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213章 記得(上)
    第213章 記得(上)

    安天王瞥了眼斷裂的應天魔劍,問道:“你殺了倪天高?為何?”

    林隱雪淡然道:“安天王,你七年前怎知我和倪天高會在大崖山獵戶村相見?”

    安天王怔了怔道:“倪天高臨死前沒有告訴你?”

    林隱雪不答,安天王抬眼望了望那輪由天命之盤幻化而成的紅日,回答道:“如果你想找那個泄密者報仇,卻大可不必——適才倪天高業已親手殺了他,所有的恩怨都已經徹底了結!”

    “幽杞人么?!”林隱雪森然道:“他是死了,但事情并沒有了結!”

    安天王眸中精光爆綻,傲然道:“莫非林教主還想要老夫的命?”

    楚天驚訝地看向珞珈,就見她神色冷峻,沖自己微微一點頭,卻什么也沒有說。

    大崖山血案的內幕到今日終于層層揭開,卻發現愛與恨交織,野心與欲望激撞,每個人都在布局,每個人又身不由己地成為局中的一顆棋子。

    幽鰲山、幽杞人與峨山月,倪天高與林隱雪,曾經的愛人與兄弟,都是局中的殉葬者。當親情與愛情不在,付出慘痛的代價后,竟然發現之前所有的追求不過是鏡花水月。

    “我想你一定很后悔,當初為何要讓幽鰲山加入截殺行動,以至于搶奪寶藏秘圖的計劃功虧一簣。”

    林隱雪說道:“于是你索性假意閉關隱退,由明轉暗并在倪天高身邊布下幽杞人這枚棋子。自己則藏身幽元殿中,希望通過倪天高尋找到北冥寶藏。現在你如愿了——北冥寶藏近在咫尺。但是,你拿得到它么?!”

    安天王雙目迫視林隱雪須臾,沉聲道:“神府守護北冥海三千年,如今寶藏將出豈容外人染指?所有人聽老夫號令:誰能殺死林隱雪,我就傳他《北冥盛典》!”

    安玉京毫不遲疑跨上數步侍立在安天王身后,高聲道:“愿遵天王號令!”

    然而頗為尷尬的是除了他以外,冷月禪、海笑書、哥舒曉冕、寂商玄等人神色各異,卻俱都站立未動。

    另一邊楚天、晴兒、珞珈亦均是冷冷含笑,靜默不語。

    “果然,”安天王聲色不動,低低一哼道:“沒有人能對北冥寶藏不動心!”

    楚天嘿然道:“我只是覺得你很惡心!”

    安天王看著楚天搖搖頭道:“念在你平叛有功的份上,我適才還想讓你開府傳宗成為三公世家。現下看來,老夫的想法未免有些一廂情愿了……”

    話音未落他的體內華光盛放,身劍合一卷蕩無邊殺氣朝著高坐在幽冥戰車之上的林隱雪掩襲而至。

    “嗡——”晴兒一聲冷叱,顫動定界魔槍縱身而起,凌空截擊安天王。

    不曾想安天王頭頂光霧蒸騰,一尊元神赫然出竅,掣動千年魔劍反斬晴兒!

    與此同時他的胸前掠出兩束精芒,瞬間凝成兩尊修為堪比大千空照之境的鬼圣,分從左右夾擊晴兒。

    “晴兒!”林隱雪騰地從戰車中站起,臉上血色盡失,方才醒悟到安天王真正的目標并非自己,而是掌握了定界魔槍的晴兒!

    不僅是她,楚天、冷月禪、護教四大^法王……所有人都沒有料到安天王會聲東擊西突襲晴兒,更未料到他的身上竟還隱藏著兩大鬼圣!

    “晴兒——”楚天睚眥欲裂,不顧一切地撲向戰團。

    然而來不及了,千年魔劍與定界魔槍迎頭碰撞,兩大鬼圣的身影似煙如魅趁虛而入,掌爪齊施斬擊晴兒。

    林隱雪情不自禁地閉起眼,無法接受愛女慘死的景象。

    魔教四大護教法王中的金陽法王、紅月法王身形疾起,各運日月魔輪去勢如電;

    “唿——”虛空中洞天機的身形從須彌洞天里閃出,上清古劍風起云揚電掣而來;

    楚天怒嘯如龍,竭盡全力掣動蒼云元辰劍似一道雪白閃電絕望地奔襲……

    但晴兒知道,所有人的努力都無法改變自己的命運,她的目光穿越虛空望向楚天,戀戀不舍地從心底里輕輕喚道:“哥哥……”

    “轟——”她的身側驀然盛綻開一團絢麗的霞光,竟是千鈞一發之際珞珈施展出“天人無相”神功閃遁而至。

    她仿佛有未卜先知的神通,在眾人尚未意識到安天王要對晴兒出手的時候,便捷足先登閃遁過來。

    “砰!”她沉肩撞開晴兒的嬌軀,左手纖指連彈激射出兩支發簪,飛刺左側舞雩鬼圣章鴻唱的掌心。

    章鴻唱低哼聲雙掌凝動白光五指猛扣攝住發簪,氣勁到處“鏗”的脆響,將兩支發簪生生擰斷。

    “啪!”珞珈右手拔出魔簫與右側魁陰鬼圣宇帝仰襲來的雙爪對撼,激濺出一團團奪目的光花亂流。

    “噗!”突然千年魔劍化作一道寒鋒穿透了跌宕起伏的光瀾,深深扎入珞珈的胸口,殷紅色的鮮血如凄艷的雨花在流光溢彩的虛空里怒放開來。

    珞珈的櫻唇中發出低低一聲淺吟,嬌軀一顫又被章鴻唱與宇帝仰的掌爪擊中!

 &nb bsp;   一霎那,世界仿佛完全靜止。

    天地失去了顏色,四周萬籟俱寂甚而聽不到人們緊張的呼吸聲……

    一抹藕荷色的身影在桃花般盛開的血雨中,凄美的凋謝,緩緩地向著無邊黑暗的深淵里飄落,飄落,飄落——

    “不要!”

    “珞珈!!”

    “珞珈你別死!!!”

    剎那中楚天的心底有無數的聲音在吶喊,在呼吼,胸中明明爆發出驚恐的呼叫,嗓子眼卻被什么東西嚴嚴實實地堵住了,發不出一點聲音。

    他的腦海一片空白,如同巨廈在轟然坍塌,化為了廢墟化為了殘燼。

    他木然張開雙臂接住了珞珈的嬌軀,觸手一陣撕心裂肺的劇痛像電流一樣顫栗周身,凝視著她蒼白如紙的絕美容顏,楚天下意識地探出手去想阻止她胸口的鮮血噴涌而出,卻眼睜睜地任由那溫暖寶貴的血染紅自己和她的全身而無能為力。

    這時候,洞天機、金陽、紅月兩大^法王已經和安天王、章鴻唱、宇帝仰短兵相接,一團團雄渾的罡風爆裂,直殺得天昏地暗風云變色。

    然而這所有所有,都已經和楚天和珞珈毫無關系。

    他緊緊擁抱著她,將她呵護在自己的臂彎中,拼命將云麓靈氣灌注進她孱弱的體內,心卻不斷地在往幽淵中沉墜。

    安天王的一劍割斷了珞珈的心脈,滅絕了她所有的生機。再加上兩大鬼圣的合力重擊,即便是散仙之體亦無法承受!

    為什么,為什么會這樣?

    “楚天……”珞珈黯淡的雙眸溫柔地凝視楚天,似乎想將他臉龐上每一寸的模樣都牢牢記住,好帶去另一個世界。

    “我……本是晴兒死后的一縷魂魄,經過三千年的修煉,重啟天命之盤回歸今生。為的就是能在這一刻,替她擋下那致命一劍,改寫本已注定的宿命……”

    楚天的心頭砰然巨震,電光石火間有關珞珈的所有疑團都迎刃而解,奈何心更痛,情更傷。

    難怪珞珈得知自己要去幽元殿后的反應是那樣的反常,難怪她曾試圖阻止晴兒前來,難怪她會對他情有獨鐘無怨無悔!

    三千年的輪回,她悄然而來,只是因愛而生,更要為愛而死。這獨自隱藏的似海深情,承載過多少難言的苦痛。

    “命運不容褻瀆……任何試圖改變命運的舉動和言語,都會遭受天譴反噬。我不能做得更多,只能在最后一刻犧牲自己替代晴兒,這樣她和我就都能陪你走過一段路——就像月亮陪著大山,大山陪著小河……”

    珞珈注視楚天的眼中有溫柔有哀傷有難舍難分的深情,她的嬌軀在痛楚地顫栗,體內的生命飛速流逝,雙手越來越冷,越來越冷。

    “別死,不要死,我不許你死!我不許你就這樣離開我。”楚天五內如焚,貼緊珞珈的臉頰淚流滿面道:“倪珞珈,你是不是又想和我玩游戲?好吧,我認輸,這次你又贏了——你總可以活過來了吧?”話語說到最后,已是難以成句。

    珞珈的臉上流露出一縷愛憐,露出最后一個美麗笑容道:“我這一生,最開心的便是找到你的那一天。再吻我一次好么?”

    楚天聞言心如刀絞,毫不猶豫地低下頭親吻在珞珈冰涼的櫻唇上。

    珞珈閉起雙目,燃燒著生命里最后的一點熱量,與楚天忘情地擁吻纏綿。

    “纖云弄巧,飛星傳恨,銀漢迢迢暗渡。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柔情似水,佳期如夢,忍顧鵲橋歸路。兩情若是長久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是誰在池中輕歌,是誰在燈下曼舞,是誰潭邊弄簫月下御劍?

    原本以為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原本以為可以并肩靠做在海灘上,看日出日落夕陽西下;原本以為歲月沒有盡頭;原本以為這一生一世離別還會有重逢——

    一幕幕魂斷神傷的畫面從楚天的腦海里浮現而過,他感覺到珞珈的氣息愈來愈微弱,迷迷糊糊好似聽她在呼喚道:“笨蛋,你要記得……”

    驀地,所有一切戛然而止。

    她的櫻唇變得僵硬,唇角兀自凝著一抹溫柔的微笑,只是緊閉的眸中有兩滴晶瑩的淚光溢出,像是珍珠在一閃一閃。

    “記得什么,你說下去,我在聽!”楚天輕輕搖晃著珞珈。

    不知過了多久,一縷可怕的念頭慢慢占據腦海,不論如何拼命驅趕都無濟于事。

    他緩緩抬起頭,盯著她含笑熟睡的俏臉,終于意識到從未想過的可怕的事情竟然真的發生。

    于是不會再有人在自己的耳邊輕嗔薄怒地罵他“笨蛋”,也不會再有人和自己共撐著一把油布傘十指相扣地一起漫步過幽長寂靜的雨巷,再不會有人促狹地輕咬自己的耳垂,更不會有人咬牙切齒地在耳邊說:“小賊,你害人匪淺——”

    登時,楚天呆如木雞,一顆冰涼的淚珠無聲無息滑過面頰滴落在珞珈的胸前,漸漸化開衣衫上的那抹鮮血,像極了一朵紅艷艷盛開的鮮花。

    佳人來無蹤,佳人去無影。

    從此離別,再不重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