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147章 禹余天(上)
    第147章 禹余天(上)

    “死了,沒死;死了,還沒死,快了吧。這小賊到底死了沒有?”

    翼輕揚的心弦被兩種截然不同的矛盾念頭來回拉鋸,時起時伏難以自已。

    江面上波瀾壯闊,姹紫嫣紅的跌宕光霧撼天動地,卻看不到水下的惡戰。

    翼輕揚系出名門家學淵源,對百草藥仙的名頭早有耳聞。

    她本是千年紅蓮修煉成形,道行在南無八仙中名列前茅,兀自凌駕于被林盈虛擊殺的血羽老仙之上。尤其是一身毒功層出不窮防不勝防,正道各派對她深惡痛絕,卻又無可奈何。

    這次要不是遇上楚天,自己絕難逃脫這妖婦的魔爪。

    算上通城客棧的那次,楚天已接連救了她兩回。

    但就算他再救上自己一百回,一千回,自己也絕對不會原諒他曾經的所作所為。

    翼輕揚的芳心糾結在一起,下意識的,她的纖手緊握在素女仙劍冰冷的劍柄上,感覺到額頭掌心里全是汗。

    同一時刻,水下。

    百草藥仙和楚天的對決進入白熱化。

    盡收輕敵之念,百草藥仙顯現出圣階高手的強大實力,肋下的綠蔓在江水中翻騰飛舞,幻化出無數條虛實難分的光影,從四面八方涌向楚天。

    原本,她第一個要殺的人不是楚天,而是翼輕揚。

    手下死了,可以重新招攬。女兒,是獨一無二的。

    然而這小子卻一再毀損她以自身精血神魄煉鑄的本命魔寶,是可忍孰不可忍。

    她幾次下手試圖以水為媒毒倒楚天。可不管是“白發三千丈”,還是“春睡海棠”,甚或令多少正道名宿談虎色變的“千秋亂紅”,都教亙古不化印毫不客氣地吞噬煉化,根本傷不到楚天半根毫毛。

    反之,這少年仗劍橫江越戰越勇,雄渾的氣勢與天地合一,如滾雪球般不斷壯大。

    百草藥仙暗暗心驚,欲要退走又于心不甘,驀地一記冷叱燃燒真元施展出了壓箱底的絕學“舌燦蓮花”。

    “唿——”一朵粉白妖蓮精光閃閃從百草藥仙紅艷欲滴的檀口中吐將出來,彈指間便膨脹如盤,散發出熾烈熱浪。四周的江水汩汩翻滾,迅即化為濃烈的水汽蒸發,仿佛半條錦江都被煮得沸騰。

    楚天如墜銅爐,兇猛肆虐的無形火毒如鋼針般扎破他的護體罡氣刺入體內,經脈中運轉的魔氣仿似熔巖躁動,直要將全身焚為灰燼。

    “小心,這是妖婦用精血所化的‘紅蓮業火’!”一直關注戰局的洞天機開口了,道:“不如你下去休息一下,我老人家出手替你打發了她。放心,不收你的工錢。”

    “這叫紅蓮業火是吧,你老人家歇著去,看我怎么收拾這個妖婦!”楚天凝念催功,口中低喝:“咄!”左手捏動法印,祭出真龍天子印。

    但見一條如真似幻威猛絕倫的幽冥之龍從楚天體內升騰而起,通體燃放璀璨炫目的冰藍色光焰,陰冷的冥火氣息瞬間擴展四面八方,如春陽融雪將紅蓮業火轉瞬焚化,水下世界重歸清涼。

    幽冥之龍昂首怒嘯氣勢更盛,光焰烈烈燃燒不可一世,壓向百草藥仙。

    在幽冥之龍的強勢催壓之下,那朵粉白妖蓮猶如在風雨中搖擺的野花黯然失色。

    “這小子,果真得到了劍魔真傳!”百草藥仙騎虎難下,猛催真元仰面“噗”地一口精血噴在妖蓮花心之上。

    妖蓮得到精血滋潤,霍然一顫光芒暴漲,層層疊疊的花瓣哧哧橫空激射而出,爭奇斗艷蔚為壯觀,足足有八八六十四片之多,組成一座運轉先天誅仙殺魔的“蓮花落陣”,覆壓百丈方圓。
br />
    百草藥仙動真格的了。

    這一下她燃燒耗損的真元,至少需要二十年的閉關苦修才能盡復舊觀,可謂下了血本。但她已輸紅了眼,況且若能得到蒼云元辰劍等諸多劍魔遺寶,這點損失也是值得。莫說二三十年間突破抱樸之境,就是沖擊守一境界直至躋身圣階巔峰亦非癡人說夢。

    波光搖蕩,江水映出妖異的粉紅色,令人感覺置身在一個綺麗的夢境中。

    六十四片蓮花瓣猶如刀鋒般犀利,切割開咆哮的怒濤,拖曳著長長的光影,各行其道變幻萬千,充滿毀滅天地的可怖殺意。

    “妖婦想跟我玩命?”楚天冷冷一笑,身形不退反進夷然無懼地迎向蓮花落陣。

    玩命,他最不怕的就是這個。

    很久以前,除了這條命他幾乎一無所有。一路行來波詭云譎,不知經歷了多少九死一生的危急時刻,區區一個百草藥仙又哪在話下!

    他的心神高度集中,漸漸進入洗心滌塵物我兩忘的先天之境,施展開沉魚落雁身法縱劍御龍破入蓮花落陣。

    “哧哧哧哧——”蓮瓣鋒刃瘋狂肆虐,徹底將楚天的身影吞沒。

    楚天的身形便在這片片凄美的花瓣之中穿梭趨避,宛如花間舞者。一任蓮花落陣轟轟烈烈的發動運轉,始終傷不到他半片衣角。

    以道破陣,以心馭法。

    他就像是這大江中一滴自由徜徉的水珠,不受任何力量與法則的禁錮束縛,隨心所欲地馳騁縱橫如入無人之境。

    十丈、八丈、五丈……聲色不動間,兩人的距離迅速拉近。

    百草藥仙的瞳孔逐漸收縮,眼眸深處映照出楚天灑脫從容的人影,駭異地發現到對方恰似指尖的一縷清風,不管自己如何用力抓攝握緊,卻終歸無法掌握住他。

    反倒是來自蒼云元辰的凌厲劍氣宛若破囊之錐,不停撕裂蓮花陣罡壓迫過來,讓她心生寒意斗志銳減。

    百草藥仙猛地一警,意識到自己的心神不知不覺中已被楚天雄渾霸道的氣勢牢牢壓制,連帶蓮花落陣的威力亦大幅消退形同虛設。如此發展下去,無需對方仗劍來攻,她已然不戰自潰。

    逃吧,保命要緊!

    一個前所未有的念頭不由自主在百草藥仙的腦海里一閃而過。

    身為南無仙府外八府府主之一,坐鎮天南等若一方諸侯,手掌萬千黎庶的生死,從來以為自己可以隨心所欲地呼風喚雨、長生不死永享仙福,卻從未想過自己有朝一日也會輪為被別人宰殺的對象。

    一絲無法遏制的懼意涌上心頭,百草藥仙的口中凄厲長嘯,不顧一切地催動真元釋放出最后的勝負手——“步步生蓮”!

    她的身形飛速向后上方的江面退走,腳下踩踏出一朵朵金燦燦的魔蓮,如重巒疊嶂飛舞旋轉朝楚天轟去。

    “嘩——”眼前光線一亮,她霍然沖出江面便欲縱身飛遁。

    不料一道指風穿越十丈空間,如流光閃天急襲而至,直點她的眉心印堂。

    “這是……”百草藥仙大吃一驚,眼角余光便掃到那小舟之上的老翁神態悠然,右袖低垂微微風動。

    “老匹夫!”一瞬間她認出了對方的來頭,心中驚駭無以復加,雙手連劃,指尖十支紅然道:“小哥客氣了,哪里是一臂,分明只是一指而已。”

    兩人相視一笑,云淡風清。

    翼輕揚默默無語,看著楚天兵不血刃地斬殺了號稱南無八仙之一的百草藥仙,修為之高與當日落難法門山莊時不可同日而語,心里頭驚駭難言五味雜陳。

    如果他不是兇手,而是行俠仗義的正道俠士該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