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196章 夜襲(下)
    第196章 夜襲(下)

    “砰!”生死關頭猛然斜刺里有道沛然莫御的罡風涌到,將采花黑蜂轟得支離破碎散了開去。一條黝黑的拐杖如錐破囊貼在樊韻致的后腰上輕輕一挑道:“讓開!”

    樊韻致死里逃生,猶如騰云駕霧般飛出十余丈脫離戰團,卻被一雙纖手穩穩接住。

    她定睛一瞧卻是自己曾想為難的翼輕揚,心下一楞也說不出是何滋味,隔了半晌才低聲道:“翼師妹,謝謝!”

    再看解救自己的那人正是翼輕揚的生父南夢柯,他目光掃視法陣,甩手擲出四面小旗,嗖地沒入虛空中消失不見,口中喝道:“驅浪成兵,破中元走周天!”

    一眾海空閣女弟子聞言驚疑不定道:“這人怎知萬浪朝天陣的陣訣?”

    情勢危急之下無暇細想,當即依照南夢柯的指點運轉陣法重新布列。

    霎那間陣中碧光大盛,滔天光浪好似雷斧潮鞭層出不窮。南夢柯的那四面小旗不僅與靖海陣部融合得天衣無縫,威力反而更勝一籌。

    那些本以為得計的惡鬼卻倒了血霉,接二連三地被轟殺殞滅,駭然退后。

    王辟基功敗垂成勃然大怒,凝念催動采花黑蜂撲向南夢柯,喝罵道:“死廢物,敢壞本王的好事!”

    南夢柯冷哼道:“我雖是廢物,但還活著,總比你這死鬼強!”運氣嘬唇噴出一束雄渾罡風,其中暗含了煎熬折磨他十八年之久的枯榮奇毒。

    “唿——”罡風驟然散開轟擊在采花黑蜂上,“哧哧”冒出妖艷藍煙。

    前一刻尚是生龍活虎兇殘無比的采花黑蜂頓時如霜打的茄子,一個個嗡嗡哀鳴無力墜落,未等著地便在空中融化成為縷縷黑氣。

    王辟基又是心疼又是驚怒,九股黑絲魔鞭如烏云亂舞劈擊南夢柯頭頂。

    南夢柯雙拐并舉,身形不退反進挑開魔鞭殺向王辟基。

    王辟基暗罵道:“這殘廢好毒!”自知魔鞭擅長遠攻,若是近身肉搏則遠不如南夢柯的雙拐來得趁手。

    它只好飛速后退以圖拉開距離,九股黑絲魔鞭噼啪作響猛攻而上。

    一人一鬼惡戰三十余個回合,南夢柯穩扎穩打步步為營,已逼近到一丈之內。他突然左腕飛轉,反纏住九股黑絲魔鞭,右拐如同蛟龍出海直取王辟基的眉心。

    王辟基駭然失色,顧不得心疼撒手甩開九股黑絲魔鞭,雙爪齊出抓向右拐。

    南夢柯以不變應萬變,任由王辟基抓住右拐,卻也驀地撒手,揉身向前迸指如刀,“噗”的一響插入它的心口。

    王辟基的身軀劇烈顫抖,體內發出“嗶啵”爆響,面容扭曲驚駭的一聲嘶吼,被南夢柯的掌勁徹底打爆,“砰”的悶響肢體橫飛魂魄消散。

    南夢柯擊殺了王辟基,臉上毫無得色,緩緩凝目朝前方看去。

    不知何時紫金鬼帝祝無霸業已飄立在十丈開外的空中,一道道碧芒嗚嗚洶涌卻在身周丈許處被一股無形壁壘阻擋,土崩瓦解化為流光。

    它眼睜睜看著王辟基被殺,也不出手救援,盡自榨干麾下的最后一點利用價值,這才盯著南夢柯道:“你的劍法不錯。”

    南夢柯微凜道:“這老鬼的眼光甚為毒辣,竟看出我形拐實劍。”

    他微作調息,漠然道:“不必廢話,放馬過來!”

    祝無霸不屑一笑道:“老夫蟄伏北冥海兩千八百年,今日就要教爾等知曉厲害!”

    他的左手食指向前虛點,指尖激射出一束紫金流沙,霍然凝鑄成一柄金燦燦的魔劍執于掌中振臂劈落。

    紫金魔劍在空中劃過一道刺目弧光,以令人難以置信的速度暴漲數十倍,化為一道裂山碎海的可怖電芒,經略十丈空間朝南夢柯斬落。

    南夢柯不敢怠慢,運功抬手雙拐交叉往上招架。“叮”的精光四濺,紫金魔劍將雙拐劈得歪歪斜斜散落開來,南夢柯急速飛退,身前一道紫芒走空,堪堪避過。

    祝無霸得理不饒人,紫金魔劍大開大闔照著南夢柯狂轟亂炸,空中一條條炫光紛飛,盡是它與南夢柯魔兵激蕩迸發出的罡風流光。

    與此同時祝無霸麾下的數千惡鬼如蝗蟲一樣殺入萬浪朝天陣中,海空閣弟子雖奮力抵抗,無奈勢單力薄岌岌可危。

    幸虧龍華禪寺的幾位老僧率領寺中弟子及時來援,總算穩住陣腳與惡鬼大軍浴血奮戰,殺得 戰,殺得天昏地暗日月無光。

    翼輕揚與樊韻致聯手迎戰祝無霸麾下的“紅顏鬼王”媚嬌紅。

    它的名字起得頗是姣美,實則是一個修行了兩千五百余年的骷髏鬼,此刻幻化為人形,粉面桃腮柳眉杏目,倒也有幾分千嬌百媚的風韻。

    方才它領命攻破揚濤陣部,便率眾前來接應紫金鬼帝祝無霸,正撞上了翼輕揚和樊韻致,不由分說惡斗在一處。

    樊韻致的修為原本比翼輕揚還要高出一籌,但適才不慎中了采花黑蜂劇毒,盡管強運真氣將毒素壓住,可終究有所顧忌不敢放手施為,以免毒氣反噬,身勢招法亦無往日的凌厲流暢。

    她暗暗焦急道:“師傅和諸位本門的長老為何到現在還沒趕來救援?”

    她卻不曉得惡鬼大軍八路并進,影翩躚坐鎮另一座海空閣大陣,正被從西南方向突入的“赤瞳鬼帝”馬魍夜統帥著諸多鬼王鬼尊猛力攻打,形勢不容樂觀,哪里還騰得出手支援這里。

    原來倪天高早已算定正道五大派中海空閣弟子最少,實力相對較弱,故此特意派遣出麾下十大鬼帝中最為強橫兇狠的紫金鬼帝祝無霸和赤瞳鬼帝馬魍夜主攻,意圖從西面打開缺口從而贏得全局勝機。

    虧得正道五大派亦有準備,龍華禪寺的僧侶源源不斷被調往西面,協同海空閣弟子抵御鬼軍突擊,沒有讓防線過早崩潰。

    如論單打獨斗此次應征北來的正道弟子均為門中一時之選,至少也有真階第四境的修為,絕不會輸于那些冤魂厲魄。

    然而雙全難敵四手,倪天高釋放出北冥海中的惡鬼,又收服了鬼城萬千之眾,在兵力上占據絕對優勢。何況五大派昨日剛敗一場損失慘重,各家的大援又尚未趕至,若非有法陣相助,早已潰敗下來。

    翼輕揚與樊韻致聯手應戰紅顏鬼王媚嬌紅三十余個回合,兩女漸漸不支,全賴小羽驍勇彪悍,雙翼罡風鼓蕩接下對方大半的強攻,卻也累得渾身寒氣直冒,一個勁兒地叫罵道:“鬼孫子、鬼孫子!”

    媚嬌紅堂堂鬼王,何曾被一只扁毛畜生這樣當面羞辱過,氣得七竅生煙,手中一柄熒光閃爍的傾城魔刀煥放出諸般綺麗淫^蕩幻象,攝魂奪魄蠱惑人心。

    翼輕揚和樊韻致都是未嘗人道的處子之軀,直看得面紅耳赤羞不可抑,心神動蕩之下愈加不敵。惟有小羽冰心雪魄不解風情,幾次在危機關頭救下兩女性命。

    隨著時間的推移,非但是海空閣這邊,其他三面的護谷大陣亦教鬼軍沖得七零八落,各處都陷入一團混戰之中。

    僅以傷亡而言,往往一名正道弟子可以換到七八個甚至十數名惡鬼。但一方是門中彌足珍貴的精銳弟子,另一方則是要多少有多少全部拿來當炮灰也不心疼的孤魂野鬼,怎么算都是正道五大派吃虧。

    媚嬌紅見別處都是高歌猛進,惟有自己被兩女一鳥擋住去路糾纏多時,心下殺機大熾,寒聲笑道:“臭丫頭,看我收了你們的魂魄煉為花奴!”粉白雪嫩的素手一招,掌中赫然多出一面粉底桃花幡。

    但看人面桃花幡一展,滿空盈動粉紅色的綺麗霧光,將翼輕揚和樊韻致籠罩在內。

    二女頓感周身發熱綺念橫生,各自道心難以守持,魂魄元神大有離體而出,遁入人面桃花幡中之勢。

    小羽見狀大急,奮不顧身沖向媚嬌紅,欲圖解救翼輕揚,卻被傾城魔刀死死壓住。

    眼看兩女就要被媚嬌紅施展邪功奪走魂魄元神,猛然聽到風吼如雷,一柄碩大無倫的磨金霸王錘橫空出世,狠狠砸在人面桃花幡上。

    “砰!”人面桃花幡粉霧飛揚,媚嬌紅猝不及防被錘風轟得飛跌,心念微亂間漫天光霧動蕩渙散,翼輕揚和樊韻致神智一省趁勢脫出。

    媚嬌紅怒不可遏橫目望去,就見一名五大三粗如同兇神惡煞般的黃衣青年手握銀鏈往回一拽,磨金霸王錘虎虎生風飛入掌中,斜著一雙銅鈴牛眼瞪視自己,惡狠狠“呸”了聲道:“娘的,老子平生最恨丑女人賣弄風騷!”

    媚嬌紅認出黃衣青年施展的是魔門神功,不由一怔道:“五大派中怎會有魔門子弟?”

    但也管不了那么許多了,人面桃花幡猛地一揮光芒暴漲,無數被它煉化的冤魂厲魄飛了出來,鋪天蓋地涌向黃衣青年。

    那黃衣青年也不慌張,突然扯嗓子叫道:“媽,這兒有好多女鬼想勾引我——”

    便聽夜幕之下有個尖利的嗓子冷笑道:“怕什么,有為娘在此,來多少都不怕,統統照單全收!”殷紅色的神光晃動,僵尸老媽催動昊天神棺威風八面地一路沖殺直奔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