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181章 死戰鬼帝(上)
    第181章 死戰鬼帝(上)

    楚天戰意如虹,心寧似水,無論周邊戰況如何跌宕起伏,靈臺微瀾不生,全數凝注在雷竟城的身上。

    他的沉魚落雁身法在對方強大的攻勢下被激發到了極致,閃展騰挪無有痕印,譬如一縷無法拿捏更難以捉摸的輕煙,在種種雷霆暴擊之下倏忽往來進退自如。

    雷竟城無疑動了真怒,近三千年的漫長歲月里,還真沒誰敢在它的頭上動土。而今楚天不但動了土,還挖了坑,教它如何能夠不怒?

    它不惜耗損精氣,雙手在身前打出一串串令人眼花繚亂的招式,只見“雷暴之鞭”、“雷暴之劍”、“雷暴之斧”……諸般用精氣灌注凝煉而成的光刃縱橫飛舞遮蔽虛空,交織成一片銀濤澎湃的光之海洋。

    僵尸老媽護持著峨無羈、文靜一退再退,不覺離戰團已有三十丈遠,但依舊感覺狂風撲襲氣血難寧。可想而知,此刻楚天所承受的恐怖壓力。

    峨無羈看著楚天在雷竟城的狂攻之下左躲右閃,似無還手之力,不由心急如焚,卻知自己這點修為沖上去只是白給。

    倒是僵尸老媽看出蹊蹺,安慰道:“別替這小子擔心,他是故意跟雷竟城游斗周旋,借機耗費那老鬼的功力。等老娘恢復過來以二打一,定教雷老鬼屁滾尿流!”

    然而她也只猜對了一半。楚天確實是在故意拖延時間,消耗雷竟城的精氣。但更重要的是,他體內的梵度魔氣卻在汩汩生成,不斷注入丹田。

    有了云麓靈氣之助,楚天體內就似裝了個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寶藏,幾乎沒有功力耗盡之憂。他不與雷竟城短兵相接,盡量節省每一絲寶貴的力量,因此打斗至今丹田魔氣不減反增,已恢復到了八成多。

    正在這時勾漏幽淵上空的紫霧又一次劇烈翻滾起來,卻是雷竟城麾下的鬼眾趕至。它們本隨著雷竟城在四處掃蕩地下世界的殘余抵抗勢力,卻收到勾漏幽淵發現敵情的訊息。雷竟城身法奇快先來一步,包括兩名鬼王在內大隊人馬直至這刻才姍姍來遲。

    峨無羈抬頭望去,就看黑壓壓的惡鬼鋪天蓋地,其中居然還有同樣來自北冥海深處的“焚鼎鬼王”游乘杉和“千手鬼王”肖筱天。

    他吃了一驚,但想楚天都敢單槍匹馬惡斗鬼帝,自己又豈能膽小畏縮人前露怯?當下一舉磨金霸王錘,高聲叫道:“兵來將擋,水來土掩,跟著老子殺上去!”

    那邊翠緲煙正被晴兒殺得丟盔卸甲狼狽不堪,眼角余光掃到強援趕來,禁不住欣喜道:“游兄,肖兄,快來助我先殺了這女娃兒!”

    晴兒冷冷一笑,定界魔槍陡然間轉動如輪將翠緲煙死死圈在重重金光之中,緊接著纖掌迸立如刀,近身疾劈。

    翠緲煙大吃一驚,匆忙間只能飛起一腳踹向晴兒小腹,心道:“就不信你肯與我同歸于盡!”

    不曾想晴兒看都不看翠緲煙踢來的左足,結結實實一掌劈中它的胸膛。

    翠緲煙一聲凄厲尖嘯,左腳幾乎不分先后也踢中了晴兒的小腹。

    就聽“砰”的悶響,晴兒穩穩接下翠緲煙的腿攻,嬌軀借勢飛退,右手運轉定界魔槍在對方咽喉輕輕抹過。

    翠緲煙難以置信地瞪大眼睛道:“骷髏鬼帝的九幽消災……”

    最后一個“鏡”字來不及出口,頭顱爆裂,從脖頸里飆射出一蓬暗紅色血泉。

    晴兒混若無事地飄退三丈,默運魔功消去余勁,望了眼黑云壓城般的惡鬼大軍,掠身迫入楚天與雷竟城的戰團。

    她當然清楚兩大鬼王率著千余惡鬼殺來,情勢對云中仙母子大為不利。可是峨無羈也好,僵尸老媽也罷,怎也比不過哥哥在她心中份量的萬一。

    定界魔槍挾著屠戮三大鬼王的恢弘殺氣,如金虹貫日從左側殺至,疾刺雷竟城。

    雷竟城腹背受敵夷然不懼,冷喝聲道:“找死!”左手一張,就像從虛空里扯出一桿銀槍,以槍破槍劈擊過去。

    它跟楚天纏斗了三十多個回合,雙方的魔兵交接次數沒超過三下,這幾乎是前所未有的事。不管它如何發動暴風驟雨般的狂攻,楚天總能有驚無險地閃避開去。有時明明已將這小子逼到死角,可對方的身形一閃一搖,便匪夷所思地脫困而出。

    這樣打下去,雷竟城固然穩占上風,可精氣耗損亦頗為劇烈。更令它惱怒的是楚天避而不戰,令得一次次光刃轟擊徒勞無功,卻不知要糾纏到什么時候。
    晴兒挺槍來攻,反倒正中雷竟城的下懷,無形中將一口惡氣盡數傾瀉在這嬌小玲瓏的少女身上。

    “鏗!”雙槍交擊,晴兒首次在施動定界魔槍的情形下被震出三丈。

    但雷竟城的驚訝更甚,它運出八成功力凝鑄的“雷暴之槍”僅一個照面就被定界魔槍轟得支離破碎不堪再用,更感應到一股森森欲念破體而入直插本心。

    幸虧它的道行遠非鮑笑天等鬼王可比,當即凝念低喝道:“咄!”體內隱隱銀氣蒸騰,將從定界魔槍中攻來的諸般欲念盡數消融。

    但這一耽擱,非但楚天轉守為攻,蒼云元辰劍從右側攻到。晴兒也緩過勁來,雙手擎握定界魔槍卷土重來。

    雷竟城看到晴兒須臾間面色便恢復如常,凝定氣息再次攻來,亦是微微訝異道:“這丫頭就算有魔槍之助,本身修為亦不可小覷。但這魔槍卻像是……”

    它的腦海里靈光一閃,頓時又驚又喜道:“莫非這就是巫虞魔妃遺落神陸的定界魔槍?”

    想到這里,雷竟城貪念頓生,尋思道:“莫非天賜良機,今日竟教我尋得魔槍下落。我需得不計一切代價奪得此槍,縱然耗損數百年的精元,也是值得!”

    雖說惡鬼修道與凡人多有異曲同工之處,卻要艱險困難了許多。畢竟人乃萬物之靈,得天地鐘靈之氣,交日月精華之光,非世間其他任何妖魔鬼怪所能企及。

    故而雷竟城盡管修道幾近三千年,卻也未必及得上楚天、晴兒的百年苦修。至于像僵尸老媽這樣的異數,多也靠生前的修為累積,再加上昊天神棺的玄妙力量催加,方才一舉沖破了守一境界,卻絕不能夠推而論之。

    因此幾百乃至幾千年的精元說來可觀,其實也就是諸如巽揚劍、洞天機等人數年又或數十年的真元積累而已。但對雷竟城而言卻是殊為珍貴,一旦耗損需得無數日月的閉關修煉方能彌補回來。

    不過比起巫虞魔妃的定界魔槍,這一切的損失都又算不了什么。它打定了主意,要從晴兒手中奪取此槍,只消再修煉上千余年,破關之日便是橫掃八荒六合之時,又何須再替人賣命效力?

    當即雷竟城將功力提升至十成,再不做絲毫保留,舉手投足銀光霹靂,電芒奔雷,朝向楚天和晴兒聲勢浩大地轟了過去。

    這時楚天的功力已恢復到九成有余,再加上晴兒的助陣自忖已堪與雷竟城正面一戰。故此他不再避讓,開始了爭鋒相對招招對攻。蒼云元辰劍不斷斬擊在各種光刃之上,如劈竹如削木,無堅不摧神威凜凜。

    雷竟城見狀不無詫異道:“敢情這小子剛才是在養精蓄銳,功力之強并不亞于那丫頭!”

    倘若僅是楚天和晴兒聯手,它以鬼帝級的道行仍能戰而勝之。但是加上了蒼云元辰劍和定界魔槍這兩件曠古爍今的魔兵,情形卻又大大不同。

    這一劍一槍各自藏有雄渾至極的靈氣底蘊,幾乎能替主人抵擋下雷竟城過半的功力轟擊,而且劍氣虬勁槍意詭秘,更是不斷侵擾它的心神,使得這位雷暴鬼帝無法盡情施展。

    與此同時,僵尸老媽、峨無羈、文靜等人又迎上了焚鼎鬼王與千手鬼王率來的千多部眾。任憑僵尸老媽驍勇無敵,畢竟獨木難成林,雖不停殺傷眾多惡鬼,但自己的部屬亦是越戰越少,好不容易提起的士氣行將崩潰。

    楚天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但雷竟城又豈是好惹的?立刻瞧出端倪,嘿然一笑道:“小子,我看你還能撐多久?”反而變得不急不躁起來。

    楚天見勢不妙,沉聲說道:“晴兒,你還記得六丁六甲誅仙陣么?”

    晴兒立知楚天的心意,雖不愿他真個要跟雷竟城拼命,但事到如今迫不得已,哥哥既有這樣的想法,自己焉能不助一臂之力?

    她輕點螓首回答道:“記得!”

    楚天不再說話,凝定心念祭起真我如一印,體內華光盛放,從虛空中赫然現出四條一模一樣的鏡像之身。

    “風雷御動,丁甲齊出!”

    楚天一聲長嘯,腳下步罡踏斗變幻身位,與晴兒以及召喚而來的四道鏡像在空中光影交錯游走變化,瞬間將雷竟城困在了陣中。

    雷竟城面色微變,亦是一記厲嘯道:“也罷,今日便教你們見識老夫真正的厲害!”周身光華幻動,滾滾精元燃燒釋放,在雙手間鑄造出兩把異形魔兵,一如長柄銀錘,一如鼓狀魔輪,只在手中微微一晃便是地動山搖電閃雷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