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190章 選擇(下)
    第190章 選擇(下)

    楚天和珞珈御風南行,飛出約莫三百余里,忽看見遠處的山坳里依稀有一道劍光亮過,又迅即隱沒在莽莽密林中。

    兩人目光對視,珞珈道:“瞧這劍法招式似乎是海空閣一脈,不知對方是誰?”

    話音未落,好像是為了解開她和楚天心中的疑惑,林內又閃動過兩束黝黑的電芒,跟著隱隱響起“叮”的一記金石激撞之音。

    “南夢柯?”楚天低咦了聲,立即想到了翼輕揚,攜著珞珈掠動身形往山坳飛去。

    只是一眨眼的工夫,兩人便悄無聲息降落在密林中。只見二十余丈外一片被劍氣罡風生生辟出的空地上,南夢柯手持雙拐正和一名藍衣美婦交手。稍遠一些的樹下,翼輕揚熟悉的倩影亭亭玉立,目不轉睛地關注著場中的打斗。

    原來那日她和南夢柯離開君臨峰,不久后便聽說了正道五大派欲攻打北冥神府的消息。翼輕揚當即改變行程,拉著南夢柯一同前往北冥山。結果行至此處,正遇見那位藍衣美婦,自稱是海空閣的閣主影翩躚,欲要收她為關門弟子。

    南夢柯與影翩躚話不投機,便動起手來。

    但看二人相對十丈而立,差不多每隔小半炷香的工夫才會過上一兩招,卻又是點到為止。一旦發覺難以破解對手的招式,便即停手沉思另辟蹊徑。

    故而這場打斗進行得極為緩慢,從黃昏時分一直斗到楚天和珞珈趕至,南夢柯和影翩躚只打了三十余個回合而已,卻是難解難分未見勝負。

    但南夢柯心知肚明,影翩躚的功力較之自己要略勝半籌。說到底,自己還是吃了“枯榮奇毒”的虧。假如兩人實打實的硬撼,百招之內自己應可立于不敗之地。但若到百招開外,不免要后繼乏力漸落下風。

    突然他口中冷嘯身形暴漲而起,居高臨下雙杖并舉砸向影翩躚的頭頂,氣勢雄渾招法兇猛,大有放手一搏之意。

    影翩躚暗吃了一驚,沒想到南夢柯的勝負之心如此執著,自己的仙劍若直攖其鋒,自可封擋住對方大開大闔的攻勢,但不免將一場原本近乎切磋較量的比試演化為爭鋒相對你死我活的惡戰。

    她生性本就恬淡謙退,兼之修煉了八十余年海空閣的“水天一色神功”,道心愈發的澹泊寧和,素來輕易不愿與人爭斗,更不想平白無故傷了旁人性命。因此見南夢柯合身攻來,便不假思索地施展出“隨波逐流”身法,衣袂飄縱身影如水向后急退,瞬間脫出杖影的包圍。

    南夢柯搶得先機,口中鼓嘯不止,雙拐在空中驟然一分。左拐雷霆萬鈞風吼云動,徑直往影翩躚面門劈落;右拐寒光吞吐快逾飛電,猛地攢刺對方的心口。

    影翩躚的玉容寧靜如水,手中仙劍“平波”斜往上挑“叮”的脆響以巧御拙點開南夢柯的左拐,旋即抽身拂出左袖,如白云出岫在右拐上砰然一擊將它蕩偏。

    南夢柯雙拐受挫卻并罷手,身軀凌空踏步追上影翩躚,又是一招攻去。

    兩人你來我往招式奇快,密林中寒光閃耀罡風迸濺,一株株千年古樹遭了無妄之災,喀喇喇地折斷傾倒揚起漫天煙塵。

    翼輕揚一退再退,雙目須臾不離地注視著兩人的打斗,心情越來越緊張。

    所謂血濃于水,再怎么南夢柯都是她的生父,且同行數日對自己關懷備至唯恐有絲毫的照料不周,恨不得想將這十七年來對女兒的虧欠統統補上。

    人非草木孰能無情,于翼輕揚心中而言,自然是希望南夢柯勝而影翩躚敗。

    可惜世上的事多半不能盡如人意。隱藏在密林深處的珞珈只看了一小會兒,便對楚天傳音入秘道:“那人不是影翩躚的對手,兩百招內必輸無疑。”

    楚天點點頭。珞珈的眼力他從不懷疑,卻在猶豫是否要出手襄助南夢柯。

    雖然南夢柯和影翩躚盡皆是守一境的高手,但兩人正全神貫注于打斗之中,一時也無從察覺已有人隱身一旁悄然觀戰。

    就在這時南夢柯猛然身形后翻脫出戰團,雙拐一收道:“我輸了。”卻是久攻不下,曉得再打下去已無甚意味,索性爽快認輸。

    影翩躚微微一怔,卻聽南夢柯又道:“但若非我十八年前遭受小人暗算,今日之生就必定在你之上。何況我尚未使出奇門遁甲之術,否則定能將你困死在林中。”

    影翩躚含笑道:“聽聞南先生盡得千古奇人竹鹿君的真傳,奇門遁甲之術蓋世無雙。翩躚本就無意于與南先生爭雄,只想和兩位商量收徒之事。”

    南夢柯哼了聲道:“此事毋庸再提,莫非南某的女兒還要你來教?”

    影翩躚不溫不火道:“不知南先生覺得本門的劍法如何?”

    南夢柯剛剛領教過海空閣的劍法絕學,雖頗不服氣但也不能違心否認,回答道:“云海十三式名不虛傳,確有獨到之處。”

    影翩躚嘆了口氣道:“承蒙南先 蒙南先生盛譽,但這云海十三式其實只是海空閣的二流劍法而已。”

    南夢柯一愣,搖頭道:“我不信!”

    也難怪他會這么說,云海十三式劍意縹緲靈幻,卻又不失磅礴浩大,實乃剛柔并濟攻守兼備的奇學,放諸于神陸正魔兩道亦堪稱一等一的劍法。

    影翩躚道:“并非我夸耀,本派確有一套包括劍法在內的神功遠勝于世上諸般絕學。翩躚方才所用的云海十三式,在它面前譬如螢火之光。”

    翼輕揚忍不住道:“既然有如此神奇的絕學,你身為閣主為何不修煉參悟?”

    影翩躚回答道:“因為我沒資格修煉。”

    翼輕揚愈發好奇,問道:“若連你都沒有資格,海空閣中還能有誰?”

    影翩躚緩緩道:“天后!”

    南夢柯凜然一驚道:“影閣主所說的那套神功絕學可是傳說中的《天后五經》?”

    影翩躚頷首道:“不錯,這《天后五經》正是本門至高無上的秘學經典,惟有天后方能修習。其中一篇《濟世劍訣》乃秉承天意大道所創,非凡人所能窺視領悟,稱之為神陸正道第一劍學亦毫不為過!”

    翼輕揚聽得入神,不由問道:“不是《天后五經》么,另外四篇又是什么?”

    她信口問來,卻未意識到自己所打聽的乃是海空閣的千年絕密,頗犯忌諱。但影翩躚的臉上并無一絲一毫的不愉之色,微笑道:“《云空心經》、《滄海桑田手札》、《懸壺九章》、《天問之卷》,再加上我剛才說的《濟世劍訣》合稱為《天后五經》。”

    南夢柯心思遠比翼輕揚來得深沉細密,問道:“你何以對我們說起《天后五經》?”

    影翩躚道:“因為輕揚姑娘極有可能成為本門第三十七代天后的衣缽傳人!”

    “什么?”翼輕揚差點以為自己聽錯了,驚詫道:“我會是天后的衣缽傳人?”

    “限于本門的戒律,我現在還不能向兩位透露太多關于天后的秘密。不過,每代天后傳人既非上任天后指定,亦非本門選拔挑揀,而是天意所鐘應運而生。”

    影翩躚說道:“名義上你和我或有師徒之分,實則我也無能教導,僅是掛個虛名而已。而且天后地位超卓,非但不受閣主管制,更會成為本門未來的精神領袖。”

    翼輕揚將信將疑道:“影閣主,你確定我就是你要找的人?”

    影翩躚道:“輕揚姑娘,你覺得我會拿本門兩千多年的道統傳承開玩笑么?你若隨我回返海空閣,不出三年便能突破抱樸守一之境,十年之內登峰造極參悟大千空照亦非難事!”

    南夢柯聽得怦然心動。三年抱樸守一,十年大千空照,這在旁人看來無異于癡人說夢的事,從影翩躚的口中說來竟是理所當然且胸有成竹。仿佛只要翼輕揚一點頭,羽化登仙遲早也是囊中之物。

    他雖然不愿與好不容易才尋找到的愛女分離,但一想到影翩躚的承諾,又覺得這樣做未免太過自私,禁不住遲疑道:“輕揚,你覺得呢?”

    翼輕揚沉默片刻,徐徐地搖了搖頭道:“多謝影閣主,但我不想跟你走。”

    “為什么?”影翩躚大感意外。要知道別說天后,就是做一個海空閣的記名弟子,也會有成千山萬的人搶破頭。

    林深處,珞珈忽地問楚天道:“你猜翼輕揚為什么拒絕?”

    楚天也甚為費解,回答道:“我也不曉得。”

    珞珈咯咯地一笑,神情曖昧地道:“笨蛋,我跟你打賭,她一定是不想遠赴飄零海,從此跟你天各一方再無相見之日。”

    楚天莫名地心頭猛跳了一下,回想起那日君臨峰上翼輕揚的臨別一吻,不由得一陣茫然。驀地耳朵劇痛,卻是被珞珈狠狠擰住。

    因不想驚動影翩躚等人,楚天不敢掙扎更不能呼疼,只好苦笑著強忍。

    珞珈的眸中含著一縷狡黠的笑意,傳音入秘道:“小賊,你害人匪淺。我要替那一個個為你傷心的人討還公道。”

    這可是天大的冤枉——楚天哭笑不得更恨得牙根發癢,若非林中有人,真想就地讓她嘗嘗“公道”的厲害。

    意亂情迷之間,突聽影翩躚說道:“輕揚姑娘,我知道楚天是你的好友。如今他已回返北冥山,卻內有元老會叛亂,外有正道五大派壓境,情勢險惡無以復加。如果我答應海空閣退出此次北冥山城之役,不知你意下如何?”

    翼輕揚芳心巨震,不由自主地脫口而出道:“你不會騙我?”

    影翩躚暗自一喜,鄭重地頷首道:“你可以隨我一同前往正道五大派的臨時宿營地,看著我代表海空閣當眾宣布退出,然后再一起回返飄零海!”

    翼輕揚下意識地輕咬櫻唇,知道自己必須作出這生中最為重大的一次選擇——為了他,遠離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