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154章 心心相印(下)
    第154章 心心相印(下)

    原來昨夜翼輕揚奔出拋花小筑,本想去找爹爹問個明白,誰知心神不屬兼之初來禹余天,不熟島上路徑,卻越走越是荒涼。待她醒覺時,方才發現自己已來到一座僻靜無人的懸崖邊。

    她收住腳步,但看四周草木森森萬籟俱寂,心下不自禁地愕然道:“糟糕,我怕是迷路了。”

    正當她欲要尋找歸路,冷不丁耳畔有個沙啞的聲音說道:“女娃兒,明日便是你的好日子,為何深更半夜還獨自跑來懸崖邊?”

    翼輕揚吃了驚,轉頭朝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只見不遠處的林木之間,一名灰衣怪客雙手持拐凌空懸浮,雙目閃爍幽藍色的精光,景象詭異宛若幽靈。

    她反手按住素女仙劍,凝定心神強自鎮定道:“你是人還是鬼?”

    灰衣怪客咧嘴一笑,露出白森森的牙齒,說道:“我是人也是鬼,在世人眼里,我早已死了十八年。”

    翼輕揚一驚,心里頭對這非人非鬼的不速之客暗生畏懼,只想趕緊離開,說道:“我有事,沒空跟你羅嗦。”身形疾掠而起。

    不想眼前一花,灰衣怪客后發先至,橫身擋住她的去路。

    翼輕揚急忙收住身勢,心下駭然道:“這怪人是誰,為什么攔住我?”

    此時四下無人,翼輕揚強迫自己迅速鎮定下來,鏗然掣出素女仙劍,指住灰衣怪客的胸口清叱道:“閃開,否則休怪本姑娘對你不客氣!”

    灰衣怪客瞟了眼翼輕揚手中的素女仙劍,問道:“這柄劍,是令堂的遺物吧?”

    翼輕揚不由訝異道:“你怎么會知道?”

    灰衣怪客的臉上掠過一抹奇異的神色,緩緩道:“我當然知道,因為這柄劍是我送給她的。”

    “你送給我媽媽的?”翼輕揚大感意外,見灰衣怪客的神情卻又不似在說笑。“你是我媽媽的朋友,為何我從沒聽她提起過你?”

    灰衣怪客點點頭,回答道:“她是不會對我說起你的。”

    翼輕揚對灰衣怪客好奇起來,沉吟片刻問道:“那我帶你去見爹爹好不好?”

    灰衣怪客道:“我的確要見他一面,只是他見了我恐怕會不開心。”

    翼輕揚“哦”道:“那你來禹余天做什么?”

    灰衣怪客淡淡道:“找人算賬。”

    翼輕揚疑惑道:“算賬?”

    灰衣怪客輕輕嗯了聲,卻不再多說。

    翼輕揚見狀心驚道:“這怪人莫非是來尋仇的?”

    她望了眼高高升起的冷月,說道:“天色不早,我還要去找爹爹,請前輩讓路。”

    不料灰衣怪客眸中陡然寒光迸射,沙啞的嗓音低喝道:“不準去!”

    翼輕揚被灰衣怪客的眼神盯得芳心一凜,旋即怒道:“為什么?你憑什么不準我去?”

    灰衣怪客徐徐道:“我要翼天翔明日在千百賓朋前灰頭土臉,名聲掃地!你乖乖地聽話,過了明晚,我自會毫發無傷地放了你。”

    翼輕揚心中一寒道:“此人不懷好意,言語之間竟似對我爹爹恨之入骨,想來是敵非友,絕非善類!”

    她手腕一振素女仙劍嗡嗡顫動,幻化出一朵朵眼花繚亂的光花,警告道:“你再不讓開,恕輕揚要出手了!”

    灰衣怪客一笑道:“就算我站著不動,你也刺不中我。”

    翼輕揚可不信這個邪,清聲喝道:“看招!”振腕出劍刺向灰衣怪客小腹。

    她知對方修為高深莫測,故而一上手就使出翼天翔親傳的“朝花夕拾十九式”,只要灰衣怪客側身閃躲,便能沖破他的阻截盡速逃走。

    誰曉得灰衣怪客居然一動不動,任由素女仙劍往自己的小腹刺來。

    翼輕揚一愣,她與灰衣怪客無怨無仇,也不想一劍奪人性命,當即運轉真氣劍鋒勁力微吐,欲將他點倒在地。

    然而就在素女仙劍刺中灰衣怪客衣衫的一霎,對方的袍袖無風自動倏然鼓脹如球,“砰”的悶響轟擊在劍刃上。

    翼輕揚嚶嚀一聲,直感一股沛然莫御的巨力順著仙劍涌到,震得她衣袖碎裂嬌軀踉蹌,險些摔倒在地。

    小羽見翼輕揚吃虧,雙翅收縮緊貼身軀,如一支雪白的羽箭飛射向灰衣怪客。

    灰衣怪客看也不看,張開左手也不見什么精妙招式,小羽便似飛蛾投火般被他牢牢掐住,攥在掌心里掙扎不脫。

    翼輕揚又驚又怒,想那小羽的修為比她高出不止一截,即便遭遇洗心境界的圣階人物亦全然無懼。哪知如今僅僅一個照面,就被灰衣怪客擒拿到手!

    眼看小羽吃虧,在灰衣怪客的手中驚慌悲鳴,翼輕揚心如刀絞,奮不顧身地仗劍急劈道:“放開我的小羽!”

    灰衣怪客像是算準了翼輕揚所有的招式變化,身形微微偏轉避過素女仙劍,提起手中黝黑細長的拐杖“哧”地一道無形氣勁擊出。

    翼輕揚胸口膻中穴一 中穴一麻,便即失去知覺軟倒在地。

    灰衣怪客拐杖一挑,將翼輕揚挾在肋下,御風而起穿越上清宮如入無人之境,轉瞬來到位于半山腰斬妖巖附近的一處幽深古洞中。

    他隨手將翼輕揚丟在地上,又對被自己用左手捏得死死的小羽道:“老實點,不然我就拔光你的鳥毛!”

    小羽望著灰衣怪客兇神惡煞般的模樣,心中大是害怕。它自知遠不是這惡人的對手,又性情通靈深諳大丈夫能屈能伸之道,忙不迭連連點頭。

    灰衣怪客哼了聲,放開小羽,自顧自靠著洞壁坐下。

    小羽小心翼翼挪到翼輕揚身旁,雙目偷偷盯著灰衣怪客,不知他接下來會干什么。

    好在灰衣怪客對翼輕揚并無進一步的舉動,似乎正如他先前所言的那樣,只想軟禁這丫頭一天一夜,好讓翼天翔在婚典上顏面大失淪為笑料。而對于翼輕揚本人,他倒并無多少惡意。

    忽然他輕輕一咦,看到翼輕揚破損的衣袖中露出了半截藕臂。在她的玉腕上,戴著一串晶瑩剔透的紫色手鏈,鏈上墜著一枚碧綠通透的心狀翡翠。

    灰衣怪客的身軀一震,呼地掠起落在翼輕揚的身邊。

    小羽嚇了一跳,喉嚨里呼呼低吼色厲內荏地盯著灰衣怪客。

    灰衣怪客恍若不覺,伸手從翼輕揚的腕上褪下手鏈,拿到面前仔細端詳。

    在那心狀的翡翠的正面,鐫刻著一個“南”字;反面則是一個“伊”字。

    他的手不由自主有些抖顫,緊緊攥住心狀翡翠,喃喃低念道:“為伊消得人憔悴,衣帶漸寬終不悔……”

    小羽不明所以,卻見灰衣怪客眼放異光緊盯著翼輕揚的俏臉,不由暗自恐懼,嘴里卻忍不住鸚鵡學舌道:“為伊消得人憔悴,衣帶漸寬終不悔……”

    灰衣怪客一驚,才察覺到是小羽的模仿自己。他自失地一笑,搖搖頭道:“你這畜生又懂什么?”

    他緩緩靠回洞壁,雙目須臾不離地望著昏迷中的翼輕揚,忽然微笑忽而切齒,沉浸在對往昔的追憶中。

    不知不覺燈殘漏盡旭日東升,灰衣怪客驀地若有所覺,拐杖點地來到洞口。

    遠遠地,幾名禹余天弟子結伴而來,邊走邊向四處張望,似在尋找什么。

    灰衣怪客略作沉吟,揚手擲出七枚手指粗細的青色符陣釘。釘上青光熠熠,刻滿復雜玄奧的符紋,“哧哧”有聲沒入樹木山石中消失得無影無蹤。

    “唿——”四周亮起一團極淡的青色光罩,如穹頂般籠罩住洞外百丈方圓,轉眼間又漸漸淡滅。

    灰衣怪客身形一晃在洞外的林木荊棘之間來回穿梭游弋,雙拐這里點一下,那里拍一記,又將幾塊巨大的山石稍作移位,一座“七曜帳天陣”赫然成就。

    那幾名禹余天弟子渾然不覺漸行漸近,卻在陣中兜轉了一圈,便通過灰衣怪客有意留下的生門向南而去。

    灰衣怪客回到洞中,又等了半晌,約莫中午時分翼輕揚醒轉過來。

    她睜眼看到灰衣怪客,立即想起昏迷前的情形,芳心登時一沉道:“這家伙修為驚人,怕爹爹也不是他的對手。我先設法將他穩住,若能套出些內情那就再妙不過。爹爹見我失蹤,必會派人搜尋,早晚都會找到這里。”

    心念既定,翼輕揚佯裝迷惑,問道:“我這是在哪里?”

    “這里是上清島的一座無名山洞,我已在洞外布置了迷陣,任誰也不能尋到洞中。”灰衣怪客一語道破了翼輕揚的指望,手指微松那串手鏈從掌心里瀉落下來,在她的面前來回搖晃。

    翼輕揚一怔道:“這串心心相印是我娘親的遺物,還給我!”伸手去欲要奪回。

    灰衣怪客屈指一攝,手鏈沒入他的掌心,冷冷道:“只要你如實回答我一個問題,我便將這串手鏈還給你。”

    翼輕揚恨恨瞪視灰衣怪客,問道:“什么問題?”

    灰衣怪客道:“你的生辰八字。”

    翼輕揚愣了愣,慍怒道:“你要曉得我的生辰八字做什么?”

    灰衣怪客閉口不答,只將手鏈在翼輕揚的面前故意晃了兩晃。

    翼輕揚咬牙切齒將自己的生辰八字說了出來。

    灰衣怪客沒等聽完,右手一顫那串心心相印嘩地從他指尖中滑落,掉在了地上。

    翼輕揚連忙撿起手鏈,輕輕吹去上面沾著的灰土,抬頭竟然發現灰衣怪客正似笑非笑地瞅著自己。

    她情不自禁打了個寒戰,手握素女仙劍全身戒備道:“你又想干什么?”

    孰知灰衣怪客如癡如狂,對翼輕揚的話語置若罔聞,低低的聲音道:“小伊,你受苦了,都是那狗賊害了你!”話語中竟似蘊含著無比的痛苦與憤怒。

    他便像瘋了般,突然雙拐點地沖出洞外,轉眼之間消失了蹤影。

    翼輕揚對灰衣怪客的舉動莫名其妙,忙起身追到洞口,卻已看不到他的身影。

    她隱隱覺得這灰衣怪客與自己有著莫大的關聯,只是他又為何對爹爹恨之入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