣,見此情景不由大奇,問峨無羈道:“為何這些惡鬼都乖乖聽你媽的話?”

    峨無羈得意道:“這些家伙以前可兇了,但都被我娘用昊天精氣煉制的符印鎮壓住了,誰要是不乖,一個呼哨就叫它去見姥姥!”

    文靜聽得愈發疑惑,僵尸老媽卻一把攬住她的纖腰道:“閨女,跟著我,咱們去找你公公!”

    她赤手空拳護著暈頭轉向的文靜沖殺在前,峨無羈揮舞磨金霸王錘在側旁呼應,母子二人猶如虎入羊群往凌云閣方向殺去。

    此刻各大世家的首腦人物盡皆聚集在凌云閣周圍惡戰,外圍戰場的一流高手并不多。僵尸老媽見人殺人,見鬼殺鬼,也不管是對方是哪一方的,只要擋著道的又或看著不順眼的,統統先宰了再說。

    她的招式極為簡單,要么一爪插落,要么一拳轟出,身周的對手立時血肉模糊死于非命。到后來殺到興頭上,索性脖頸暴漲十數米,緊跟著頭顱膨脹數倍,張開血盆大***生生將一顆顆腦袋咬下來!

    文靜第一次看到如此兇殘暴戾的殺主,芳心噗通通狂跳不停,濃烈的血腥氣刺激得胃里一陣陣犯惡心,屏息閉眼再不敢多看。

    耳聽呼呼風聲響動,轉眼工夫便來到凌云閣外,就見天上地下數以百計的各大世家首腦人物混戰一團,空氣里血霧飄飛殘肢亂舞,根本分不清楚誰是誰,也不曉得究竟哪一方占據了上風。

    “兒子,快幫為娘瞅瞅,你那死鬼老爹在哪兒?”僵尸老媽懸停身形,瞪大銅鈴般的雙眼在人海中搜索峨山秋的蹤影。

    峨無羈急道:“娘,這要找到啥時候,咱們叫吧,興許爹聽見了就能答應!”

    僵尸老媽大喜道:“還是我兒子聰明,就這么著!”

    她也不管凌云閣內外有多少人,運氣扯嗓門一聲大叫道:“老公——”

    峨無羈也不含糊,破鑼嗓子放開聲高呼道:“老爹——”

    這兩聲如滾滾炸雷在夜空中爆響回蕩,饒是雙方高手正拼得紅了眼,乍聽那么一聲“老公”、“老爹”的呼叫,亦禁不住為之錯愕,紛紛將眼角余光投射過來。

    僵尸老媽哪管各人眼光怪異地瞧著自己,接茬放開喉嚨叫喊道:“老公——”

    忽聽亂軍叢中有人語音顫抖地呼喚道:“小仙,我在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