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182章 死戰鬼帝(下)
    第182章 死戰鬼帝(下)

    雷竟城手持閃電錘、鳴雷輪兩件以精元凝煉而成可怖光刃,舉手抬足之間便見烈烈銀芒撕裂虛空,在深淵之中劃開一條條光華閃爍長逾十丈的雷電之光。

    更可怕的是這些激射而出的雷電光芒經久不滅,隨著激戰推移在空中星羅密布越聚越多,不斷束縛壓縮楚天與晴兒的空間。

    但楚天和晴兒依舊毫無懼色,兩人心有靈犀配合默契,將六丁六甲誅仙陣演繹得渾然一體妙到巔毫。

    這已是他們兩人第三次施展六丁六甲誅仙陣,但前兩回對付的均是正道中的宿老,如朱雀真人、蘇智淵之流,而這回所面對的卻是修為已臻至守一境界的鬼帝雷竟城!

    雙方此時已進入了你死我活的白熱化階段。雷竟城固然不愿過多耗損精元,而楚天亦無法坐視峨無羈母子孤軍奮戰命懸一線!

    楚天道心抱樸,于六丁六甲誅仙陣的種種奧妙精髓的領會較之從前更深一層,和晴兒的配合亦愈發的默契。

    大陣轉動開來,如鳳舞九天虎嘯山林,各種變化層出不窮,攻如火守如山,疾如風靜如林,看得雷竟城目不暇接顧此失彼。若非它道行通神,只怕早已被這千變萬化的大陣轉暈。

    眼見戰況不利,它驀然一聲厲嘯,體內雷光涌動,身速遽然變快,似一道銀色閃電在陣中飛快無比地游動起來,舍下楚天和四條鏡像不理,獨攻晴兒。

    它的身形一沾即走絕不糾纏,令得楚天的蒼云元辰劍追之不及,宛若一縷風雖被牢牢鎖定在門窗緊閉的房中,卻肆意呼嘯,不僅無法捕捉反而隨時會有反噬之險。

    楚天連換幾套陣勢,始終未能鉚釘雷竟城神出鬼沒的身法游斗,大有被它反客為主破陣而出之勢。

    晴兒所受的壓力驟增,雷竟城的閃電錘、鳴雷輪上下翻飛,迸射出一團團刺眼銀芒,如山如海不斷向她轟來。

    她的定界魔槍被迫轉攻為守陷入被動,雖未露敗相,但身形運轉漸顯凝滯,被對方以無上魔功將自己與楚天之間的聯系逐漸割裂開去,陷入孤立。

    正在這關鍵時刻,猛聽勾漏幽淵上空響起一聲洪亮沉著的嗓音道:“丁卯驅疾,甲午歸元,守風門,出雷位,鎖其伸縮!”

    雷竟城聞言一凜,它雖聽不懂六丁六甲誅仙陣的陣訣,但對方的嗓音雄渾,如蘊萬雷,顯見是一位頂尖高手。而且從他出聲指點楚天和晴兒來看,與自己是敵非友,怕是不好對付。

    它抬眼一掃,便看見一名身材偉岸如山的中年男子屹立于紫霧之中,雙目炯炯有神略帶一抹看透世情的醉意,盡管背后魔劍尚未出鞘,但一股如淵似海的磅礴氣勢業已直迫而來,微一轉念間失聲叫道:“幽鰲山!”

    話音未落,幽鰲山身后人影攢動,數百名來自各大世家的嫡傳、外門弟子,還有家臣家仆,甚至包括了不少旁支門人、外系藩屬宛若風卷云動碾壓過來,瞬時將雷暴鬼帝麾下的鬼眾沖殺得七零八落。

    峨無羈望到幽鰲山率領大援趕至,精神大振道:“咱們的援兵來了,殺啊!”

    眾人士氣如虹,配合著援軍前后夾擊,勾漏幽淵中的戰局再次逆轉。

    那邊楚天聽到幽鰲山的指點,腦海中靈光一閃道:“雷竟城的身法詭異飄忽,我若一味追殺,只會亦步亦趨屢屢落空。正該如幽大哥所言,將其進退趨避的路線盡數截斷,寸寸蠶食令它無從游走,譬如籠中之鳥一網成擒!”

    念及與此楚天立刻改變策略,不再試圖鎖定雷竟城的身形以求畢其功于一役,整座大陣倏然擴展,反而放出更大空間令其游走。

    晴兒心領神會,身形換到甲午陣位,定界魔槍不求有功但求無過,緊守樊籬固若金湯。雷竟城幾次強攻都被她穩穩擋回,未能討到絲毫便宜。

    它的身形剛往后閃,欲要繞道晴兒右側再行攻擊,驀地察覺一條楚天的鏡像早已卡在自己閃擊的路徑之上,手中蒼云元辰劍守株待兔直指自己后心。

    雷竟城暗吃一驚,揮動鳴雷輪蕩開蒼云元辰劍,身形一側再往左走,已欺近到了晴兒的右首。

    哪知閃電錘尚未出手,晴兒已先一步往后退守。雷竟城如影隨形,剛剛迫至晴兒身側,又有兩道鏡像分從左右殺到,堪堪卡死了它的攻擊路線,與晴兒三足鼎立隱隱形成合圍之勢。

    雷竟城雖是狂傲自負,但也明白一旦陷入重圍,自己身法優勢盡喪,勢必陷入不利境地,故而毫不遲疑轉向另去。

    楚天見狀朗聲一笑道:“雷老鬼,你還有什么 還有什么本事?!”蒼云元辰劍一擺,凝定左拳氣吞萬里如虎轟向雷竟城左肋。

    雷竟城只得再次擰身過來,閃電錘“砰”的接下楚天拳勁,驟然發覺自己就像一只鴨子般被六丁六甲誅仙陣攆來攆去再無立錐之地!

    不管它前行攻擊也好,退后閃躲也罷,楚天和晴兒總在半路上張網以待,逼迫自己不得不一而再、再而三地轉變線路,這種感覺端的令人難受到了極點。

    陣外的幽鰲山目光如炬,已看出楚天和晴兒穩穩占據上風,雷暴鬼帝雖彪悍依舊,但隨著精元的不斷消耗,敗亡已是早晚間的事。

    他暗自欣慰道:“每回與楚兄弟重逢,他的修為都有突飛猛進的提升,此次我們平定元老會內亂,又得一大強援!”

    不自禁地他又想起楚天初入北冥山城時的情景,再看眼前的少年龍行虎步隱有宗師風范,與晴兒聯手之下居然將道行直指守一境界的雷暴鬼帝打得疲于奔命,不由得心中感慨萬千,暗暗道:“珞珈,你是對的。或許我北冥神府三千年的氣運傳承,如今就著落在了這少年的身上!”

    忽有想到將林隱雪草圖贈送給楚天的峨山月,胸口更是一慟道:“山月,你的心意我已知曉,局勢亦如你生前所料風云劇變,但有我三寸氣在定不辜負你的厚望,更要教那害了你我一生的幕后真兇原形畢露惡貫滿盈!”

    正思忖之間,突聽焚鼎鬼王游乘杉一聲厲吼,被僵尸老媽的骷髏手掐住脖頸運勁一擰,將它的頭顱生生拗斷!

    那邊千手鬼王肖筱天心驚膽顫戰意土崩瓦解,倉皇舍下諸無常向淵外逃遁。

    眾多惡鬼見此情景,哪個還肯賣命,盡皆爭先恐后奪路逃竄。

    僵尸老媽與幽鰲山所率的聯軍氣勢高漲乘勝追殺,不肯放過一個逃敵。

    雷竟城眼觀六路耳聽八方,見屬下部眾潰敗逃奔,自己頓陷孤立無援的絕境,不禁心生寒意道:“單單這兩個小娃兒老夫便難以拾掇,若再加上云中仙和幽鰲山,今日之局兇多吉少!”

    有此一念,它退意萌生。畢竟定界魔槍雖好,也得自己有命享用才行。當下口發雷吼,渾身迸射出一道道粗壯渾圓的電芒,將精元催升到極致,立時聲勢大振如萬鈞雷霆筆直沖向晴兒。

    晴兒冷笑道:“想從我這里沖出去,哪那么容易!”定界魔槍毫不畏懼地直攖其鋒朝前刺出。

    不料雷竟城虛晃一槍,身形驟然橫移正迎上趕來補位的一條楚天鏡像。

    它不管不顧晴兒的定界魔槍,揮動閃電錘鏗然蕩開鏡像刺來的蒼云元辰劍,再掄起鳴雷輪“砰”的爆響砸落在對方的胸口上。

    鏡像一陣扭曲,化作縷縷雪光渙散,露出了一線陣勢缺損。

    “噗!”定界魔槍略略偏斜,扎入雷竟城的腰眼。雷竟城嘿然一哼迫出槍勁,全速往前沖去。

    它砸碎鏡像看似輕松,實為畢生功力所聚,耗損了近五百年的精元方才得以成功。若不能抓住這稍縱即逝的機會突出六丁六甲誅仙陣,結局可想而知。

    “天外飛仙!”眼瞧著雷竟城即將得逞脫逃,楚天沉聲低喝振臂擲劍。

    另外三條鏡像意念相通,亦同時發動天外飛仙,飛擲蒼云元辰劍。

    “嗚——”四柄蒼云元辰劍猶如雪龍交空,撕裂虛空拖曳著壯觀恢弘的白光以摧枯拉朽之勢直襲雷竟城。

    雷竟城一聲怒嘯,手中閃電錘、鳴雷輪交相輝映,迸放出一團絢爛無比的銀色光瀾,和蒼云元辰劍轟然激撞在了一起。

    “鏗——”四劍齊飛,銀白色光團如花盛放,無數流光溢彩映亮深淵。

    雷竟城手中的閃電錘與鳴雷輪“喀喇喇”爆裂幻滅,身形一陣搖晃銀袍絲絲開裂,盡為劍氣所傷。

    但它已無暇顧及傷勢,強運一口精元再次變向,試圖避開幽鰲山和僵尸老媽封堵的線路反向勾漏幽淵深處逃亡。

    突然一抹金紅色的光芒從它的胸膛里透出,熾烈的狂流瞬間蔓延全身,令所有的力量崩潰消散,再也提不起一絲精氣。

    雷竟城呆了呆,才看清楚從自己胸口透出的竟是定界魔槍的槍尖,沾染著縷縷銀色光流截斷了它最后一線逃生的希望。

    “不——”它發出最后一聲無法置信的嘶吼,胸口一團金紅光瀾爆濺,霎那間將身軀炸碎消融。

    晴兒揚手一招攝回定界魔槍,冷眼望著雷竟城化為縷縷銀光,淡淡道:“我說過,你跑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