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198章 逆轉(下)
    第198章 逆轉(下)

    然而紫金鬼帝祝無霸的敗亡并未使得戰局朝有利于正道五大派聯軍的一面倒去。

    俗話說樹倒猢猻散,可祝無霸帶來的不是猢猻而是數以千計彪悍嗜殺的惡鬼。

    聞聽外圍喊殺聲如潮水般傳來,眾鬼重整旗鼓又瘋狂叫囂起來。

    峨日照皺皺眉,說道:“谷外的大陣已不可守,必須立刻撤進谷里避其鋒芒。”

    僵尸老媽、南夢柯和幾位海空閣、龍華禪寺的長老門人看著元老會的大軍黑壓壓地撲過來,己方疲憊之師已不堪再戰,均都明白惟有退入谷中收縮防線,再行據險堅守方為上策,因此均都沒有異議。

    當下正魔兩道的領軍人物一聲令下,聯軍放棄業已殘破凋敝的萬浪朝天陣,且戰且退往山谷中撤守。

    峨日照親自斷后,他神色木然不見面部有何表情,隨手一拳轟出便是石破天驚,一排排銜尾追來的惡鬼登時化為團團色彩斑斕的霧氣彌漫空中。

    這時候禹余天、碧洞宗和天意門的防線也先后失陷,往山谷中撤去。只見到處都是尸體與殘兵斷刃,每一寸土地和山巖上都流滿鮮血,景象慘烈至極。

    幸虧有峨日照、僵尸老媽、南夢柯這三大守一境的頂尖高手壓陣,這一路人馬在撤退途中損傷有限,進入到布列在山谷海空閣大營四周的“萬流歸海陣”中。

    留守萬流歸海陣的海空閣弟子急速啟動法陣,一束束藍瑩瑩的純凈光芒沖天而起,在大營上空交織成一座巨大無比的透明穹頂。

    陣內弟子隔著蔚藍色的琉璃光罩或用法寶仙符遠程攻敵,或使仙兵神劍近身砍殺,全力遏制北冥神府的叛軍攻勢。

    那些惡鬼沖殺在前,卻驚愕地發現自己的魔兵怎也劈擊不穿看似薄如蟬翼的琉璃光罩,而對方的法寶刀劍卻可以輕松自如地穿透出來盡情斬殺。

    南夢柯等人稍松一口氣,但仍然不能有半分的懈怠,一邊抓緊時間調息運氣,一邊關注陣外的動靜。

    僵尸老媽盤腿坐在昊天神棺里,先看峨無羈、后看文靜均都安然無恙,舒口氣稍稍安心,掉頭望向峨日照道:“你回過北冥山城了?”

    峨日照點點頭,問道:“老家主是被誰殺死的?”

    曾與峨放鷹一同被困幽元殿的哥舒世家家主哥舒曉冕回答道:“是元老會的殞落塵和無涯鬼帝魏火鴉!”

    峨日照沒有言語,但任誰都看得出這沉默得近乎冰冷的男子眼中濃烈的殺機。

    僵尸老媽明白,峨日照盡管有點脾氣古怪甚或不近人情,但對峨放鷹極為敬重。若非有這位峨世家的老家主一次次為他遮風擋雨設法開脫,以峨日照我行我素殺伐果決的性情,早就死在了敵對世家的明槍暗箭之下。

    所以,他來就是報仇的!

    驀然僵尸老媽發覺峨日照的眼中閃過一道陰冷的厲芒,穿透茫茫夜空投射在一名玄衣老者的臉龐上。

    “殞落塵!”一旁的哥舒曉冕禁不住低低失聲,尋思道:“竟有如此巧合的事情,我剛剛告訴峨日照是誰殺死了峨放鷹,殞落塵這老兒便送上門來了!”

    只見與殞落塵在一起的,還有出身玄世家的神府元老玄斷,長風鬼帝御風流以及如今已投靠到倪天高一邊的幾大世家的家老家臣,更有數百外門弟子和數以千計的外系藩屬,自然也少不了多如牛毛的一眾惡鬼。

    這時海空閣閣主影翩躚也已退入萬流歸海陣中。方才她為了掩護門下弟子撤退,遭遇殞落塵和御風流的聯手夾攻受傷不輕,卻因戰事吃緊只能強自支撐,沉聲說道:“剛才接到覺眠大師的飛簡傳書,禹余天遭受倪天高大軍重創,門下弟子死傷過半,譚霈長老被無涯鬼帝的玄陰火鴉陣所傷,命懸一線生死難料。幸虧幽冥郡主倪珞珈親率北冥神府精銳馳援,才不至于全盤崩潰,現已退回谷中。覺眠大師和寺中八位金剛堂的大師已經趕去增援,希望能夠轉危為安。”

    眾人聽得心情沉重,梵一清躺在擔架上看了眼夜空,距離天亮還有一個多時辰。冬夜漫漫,顯得格外凄冷冗長,輕嘆聲道:“不曉得各派的援軍何時能夠趕到。又或我們能夠堅持到日出時分,鬼軍便要被迫退回地下潛藏。”

    然而誰能保證能夠堅持到日出?眾人的心頭沉甸甸的,誰也不敢確定自己是否能見到今天的太陽。

    冷月禪趁人不注意,悄悄傳音入秘給海笑書道:“海賢侄,沒想到五大派這般不堪一擊,此戰兇多吉少。待會兒一旦形勢不對,咱們便往北突圍。”
    海笑書蒼白的臉龐上流露出一縷含有的狠意,寒聲道:“我們能夠往哪里退?”

    冷月禪道:“那以你之見該當如何?”

    海笑書的齒逢里緩緩蹦出一字道:“等!”

    冷月禪微微一愣,不解道:“等什么?”

    海笑書厲聲道:“我也不知道等什么。但我知道楚天應該出現在這里,還有倪珞珈應該不止這兩招?幽鰲山去了那么久,魔教方面也該有消息傳來。”

    冷月禪神色一動剛要說話,猛聽陣外響起一連串震耳欲聾的巨響,連帶著腳下大地隆隆搖顫,仿佛整個山谷都要塌陷。

    只見對面數十名鬼王、鬼尊擺開架勢,祭出諸般魔寶對準萬流歸海陣猛轟不止。

    一道道妖艷炫目的華光掠過姹紫嫣紅的天空,轟擊在蔚藍色的琉璃光罩上,崩綻出無數朵色彩繽紛的光花,猶如漫天盛開的煙火照亮了整座山谷。

    琉璃光罩在眾多魔寶的轟擊下劇烈顫動,被擊中的地方產生出一圈圈扭曲的漣漪不住向四周擴散,冒出濃烈的藍霧,看得人膽戰心驚不知它什么時候就會崩潰。

    影翩躚神容寧靜,凝視著對面那些正肆無忌憚狂攻萬流歸海陣的鬼王、鬼尊,沉聲道:“滄海橫流,大浪淘沙!”

    “嗚——”她的話音將將落下,萬流歸海陣光芒四射,噴薄出數百道渾圓澎湃的強光,在空中化作滾滾巨瀾盈動著晶瑩水光,在霎那間淹沒了所有人的視野。

    沒有任何言語能夠形容這一刻景象的壯麗雄奇,便如同蒼穹坍塌銀河天降,萬頃碧波吞噬長空。

    “嘭嘭嘭——”那些攻向萬流歸海陣的魔寶炸裂成粉,大部分鬼尊不及躲閃,被從大陣中磅礴涌來的可怕力量碾為飛煙。只有少數道行高超見機及時的鬼王極力閃退,才僥幸撿回一條性命。

    在它們身后,數以百計的惡鬼躲閃不及,瞪大雙眼看著滔天巨浪襲來,將自己拍擊成碎片游煙……

    殞落塵、玄斷、御風流三大守一境的頂尖高手亦不由為之色變,齊齊向前搶出身形,釋放出各自煉化的魔寶,再加上身后一干鬼王、鬼尊,世家家臣、家仆等人全力出手抵御,才堪堪抵擋住這更勝于雪崩海嘯的恐怖一擊。

    但看自家的人馬轉瞬便折損了三成多,其中還包括三十多名鬼尊和兩個鬼王。

    一時天地間除了隆隆回蕩的濤聲轟鳴,就再也聽不到其他任何的聲音。那些惡鬼絕望的呼號,正道各派弟子歡呼雀躍的叫嚷,都被湮沒。

    僵尸老媽干枯的臉上眉飛色舞,尖聲叫道:“影閣主,你就照這樣再來一兩次,我也可以安安穩穩躺回棺材里睡覺啦!”

    誰知影翩躚的臉上非但不見一絲喜色,反而隱約露出抹憂慮,說道:“假如再來上一次,這座萬流歸海陣便會油盡燈枯自行解體。我原本希望憑借這次突襲可以將對方的實力殺傷過半。可惜,結果并不盡如人意。”

    冷月禪勉強笑了笑道:“影閣主不必太過苛求,畢竟對面有殞落塵等人坐鎮,想要一鼓聚殲談何容易。如今煞煞他們的銳氣也好,至少能夠給咱們多爭取一些修整療傷的時間,好養精蓄銳……”

    豈料他的話還沒說完,殞落塵已率領數十名北冥神府高手重新擺開陣勢,大有輪番上陣不將萬流歸海陣轟得灰飛煙滅絕不罷休之勢。

    殞落塵身為主將身先士卒,左手一掐法印再次祭起殞世家家傳魔寶“碎冥印”。就見一方血紅色的魔印倏然騰空,瞬間膨脹十余倍,如同一座烈烈燃燒赤色光焰的火山,朝著萬流歸海陣狠狠轟落。

    影翩躚微怒道:“殞老魔欺人太甚!”素手也是捏作法印,袖口里激射出一只翠色仙環穿出法陣迎上碎冥印。

    “鏗——”環印激撞光芒爆濺。一件是北冥魔寶,一件是海空閣仙器,針尖對上麥芒各自一顫向后翻轉。

    殞落塵看出影翩躚身負重傷不能持久,強運一口魔氣厲聲喝道:“咄!”運轉碎冥印回旋而至,猛轟向滄海翠玉環。

    突然一道人影從萬流歸海陣中閃掠而出,如魔神蒞臨氣吞萬里如虎,重重一拳轟擊在碎冥印上。

    “砰”的悶響,碎冥印竟是跌跌撞撞飛彈開去。氣機牽引之下殞落塵身軀一震口中低哼,急忙提氣凝念欲催動碎冥印反攻來人。

    誰知眼前身影一閃,那人如風雷貫空已殺至近前,居高臨下一記鐵拳直搗黃龍,罡風如海沸騰激得殞落塵衣發飛揚心生寒意,失聲叫道:“峨日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