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144章 冤家路窄(下)
    第144章 冤家路窄(下)

    “嘭!”一朵血紅色的煙花信炮從楚天居住的百年老店方向升起,刺穿夜幕在高空中怒放。

    “找到那賊婆娘了!”呼喝聲此起彼伏,一道道身影往客棧撲去。

    此刻在客棧中,已有十余名勁裝騎士沖入后院,劈開屋門闖進了那中年女子的客房里。

    不過眨眼的工夫,屋里便接二連三地響起慘叫聲,先是三具尸體飛了出來,緊跟著其他人亦狼狽不堪地退出客房,氣急敗壞道:“那扁毛畜生好兇,兄弟們,別管那么多了,放火燒房!”

    幾名騎在馬上的南無仙府騎士應聲向屋里擲出火把。

    “唿——”那羽雪白的小鳥疾掠而出,雙翼帶動兇猛的罡風將火把反卷回去。

    眾人慌忙閃躲,更有人打出暗器,卻根本無法傷到這小東西。

    正感手忙腳亂之際,突聽一記陰冷低喝道:“全都閃開,讓老娘來收拾這小畜生!”一紅一白一黑三道身影越過屋脊飄落院中,赫然是真舞娘和逍遙二圣。

    原來那日在冰風虛境中真舞娘和逍遙二圣落荒而逃后,自忖得罪了翼輕揚,日后日子不好過,索性把心一橫投靠了南無仙府,仰仗各自精湛的魔功修為,很快便晉升為黃帶護法,歸屬于南無八仙之一的“百花藥仙”麾下。

    前幾日百花藥仙的寶貝女兒在錦江邊被一中年女子擊殺,消息傳回百花藥府頓時掀起軒然***。

    百花藥仙雷霆震怒,當即統率麾下精銳北上復仇,一路尋到了通城。

    真舞娘一眼望到雪鳥,登時認出它的來歷。若不是這小東西從中作梗,自己和逍遙二圣早就殺了楚天,奪得劍魔遺寶,哪還會淪落到替人看家護院的悲慘境地?

    所謂仇人見面分外眼紅,她“唰”的聲從腰間拔出一對峨嵋刺攻向小羽。

    便聽得小羽口中叫道:“全都閃開,讓老娘來收拾這小畜生!”身形一晃變化成真舞娘的模樣和她激戰在一處。

    靳快活眼珠一轉,招呼道:“白老弟,你襄助真仙子對付這小畜生,我進屋去看看,說不定翼輕揚那丫頭便藏在里面!”

    他唯恐屋里會有人隱藏在暗處偷襲,手中魔劍舞作一團白光護持周身,躍入客房定睛一看,卻見一個中年女子躺在床上人事不醒,對屋外的打斗毫無所覺。

    “是她,果然是這丫頭!”靳快活視線落在女子枕邊的那柄素女仙劍上,心頭一陣狂喜道:“我若將她挾為人質,翼天翔還敢不乖乖奉上《天翔四絕》?還有那些龍華禪寺諸般絕學,也都是老子的囊中之物,想要什么都可謂十拿九穩!到時候修為精進沖擊圣階亦非難事,再不必忍氣吞聲寄人籬下!”

    想到這里,靳快活一步步逼近床前,卻不敢絲毫放松警惕,以防翼輕揚佯裝昏迷誘自己上鉤。

    他來到床邊低頭審視,見翼輕揚容顏憔悴玉體橫陳昏睡不醒,禁不住喉嚨一陣發干,心道:“這便是當今正道第一美女了,可惜上次錯失良機,否則早享用了這小娘子。嘿嘿,老天爺待我不薄,今晚卻給了我第二次機會!”

    他屈指一彈,封住翼輕揚的經脈,便更不怕她醒來反抗,伸手往臉上摸去道:“我先褪去這丫頭臉上的易容藥物,且看看她生得究竟如何美法?”

    突聽屋外真舞娘和白風流一前一后驚聲呼叫,跟著眾多手下亦接二連三發出慘叫,一瞬后又歸于死寂。

    靳快活凜然一驚,急忙縮手叫道:“白老弟、真仙子——”

    沒有人回答,一道俊挺的身影出現在門外,肩頭上停著恢復小鳥形貌的小羽。

    “楚天?!”靳快活看到來人身后斜背的蒼云元辰劍,不由暗吃了驚。他舒展靈覺,駭然察覺院子里橫七豎八躺著二十多具尸體,絕大多數是小羽的杰作。而真舞娘和白風流的咽喉上各有一道殷紅劍傷,鮮血橫流伏尸在地,應是被楚天干掉的。

    “怎么可能?”靳快活對真舞娘、白風流的實力知根知底,前者修為稍弱但也是真階第八層的境界,除非翼天翔親自出馬,否則以這二人聯手之力絕不可能在三招兩式間一命嗚呼。

    何況門前站的只是一個少年而已。

    靳快活心中的驚懼無以復加,喝道:“臭小子,你敢惹上南無仙府,殺了我這么多的高手,就算躲到天涯海角,也難逃一死!若識抬舉,就乖乖束手就擒歸順仙府,我為你在藥仙跟前美言幾句,或可保住性命。”

    楚天“哼”地冷笑道:“百花 “百花藥仙算什么東西,也只有你這種無恥之徒愿意卑躬屈膝當她的走狗!”雙手在胸前捏作印訣,掌心青光幻動,四周精氣急遽濃縮,在空中凝鑄成十二道法印光影,栩栩如生變化萬千,呼地涌向靳快活。

    “噩、傷、驚、休、死、離、散、亂、暴、失、絕、滅……”天機印勃然奔涌,卷裹著無法抗拒的天地之力,靈動幻渺教人由衷生出不敵之念。

    “砰砰砰——”靳快活每接住一道天機印,靈臺就像掀起一陣地震海嘯,神智搖晃心念沉淪,所有的意識分崩離析墮入永恒的黑暗。

    他是真階巔峰的人物,神陸頗有名氣的魔頭,從來奸^淫擄掠,無惡不作,不知欺辱害死過多少良善之人。

    對這種人渣楚天不會有一絲憐憫之心,天機印如長江大河不斷轟擊在魔劍之上,靳快活嗬嗬呼吼七竅流血,被澎湃罡風將身軀拋起如彈丸般跌蕩掙扎。

    “鏗!”蒼云元辰劍倏然飛出,一式“天外飛仙”***靳快活的胸膛,將他的尸體牢牢釘在墻上。

    “啪啪啪——”小羽煽動小翅膀在一邊鼓掌,喝彩道:“難逃一死,難逃一死!”

    楚天微微一笑回過頭,一群南無仙府的勁裝騎士剛剛涌入院中,正目睹他把靳快活釘死在墻上的情景,不由得呆如木雞面露懼色。

    楚天揚手攝過蒼云元辰劍,虛拍一掌將靳快活的尸首送出門外,“砰”的一聲正落在眾勁裝騎士腳下,冷喝道:“帶上尸體立刻滾蛋,半炷香后我見一個殺一個!”

    那些勁裝騎士如夢初醒,攜起真舞娘和逍遙二圣等人的尸首灰頭土臉逃出客棧,直奔出老遠,方回頭叫道:“小子,有種留下姓名,我們南無仙府必報此仇!”

    “楚天——,想報仇就去北冥山找我,小爺隨時恭候。”楚天一記冷喝道:“快滾!”

    這一聲他運起無上魔功,如驚雷綻動在夜空里隆隆回蕩,震得一干南無仙府的殘兵敗將魂飛魄散,有膽小的更是嚇得死死抱住馬脖子不敢松手,哪還敢鼓噪放肆,一個個抱頭鼠竄打馬狂奔。

    楚天看一眼屋中狼藉,抱起翼輕揚回到自己的客房里。

    直至這時眾多房客才回過神來,三五成群竊竊私語。唯有那店老板愁眉苦臉,想著官府來人該如何交代,一夜之間小店里躺著二十多個死人,滿地都是尸首,委實晦氣到家了。

    倒是那位藥鋪掌柜興高采烈,帶著煎好的草藥親自跑來客棧交給楚天,連聲道:“小兄弟替咱們通城百姓打跑了惡人,以后你再來小店,我分文不收。”

    正說得熱鬧,忽聽外面敲鑼打鼓,敢情是鎮長率著通城的士紳名流來向楚天***,還說明天就要上書知府大人,勒石銘文以表感激之情,直把楚天當作萬家生佛。

    先前罵街的那店小二也來了,揉著屁股腆胸疊肚守在院門外不準閑雜人等靠近。若有人問起方才戰況,便眉飛色舞吹噓一番,說得楚天生有三頭六臂仿如親見。

    直鬧到后半夜眾人散去,楚天才稍稍消停下來,暗自苦笑道:“這地方是不能住了,等那女子一醒我便立即離開,免得明日又被人纏住。”

    他請店小二將藥重新溫了,一勺勺喂給中年女子服下。

    過了須臾,那女子的眼睛緩緩睜開,神情茫然地打量著四周。

    “醒了,醒了!”耳畔響起小羽熟悉而歡快的叫聲,她的心頭微微一定,卻發覺自己躺在床上,正軟軟靠倒在一個少年的懷中。

    那少年身穿黃衣,依稀,好像,似乎很有點眼熟……

    她努力地回憶,自己應該是見過這少年,可究竟他是誰呢?

    當她的目光拂視過黃衣少年背后斜插的蒼云元辰劍,昏沉沉的腦海里似有一道電光閃過,脫口叫道:“楚天!”

    楚天怔了怔,問道:“你怎么認得我?”

    只見女子的眸中露出刻骨銘心的仇恨,咬牙切齒道:“小賊,我和你不共戴天!”運勁挺腰彈身而起,不料猛地嚶嚀一聲又撲在楚天的懷里,卻是體內經脈被靳快活封住,渾身酸軟使不出一點勁道。

    她驚怒交集,以為是楚天對自己下了手,寒聲道:“小賊,你對我做了什么?”

    “解毒。”楚天回答道。

    小羽見翼輕揚柳眉倒豎顯然聽不明白,便補充解釋道:“摸摸、抱抱、揉揉、捏捏……”

    翼輕揚聽得羞憤難當,臉上紅一陣白一陣青一陣紫一陣,一口氣接不上來登時昏死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