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204章 紅日(下)
    第204章 紅日(下)

    “咻——”東南方天宇的盡頭,一支羽箭沖天而起,嘹亮的鏑鳴劃破遠方的靜寂。

    一霎那,天搖動了起來,山戰栗了起來,大地發出驚懼的顫晃。

    在那羽箭消逝的地方,云氣鼓蕩霞光滾滾,一百位白衣如雪的魔教騎士駕馭魔龍乘風而來,手中的“青龍魔槍”在朝霞映照之下熠熠生輝,宛若一片澎湃天浪向著山谷涌來。

    在他們的身后,是九百名神完氣足威武雄壯的白衣武士,御風踏云銳不可當。

    “是魔教的釋天旗!”不知有誰叫了一嗓子,卻瞬即淹沒在一陣雄渾駭人的虎嘯聲中。

    又是一百名白衣騎士跨^坐金虎手擎明晃晃的“白虎魔刀”出現在西南方的天際線,他們的身后同樣是九百名陣列齊整殺氣騰騰的赦地旗武士。

    緊接著擎雷旗、絕風旗、定火旗、浣水旗、撼山旗、鈞澤旗盡皆現身。

    足足八千魔教弟子在云開日出的這一刻神兵天降,遮蔽晴空。

    穿云箭一響,千軍萬馬來相見!

    林隱雪屹立在高^崗之上,遙望麾下精銳橫掃長空決蕩四海,輕輕說了句:“鰲山,就當是我還你六年舊情——”

    “殺!”端坐在魔龍背上的釋天旗旗主楊將相舉臂一振手中魔槍,朝著帳下一百龍騎九百龍槍手縱聲呼喝。

    “殺——”四面八方的魔教子弟齊聲應和,隆隆吶喊匯聚成蕩人心魄的驚雷綻動寰宇,即使百里之外亦聽得神搖膽戰。

    他們在黑暗中足足隱伏了一宿,聽得山谷里殺聲震耳劍華騰霄,早已戰意沸騰迫不及待。而今林隱雪引動穿云箭,八旗魔軍傾巢出動,直教人血脈賁張豪情干云,卻試問天下誰是抗手?!

    “來了,終于來了……”斷去一臂渾身是血的冷月禪,單膝踞地劇烈地喘息著,努力抬頭仰望蒼穹,眼睛里閃過一縷復雜難明的光彩。

    “阿彌陀佛,破山師叔,你的犧牲終于換來正果——”覺眠大師手持慧日法杖,眉宇低垂低誦佛號,卻看見遍地尸山滿目血海,神容不禁戚然。

    “這幫家伙,倒也會撿現成。”巽揚劍習慣性地摸摸腰際的酒葫蘆,面露一絲笑意喃喃自語道,一名鬼帝的身影正在他面前轟然迸碎,消沒于金色佛光中。

    “幽杞人,你和倪天高都輸了!”幽鰲山血染長衫,幽海魔劍力壓慎獨一寸寸逼近幽杞人的胸前。

    “魔教……”幽杞人的神情難言喜怒,只是低低的一嘿,提膝猛頂幽鰲山小腹。

    “你看,我們就要勝了。”珞珈攬住氣若游絲的莫靖軒,令他能夠看到奔涌而來的魔教大軍,輕輕道:“這就是宿命吧?”

    “王八蛋,怎么才來?”峨無羈死死用身軀護住昊天神棺里的僵尸老媽和峨日照,卻已累得只能靠倒在棺蓋上,心里一酸眼睛發澀,忙抬手使勁一抹,才看到掌上全是被自己氣勁震裂的血口。

    “殺!”白虎真人怒吼如雷,跌跌撞撞沖向一名北冥神府幽世家的家老,背后是三死四傷的七大弟子。

    在不遠的地方,禹余天的大長老譚霈油盡燈枯,遙望著東方旭日含笑合目……

    淚水,模糊了翼輕揚的眼簾,她第一次真正懂得了戰爭的殘酷與無情,卻也在這其中學會了堅強。

    “以殺止殺,其何如哉?”洞天機搖了搖頭,想到的卻是在厄獄古林中所見到的那將近八萬名沉睡中的冥獄戰魔。

    “管它呢,先讓我老人家痛快一下!”他的身影一晃,投入到亂世洪流中去。

    萬千惡鬼率先崩潰,在陽光和佛光的雙重照耀下,鬼體渙散魂魄湮滅。即使道行高深能夠強行支撐的,也覺得體內如焚精血煮沸,斗志徹底瓦解,紛紛逃向陰暗的山林、巖洞中以躲避災厄。

    兵敗如山倒,鬼軍這一潰散,在后面壓陣的北冥神府人馬非但無法鎮壓住它們,反而被其亡命逃奔的勢頭沖得七零八落潰不成軍,人人心生懼意也不由自主往后退卻。

    正道五大派與北冥抵抗力量的聯軍血戰終宵,本已人困馬乏精疲力竭,但在這決勝一刻無不精神振奮士氣高漲,高舉仙兵魔刃掀起了絕地大反攻的狂潮。

    外有八千魔教虎狼之師,內有聯軍百戰精銳,敗兵上天無門遁地無路,腹背受敵垂死掙扎。更有許多原本就是被裹挾的北冥神府子弟趁勢倒戈,投入本家門下,令得聯軍聲勢如滾雪球般迅速壯大,反壓向山谷外。

    見此情景魏火鴉心頭發寒,也想開溜。它雖是鬼帝的修為,但在金煌煌的佛光和晨輝照耀之下,亦感氣血震蕩渾身如沸。縱然不會像那些小鬼灰飛煙滅,但精元損失自不待言。

    奈何楚天的蒼云元辰劍縱橫開闔, 開闔,如銅墻鐵壁將它牢牢鎖定在一片雪浪之中,不管如何左突右閃始終難以擺脫。

    它的修為原在楚天之上,雙方若擺開陣勢攻殺,即便占不了上風亦絕不至于落敗。如今此消彼長,卻是越斗越驚,越驚越亂。

    楚天尚是首次獨力挑戰鬼帝,上回與雷竟城大戰,還有晴兒助陣,最終合兩人之力將其擊斃。這次晴兒不在身邊,他單槍匹馬迎戰魏火鴉心中渾然無懼,反被激起濃烈戰意天縱豪氣,蒼云元辰劍施動飛云驚神泣鬼,發揮得淋漓盡致。

    不知不覺他完全忘了身外之事,一顆道心徹底沉浸在抱樸天地中,腦海里回味著初見破山大師趺坐參禪景象時的那絲感動,那絲明悟,縷縷大道真義盡凝心頭,劍式開闔與道同在,神思飛揚返本歸根。

    這一來不要緊,魏火鴉卻是愈發受不了,尋思道:“我若再不趕緊脫身,兩千五百多年的道行便要盡毀于此!”

    念及與此它兩道鬼身復歸一體,張口噴出一顆龍眼大小的紅色光丸,厲聲喝道:“化!”

    話音一落,頭頂光丸倏然膨脹分裂,衍生出三百六十頭赤羽火鴉,“嗚”的散開鋪天蓋地掩襲楚天。

    這“周天絕火鴉”經魏火鴉兩千多年苦心淬煉,又吸食了無數北冥海靈氣與冤魂厲魄,一頭頭都兇惡彪悍堪比蓋世魔頭,尤其周身燃動的周天絕火能焚罡熔金,乃諸般仙兵魔寶之天敵,令人談虎色變恁的了得。

    誰知楚天不屑一笑,身軀巋然不動道:“雕蟲小技,也敢在我面前賣弄?”

    蒼云元辰劍鏗然激鳴異彩大放,真龍天子印霍然祭起,一條華光閃閃威武萬狀的冥獄之龍升騰盤旋,發出雄壯呼吼天驚地動。

    想這冥獄之龍經過云麓靈氣的溫養滋潤,逐漸脫胎換骨氣質大變。原先的暴戾之氣蕩然一空,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浩然雄正的仙天神韻,通體晶光流溢圣潔無瑕,顧盼生姿睥睨天下。

    它昂首一抖,身上龍鱗片片流光溢彩,釋放出濃厚云氣,霎時如水波紋般激蕩擴散,將三百六十頭周天絕火鴉籠罩在內。

    天絕火鴉驚恐鳴唳,雙翅連扇鼓動團團烈焰企圖融化云氣。但這烈焰甫一生成,便似米粒微光轉瞬泯滅。繼而一頭頭火鴉在云氣里扭曲熔煉,精魄抽離,化作三百六十縷赤色游光遽地被冥獄之龍攝走。

    但見龍鱗大亮,晶瑩光潤的表面徐徐顯現出一道道天絕火鴉圖符,旋即云氣一收,藍天重現晴空萬里。

    “該死!”魏火鴉眼睜睜看著自己嘔心瀝血煉化的三百六十周天絕火鴉被冥獄之龍當作大補之物吞噬殆盡,禁不住痛徹心肺口中吐血。想著失去此寶就算今日能夠僥幸逃脫,往后也難以再稱雄北冥海,它顧不得本命精元大損,氣急敗壞揮動鷹翅魔刀劈斬過去。

    楚天也沒料到冥獄之龍如今竟有這般威勢,但看魏火鴉殊死反撲,劍眉一揚縱身迎上,蒼云元辰劍借天勢取道法,如鷹擊長空龍戰于野,氣勢磅礴吞食天地,一式“裂海斷流”飛劈對方胸口。

    魏火鴉駭然舉刀招架,耳聽金石鏗鳴劍光爆綻,它的身形被一股沛然莫御的力量飛拋出去,兩柄鷹翅魔刀光芒黯滅現出無數細小紋縫。

    “小楚,宰了它!”峨無羈仰面關注半空中的惡戰,高聲喊道:“峨老家主便是死在了這老鬼的手中!”

    楚天微微頷首,心境卻不起絲毫波瀾,雙目迫視身形翻騰的魏火鴉,靈覺鎖定劍勢引動,龍行虎步似緩實疾,只一個晃身便欺至近前,蒼云元辰高高舉起如天罰之劍掌控萬靈生滅,耳畔依稀有振聾發聵之音道:“我命在我不在天,還丹成金億萬年!”

    “不好!”魏火鴉心寒膽裂,面對楚天排山倒海的劍氣壓迫興不起一絲一毫的抵抗之念,自知心神為對方氣勢所奪敗局已定。

    但它終究不甘束手待斃,強催精元體內紅光煥放,如一頭熊熊燃燒的碩大火鳥,掣動鷹翅魔刀孤注一擲逆襲楚天。

    楚天不為所動,蒼云元辰劍洗盡鉛華復歸樸真,簡簡單單地一劍斬落,似四周虛空也波動散裂。

    “叮!”刀劍相擊,蒼云元辰凝定在距離魏火鴉胸前尺許之處無法再進毫厘。

    雙方的身形完全靜止,保持著各自的身姿一動不動,仿似光陰也在一瞬間封凍。

    峨無羈不由暗叫聲可惜,到底魏火鴉是鬼帝修為,竟將楚天這記石破天驚的必殺一劍封擋了下來,未能傷到它的身軀。

    然而心念未已,猛見魏火鴉胸前泛起一條淡淡的殷紅血痕,迅即有一蓬雪白精光從體內迸射出來,將它的身軀徹底吞沒。

    一聲慘叫里,無涯鬼帝終是死也有涯命當絕此,被蒼云元辰雄渾無鑄的劍氣斬殺,魂魄俱滅萬劫不復。

    “很好,很好——”峨日照不知何時站在了峨無羈身邊,凝望仗劍傲立心融蒼穹的楚天,冷漠的臉上罕有地露出一絲嘉許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