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184章 聯手(下)
    第184章 聯手(下)

    正在他閉目等死之際,哥舒戰驀然低咦收住破魂照,身形一側橫云魔劍回擺背后。耳聽“叮”的金石激鳴,一道恢弘雪浪如銀河飛泄從天而降,劈擊在了橫云魔劍之上,濺起一串刺目光花。

    哥舒戰被震得身形踉蹌側移三步,目中精光綻放凝定來人臉龐,齒逢間一字字冰寒刺骨地吐出道:“楚天!”

    原來那日他被珞珈刺瞎雙目后威風掃地,滿懷怨恨地閉關療傷,一心一意要突破抱樸之境,重煉破魂照以報這奇恥大辱。

    也是因禍得福,月余前法巖峰大戰他并未參與,無形中躲過了一劫。后來元老會發動變亂執掌北冥神府,哥舒戰當即投靠,被立為哥舒世家的臨時家主。

    元老會亦知哥舒戰與珞珈、楚天等人有不共戴天之仇,故此加意拉攏提拔,不惜用“靈筍竹液”為其治愈眼傷,又助他晉升了抱樸之境。

    哥舒戰倒也懂得“知恩圖報”,連日來統帥麾下部眾四下征伐,今日又奉命前來剿滅冷月禪等人,不想撞見了楚天。

    有道是仇人見面分外眼紅,哥舒戰此刻的眼睛何止是紅,簡直是紅得發綠!

    雖說真正出手刺瞎他雙目的是珞珈,但追根溯源全因楚天而起。這筆帳他記在心底已久,一出關便迫不及待打聽對方下落,才知曉楚天業已離山,不由得倍感失落郁悶。

    好在老天有眼,楚天居然回來了,而且主動送上了門,怎教他不心花怒放?

    楚天亦在打量哥舒戰,唇角輕蔑一笑道:“原本以為你瞎了雙目能吸取教訓,從此安分守己夾起尾巴做人。奈何狗改不了吃屎,才一年的工夫便又耀武揚威到處炫弄,還改換門庭當了元老會的鷹犬!”

    這話字字誅心,激得哥舒戰勃然大怒,冷笑說道:“小狗,今日沒有珞珈護著你,還敢如此囂張?我要親手拔下你的舌頭,刺瞎你的兩眼,再剁碎了你喂狗!”

    兩人說話之際,冷月禪死里逃生退到一旁調息運氣,待見出手搭救自己的居然是楚天,不由又是一怔。再看從戰團外并肩殺來兩人,一劍一鞭霞光沖霄,所到之處勢如破竹所向披靡。

    那右邊手持軟鞭的少女輕紗蒙面,他并不認得。但左首的中年男子,卻是自己的老對頭幽鰲山!

    眨眼的工夫,幽鰲山和晴兒已雙雙殺到近前,沉聲說道:“冷侯,你我恩怨暫且擱置一旁,先聯手驅敵以解眼下危局!”

    冷月禪畢竟也是一代梟雄,心中飛速權衡過利害得失,慨然頷首道:“多謝鰲山兄仗義相助!”

    忽聽海笑書問道:“幽鰲山,你和楚天為何要幫我們?”

    他的面色灰敗,在妻子孟璇香的攙扶下走了過來,眼神里盡是警惕戒備之意。

    要知道那日在凌煙閣中,正是楚天祭起虛蕪寂滅印封住他一身神功,從此空負圣階修為卻使喚不動一絲魔氣,形同廢人生不如死。

    故而此際看見楚天拔劍助陣力敵哥舒戰,心里又恨又羞,更忌憚對方不懷好意。

    幽鰲山反問道:“然則以海兄之見,你我狹路相逢是否應先血戰一場,再令哥舒戰坐收漁翁之利?”

    海笑書言語一塞,凝視幽鰲山的臉膛卻絲毫看不出有奸詐作偽之色,半晌后嘴角逸出一抹譏嘲道:“沒想到我海笑書還會有跟你們聯手抗敵的一天,倒要謝謝元老會和哥舒戰了!”

    這時就聽劍吟掌嘯,楚天已和哥舒戰交手十余個回合。

    哥舒戰這一年多來閉門苦修,非但功力大進,于本家劍法的領悟亦更上層樓。方才對敵冷月禪時,他尚有些許留手,但遇見楚天就沒那么客氣了。

    當下他運轉魔氣,使出“斗日十七式”,橫云魔劍光花繚繞飄忽不定,招招不離楚天要害,立意殺了這小子稍解心頭之恨。

    孰料楚天的蒼云元辰劍揮灑自如見招拆招,非但沒有分毫不敵之象,反而屢屢奇兵突起打得他左支右絀。

    哥舒戰不由得又是憤恨又是嫉妒,想不通何以這小子的修為突飛猛進,竟然大有后來居上之勢?自己修煉不輟的一番苦心,豈非要付諸東流!

    想到這里他大喝一聲,橫云魔劍浮光掠影陡地幻動出三十六束虛實莫辨的劍華,幕天席地涌向楚天。

    冷月禪面色微變道:“小心,這是天罡三十六!”

    楚天恍若未聞,靈臺空照無纖塵沾染,雙目凝定漫天縱橫的華麗劍光,從中窺辯出一條條真實的劃行軌跡,左拳砰然擊出一記“長河落日”。


    但聽“叮叮叮叮”梅花間竹的脆響,一道雄渾拳風橫亙在空,如金湯之城將三十六記橫云劍擊悉數擋下,反震得哥舒戰身形晃動胸口窒息。

    他的臉色駭然一變,沒想到楚天的功力強橫至此,猛見到罡風光瀾中,對方的日照神拳搗亢擊虛撕開橫云魔劍布下的層層守護,直轟向自己的胸膛。

    哥舒戰躲無可躲,咬牙運起十成功力拍出左掌,揚聲喝道:“開!”

    “砰!”拳掌交擊,哥舒戰頓感一股無可抵御的氣勁沖碎自己的掌力,沿著經脈直貫左臂,一條胳膊酸麻絞痛幾疑臂骨斷裂。

    他一聲低哼口中吐血,跌跌撞撞往后退開,左臂袍袖應聲粉碎,露出鼓脹如柱的臂膀,赫然可見一條條經脈劇烈躍動,血氣沖涌。

    再看楚天不過是身軀微晃,卻借勢側轉縱劍攻向哥舒戰的左肋。

    哥舒戰左臂經脈淤塞已不可用,急切間只能勉力閃躲,“哧啦”衣衫割裂,皮開肉裂,劃出一條深可見骨的血槽。

    他惱羞成怒,雙目遽然綠芒爆綻直射楚天,喝道:“去死!”

    “唿——”兩道綠芒刺入楚天眼中,就見他身軀一震劍招頓顯凝滯。

    哥舒戰心頭一喜道:“這次還有誰能救你?!”高舉橫云魔劍便要劈落。

    不料楚天眸中驀然煥放出兩簇金紅神光,鏡月高照道心抱樸,將破魂照盡數碾碎,望著哥舒戰猙獰的臉龐冷冷一笑,施展沉魚落雁身法中的一式“燕翔訣”似乳燕投林合身撞向對方懷中,左手一捏五指變幻釋放出十二道天機印。

    哥舒戰魂飛魄散,手中的橫云魔劍高舉過頭不及回防,方始明白自己弄巧成拙,反中了楚天的瞞天過海之計。

    “嘭嘭嘭——”十二道天機印結結實實轟擊在他的胸膛之上,一團團青光崩綻如花盛開,無盡的噩、傷、驚、休、死、離、散、亂、暴、失、絕、滅……十二種天機厄運占據靈臺,令心神瞬間崩滅。

    他的眼中綠芒霎時黯滅,身軀如雨打芭蕉猛烈搖擺了數下,難以置信地看著楚天,嘴唇動了動似乎還想說些什么,卻最終化為一聲不甘的嘶吼仰面倒斃。

    慘叫之后,是須臾的死寂。無數驚愕的目光齊齊聚焦在楚天的身上,海笑書更是又羨又妒難以自抑!

    突然不知人群里是誰喊了聲:“為戰哥報仇,殺了這小子!”數十名哥舒世家子弟如夢初醒,潮水般殺向楚天。

    晴兒不屑地冷哼,抬手取下定界魔槍迎風一晃暴漲百倍,槍鋒金光煌煌飆射出一道磅礴罡鋒向前涌去。

    “噗——”猶如一把碩大無倫鋒銳難擋的金紅色鐮刀,十余名哥舒世家子弟手中的魔兵被如切腐竹盡皆削斷,或是胸口或是脖頸血如泉涌哀嚎倒下。

    她挺槍一指敵陣,漠然說道:“還有誰想送死?”

    眾哥舒世家子弟駭然駐步,雖懾于楚天和晴兒的絕世魔功和霹靂手段,卻又不甘就此退去,頓時形成僵持之局。

    就在這時遠處響起一聲悠揚清嘯,敵陣后方無數惡鬼如麥浪般翻倒,竟是又有一眾高手掩襲而至。

    楚天聞聽嘯音心頭巨震,雙目透過重重敵陣血雨腥風,遙遙望見一條藕荷色的熟悉倩影乘風破浪飄飛而來。

    “珞珈!”雖然依舊隔得極遠極遠,雖然到處都是震耳欲聾的喊殺聲,但他依然能夠清晰地看見她那雙風情萬種的明眸亦正凝望自己,甚而可以清楚聽到彼此熱切的心跳聲。

    不止是珞珈,在她的左右還有倪世家的家主倪天高、莫世家的家主莫靖軒,哥舒世家的繼任家主哥舒曉冕,玄世家的新家主玄彬,寂世家的家主寂商玄以及天王府大管家安玉京,唯獨缺少了幽杞人和峨放鷹兩人。

    這七大高手幾乎人人帶傷,連珞珈亦不能幸免,但聯袂而來聲勢駭人,又豈是少了哥舒戰坐鎮的那群烏合之眾所能匹敵?

    尤其是哥舒世家的子弟看到哥舒曉冕現身,斗志全消,更有不少人當即放下魔兵撥亂反正。

    冷月禪見此情形心中大定,振刀高喝道:“殺——”

    一眾世家弟子同仇敵愾,殺將過去與六大高手匯合一處,肆意屠戮方才還作為收割者的惡鬼頭顱。

    但一切都和楚天沒關系,他只靜靜地望著珞珈,臉上露出舒心的微笑,連日積壓在心頭的巨石終于可以就此移除。

    佳人無恙,安然歸來。

    在金戈鐵馬血肉橫飛的沙場之上,他忘情地張開雙臂迎向珞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