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206章 博弈(下)
    第206章 博弈(下)

    那邊晴兒悄悄離開林隱雪,孤身一人去找楚天。此刻戰場上亂成了一鍋粥,她亦無從知曉楚天究竟在什么地方,略作思忖便徑直往北冥山城方向御風飛去。

    沿途之上盡是四散奔逃的潰兵和乘勢猛追的聯軍,不知身份的只當她是哪一派門下的年輕女弟子,并不怎么在意。就算有不識趣的家伙妄圖上去趁火打劫,卻也不過是自尋死路而已。

    她一路飛行不作停留,僅小半個時辰便直抵北冥山城的法巖峰下。

    經過一夜激戰,各大世家聯盟已重新占領北冥山城大部,但各處仍有激烈的打斗。那些忠于倪天高的神府弟子和急于逃回地下世界抑或北冥海里的惡鬼走投無路,居然組織起來負隅頑抗,一時間烽煙四起喊殺徹天。

    晴兒可不管這些,她打定主意盡快尋找到北冥海的入口,自己就在那里等楚天。

    忽然,晴兒凝住了身形。在她的前方,有一名身材瘦長面色姜黃的青衣中年男子負手而立,一雙深邃卻似乎充滿倦意的丹鳳眼正望著自己。

    “你?”晴兒眸中寒芒一閃,纖手微動閻浮魔鞭已握在掌中。

    “跟我走。”倪天高漫不經心地瞥了眼晴兒手中的閻浮魔鞭,好似就當它是根草繩,步虛踏云上得前來,伸手拿向她的手腕。

    晴兒一驚,她根本沒能看清倪天高的動作,甚至在靈臺上對方的身影也僅是極為模糊的一閃就欺近到自己的面前。

    她已經來不及出鞭,且距離如此之近閻浮魔鞭亦難以形成殺傷力,當即左掌拍出,嬌軀飛速后移,試圖再次拉開空間。

    “啪!”雙掌交擊,倪天高的身形非但沒有被震退,反而不可思議地借勢側旋,迫至晴兒的右首,藏在腰后的左手閃電出拿,扣向她的腰眼。

    晴兒只覺得對方一股掌勁沖開護體魔氣,全身不由自主一陣酸麻,后撤之勢驟然凝滯,整個人已盡在倪天高的五指籠罩之下。

    但她是林盈虛傾力培育的魔教傳人,又得巫虞魔妃的記憶與魔識傳承,豈是那么容易便束手就擒?當下蓮足從裙底踢出如花開并蒂,一攻倪天高抓來的左手,一打對手小腹。

    倪天高低贊了聲“不錯”,身形遽然轉動繞至晴兒身后,腿攻盡數落空。

    晴兒猛感到后腰一麻,經脈已被倪天高禁制,嬌軀再也使不出一絲氣力,被他輕輕松松抓入手中。

    晴兒不由心下駭然,雖然是被倪天高搶占了先機,未來得及施展開身手就被對方制住,多少有點兒不服氣。但此人修為之高,出手之快,委實不能用尋常言語來形容,恐怕唯有外公方能與他一戰。

    倪天高制服晴兒,眉宇微皺低咳了兩聲,稍作調息后說道:“別害怕,我不會傷害你,只是帶你去個地方,等你娘親來找我們。”

    說完話四周虛空一陣浮動,晴兒眼前微茫閃爍,兩人的身影頓時消隱無蹤。

    “轟——”晴兒的耳邊響起隆隆濤聲,一晃眼便見自己已置身在波瀾壯闊的大海深處。周圍的海水隱隱呈現銀紅色,漩渦湍急暗流洶涌,卻并不似想像中的那樣伸手不見五指。

    她心中動念道:“難道這里就是北冥海,卻不知倪天高要帶我去哪里,幽元殿么?聽他的口氣,莫非是想用我來要挾娘親?”

    她曉得憑自己的修為難以掙脫倪天高的控制,索性默不作聲只暗暗凝煉魔氣沖擊經脈禁制。

    倪天高攜著晴兒在海中行走,身形所到之處澎湃的海水如見王者駕臨退避三舍,須臾的工夫便來到一顆碩大無比如小山般在海水中漂浮的銀白色光球前。

    晴兒凝眸打量,只見這顆光球直徑超過千丈,遍體流動著雪亮的電芒,在海中徐徐運轉宛若天上星晨璀璨發光。

    在光球四周,晴兒能夠清晰地感應到暗藏著極強的法陣禁制,同時將從中散發出來的充沛靈氣牢牢鎖定,不使其外泄分毫。

    忽聽倪天高說道:“這便是幽元殿了。很奇怪吧,事實上它并不是一座金碧輝煌神秘莫測的殿宇,而是以冥界元氣凝鑄而成的虛境空間,三千年來鎮壓了無數惡鬼,乃世間第一圣地,今日我就帶你親眼目睹。”

    他緩步走近幽元殿,身影漸漸融入到銀白色的光霧中。一陣雪芒刺目,前方陡然出現一條奇異幽長的通道,四壁光暈閃爍充滿濃郁的幽冥元氣,仿佛是走進了一座傳說里的神話世界。

    倪天意態悠閑地走過幽光隧道,盡處是一座佇立著十二根巨大光柱的宏偉宮殿。< 宮殿。

    這十二根光柱粗約三丈高達四十丈,呈圓形陣列穩穩支撐起大殿的銀紅色穹頂。

    每根光柱通體閃耀青銅色的古樸光華,表面浮動著一行行古怪深奧的古文魔符,記載的多是在北冥神府諸多絕學中最為至高無上的功法秘言。其中東南、東北、西南、西北方向四根青銅光柱上,赫然鐫刻的便是神府終極圣學《北冥盛典》。

    倪天高顯然對此處甚為熟稔,徑自走向被十二青銅光柱環繞在中央的一座高大^法壇。這座法壇四四方方樸實無華,與上方的穹頂遙相呼應,暗合天圓地方之道。

    倪天高走上法壇站定,伸手左手掌心向下低誦真言,腳下微微顫動升起一團透明的銀白色光球,形狀體態與幽元殿一模一樣,簡直就是個縮小了千百倍的模型。

    在這顆光球里,諸多奇妙虛境在流淌變幻,晴兒一眼便看見自己此刻所在的大殿,同樣也在光球中顯現出來。

    倪天高五指輕撫緩緩轉動光球,似乎是在尋找什么。

    片刻之后他的左手猛然一收將光球凝定,視線落在球體某一處,姜黃枯槁的面容上逸出一絲冷笑道:“‘玄幕千障’,你以為這樣就能騙過我?”

    晴兒冷眼旁觀,發現倪天高視線所落之處有一縷肉眼幾乎難以察覺的黑氣,除此之外便什么也看不清楚了。

    倪天高左手食指突然向那縷黑色絲光上一點。“唿”地聲光球如寒水般波動,兩人的身形倏地被一股詭秘神力吸入球體之中。

    晴兒眼前一花,霎那間星移斗轉便又來到一座陌生的虛境里,滿目黑風呼嘯,卻是一片無邊無際的荒涼大澤。

    倪天高放下晴兒,目視前方沉聲說道:“跟緊我。”舉步往大澤深處行去。

    大澤腐爛的泥污下面,隱隱有煞氣透出,一頭頭以千年冥界元氣凝煉生成的魔物蟄伏澤底蠢蠢欲動。

    倪天高恍若不覺信步走過,行出約莫十里地在一片長滿紫色灌木的泥潭前停下步履,冷冷道:“我不得不佩服你,居然在這爛泥塘中躲了整整四年。”

    “嗚——”紫色的灌木如波濤洶涌直沖倪天高,在空中陡然幻化作一束束犀利陰狠的電芒,聲勢之盛不亞于數十位圣階高手的御劍轟擊。

    倪天高冷笑聲,不慌不忙抬起左手往前虛攝,漫天紫芒倏然凝縮成縷縷絲光被他抓在掌中,輕輕一揉從指縫間“絲絲”飄散。

    晴兒先是一凜,隨即醒悟這是倪天高和那位隱藏在大澤深處的神秘人借助虛境之力斗了一招。兩人各自掌控虛境靈氣衍化術法互探虛實,更激烈的惡戰還未開始。

    但見原先生長紫色灌木的泥潭里,赫然屹立著一位紫發披肩面容威武的中年男子,臉龐有若斧鑿刀削棱角分明,身穿一件紫金色的長袍,背后斜插一柄無鞘魔劍,氣勢逼人器宇深沉。好像他不經意地往那兒一站,腳下便化作大地的中心。

    紫衣男子的目光掃視過晴兒,說道:“你應該說,我已在此等了足足四年!”

    倪天高哼了聲道:“不愧是安天王,若非我打開天鼎虛境發現你早已不知所蹤,恐怕此刻還被蒙在鼓里。可笑離傷秋之流,還妄圖發動叛亂扶海笑書上位,卻不曉得所有人都被你算計了。”

    晴兒聞言暗吃一驚,才知道面前這紫衣男子竟然就是號稱閉入死關參悟《北冥盛典》最終奧義的神府府主安天王!

    一瞬間她明白過來,隱約猜到必定是安天王早已覺察到倪天高包藏禍心欲謀不軌,故而以退為進假意宣布閉關,從明處轉入暗處,布下種種奇局以對付后者的反叛。若非倪天高尋到此處,稍后各大勢力的聯軍一到,合力將其剿滅,安天王便能不費吹灰之力鏟除大敵重掌神府。

    “這也不盡在你的預料之中么?”安天王嘆了口氣道:“可惜我沒能料到你居然能夠掌握幽元殿,將神府元老會玩弄于股掌之上。若非珞珈和鰲山,你的陰謀差點就能成功,進而找到北冥寶藏,成為獨尊神陸的千古第一人。”

    他的目光再次望向晴兒,說道:“這女娃兒可是你和林隱雪所生?當初你費盡心機騙得林隱雪的信任,不就是想從她身上得到北冥寶藏的秘圖么?結果功敗垂成,到底沒能如愿。而今將這丫頭擒來,怕是想用她再和林隱雪做個交換吧?”

    倪天高眸中厲芒如電,低喝道:“當年是誰出賣了我,將隱雪的行蹤泄露給你?”

    安天王油然道:“你覺得我會說出來么?”

    倪天高的神情變得肅殺而凝重,徐徐道:“其實你說不說,都已經沒關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