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183章 聯手(上)
    第183章 聯手(上)

    鬼帝雷竟城一死,他手下的那批惡鬼更是成了一盤散沙,一場混戰后塵埃就此落定。

    除了留下幻云鬼王諸無常率領部分惡鬼和北冥神府的弟子掃蕩殘敵并在外圍警戒守備之外,眾人高奏凱歌回返勾漏巖休整。

    楚天和幽鰲山劫后重逢自是歡喜,大伙兒在巖洞里落座后,峨無羈迫不及待問道:“幽大哥,你怎么帶了這么多人來?”

    幽鰲山似乎到哪兒都不忘帶著酒,大手一翻變戲法似地從袖口里取出一個小酒壇,放到嘴邊抿了一小口,說道:“他們都是不愿歸順元老會的北冥子弟,我本想來此暫避鋒芒徐圖后計,不料卻遇上了你和楚兄弟。”

    楚天盤膝打坐,一邊運功一邊問道:“幽大哥,你可有珞珈的消息?”

    幽鰲山搖頭道:“沒有,我也在找她。那日你離山后,我便接到從前一位友人的求救信函,當即趕往了蜀州。哪知到了那里,接連十余日并無仇人上門。我那位朋友只管每日與我聊天喝酒,只字不提南無仙府尋他報仇之事。”

    楚天眸中寒光一閃道:“幽大哥,你中了調虎離山之計!”

    幽鰲山苦笑了聲道:“等我發現不對勁,再想找他問個明白,他竟先一步躲了起來。只派一個家仆轉告說,情非得已出自下策,深感無顏再與我相見,惟有來生補報償還。我立刻感到大事不妙,日夜兼程御劍趕回了北冥山城,才發現元老會已控制了整個神府,各大世家的家主被困幽元殿生死未卜,卻有數以千計的惡鬼從北冥海里被釋放出來,四處殺戮為虎作倀。”

    晴兒忽然插話道:“珞珈有可能也去了幽元殿。”

    楚天一怔望向晴兒道:“你是如何知曉?”

    晴兒將當日遭遇骷髏鬼帝突襲,珞珈心中生疑欲往幽元殿探查究竟的事說了。

    幽鰲山面色凝重,徐徐道:“據我所知,北冥海深處至少鎮壓了十二位鬼帝,如果加上元老會的一干高手,珞珈和各大世家的家主勢難抵敵!”

    楚天心一沉,說道:“幽大哥,我還有一個不好的消息:林盈虛已將教主之位傳給了林伯母,她記憶恢復正要大舉興兵北上冥府,報七年前的一箭之仇!”

    “隱雪醒了?”幽鰲山吃了驚,不由自主地看了眼晴兒,沉吟道:“當年之因,今日之果,也怨不得她!”

    僵尸老媽不以為意地哼了聲道:“魔教來了正好,最好他們跟元老會狗咬狗一嘴毛,斗個天昏地暗我才高興。”

    晴兒道:“你罵誰是狗?”

    僵尸老媽自知失言,畢竟晴兒剛剛相幫著自己打退了強敵,還手刃雷竟城可謂居功至偉,自己雖怒林隱雪即將揮軍北上之舉,但也不該當著人家女兒的面罵人家的親娘,歉然道:“呃,丫頭,我可不是罵你,更不是罵你娘親。”

    楚天搖頭道:“我原本擔心北冥神府無法與魔教大軍相抗,可現下看來恐怕林教主猝不及防之下,反而要吃大虧。”

    晴兒一凜,也無心再跟僵尸老媽計較,說道:“哥哥,咱們得盡快聯絡上我娘親。”

    幽鰲山道:“北冥神府出了偌大變故,隱雪豈會不知?但我料她性高氣傲,又急于復仇,不但不會輕易放棄,反而可能等待時機,趁此機會一舉攸平神府。”

    楚天忽然起身說道:“我要先行前往幽元殿,設法探聽珞珈和各位家主的下落,然后再去拜會林伯母。”

    幽鰲山見他不過一會兒的時間,眸中精光重現顯是功力盡復,不由大為訝異。

    需知楚天適才祭出真我如一印與雷竟城惡斗多時,魔氣耗損之劇常人委實難以想象。若換作旁人,三五日的靜坐苦修也未必能夠恢復過來。而眼前這少年不過一柱香的工夫便恢復如常,天賦造化實令他自嘆弗如。

    他見晴兒默不作聲地也跟著站起身來,自是要和楚天一同前往。盡管她和楚天的修為大進,遇見守一境的頂尖人物亦可分庭抗禮,但幽元殿是比龍潭虎穴更可怕的地方,連鬼城地下世界亦無可比擬,怎也不放心他們兩人孤軍深入,當即說道:“好,我陪你們去!”

    僵尸老媽感念楚天和晴兒的援手之恩,更牽掛著峨山秋的生死,毫不遲疑道:“老娘也去,大不了把幽元殿掀個底朝天!”

    “去,大伙兒一塊兒去!”峨無羈叫道:“我正想找那些老東西算賬!”

    幽鰲山心知肚明,幽元殿之行生死難料,自己和楚天、晴兒前往已是極為冒險之舉,再加上其他人非但幫不上忙反有可能因為目標過大被對方連鍋端了。

    僵尸老媽的修為固然精湛,但想想連珞珈都身陷幽元殿生死不明,又何苦讓別人陪著去犯險?

    就聽楚天說道:“雷竟城兵敗身亡,元老會勢必會舉兵報復。此處不可久留, 可久留,需得立即另覓藏身之處。云伯母,無羈,你們不必隨我前往幽元殿,趕緊率領大家收拾轉移。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咱們后會有期。”

    僵尸老媽曉得楚天說的是實情,皺眉道:“拋開這里,還有什么地方可供藏身?”

    楚天智珠在握道:“依我之見,不妨殺個回馬槍,你和無羈率領大家重回亂離火泊如何?:”

    “亂離火泊?”僵尸老媽眼睛閃亮,把手一拍道:“小子,好主意。我早就想回去了!”

    楚天道:“原本駐守亂離火泊的元老會爪牙已被我和晴兒收拾干凈,一時半會兒元老會絕不會再想到那個地方,藏上三五日應不成問題。”

    幽鰲山贊同道:“好,就這么辦。我和楚兄弟還有晴兒姑娘一同前往幽元殿尋找珞珈和各大家主,若得信息便到亂離火泊與你們匯合。”回頭又對隨同自己一起來此避難的幾位世家家老道:“各位,我不在的時候凡事都遵從云仙子的號令,大伙兒齊心協力共渡時艱。”

    眾家老紛紛承諾道:“鰲山兄放心,我們定當與云仙子同舟共濟!”

    當下眾人商定大計分頭行動。暫不提僵尸老媽和眾家老如何整備聯軍遷往亂離火泊,卻說楚天、晴兒與幽鰲山一路御風出了勾漏幽淵,前往幽元殿。

    楚天對幽鰲山亦不作保留,將自己離開北冥山城后,輾轉禹余天和君臨峰的事簡略說了。幽鰲山欣慰道:“楚兄弟,恭喜你冤屈昭雪,揭破了翼天翔。雖說正道與咱們北冥神府素來冰炭難容,但也不必為那小人背黑鍋。你幫龍華禪寺找出殺害覺渡大師的真兇,那些老和尚自會心存感激,于你日后大有裨益。”

    忽然,三人聽見前方隱約傳來激烈的喊殺爭斗聲,似有不少人正在激戰。

    楚天和幽鰲山對望一眼,均自詫異道:“莫非除了我們,還有誰在被追殺?”

    幽鰲山道:“走,我們去看看。若是有人遇險,不可不救。”

    三人循著打斗聲音傳來的方向飛出里許,就看到前方一座兀立的褚紅色山巖,巖角依稀有一條地縫,那聲響便是從地縫底下傳來。

    幽鰲山加速率先往地縫沖去,突聽暗處響起冷喝聲道:“什么人,站住!”

    二十余名惡鬼從嶙峋巖石后越將出來,攔住三人去路。

    幽鰲山更不多話,雙掌一推,兩股雪亮的弧光驅散黑暗照耀天地,勢不可擋地呼嘯而出,正是明光飛鐮掌。

    “噗噗”連響,站在前排的七八名惡鬼血光迸現,瞬時身首異處一命嗚呼。

    剩余的惡鬼駭然閃躲,讓出一條通道。

    幽鰲山無意和這些小嘍羅纏斗,身形一晃掠入地縫,楚天和晴兒緊隨其后。

    只見這道地縫斜斜往下延伸,隨處可見折斷的魔兵與橫七豎八的尸體,可見戰斗之慘烈。

    楚天目光一掃,低聲道:“好像是冷世家、閻世家的弟子!”

    幽鰲山點點頭,極目遠望前方豁然一開,卻見是座方圓數十里的巨大溶洞。

    在這溶洞中,有兩撥人馬正自浴血奮戰,卻是誰也沒有留神到他和楚天、晴兒三人的到來。

    楚天一眼就看到戰團中有一黃衣青年手持魔劍正與冷世家的家主冷月禪高呼酣戰,不是曾以破魂照險些害了自己性命的哥舒戰卻又是誰?

    此刻他正率領著約莫百多名哥舒世家的子弟和數百兇神惡煞般的惡鬼將冷月禪等人重重包圍在溶洞之中,更有許多惡鬼在外圍四處游走,屠戮著手無寸鐵的婦孺家眷,呻吟慘叫聲不絕于耳,宛若人間地獄。

    原來一個來月前冷月禪兵敗觀瀾峰,在閻西坡拼死掩護下,與海笑書等人僥幸突圍,遁入鬼城地下世界中躲藏起來,欲待臥薪嘗膽靜候時機。

    誰曾想元老會突然發難,一夜之間北冥山城風云變幻,各大世家盡皆淪陷。

    冷月禪等人愈發謹慎,躲在這“朱顏天”中不敢外出。但時日一長終究還是行蹤暴露,招致元老會的清剿。

    如今在朱顏天避難的,盡是冷世家、閻世家、殞世家、離世家和少部分玄世家的殘兵敗將,還有數以千計的婦孺病殘,又豈能抵擋得住哥舒戰所率的虎狼之師?

    冷月禪渾身浴血,猛地奮力連攻三刀稍稍迫開哥舒戰,轉頭喝道:“快帶海公子突圍!”再一縱身揮刀殺向哥舒戰,好教他無暇旁顧。

    哪知他剛回頭來,迎面兩束綠芒直射而來,竟是哥舒戰施展“破魂照”突襲而至。

    冷月禪久戰力疲已成強弩之末,登時靈臺晃動心不能已,迷迷糊糊就看到哥舒戰的魔劍橫云已迫在眉睫。

    他的心中一涼道:“莫非天欲亡我,要冷某橫死在這小兒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