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177章 兄弟會(上)
    第177章 兄弟會(上)

    原來就在楚天出手攻殺綠涯鬼尊的同時,晴兒揮舞閻浮魔鞭勢如破竹橫掃群鬼。

    那上百的惡鬼雖說猙獰兇惡,卻多為二三流的蝦兵蟹將,如何能夠擋得住閻浮魔鞭剛猛霸道的兇狠殺伐?

    可憐群鬼無首,沒了能為他們提供遮風避雨的大樹,直被晴兒殺得落花流水,轉眼就折損近半。剩下的眼看綠涯鬼尊自身難保,焉還敢負隅頑抗?一個個樹倒猢猻散,抱頭鼠竄逃之夭夭。

    老鑄站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想想自己好歹也是真階第七境的高手,可在這兩個歲數加起來也沒他大的少年少女跟前,修為懸殊判若云泥。

    楚天倒也罷了,畢竟他曾參悟天下有雪一劍怒斬陰圣道,名聲在外頭角嶄露。可那嬌滴滴跟在楚天身后看似小仙女的姑娘,不僅修為強橫至極,出手更是狠辣凌厲,閻浮魔鞭舒卷之間,幾無一合之將,譬如砍瓜切菜般干凈利落地將群鬼掃蕩一空。

    老了,老了,如今已是年輕人的天下啦。

    一念未已,那邊晴兒已然收招,氣定神閑好地往楚天身邊一站,問道:“哥哥,可問出你那位好友的下落?”

    楚天回答道:“假如我猜得不錯,他們很可能是去了寒洞絕地。”

    當下他收起蒼云元辰劍在前引路,老鑄緊緊相隨,晴兒在后壓陣。三個人在廣闊無垠的地下世界中御風穿梭如入無人之境。途中偶爾撞上幾撥不長眼的惡鬼,俱都被楚天和晴兒兵不血刃地打發了。

    行出約莫一個多時辰前方地勢陡陷,一座冒著滾滾紫霧的深淵出現在三人面前。

    老鑄見楚天放緩了身形,不由問道:“楚公子,你的朋友就藏在這里么?”

    楚天頷首道:“這座勾漏幽淵當日曾是幽淵鬼尊的地盤,被我和他聯手攻破,奪了鬼尊手中的勾漏令。而今亂離火泊被雷暴鬼帝攻破,惟有此處可堪藏身。”

    說著話楚天一馬當先沖入勾漏幽淵,淵中紫氣彌漫遮蔽眼目,饒是老鑄全力催動靈覺也難以看清楚周遭情形,反被四面八方涌來的陰寒煞氣滲入體內,漸感手足發冷心魔欲動。

    正在這當口,左方的濃霧遽然翻動,露出一張直徑超過一丈的巨大鬼臉,張開黑黢黢的血盆大口咬向老鑄的腦袋。

    與此同時,紫霧深處響起聲聲鬼哭狼嚎,一條條鬼影閃現向楚天和晴兒攻來。

    哪知楚天有菩提鏡月印護持靈臺,早已察覺到這群惡鬼欺近。他藝高人膽大,全身運轉不動如山印,金峰兀立華光綻放,那些惡鬼甫一靠近,便被金光轟得精氣飛散魂魄離亂。

    他憑空踏步,右拳一記“末日光照”轟向正朝老鑄撲去的鬼臉。

    那鬼臉看到楚天出拳,神情驟變道:“楚公子手下留情!”一陣黑氣翻卷,巨臉匪夷所思地凝縮成拳,“砰”地硬接了一招。

    楚天的身形微微一晃,卻見那只鬼臉幻化的拳頭光影晃動被震飛出三丈多遠,口中兀自叫道:“都給我滾回去,楚公子是咱們峨少主的好朋友,誰也不許亂動!”

    四周的惡鬼聞言紛紛停手,退回到紫霧之中消失不見。

    那拳頭一晃化為條黑色鬼影,朝楚天恭恭敬敬抱拳道:“老夫幻云鬼王,見過楚公子。當日凌云閣大戰,老夫追隨云仙子殺上法巖峰,曾見過公子御劍擊殺陰世家家主陰圣道,至今記憶猶新。”

    它的口中歌功頌德,心里面更是暗自乍舌,不明白為何幾十天的工夫,楚天的實力居然更加強橫。幸虧自己收手及時,不然幾記日照神拳轟將下來,往后自己還有沒有命在地下世界繼續混下去猶未可知。

    楚天聞言也抱拳還禮道:“幻云前輩過譽了,敢問云仙子和無羈兄可在淵中?”

    幻云鬼王答道:“云仙子、峨少主都在里面,楚公子請隨我來。”

    楚天、晴兒和老鑄三人跟在幻云鬼王的身后,徑自朝勾漏幽淵深處行去。

    三人一鬼走了大約兩柱香左右的工夫,下方紫霧陡地一開,露出一座懸浮在空中的巨大巖石,長約兩百百丈寬過三十丈,如同小山一般在霧里緩緩飄轉。

    在那巖石深處,大大小小的洞穴星羅密布猶如蜂巢,表面隱隱一團幽淵煞氣波動,似被人布了法陣結界。

    幻云鬼王一指那巨石道:“楚公子,那日我們遭遇雷暴鬼帝突襲,云仙子重傷退走,峨少主便帶領大伙兒暫避到這勾漏巖中。可惜咱們傷亡慘重,能夠僥幸抵達此處的十不余一。連峨少主的爹爹亦教雷暴鬼帝抓了去,至今生死不明。”

    楚天心情沉重地點點頭。他雖未親眼見到七天前的那場惡戰,但管中窺豹已能遙想到其中的慘烈景象,心底里的殺機愈發濃烈, 濃烈,飄身落在勾漏巖上。

    他雙足剛剛落地,就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從一座洞穴里沖了出來,朝自己張開雙臂欣喜叫道:“小楚,你回來了!”

    沒等楚天回話,就已被峨無羈的胳膊緊緊抱住,大手在他背上又拍又打,興奮得語無倫次道:“你小子怎么這么快就回來了?算你夠兄弟,知道來這兒找我。”

    楚天看到這家伙活蹦亂跳的模樣,懸了老半天的心終于稍稍放下,當即有冤報冤有仇報仇,也在他背上使勁擂了一拳道:“你小子傻人有傻福,卻害得我一路好找!”言語未完卻覺得眼角發澀,喉嚨口像是被什么東西被堵住了。

    峨無羈咧開大嘴笑道:“是啊,我都差點以為再也見不著你了!”

    晴兒和老鑄站在楚天身后,望著他和峨無羈兄弟重逢像孩子似的又捶又打,心里也替他們高興。

    無論是對楚天還是峨無羈而言,對方都是自己可以拿身體去擋,用性命去填的手足兄弟。他們性格各異,卻均有一顆赤誠之心,即使為了彼此要與全天下的人為敵,也絕不會皺一皺眉頭,更不會去問為什么。

    這時候楚天的心緒稍定,問道:“無羈,伯母情形如何?”

    峨無羈笑容一斂,低啞道:“她和岐黃鬼帝拼得兩敗俱傷,此刻正在昊天神棺里休養,沒有十天半月怕是起不來。后來雷暴鬼帝又來趁火打劫,我爹爹為掩護我跟雷老鬼死磕,結果被那老鬼捉了去。”

    “我本想拼著命回去救他,可老頭子吼著對我說:‘小子,快滾,照顧好你娘,別讓我老峨家斷了后!’”

    峨無羈越說越是悲憤,禁不住狠狠一拳捶在自己的胸膛上,叫道:“小楚,你說,不救回我爹,不活劈了雷暴老鬼,老子還算個男人嗎?!”

    楚天抓住峨無羈的手,緩緩道:“我回來了,這次咱們兄弟還是一起干!”

    峨無羈點點頭,也不知該說什么以表達自己此刻的心緒,只按住了楚天的肩膀重重一搖。

    過了半晌,他才接著說道:“后來我就帶領剩下來的部眾護著老媽來到了勾漏幽淵。用勾漏令在淵里辟出一塊地方暫時駐扎了下來。咱們腳下的這塊勾漏巖原本是幽淵鬼尊的洞府,我把它搶了過來,又布置了一座法陣勉強穩住腳跟。”

    楚天微笑道:“你小子出息了。”回頭將老鑄和晴兒介紹給峨無羈認識,又道:“走,我們一起去見伯母。”

    峨無羈笑得有些勉強,道:“我媽也不知道醒了沒有,醒了也不知愿不愿意見人,這回她可傷得真不輕。”

    眾人舉步往峨無羈住的巖洞走去,卻見洞口冷冷飄立著一位青衣少女,面色蒼白如紙神情呆板,正是文靜。

    峨無羈走到洞口,對她說道:“文姑娘,你看誰來了?”

    文靜的視線緩緩轉向楚天,在他的臉龐上停留了一會兒,嘴唇邊像是多了一抹笑容,輕輕點了點頭,卻是什么也沒說。

    楚天見文靜與從前那溫柔恬靜的性情判若兩人,心下黯然,停下腳步低問峨無羈道:“她的記憶還沒有恢復么?”

    峨無羈回答道:“有時候勉勉強強能記起一些事來,但更多時候只會像你現在看到的那樣發呆,動也不動地一站就一天,誰也不理。”

    他嘆了口氣道:“我媽說,除非她能解開心結,否則胸中郁結之氣日盛,只會離本性越來越遠。”

    楚天點點頭,望著如同雕像般佇立的文靜,輕聲道:“文姑娘,我是楚天。”

    文靜幾不可察覺地頷首道:“我知道。”說完這三個字,她旋即嘴唇緊閉又陷入沉默。

    眾人從文靜身前走過,步入巖洞中,借著幽暗的光線便看到昊天神棺靜靜安放在洞里,從棺體表面冉冉冒出淡淡的殷紅煙氣。

    峨無羈走近昊天神棺,喚道:“媽,小楚來了,你老人家可要見見?”

    “不見!”僵尸老媽想也不想便一口回絕,顯然心情惡劣之極。

    峨無羈歉然望向楚天,小聲道:“她一直都忙著療傷,好盡快出關去找我爹。”

    楚天卻不以為意,對著昊天神棺里的僵尸老媽說道:“伯母,你可好些了?”

    僵尸老媽不耐煩道:“你有多遠滾多遠,少來打擾老娘,老娘說不定能好得快些。”

    楚天曉得僵尸老媽說話從來直來直去不打彎,更知她此刻的心境,故此連碰釘子也不惱火,說道:“我身上帶了些云麓圣泉,不知對伯母的傷勢愈合是否有用——”

    話未說完,猛聽“砰”的爆響棺蓋飛起,僵尸老媽的身軀從昊天神棺里彈坐起來。好似聽了楚天的這一句話,她的傷勢就好了大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