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200章 滄海橫流(下)
    第200章 滄海橫流(下)

    “滄海橫流,大浪淘沙”再次爆發,刺穿夜空的絢爛光芒如暴怒的海潮席卷過方圓百丈的虛空,所有的景物都在其中變得扭曲而不真切起來,化作一條條虛幻的黑影迅速融化蒸發。

    因為是孤注一擲的絕地反擊,萬流歸海陣的所有能量都被徹底釋放出來,威力更勝于上一次的法陣爆發。將近兩千余名惡鬼和北冥神府叛軍高手便在這譬如天地末日的光瀾轟擊下魂飛魄散,身死道消。

    待充斥四野的刺目強光稍稍黯滅,影翩躚率眾義無反顧地沖向了陣腳大亂的敵陣。他們一共有二十三位高手,救援的目標是包括峨日照在內生死未知的四個人。

    很多時候,得與失無法用簡單的數字來衡量。

    他們也許全都會死,但會有一股浩氣長留神陸,映照汗青亙古不朽。

    對面的強敵在短時間內接連遭受到兩次慘重的傷亡打擊,也都陷入了瘋狂。看到影翩躚等人沖殺過來,便如嗜血的餓狼狂暴地呼吼著迎了上去,如一片洪潮將這二十多人瞬間吞沒在刀山火海中。

    與此同時,重圍之中的南夢柯等人亦到了最危險的時刻。

    由玄斷和御風流這兩大守一境翹楚人物領銜,十數名修為均已臻至圣階的高手團團圍攻,直殺得血花飛濺天昏地暗。

    峨無羈全身十三處負傷,若非有僵尸神功護體,早已倒下。即使如此,他也是累得筋疲力盡,渾身沾滿不知是自己還是敵人的鮮血,揮動磨金霸王錘拼死保護人事不省的峨日照。

    僵尸老媽呼哧呼哧喘著粗重的呼吸,身上紅霧冉冉精氣瀕臨透支,用一面昊天神棺的棺蓋獨戰十余名洗心、抱樸級的高手,還要時刻顧及愛子和峨日照,情勢之險無以復加。

    但最艱難的還是南夢柯,他以一己之力對抗玄斷和御風流,五十余個回合下來傷痕累累劇痛錐心,心里想的卻不是施展奇門遁甲之術逃走,而是身后的女兒和早已隨風逝去的舊日愛侶。

    他們早已不作生還打算,只是活著便要戰斗,便不能令敵人越過雷池半步!

    但僵尸老媽終究舍不得兒子——峨山秋生死未卜,她不能眼睜睜讓兒子也死在自己眼前!

    “兒子,聽我說……”她一面血戰一面傳音入秘道:“我數到三就會自爆元神,炸死這幫兔崽子。你什么都別管,護著你日照叔拼命往外沖,去找珞珈和楚天,為咱們老峨家留條后!”

    “不!”峨無羈睚眥欲裂,大吼道:“我不走,要死咱們一塊兒死!”

    “滾你的蛋,別讓老娘白白犧牲!”僵尸老媽含淚念道:“一、二……”

    就在她準備焚丹燃元與強敵玉石俱焚的一剎,昊天神棺上方的虛空中突然裂開一條天痕,從里頭迸射出金煌煌的光芒,楚天的身影閃現而出,口中發出激越的長嘯,聲振天地響徹群山。

    “嗚——”蒼云元辰劍卷裹著萬千惡鬼怒號之聲橫掃千軍,飛斬玄斷后腰。

    玄斷凜然一驚,楚天這一劍氣壯山河裂海碎天,再加上蒼云元辰劍雄渾霸道的劍氣催壓,令他亦不敢直攖其鋒,急忙閃身橫移擰腰反手一劍斜挑而出。

    誰知楚天早已算準招式變化,蒼云元辰劍遽然偏轉劈向御風流,雙腿如鐵騎突出猛踹玄斷腰眼——兔子蹬鷹!

    玄斷前有南夢柯揮拐攻來,后有楚天神出鬼沒的彈腿一擊,頓時顧此失彼難以應對,只得拂袖蕩開雙拐,縱身向左閃躲。

    “砰!”楚天的右腿走空,但左腳還是堪堪點擊到玄斷的腰肋上。這一腳蘊藏萬鈞之力,蹬得玄斷眼前一黑腰肋欲斷,身形如陀螺飛轉,一邊竭力卸去破入體內的氣勁,一邊向側旁飄飛脫出楚天腿勢的籠罩范圍。

    幾乎不分先后,蒼云元辰劍與御風流掌心迸發出一卷黑色罡風迎頭激撞。他低哼晃身,左手五指如佛祖拈花變幻無窮,打出一十二式天機印。

    假如純粹功力比拼,御風流自在楚天之上。但這十二式天機印乃窺透大道玄機,蘊涵天心奧妙的絕世神功,恢弘浩大正氣凜然,赫然便是魔門克星。

    一時間噩、傷、驚、休、死、離、散、亂、暴、失、絕、滅……十二般天機厄運直沖御風流靈臺,攪得它心魔橫生萬念成灰,功力大幅削弱。

    南夢柯豈會放過這千載難逢的好機會,順勢倒轉雙拐飛插御風流兩肋。

    御風流銳聲厲嘯,身形再次化為一束黑色狂飆,絞得雙拐偏離歪斜。

    南夢柯冷哼一聲,猛提真氣灌注雙拐吞吐而出,“砰砰”連響,在對方的風形之體上硬生生炸出兩個大窟窿。

    楚天突襲得手毫不停頓,施展沉魚落雁身法翻落在昊 落在昊天神棺中,收劍豎簫吹奏起“千軍破”。

    簫音響起穿越天際,成百上千道碧綠通透的天籟之鋒從簫孔中激射出來,猶如萬箭齊發天馬行空,以摧枯拉朽之勢橫貫蒼穹。

    眾多正在圍攻峨無羈母子的鬼王、鬼尊及北冥神府高手首當其沖,修為稍遜一籌的當場被銳不可當的碧芒穿心貫腦死于非命,即使鬼王級的高手亦不禁駭然變色,拼命施展保命絕學急速飛退以避其鋒芒。

    峨無羈曾經親眼看到楚天施展過一次“千軍破”,但比起眼前波瀾壯闊的景象,那更像是一次秋水微瀾而已。

    足足六千四百八十一道天籟之鋒,幾乎在電光石火間抽空了楚天所有的梵度魔氣,這等聲勢威力又豈是等閑?

    在重創四周強敵之后,楚天心念運轉操縱數千天籟之鋒赫然合流,如一條碧色大江凌空奔涌直向東去,所過之處千軍辟易百鬼哀嚎,在轉瞬之間開辟出一條康莊大道,隱約可見百丈外正奮力向此方向沖殺而來的影翩躚等人。

    “走!”僵尸老媽沒有絲毫遲疑,竭盡全力催動昊天神棺沿著楚天用天籟之鋒碾壓出的逃生通道飛速沖殺。

    楚天停歇簫音,只覺丹田空空如也,全身軟綿無力昏昏欲睡,自知是魔氣耗損過度的負面反應。此刻哪怕是一個小鬼沖將上來,也能輕而易舉地將他打倒。但目睹過方才那驚天動地的橫絕一擊,又有誰敢不知死活地往前湊?

    他一邊急速運轉天地洪爐再生魔氣,一邊將五滴云麓圣泉喂入峨日照口中。

    “小楚?”峨無羈傻呆呆地望著楚天,嘴巴張了又張,終于忍不住問道:“你小子是打哪兒溜出來的?”

    楚天一笑,在昊天神棺中盤腿坐下,彈指又將三滴云麓圣泉送入峨無羈兀自張開的大嘴里。

    這時猛聽后方嘯聲如電刺人耳膜,玄斷和御風流并駕齊驅不斷追近。

    南夢柯站立在昊天神棺之上,看著氣急敗壞追攝而來的玄斷、御風流,冷然一笑雙手連揮,擲出七張“斗轉周天陣符”。

    他剛才被兩大勁敵聯手逼迫,根本無暇施展平生得意絕學,此刻總算有了機會,自然要有冤報冤,有仇報仇。

    “唿——”陣符驟亮迅即化為一團團黑霧,在昊天神棺后方擴展開來。

    玄斷和御風流剛好趕到,被“斗轉周天陣”逮個正著。這一人一鬼便覺得眼前虛空陷落混沌飛升,無數星斗閃爍旋轉,更不知身在何處。

    “干得漂亮!”僵尸老媽高聲喝彩,強壓殺個回馬槍將玄斷和御風流趁機擊殺在斗轉周天陣中的沖動,駕馭著搖搖晃晃隨時都可能失控的昊天神棺乘風破浪往東沖去。

    影翩躚等人見狀精神大振,鼓足余勇奮力沖殺,終于撕開一道口子和昊天神棺匯合到一處。

    然而險情遠未解除,經過一番激烈廝殺,與影翩躚一同出陣的高手僅剩十一人,且個個負傷人人掛彩,幾近強弩之末。

    再看四周眾多惡鬼殺氣騰騰如潮水般涌來,數不勝數殺不勝殺,當真是上天無路遁地無門。

    楚天靈臺感應猛一咬牙,沉聲道:“南大叔,云伯母,請助我一臂之力!”

    僵尸老媽和南夢柯怔了怔,不知道楚天要做什么,但仍是各出一掌按在背上。

    楚天得兩大頂尖高手功力灌注,猛運天地洪爐凝念低喝道:“咄!”

    一團金紅色光霧從他體內卷涌蔓延,霎時包裹住昊天神棺。頃刻間光芒一斂急速收縮,凝聚成一簇小光點隱沒在虛空深處。

    那些惡鬼撲至近前,不由目瞪口呆,再想舒展靈覺四下搜索,卻到哪里去尋?

    “嗚——”下一刻,數百丈外的夜空中金光一閃,昊天神棺重新載著眾人現身。

    楚天丹田魔氣徹底告罄,面色慘淡若金低嘿一聲嗆出口深紅色瘀血,但覺渾身骨骸如散了架般,五臟六腑翻江倒海一陣陣地金星亂冒。

    影翩躚驚異道:“須彌洞天!”

    需知似她這等修為只要有一線空隙,就能施展遁術瞬移脫離險境。但也絕不可能像楚天這樣,連帶著昊天神棺里的二十余人一同移走。

    可是在楚天眼里,這點技藝著實不算什么。昊天神棺不過三丈長,丈許寬而已,而洞天機全盛之時卻能夠輕而易舉地將百丈空間凝煉成芝麻大小的結界,自己相較起來不啻是小巫見大巫。

    饒是如此,這手“須彌洞天”也足以驚世駭俗,令人震愕不已。

    他疲倦地笑了笑,卻不敢開口說話,唯恐一口沖到嗓子眼里氣血又要噴將出來,忽地身軀一軟往后仰去,不意倒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