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180章 晴天展神威(下)
    第180章 晴天展神威(下)

    雷竟城見到僵尸老媽強勢現身,心下微微一怔,運念一收雷暴之刀沒入掌心消失不見,冷冷說道:“云中仙,你復原得倒挺快,但今日恐怕再無人能為你消災擋難。”

    僵尸老媽血紅的雙眼睜得滾圓,嘿然道:“你少放屁,有種就放馬過來!”

    她嘴里叫得雖兇,心中卻殊無把握。盡管有了云麓圣泉之助,自己的傷勢復原神速,但也僅僅好了七八成而已。若是對付一干蝦兵蟹將自然手到擒來,可碰上雷暴鬼帝,未免力有不逮。

    只是既然人家都殺上門來了,自己除了一拼之外,難道還能任由峨無羈、幻云鬼王等人上去送死。事到如今唯有硬著頭皮跟雷老鬼斗到底,能多撐一刻是一刻。

    雷竟城冷笑道:“想找死,老夫成全你!”左手憑空虛握,凝起一支一丈三尺長的雷槍,通體電流閃爍喀喇喇脆響,朝僵尸老媽擲了過來。

    僵尸老媽單手抓住棺蓋往外掄出,“啪”的一聲將雷槍砸得粉碎。

    她口中低哼一聲,身軀站在昊天神棺里晃了兩晃,悍勇無畏地望向雷竟城道:“雷老鬼,你憑這點破爛貨色也想吃住老娘,做夢!”催駕昊天神棺沖向雷暴鬼帝。

    雷竟城用了一記雷槍,便試出僵尸老媽外強中干不耐久戰。但它也同樣不想跟云中仙糾纏過久,否則手下的嘍羅死傷殆盡,自己成了光桿鬼帝,還拿什么統治鬼城的地下世界?

    眼見僵尸老媽沖來,雷竟城雙手齊舉吐出兩柄銀光燦燦的巨錘,居高臨下朝對方頭頂轟落。

    “轟!”僵尸老媽舉起棺蓋向上封擋。兩柄雷暴之錘轟擊在棺蓋上電光四濺,附近有幾個惡鬼避之不及,登時爆碎成煙。

    僵尸老媽被震得氣血浮動,腳下昊天神棺嗚嗚響鳴往下沉落,不由自主地旋轉起來。

    雷竟城卻不容她有絲毫喘息之機,雙手一翻雷暴之錘重逾萬鈞又轟了下來。

    僵尸老媽不敢再跟雷竟城硬拼,昊天神棺向左飄蕩避其鋒芒。

    但雷竟城的氣機早已鎖死僵尸老媽,且這兩柄雷暴之錘遮天蓋地籠罩三十余丈方圓,又豈是輕易能躲閃開去?

    迫于無奈,僵尸老媽強運功力再次封擋。

    “轟——”昊天神棺劇烈翻滾搖搖欲墜,僵尸老媽眼中紅光一黯,全身皮膚如蛛網般龜裂,滲出濃烈赤氣。

    “媽!”峨無羈見老媽遇險,顧不得和雷竟城實力懸殊,揮動磨金霸王錘沖了過來。

    文靜見狀眸中寒光一閃,手握尖刀緊隨著峨無羈沖向雷竟城。

    僵尸老媽急道:“傻兒子,快退回去,你這是來送死!”搶先一步雙手運轉棺蓋橫掃雷竟城。

    雷竟城嘿然道:“也罷,老夫這便送你們母子歸西!”雷暴之錘隆隆轟鳴,朝向僵尸老媽的棺蓋砸落。

    突然,一股洶涌殺機從它頭頂泄落,雪浪翻滾劍鋒撕裂虛空直劈而下。

    雷竟城霍然一凜,抬眼便見楚天手擎蒼云元辰劍踏云破瀾當空殺來。

    它放開僵尸老媽,身形如電閃放往后急退。

    哪知蒼云元辰劍收放自如,猛往下壓鏗然斬擊在那雙雷暴之錘上。

    雷竟城只覺得雙臂微麻,雷暴之錘竟被蒼云元辰劍四兩撥千鈞,劃過兩道弧光反打向它的雙腿。

    這兩柄重錘融合了蒼云元辰劍的勁道,力量之強橫連它也不敢用雙腿硬接。

    匆忙之下雷竟城雙手撤勁疾收雷暴之錘,同時銀袍下擺光芒暴漲鼓脹如球,砰然接下自己的雙錘的反噬轟擊。

    虧得它反應神速已收去大半氣勁,又用銀袍李代桃僵接住雷暴之錘,雙腿才幸免遇難沒被自己的重錘砸碎。

    盡管如此,它的半截銀袍卻受了無妄之災,應聲碎裂成片如彩蝶般漫天亂舞。

    沒等雷竟城重新穩住陣腳,楚天吐氣揚聲,蒼云元辰劍借助在雷暴之錘上的反彈之力如神龍抬首,化作一式“逆天改命”直刺它的小腹。

    這一前一后兩招劍式段落分明干凈利落,卻又一氣呵成猶如行云流水,于招式轉換之間全無斧鑿刀刻的凝滯痕跡,登時令得雷竟城攻勢全消,轉瞬間落入下風。

    雷竟城面色凝重,怎也沒想到自己居然會被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在兩個照面里逼得節節敗退險象環生。

    但它將近三千年的道行畢竟不是擺設,彈指間雙手低垂在小腹前虛抱如球,“唿”地推出一蓬銀色光海,以攻對攻涌向楚天。

    楚天見雷竟城在此情形下還敢跟自己對攻,心中暗贊一聲道:“這老鬼倒也有幾分膽色!”蒼云 !”蒼云元辰劍祥云飛縱攪動光海,劍鋒披荊斬棘長驅直入。

    “啪!”雷竟城右手一翻在蒼云元辰劍上輕輕一按,掌心吐出一道電芒沿著劍刃激射向楚天。

    楚天見招拆招毫不驚慌,默運魔功催動元辰虛境中蘊藏的浩瀚云麓靈氣,劍上雪光爆閃將電芒熔煉成煙,緊跟著左拳一記“千瘡百孔”乘勝追擊直搗黃龍。

    雷竟城口中呼喝,也是用左拳迎上。雙方的鐵拳迎空激撞,爆出如雷轟鳴,各自借著對方的拳勁向后飛退。

    楚天胸口氣血震蕩,左臂一陣酸麻魔氣逆流,微覺凜然道:“若非我近日來修為大進,又攻其不備占了先機,就這一拳便要吐血落敗!”

    他運轉梵度魔氣疏通左臂經脈,蒼云元辰劍抱入懷中擺出禹余天的起手式“千山萬壑”,趁機調勻內息恢復功力。

    剛才一番兔起鶻落,楚天連連搶攻逼得雷竟城不住后退,連銀袍也被蒼云元辰劍削去半幅,不由大漲峨無羈等人的士氣。

    但楚天心知肚明,自己并非雷竟城的對手。他剛才冷眼旁觀僵尸老媽與這老鬼的交戰,發現對方恃強凌弱招招兇猛,固然聲勢駭人但使之剛暴未留余力。因此審時度勢奇兵突出,利用雷神之錘反噬之力打了雷竟城一個措手不及。

    那兩劍看似簡單,實是楚天蓄勢已久的巔峰之作,借勢取法堪稱神來之筆。

    但他的功力剛剛恢復到七成多,實不宜和雷竟城這樣的鬼帝級高手硬撼。無奈僵尸老媽重傷未愈,峨無羈和文靜又沖了出去,自己若再不出手,后果不堪設想。

    見未能傷到雷竟城,楚天心里暗叫聲可惜,目光凝定在它臉上,沉靜說道:“閣下不愧是鬼帝之尊,雷暴之譽名不虛傳。”

    雷竟城被楚天劈頭蓋臉打得差點沒了方向,原本心中怒極便要出手找回場子。哪想這少年一開口就贊頌自己,不禁火氣稍消,冷然道:“你這時再來拍老夫的馬屁,已然遲了!”

    楚天抓緊時間恢復功力,微微一笑道:“雷暴鬼帝盛名在外,又何須楚某曲意奉承。今日能與閣下一戰,不亦快哉!”

    峨無羈看到楚天出手救下僵尸老媽,大松了口氣,但聽他句句都是贊揚雷暴鬼帝的話,又禁不住暗自訝異道:“啥時候小楚改了性子,一顆顆的迷魂藥直往那老鬼的嘴巴里送?”

    突聽遠處響起修道先的一聲嘶吼,竟是被晴兒的定界魔槍貫胸而過,一命嗚呼。

    翠緲煙花容失色,拼命催動“寒煙翠”抵擋住無孔不入的剛猛槍潮,卻是獨木難支形勢岌岌可危。

    雷竟城嘿然道:“臭小子,居然用緩兵之計誆騙老夫!”凝動右拳從指縫間飆射出三束銀色光刃,卻是它的得意絕學“雷暴之叉”。

    僵尸老媽稍稍緩過口氣,催動昊天神棺往前迎道:“小子,讓我來!”

    楚天身姿飄逸巋然屹立,從容說道:“伯母,你暫且為我壓陣。我若不成,再換你來斗這老鬼也是不遲。”

    說著話他翻轉右腕用蒼云元辰劍在三股雷暴之叉上運勁一拍,身形斜向飄起如風行水上,飛速欺近雷竟城。

    蒼云元辰劍在雷暴之叉上劇烈摩擦,“鏗鏗”鏑鳴似雨打芭蕉,激撞開無數耀眼銀星。

    雙方的距離迅速拉近,楚天左拳如錐破囊無懼無畏轟向雷竟城面門,竟是想和這老鬼正面硬拼。

    雷竟城自是喜出望外道:“這小子修為雖然不錯,卻難免年少驕狂,居然不自量力想和老夫硬撼,真正是自尋死路!”

    它看準楚天的拳勢,左手五指蜷攥也不用任何的虛招花巧,霍然迎上。

    但見楚天的唇角邊忽然逸出一抹不屑的冷笑,雷竟城猛感不妥,卻發現對方的拳勢遽然回收,下方的蒼云元辰劍反震而起,直斬它的左腕!

    “好刁滑的小子!”雷竟城這才明白楚天壓根就沒準備跟自己比拼功力,左拳虛張聲勢不過是要引蛇出洞,自己大意之下果然中計。

    它本擬快刀斬亂麻,三拳兩腳轟殺楚天,好騰出手來對付晴兒。因此這一拳勢大力沉,近乎用了九成功力,此刻想要變招哪那么容易?

    總算雷竟城另有保命之道,眼瞧著左手要遭殃,故技重拾猛運勁撐起袍袖,“嗚”的銀光泛濫卷向蒼云元辰劍。

    “唰!”蒼云元辰劍如驚鴻一閃,截斷雷竟城半邊袍袖,絕塵而去。

    雷竟城接連吃虧不由得火冒三丈,雙目兇光連閃抬右手便反攻過去。

    可楚天早有預料,當即見好就收,身形順著劍勢飄縱,先一步脫開距離。

    雷竟城右拳走空,看看殘破的下擺和裸露在外的半條左臂,心頭殺機大熾,寒聲道:“小子,老夫拼著全軍覆滅,也要取你的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