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132章 疾風勁草(2)
    第132章 疾風勁草(2)

    僵尸老媽通紅的雙眼瞬間閃閃發亮,就看到凌云閣東南面的一塊突兀山巖上,峨山秋正被一個不知死活的老家伙打得左支右絀。就這么稍稍分神回應她的當口,對方的一雙判官筆趁虛而入,挑破峨山秋的兩肋,立時血濺衣襟。

    峨山秋跌跌撞撞向后退去,眼見腳后跟已踩到山巖邊緣。

    “你個王八蛋,竟敢傷我老公?”僵尸老媽狂性大發,體內騰起刺眼光焰,如一團燃動的霹靂火球當空轟落。

    那擊傷峨山秋的是一名冷世家的家老,本身修為已達洗心滌塵的境界,甚是不俗。眼看一個非人非鬼的老太婆從空中尖嘯著俯沖下來,一雙判官筆點出朵朵金蓮涌向上方。

    僵尸老媽不躲不閃,金蓮擊打在她周身閃躍的殷紅光焰上“哧哧”消融。

    她探出左手運轉體內的太昊精元倏然凝鑄出一柄長達兩丈,通體紅亮的光矛,猶如一道紅色閃電擲向老者。

    “喀喇喇——”老者全力運功招架,判官筆與太昊光矛迎頭激撞,爆開一團奪目光瀾。老者口中悶哼,就看到太昊光矛化為一束束紅芒破入判官筆,旋即順利而下攻入他的雙臂。

    他的胳膊“嗶啵”爆響,炸開一道道血口,從中冒出濃烈紅霧。

    就這么一眨眼的工夫,僵尸老媽已然殺到,探右手按住老者頭頂暴怒道:“老娘讓你連鬼也做不成!”

    “砰!”老者雙臂欲振乏力,頭顱被僵尸老媽生生轟爆,漫天血雨紛飛灑落。

    僵尸老媽一腳踹開老者殘尸,落到山巖上叫道:“老公,你傷得重不重?”

    峨山秋幾十年來被僵尸老媽欺負慣了,見她死后變身成功居然愈發了得,心里說不出是該高興還是該大哭一場?

    原本以為老婆死了,兒子大了,自己也該享享福娶個妖嬈美麗知情達意的補償前半生的虧欠了。如今看來,這輩子都別想了。

    這時候峨無羈正提著磨金霸王錘滿世界尋找對手。他的身邊還有文靜,看著一個個平日里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大人物們同室操戈,殺得天昏地暗日月無光,心里不禁感慨萬千,卻怎么也找不到楚天的身影。

    峨無羈驀地眼前一亮,卻是看到凌云閣底樓中數十位北冥神府各大世家的高手正亂戰成一團,你砍我一刀,我還你一劍打得好不熱鬧。

    整座樓閣的墻壁樓板乃至屋脊都在咔咔作響劇烈顫動,若非有魔符的防護籠罩,早就被各大高手強橫的罡風劍氣打爆。

    他暗自尋思道:“老子只管往人多的地方沖,準錯不了。”攜文靜便往凌云閣里闖去。

    底樓橫七豎八都是臥倒在血泊中的尸首,還有不少身負重傷失去戰力的高手退避到角落里運功療傷,場面混亂不堪。

    更稀奇的是不僅各大世家的人在彼此毆斗,玄世家的家老、嫡傳弟子們居然還玩起了窩里反,真正教***開眼界。

    忽聽有人喚道:“無羈兄,人生何處不相逢,咱們又見面了。”

    峨無羈聽著聲音覺得耳熟,扭頭一瞧海笑書不知打從哪兒冒了出來。且不說他的臉上白白凈凈的,連身上也是干干凈凈,沒沾上一滴血,手里照舊拿著一卷破書,讓人禁不住在佩服之余奇怪這書呆子為何如此勤學不倦,居然連上陣打架都不忘帶上本詩集。

    峨無羈本已掄起磨金霸王錘,猛想起上一回海笑書在抱月樓請自己喝酒來著。俗話說吃人嘴短,拿人手短。再說大家都是熟人,就這么不由分說沖上去跟人干架未免不太仗義。

    可海笑書畢竟不是自己這一方陣營的,他繃著臉沒好氣道:“哪涼快哪呆著去,老子不想跟你打,可也沒工夫跟你羅嗦!”

    海笑書聽了笑吟吟地道:“無羈兄,多日不見,愚兄給你看樣好東西。”說著嘩嘩翻動書頁。

    峨無羈見他糾纏不清微微著惱,喝道:“快閃開,別擋老子的道!”

    “別急,這就好了——”海笑書對準峨無羈展開書卷,“你看這是什么?”

    “唿——”書頁表面陡然涌現出一團遮天蔽日的濃烈黑霧,峨無羈眼前一暗頓時陷入伸手不見五指的濃霧之中,連靈覺也像是被這詭異的霧氣禁錮,甫一涌出身體就似撞在銅墻鐵壁上一般狠狠彈回。

    “不好,原來那龜孫子沒安好心,老子被暗算了!”不等峨無羈反應過來,黑霧深處猛地轟出一只碩大無倫的拳頭,熠熠生輝似是某種晶體鑄成,便如同一道撕裂混沌的萬鈞怒雷砸了過來。

    “砰!”峨無羈猝不及防,被一拳擊中。他“哇”地吐出大灘鮮血,五臟六腑破損移位,經脈猶如繃到極致的弓弦隨時都會斷裂。

      “***姥姥!”他的身軀趔趄,運起僵尸神功揮錘砸在拳頭上。

    “鏗——”一陣金石激響,磨金霸王錘高高彈起,峨無羈再吐一口淤血向后摔跌。

    那只詭譎的拳頭僅僅是裂開幾縷細小的龜紋,倏然一縮隱入黑霧中。

    “什么玩意兒?”峨無羈徹底進入暴走狀態,雙目彤紅光焰閃耀,絲毫感覺不到身上的疼痛,全憑野獸般的敏銳直覺嘩啷啷甩出磨金霸王錘。

    “砰!”磨金霸王錘像是撞到了什么,彌漫的黑霧急速收斂,如一條烏龍沒入書卷。

    海笑書重新出現在了峨無羈的視線中。

    這時候海笑書的手里已多了把墨玉色的魔劍“古天”,臉上似笑非笑地望著峨無羈調侃道:“無羈兄,你也太容易上當了。像你這樣,能好端端活到今天還真是個不大不小的奇跡。”

    原來戰端一開,玄慕山奉玄龍馭密令便突然出手暗算海笑書。孰料海笑書早有防范,祭起手中的《洞玄古卷》反將玄慕山當場擊殺。

    這部《洞玄古卷》破破爛爛,看似和普通書籍無甚差別,卻是離世家的傳家之寶。書中暗藏九種厲害異常的禁法,其中就包括剛才突襲峨無羈所用的“暗夜君王拳”,只差一點兒便要了他的性命。

    方才海笑書看到僵尸老媽大顯神威,一招之間便爆了冷世家一位家老的頭顱,不由心下暗驚。恰好峨無羈帶著文靜闖了進來,海笑書靈機一動,就打算活捉了兒子要挾僵尸老媽。

    巧的是由于保密起見兼且事起倉促,除了玄世家幾大家老得到玄龍馭的指令以外,幾乎沒有幾個人曉得海笑書才是這場內亂的主謀之一,更沒心思去管玄世家的內亂。因此盡管大伙兒殺得昏天黑地,卻也沒誰多注意這書呆子的一舉一動。

    海笑書自然樂得其所,照舊扮豬吃老虎,遠遠躲在一旁韜光養晦。加之有離世家的幾大家老暗中保護,大半晌激戰下來別人流血流汗,他卻連根毫毛也沒傷著。

    “老子活撕了你!”峨無羈渾身赤光冉冉宛如煞神,甩動磨金霸王錘橫掃海笑書。

    他的僵尸神功霸道絕倫,不僅能將全身血肉在瞬間凝煉成鋼無知無覺,還能最大限度激發體內潛能令功力在短時間內突飛猛進。

    當日北冥神府嫡傳弟子晉升戰上,峨無羈這是憑著這手絕活殺死了殞世家的青年高手元銅川,最終過關斬將奪得了一個晉升席位。

    海笑書不慌不忙飄身飛起,腳尖在轟來的巨錘上蜻蜓點水地一踏借力欺近,古天魔劍揮灑自如刺向峨無羈眉心。

    峨無羈來不及收錘招架,也根本不打算招架,掄拳猛轟海笑書左腦。

    “叮!”海笑書回劍自保,一劍切中峨無羈的拳頭,劈出一道傷口卻沒鮮血流出。

    峨無羈渾然不覺,左手拽動銀鏈磨金霸王錘回打海笑書背心。

    海笑書不愧讀了幾十年的書,果然深諳上兵伐謀之道。他策動身形圍著峨無羈周旋游斗,磨金霸王錘虎虎生風上下翻舞,卻挨不到半片衣角。

    一待峨無羈露出破綻,古天魔劍便似噬血毒蛇突然出擊,在他身上割下道道傷痕。

    文靜看得心驚不已,鼓足勇氣擺動短刀奮不顧身上前助戰。

    可惜她的修為和海笑書相比實在天差地遠,僅過兩招就被對方一劍刺中大腿。

    文靜嚶嚀低呼跌倒在地,就看到峨無羈健碩的身軀像座大山般擋在她的面前。海笑書趁機發動暴風驟雨似的反攻,須臾的工夫,峨無羈的肩頭、左臂、腰肋連中三劍,頭頂水霧騰騰魔氣瀕臨透支,呼吸也變得越來越粗重急促。但他用身體遮擋住文靜,寸步不讓。

    “無羈……”文靜的眼眸濕潤了,她對峨無羈完全沒有喜歡的感覺,當然也說不上討厭。峨無羈臨返回亂離火泊的前夜,一番不知所謂的愛意大表白,除了讓她生出些微感動外,反而讓文靜有了猶豫和畏懼之心,不敢再面對他,于是下意識地刻意回避峨無羈。但這一刻看著他明知不敵,硬是用身軀為自己擋下全部的攻勢,一聲聲憤怒呼吼著抵死不退,心變得酸楚而柔軟。

    她不顧一切攥緊手中的短刀,騰身躍起沖向海笑書。不求能傷到對方,只要能稍分他的心神就能給峨無羈爭取到一絲寶貴的喘息機會。

    “文姑娘回來!”峨無羈大吃一驚,不管三七二十一合身向海笑將峨無羈和文靜罩住。

    峨無羈的大錘、文靜的短刀砰砰、鏗鏗劈擊在魔網之上,卻是無濟于事。魔網遽然收緊,任憑峨無羈有萬鈞神力也掙扎不脫。

    千鈞一發之際,眾人的耳畔驀然響起一陣低沉的龍吟之音,夜幕下云氣翻合露出一團奪目血光,如來自九天之上的雷霆洞穿了黑暗的虛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