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140章 溫情(下)
    第140章 溫情(下)

    三天后,倪世家聯軍攻陷觀瀾峰,閻西坡傷重,眼見獨木難支,這位世家家主在最后一刻把一柄匕首***了自己的心口,冷月禪與海笑書行蹤難覓下落不明,北冥神府的一次大規模內亂暫告結束。

    作為超脫世俗而存在的元老會自始至終恪守北冥神府的古老法則,保持素有的沉默與低調,未曾派出一兵一卒參戰。

    離世家、閻世家先后殞落,玄世家、陰世家、哥舒世家和殞世家亦遭遇重創家道中落,直到一百余年后方才漸漸恢復元氣,損失不可謂不慘重。

    倪世家作為碩果僅存的三公世家,又有幽世家、峨世家、莫世家的鼎力相助,聲勢如日中天無人可及。

    幾乎所有明眼人都看得出,安天王之后北冥神府的府主寶座非倪天高莫屬。

    自然,為平亂立下大功的幽世家和峨世家亦是異軍突起,大有取代離、玄兩家晉升為三公世家之勢。

    舊的秩序在鮮血與烈火中轟然坍塌,新的秩序就在殘肢與斷臂壘成的廢墟上重新建立。

    北冥神府的歷史,仿佛翻開了新的一頁,而這一頁篇章勢必要由倪天高來主筆。

    于是私下里每個人都在猜測,什么時候珞珈的封號會由“郡主”變作“公主”,而楚天也就理所當然的成了“駙馬爺”的惟一候選人。

    短短一年間,他從一個無名無份的倪世家家仆,以令人瞠目結舌的速度完成了外門弟子、嫡傳弟子的跳躍式晉升,更在凌云閣一役中御劍擊殺陰世家家主陰圣道,一鳴驚人名動四方,被譽為“劍魔再世”。

    對于自己在神府內外引起的轟動,楚天僅僅是一笑置之。

    “寒料峭第二”也好,“劍魔再世”也罷,不過是別人茶余飯后喝酒聊天的話題而已,和他沒有絲毫關系。

    楚天就是楚天,和六百年前的寒料峭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人。

    戰斗結束后,他在梵度虛境中閉關修煉了三天三夜,相當于塵世中的一月之功,不僅功力盡復,而且初步煉化了那本從海笑書手中奪取到的《洞玄古卷》,身心修為又有精進。

    不一日峨放鷹親自來訪,盛情相邀楚天出任峨世家家老之位。

    出乎他的意料之外,楚天婉言謝絕。

    第二天清晨,看望過文靜后,他悄然離開北冥山城,身邊還有珞珈。

    兩人不避形跡,手牽手漫步過戰后的千年古城。一條條寬闊古老的街道默默在腳下延伸,街面上斑斑駁駁的坑洼與裂痕猶如歲月的皺紋,數說風雨滄桑。

    就在一年前的某個春日,兩個年輕人沿著同樣的山道,風塵仆仆地走入城中,在無數人驚詫的目光注視下,漫步在暮色低垂的街頭。

    光陰荏苒,一晃已是來年深秋。晨曦微露,瓦灰色的天空中飄灑著蒙蒙細雨,又到了一個分別的季節。

  &nb bsp;  楚天撐著傘,雨滴擊打在傘面上“滴答”輕響,愈發襯托出清晨的靜謐。

    濃郁的水霧在兩人的眼前彌漫飄浮,珞珈將螓首枕在他的肩頭上,米黃色的小蠻靴踩在濕漉漉的水坑里,噼啪、噼啪,濺起一朵朵水花,弄濕了楚天的褲腳。

    終于到了街盡頭,前方是一片如火如荼的楓長的吼聲,雙臂有力摟抱珞珈僅堪盈盈一握的小蠻腰,抬起上身凌空飛騰。

    在雨滴和楓葉間,兩人肢體交纏比翼雙飛,一邊如鳥兒般盡情地飛翔,一邊品嘗著這世上最甜的愛之蜜果。

    也許是離別在即,珞珈的表現比起以往更加的瘋狂。她的動作充滿侵略性,不斷變幻各種誘人的身姿,似精靈在歡舞。

    楚天猛然挺腰,將珞珈壓落在紅楓樹上,茂密的枝葉籠起美麗的帳幕,很快整株樹便在劇烈的搖顫中發出瑟瑟低吟。

    兩人在枝葉間縱情地翻滾,惹得無數紅葉飛墜,好似爛漫的禮花。

    終于,楚天牢牢按定住珞珈,未讓她的嬌軀再翻轉過來,心里油然升起一股征服的快感。

    哪知珞珈打著哈欠道:“喂,你可要加倍努力,免得我睡著了。”說著很享受很愜意地閉起眼,橫陳在吱吱呀呀上下波動的枝丫上。

    楚天的吻落在珞珈的眼角,輕聲喚道:“睜開眼看看,我才是你的好夢!”掣槍縱馬肆意馳騁在白山黑水幽谷深壑間。

    他的攻勢愈來愈猛烈,忽而如千軍萬馬沖殺陷陣,忽而如金風密雨吹星搖斗,熊熊的戰火越燒越旺,幾乎融化了彼此的身心。

    開始時珞珈還能假裝入睡,但不久之后那從櫻桃小口中發出的婉轉淺吟便出賣了她。如雪的肌膚漸漸泛起興奮的玫瑰紅,仿佛藍田玉暖暈光流淌。

    她嚶嚀著扭動嬌軀睜開眼,抬頭重重一口咬在楚天堅實的胸膛上。

    楚天忍痛低吼,小腹中一團火焰不可抑制地躥升而起直沒頭頂,所有的意識淹沒在滾滾的浪潮中,思緒像風一樣飛揚,恰似江水東流月滿碧海沖上了人生的沸點。

    一瞬間水乳融交,世上的所有都消失,只剩下他和她無分彼此直到永恒。

    仿佛,這瞬已是地老天荒。

    不住不覺,又被珞珈占據了上風。楚天躺在枝椏上,什么也不愿多想,任由幸福的感覺彌漫全身。

    珞珈滾燙的嬌軀緊貼在他的身上,那兩只玉兔兀自在俏皮地蹦跳,讓人忍不住輕輕捧起憐愛呵護。

    她細細嬌^喘著,濕漉漉的黑發鋪散在楚天的臉上,帶著淡淡的梔子花香。

    “抱著我睡一會兒好么?”

    楚天點點頭,輕輕吹開遮住眼簾的發絲,凝視珞珈美絕人寰的俏臉,回答道:“我喜歡就這樣抱著你,喜歡就這樣和你過一輩子。”

    珞珈的眼眸里煥發出一縷異彩,轉瞬化作濃濃的笑意,溫柔地吻在他的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