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205章 博弈(上)
    第205章 博弈(上)

    日上三竿,漫山遍野都是潰敗的北冥叛軍,一場百年不遇的曠世大戰塵埃落定。魔教、正道五大派與北冥神府聯軍勝利會師,高歌猛進追擊窮寇。

    林隱雪站立高^崗之上,各處的捷報不停匯來,魔教八旗迎風招展在陽光下耀武揚威,一吐百年頹廢積郁之恥。

    “走,我們去幽元殿。”她低聲吩咐,身后是日月星辰四大護教和何必等一干魔教首腦人物。

    “教主,”一名魔教六焰高手跪拜在林隱雪面前,稟報道:“方才見晴公主脫離大隊往北冥山城方向而行,應是尋找楚天去了。”

    “讓她去吧,”林隱雪淡淡道:“我們需得立刻出發,免得被正道人馬占了先機。”

    眾人齊聲應命,簇擁著林隱雪悄然退下高^崗,朝北冥山城絕塵而去。

    與此同時,距離北冥山最近的龍華禪寺、碧洞宗援軍亦陸續趕到,不久后天意門與禹余天的后援亦開進了戰場,正道實力大壯,頓時氣勢如虹向著北方乘勝追殺。

    覺眠大師、首陽真人、巽揚劍、影翩躚和剛剛趕至的禹余天大長老徐蕭乾沙場相逢,均有一種死里逃生恍若隔世之感。

    影翩躚盡管多處負傷花容慘淡,卻依舊雍容恬淡,關切問道:“覺眠大師,不知破山神僧情形如何?”

    覺眠大師道:“有勞影閣主關心,破山師叔并無大礙,正在虛境中靜修養氣。”

    徐蕭乾道:“既然如此,我們便揮戈北上,殺入冥海踏平幽元殿,為神陸消弭三千年之隱患!”

    他率援趕到時,山谷戰事已近尾聲,卻見門下弟子死傷慘重,連同門六十余年的師兄譚霈亦慷慨成仁,不由得悲憤交加急欲報仇。

    首陽真人望向覺眠大師道:“大師,你意下如何?”

    覺眠大師微閉雙目,兩手合十道:“但愿,這是最后一場封魔之戰。”

    巽揚劍油然一笑道:“老和尚慈悲為懷,自會這么想。奈何三千年來征戰不休,誰能保證此役過后便天下太平?倪天高眾叛親離下場可想而知,我與林盈虛有約,就不湊這個熱鬧啦。”

    首陽真人一怔道:“老猴兒,你怎地這時打起了退堂鼓?”

    巽揚劍尚未回話,影翩躚忽道:“那我便和巽門主一同在北冥山下休整,卻也無需再去幽元殿了。”

    她本已答允了翼輕揚今日即要退兵離去,卻教昨晚一場血戰打亂了計劃。而今大局已定,于幽元殿乃至北冥寶藏種種皆無興趣,只想盡快攜著翼輕揚回返飄零海,完成海空閣天后的傳承儀式,好應對日后更為恐怖的滅頂之災。

    轉眼間正大五大派中已有兩家先后退出,覺眠大師和首陽真人不禁大感意外,徐蕭乾忍不住怒道:“兩位掌門半途而廢,這是何道理?”

    “小徐,收攏禹余天弟子,不準一個人踏上北冥山!”

    能將胡子眉毛白如飛雪的禹余天大長老稱作“小徐”的,也只有洞天機洞老爺子了。只見他背著手踱步過來,好整以暇道:“我剛和破山聊過,禹余天和龍華禪寺的兩路人馬,就近駐扎掃蕩北冥山外圍殘兵,誰也不得進入北冥海。”

    徐蕭乾大急道:“可是洞老祖——”

    洞天機瞇著眼拖長聲音道:“怎么,我老人家說的話算不得數?”

    徐蕭乾忍氣道:“弟子不敢,但我們五大派傷亡數千弟子,千辛萬苦擊潰北冥神府大軍,就這樣駐步不前放虎歸山,豈非后患無窮?”

    洞天機道:“林隱雪父女是做什么吃的?除非你這就想和魔教翻臉,否則老老實實待在這里,萬事由我和破山擔待。”

    覺眠大師道:“既然師叔頒下法旨,敝寺僧眾自當遵從。”

    這一來便只剩下碧洞宗一根獨苗,首陽真人自忖即便殺上北冥山也是孤掌難鳴,先不說林隱雪勢必阻撓,幽鰲山、倪珞珈也不會答應自己進入冥海禁地,其結果可想而知。

    他當機立斷,說道:“如此貧道也從善如流,暫且不入北冥山城。”

    洞天機聞言油然一笑,心里暗道:“寒老魔啊寒老魔,六百多年前那一戰是我輸給了你。今朝咱們就玩一把更大的,且看小楚會否如你所愿?!”

    這邊正道五大派的人馬動靜一出,那廂幽鰲山、珞珈等人立時察覺。

    只見北冥山城四周旌旗飄動,魔教日月星辰四堂數千教眾兵臨城下結成一座座大陣,將進出要道各處關隘悉數壟斷,只準忠于北冥神府各大世家的弟子出入,好似在替他們免費把門。

    相隔十余里外,五大派的人馬亦在漸漸匯攏,與魔教大軍遙遙對峙靜觀其變。

    寂世家的家主寂商玄見狀冷笑道:“好個魔教,好個正道,簡直是欺我北冥無人。”

      幽鰲山道:“看這情形正如我們事先預料,魔教和正道五大派互相牽制各有忌憚,均不敢堂而皇之地闖進城內。但林隱雪對北冥寶藏勢在必得,五大派亦是虎視眈眈,暗地里必有動作。”

    海笑書道:“可惜沒能留住幽杞人,否則從他口中應能問出幽元殿的景狀和倪天高的下落。”

    幽鰲山道:“我有一種預感,倪天高十有***已掌握了北冥寶藏的秘密,才敢冒此天下大不韙。山谷血戰不過是一場前奏,鹿死誰手猶未可知。”

    珞珈的面色有些蒼白,她一直保持著沉默,只靜靜眺望巍峨聳立的圣城十三峰。

    忽然她發覺周圍安靜了下來,剛才還聚在一起你一言我一語商議大計的幽鰲山等人都不知溜去了哪里,微微一怔間霍然回首,卻見一張帥氣明朗的臉正在身后含笑相望。

    在一場流血漂櫓九死一生的大戰之后,又有什么能比見到彼此安然無恙,就這樣在對方的深情注視下靜靜相對更美好,更幸福?

    楚天緩緩伸出手,握住珞珈微涼的柔荑,將一縷取自蒼云元辰劍中的云麓靈氣渡入到她的體內。

    不知是元氣在迅速恢復,還是冬日的霞光掩映,珞珈的玉頰慢慢生出一抹明艷動人的紅暈,伸出纖指與楚天的手交叉緊握,悠然道:“你見過破山那個老和尚了?”

    楚天一愣道:“你是怎么曉得的?”

    珞珈的眼里盛滿溫柔,卻把俏臉繃緊佯裝兇巴巴地道:“我當然知道,而且要警告你,往后乖一點兒,別以為你偷偷摸摸干的那點事能夠瞞過我。”

    楚天情不自禁地想到了翼輕揚的那個深吻,心弦莫名地一跳,垂頭苦笑道:“珞珈,我——”

    珞珈那猶如羊脂玉般的手指貼到楚天的嘴唇上,臉上如春風化凍,嬌俏一笑道:“傻瓜,我又沒有刑訊逼供你,你心虛什么?”

    楚天低下頭正想吻住珞珈,不防聽到遠處有人重重地一聲冷哼,聲音很是熟悉,目光回轉就見翼輕揚一身紅衣神容憔悴,正木然望著自己和珞珈。

    她本是想來找楚天告別的,不曾料竟然瞧見這一幕親昵景象,登時感覺萬念俱灰腦海里一片空白,轉身黯然神傷地飛奔而去。

    倒是小羽不肯善罷甘休,撲棱著翅膀圍著楚天和珞珈轉圈圈,口中不停地罵道:“孫子,孫子!”

    珞珈秀眉一挑,低聲喝道:“小東西,你懂什么?”彈指射出一縷勁風,正打中小羽的額頭,小羽吃疼“哎喲”大叫,連聲道:“小妖女厲害——”鼓動雙翅慌忙忙追著翼輕揚去了。

    楚天皺皺眉,望著翼輕揚幾乎是跌跌撞撞飛快遠去的背影并未追趕,心里卻升起難言的悵意。

    他的心間早已被珞珈的一顰一笑填滿,從未對其他人產生過非分之想,即便是對著擁有驚人美貌的翼輕揚。只是人非草木,憐其身世,感其情深,若說完全無動于衷卻并非事實,可也知道自己不能對她做任何更多的付出。

    就這樣斬斷翼輕揚心里悄悄萌動的那抹情愫也好,或許這樣的終結方式太殘忍,但終究她會明白,自己不過是她世界里的一個匆匆過客,既不能停留,亦無法駐步,彼此終有不同的歸宿。

    記得也罷,最好她能忘記,別責怪自己的無情,就把那不該發生的美麗誤會當作夢一場。

    “走吧。”忽聽珞珈在耳畔輕輕說道,語氣里有一抹淡淡卻化不開的柔情深蘊。

    楚天還有些心不在焉,“嗯”了聲卻又愣愣道:“去哪兒?”

    “你想去哪兒?”珞珈似笑非笑地望著他困惑的臉龐,說道:“當然是去幽元殿找我的好大哥倪天高。”

    楚天一省,思緒立刻回到現實,略作遲疑道:“你真的要去幽元殿?”

    珞珈凝視楚天的眼中升起一抹奇怪的遲疑,突然一聲不響地張開雙臂緊緊擁住了他。

    楚天被她突如其來的舉動弄得愣住了,畢竟這是在千軍萬馬廝殺往來的戰場上。但他很快就不再顧忌周遭的異樣眼光,因為珞珈的嬌軀分明在輕輕顫抖,螓首旁若無人地倚靠在自己的胸膛上,聽著咚咚的心跳,感受著體內傳遞出的熱力。

    “珞珈?”楚天伸手輕撫她的玉背,輕聲撫慰道:“你怎么了?”

    珞珈輕輕松開楚天,手在他的胸膛上一按,直起嬌軀悵悵地出了口氣,說道:“沒什么,我突然有點小小的害怕。”

    楚天輕握她冰涼的小手,說道:“等這件事情結束,我們一起離開北冥,我帶你去游遍天下。但凡你想去的地方,我都一定陪你去。”

    珞珈點點頭,喃喃道:“你說過的話,我都會記得。”

    楚天微微一笑道:“是了,我向你保證,一定做得到。”

    珞珈仰頭深深看了楚天一眼,唇角徐徐泛起溫馨的笑意,說道:“走吧,鰲山他們該在前頭等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