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195章 夜襲(上)
    第195章 夜襲(上)

    待到覺眠大師先行告退離開虛境之后,破山大師的神情重歸淡然木訥,說道:“適才小施主在石洞中所發的妙論貧僧也已聽聞,故而一時興起傳音覺眠,托他將你請來,想聊一聊關于北冥寶藏的事。”

    楚天凜然一驚,暗道:“原來正道五大派是沖著北冥寶藏而來!”

    破山大師似乎看透了楚天的心思,說道:“小施主可知北冥寶藏的來歷?”

    楚天頷首道:“我曾聽人說起過一些相關的傳聞。”

    破山大師道:“那你是否曉得寶藏之中究竟藏著什么,以至于正魔兩道趨之若鶩,競相爭奪。”

    楚天搖頭,破山大師徐徐道:“其實寶藏里一無所有,只藏了一把鑰匙!”

    “鑰匙?”楚天疑惑道:“大師所指的莫非是重啟神陸與冥界通道的鑰匙?”

    破山大師回答道:“不,這把鑰匙打開的是地獄之門。一旦出世,勢必會引動三界浩劫,重演三千年前那場幾令神陸毀滅的幽天大戰。”

    楚天莫名地生出一股寒意,澀聲道:“三千年一輪回,六百年一循環!”

    破山大師頷首道:“原來小施主已聽說過這句話。與其說它是對天道玄機的一點會悟,還不如說是得窺天機的大預言。而這預言,則與一件名為天命之盤的冥界至寶息息相關。”

    “天命之盤?”楚天首次聽到這名字,不由得想到寒料峭屢次問及自己的那些關于命運的話語,難道這兩者之間也存在著某種關聯么?

    就聽破山大師說道:“傳聞轉輪魔君在元神散滅被神器封印之前,施動天命之盤將一縷神識穿越到三千年后的北冥海深處。若有誰能找到這縷神識,繼而汲取到他遺骸中殘留的力量,就能立地成魔橫掃三界,最終救出自己的本命元神,以圖東山再起完成夙愿。”

    楚天的呼吸近乎停止,他終于知道了為什么寒料峭一再要自己前往北冥海,同時也明白了三千年一輪回的真正含義——那是轉輪魔君利用天命之盤所要完成的自我救贖之舉,卻牽動著三界上下三千年的盛衰命運。

    自己打從握住蒼云元辰劍的那一刻起,就被不自覺地卷入到這場席卷三界三千年的曠世博弈之中。甚至,還要更早。

    “三千年來,無數人為了這個傳說而對北冥寶藏孜孜以求,但所有人都以失敗告終。因為寶藏注定只會在幽天大戰的三千年后出現,地點亦注定只能是北冥海!”

    破山大師徐徐說道:“北冥神府的先祖均為輪轉魔君的忠誠部下,在幽天大戰后潛藏神陸伺機而動,后來索性建立神府,又鑄造了幽元殿鎮壓北冥海,以防旁人插手或盜取寶藏或釜底抽薪毀滅那縷神識。”

    楚天點點頭,說道:“原來大師此來非是奪寶,而是毀寶。”

    他恍然大悟到覺眠大師等人為何會拒絕結盟的提議。道不同不相為謀,倪天高也好,幽鰲山等人也罷,畢竟都是北冥一脈,任誰獲勝都不可能容忍外來勢力擊破幽元殿銷毀北冥寶藏。

    也難怪此事毫無周旋融通之途!

    破山大師頷首道:“貧僧六十年前即已參透大千空照之道,卻最終舍棄白日飛升,轉修窺涅化磐之境,成為世人所說的人間散仙。為的便是留在神陸,以我佛慈悲之心應對這場三千年的輪回浩劫。”

    楚天聞言倒吸一口冷氣,再次審視面前的老和尚。

    他曾聽洞天機閑聊時說起過,圣階巔峰為大千空照,但在其之上還有所謂的天階。天階第一境便是窺涅化磐,參悟生死之道宇宙玄機,是為傳說中的散仙。

    這老和尚竟是毅然舍棄飛升天界的機會,滯留凡俗以應大劫,實乃大無畏之舉。

    需知天界元氣較之神陸精華靈氣不知醇正濃烈多少倍,于修道之人受益無窮。故此要想在人間修成更高一層的“造化神通”境界簡直是癡人說夢絕無可能。屆時六百年的劫數一到,任你是散仙之體也難逃道消身滅之局。

    他不由贊嘆道:“大師悲天憫人之心,著實令在下佩服。”

    破山大師木訥一笑沒有言語,雙目似睜似合兩手在小腹前結成無畏印趺坐入定。

    楚天亦不再吭聲,與破山大師相向而坐,緩緩合目進入抱樸歸真物我兩忘之境。

    也不知兩人在這虛境巖石上靜坐了多少時候,破山大師忽然開口道:“來了。”

    楚天一省道:“我去看看。”

    破山大師默默伸手在面前的虛空中 虛空中輕輕一抹,金光閃動霍然亮起一塊圓盤大小的鏡面。光暈流轉之間山谷的一草一木盡收眼底,更看到無數條鬼影趁著風高夜黑從四面八方猶如潮水般涌來。

    “靈臺之鏡?”楚天驚咦一聲,曉得這是破山大師以無上佛力將靈臺映射之景演化投射到虛空之上,形成的瑰麗景象。

    這時候萬千鬼軍已經氣勢洶洶殺到山谷之前,與五大派的聯軍即將短兵相接。

    由于事先收到楚天的警告,正道五大派已在山谷周邊緊鑼密鼓的加強戒備,又新增了四座法陣護佑營盤。

    但見成千上萬的惡鬼甫一靠近山谷,虛空中陡然炫光幻動,凝鑄出一道道劍芒雷刃,如暴風驟雨般攢射而出。

    那些沖殺在最前排的惡鬼,不過是倪天高安排探路的小卒,如何能抵擋得住法陣的攻擊,登時一片片鬼虎狼嚎此起彼伏,在刺目的強光中鬼影灰飛煙滅化為烏有。

    從正西方向率眾攻來的是北冥海十二鬼帝之一的“紫金鬼帝”祝無霸,道行兩千八百年猶在雷暴鬼帝雷竟城之上。

    它被幽元殿鎮壓在北冥海中不得脫出,千百年來積郁了無數暴戾之氣,性情變得愈發殘忍嗜殺,見前方海空閣布下的一座“萬浪朝天陣”碧光澎湃銳不可當,轉瞬之間便轟殺了數百鬼眾,不由得火冒三丈喝令道:“段從寬,媚嬌紅,時俊杰、王辟基,限時一柱香內攻破大陣殺入山谷!”

    在它身后侍立的四大鬼王齊聲領命,各率麾下部眾如狼似虎殺將前去,直撲萬浪朝天陣。

    這“萬浪朝天陣”分為“起瀾”、“揚濤”“掀波”“靖海”四部,各有七名海空閣女弟子執掌陣眼催動法陣,四部合一渾若天成,諸般陣旗法器若隱若現,集聚天地靈氣化作源源不斷的碧色波光轟擊出去,教人看得膽寒心驚。

    但四大鬼王得到的是一柱香內攻破大陣的死命令,四鬼均知祝無霸的狠辣手段,誰也不敢惜力貪生,俱都全力施為悍不畏死地往萬浪朝天陣中沖殺。

    它們本都是冷酷無情之輩,又對山谷中正道五大派弟子的精血元氣垂涎三尺,便如一群餓狼壓根不顧麾下的死活,一波接一波的攻勢毫不間斷,逐漸迫近陣中。

    那“黑蜂鬼王”王辟基生前就是個貪花好色之徒,所謂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做了鬼也還是個天字號的色鬼。

    它眼見守護靖海陣眼的七名海空閣女弟子個個容貌清秀體態窈窕,禁不住邪念大生,嘿嘿笑道:“妙極,妙極,這等尤物若不享用,豈非暴殮天物?”手揮一條九股黑絲魔鞭擊碎身周的兩面陣旗,就朝其中生得最為嬌艷動人的一名海空閣女子餓虎撲羊般沖了過去。

    那女弟子正是在禹余天和楚天有過交手的樊韻致,她本是海空閣閣主影翩躚的關門弟子,最受本門疼愛。可今夜師傅突然帶著翼輕揚到來,還說這丫頭便是苦心尋找的天后傳人,不由心中又是嫉妒又是不忿,自感受到冷落憋了一肚子氣。

    她見王辟基色迷迷地湊上來,哪里還會有什么好臉色給這惡鬼瞧,手中仙劍一式“秋水連天”攻了過去。

    王辟基低咦了聲,淫邪笑道:“小姑娘,你的身手倒也不錯,正合本王的胃口。”

    樊韻致怒不可遏,俏臉含煞連攻九劍,冷叱道:“放屁!”

    王辟基不慌不忙運鞭化解了樊韻致的九記攻招,嘿嘿笑道:“好潑辣的性子,我喜歡!”九股黑絲魔鞭轉守為攻蕩開樊韻致的仙劍,直取她的胸脯。

    它嘴里說的話語雖然下流不堪,但手上招式卻沒一點兒含糊。畢竟樊韻致雖美,可也比不上自己的鬼命。若一柱香拿不下萬浪朝天陣,祝無霸的那張丑臉一沉,自己摘花不成反要吃不了兜著走。

    豈料樊韻致乃是影翩躚傾心栽培的關門弟子,年紀雖輕一身修為已臻洗心境界。她雖落下風卻陣腳不亂,仙劍攻守兼備招招凌厲狠辣。

    王辟基微一皺眉,暗道:“我得速戰速決,不然祝老鬼一發怒什么美女也玩不成了。”突然一鞭揮出,張開大嘴“噗”地噴吐出一蓬用本命精元煉化的“采花黑蜂”,嗡嗡轟鳴如烏云蓋頂撲向樊韻致。

    樊韻致芳心一凜,急忙運轉仙劍護持周身。無奈這些采花黑蜂不懼罡風劍氣,哪怕是仙劍劈擊其上,亦不過是毫發無損地激飛而出。

    王辟基不停噴吐,眨眼間數千只采花黑蜂團團圍繞樊韻致無孔不入,將她的嬌軀徹底吞沒。

    樊韻致猛感大腿一涼,一只采花黑蜂趁虛而入一邊貪婪吸吮她的真氣,一邊將陰毒之氣注入體內。

    樊韻致的左腿瞬時麻痹,神智一陣模糊情知難逃魔掌。念及王辟基淫邪的眼神,她一咬銀牙橫劍往自己的頸上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