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二百一十章 狼魔族(下)
    “鏗!”如同破囊之錐,北夕雅的雙手間驟然突出十根美輪美奐的骨刃,細長的鋒刃閃耀著銀紅色的瑰麗寒光,在她的身前拖曳出無數條縱橫交錯的炫目流芒,頃刻間切碎祥云劍氣,絞殺向蒼云元辰劍。

    “叮叮叮叮——”楚天手腕微振運轉蒼云元辰劍與北夕雅的骨刃在霎那之間連續激撞近百次,激發出一陣清脆悅耳的金石響音。

    從骨刃上涌來的狂野魔勁被蒼云元辰劍不斷化解消融,銀白色的劍瀾好似泛濫在汪洋大海中的皎潔月華,騰夭動蕩蘊含著變幻莫測的自然軌跡,驀然集絲成束化作一道不可一世的強光切開北夕雅密不透風的骨刃防護,如流星墜海飛斬而落。

    在同伴緊張的驚呼聲中,北夕雅柔若無骨的纖腰似風擺荷葉往左一擰,蒼云元辰劍緊貼她的腰肢有驚無險地滑落。

    楚天一記虎喝踏步上前,左拳擊向北夕雅的胸脯。

    北夕雅宛若玉石般晶瑩光潔的臉上泛起一抹煞氣,兩條修長結實的美腿猛地打開側壓到地,嬌軀躲過楚天的拳鋒后彈腰前傾,張開雙臂如乳燕投林合抱對方虎腰,十根骨刃左右開弓幾乎封殺了所有趨避閃躲的角度。

    楚天大戰小戰不下百次,所遇的神陸絕頂高手諸如倪天高、安天王、洞天機等人亦不在少數,卻是平生以來頭一回碰到這么古怪的招式。

    就這樣簡簡單單的一個側滑劈腿,非但將自己的攻勢徹底瓦解,更是在彈指間轉守為攻,將原本占盡先機的他陷入鐵壁合圍的絕境之中。

    許是天賦異稟,狼魔族人將他們的身體優勢運用到了極致,遠非一般人可以想象。

    “唿——”不動如山印勃然迸發,兩座金峰從楚天的腰間突兀而出,堪堪封住北夕雅刺來的骨刃。

    骨刃擊打在不動如山印上發出金石激響火星四濺,砰砰不停碎開金光,一時卻也難以突破守護刺及楚天的腰部。

    楚天的身軀被北夕雅牢牢扣住無法脫開,當下想也不想壓低身形往前撞去,使出一式日照神拳中的“暗無天日”用頭頂向對方面門。

    北夕雅沒想到楚天居然能擋住自己的骨刃,見對方一頭撞落,她的所有招式皆已用老,身形避無可避惟有硬接。

    隨著一聲瓊鼻里低低的冷哼,北夕雅輕揚螓首毫無畏懼的迎空對撞。

    要知道狼魔族的體魄得天獨厚,縱使在幽魔界中也是獨樹一幟。像這樣純粹的短兵相接身體碰撞,絕不輸于任何人。

    “砰!”兩人迎頭激撞,楚天登覺金鼓齊鳴腦海翻騰,一陣痛徹心肺的暈眩里隱隱約約就感到自己的嘴巴好像按在了什么火熱柔軟的物事上甚是舒服。

    四周狼群臉上的表情頓時變得古怪之極,就看到他們的狼主投懷送抱,用雙臂緊摟住楚天的虎腰,揚起俏臉和那小子耳鬢廝磨熱烈擁吻。

    一個是敬愛仰慕的部落狼主,一個是不共戴天的魔軍都統,盡管明知道他們都是為了攻敵自保各出奇招,才陰差陽錯地肢體交纏在了一處。然而眼前這樣曖昧的景象,依舊教人感到難以置信。

    北夕雅的靈臺敏銳覺察到了眾族人的驚愕反應,心里涌起難以言喻的羞怒與殺機。這一撞之下她的滋味也不好受,瓊鼻發酸眼淚橫流,哪里還有一點兒狼主的威嚴?雙臂全力運勁一擰,骨刃喀喇喇絞碎不動如山印的層層光罩,在楚天腰間拉出十條深可見骨的血槽。

    楚天的身形趁勢斜飛,左腳也是毫不客氣地踹中北夕雅香肩。

    北夕雅嚶嚀低哼,身不由己地仰面后倒,玉背躺在了樓板上。那玉體橫陳梨花帶雨的模樣,讓所有男人見了都會發瘋。

    一頭體型格外強壯的魔狼首先按奈不住,兇猛咆哮縱身撲向楚天。

    楚天被撞得七葷八素尚未清醒過來,虧得菩提鏡月印映照靈臺,感應到魔狼撲來。

    他運勁于背撞碎身后艙板,飛退進隔壁的艙室中,蒼云元辰劍斜向上指使出“逆天改命”挑向魔狼腹部。

    魔狼前爪透出骨刃鎖住蒼云元辰劍,張嘴亮出森森獠牙咬向楚天咽喉。

    楚天臨危不懼,右手松開蒼云元辰劍,雙拳并舉打出漫天光影涌向魔狼。

    “砰砰砰!”魔狼的骨刃與楚天雙拳連撞數十下,終于被他擊退。

    楚天抓住蒼云元辰劍往后一拔,口鼻之中滲出鮮血,胸口魔氣鼓蕩如沸,經脈幾欲爆裂,重重摔落在甲板上。

    魔狼身形一展化作一名挺拔魁梧的狼魔族戰士,便要再次沖向楚天。

    北夕雅嬌軀縱躍伸手按住了他,沉聲道:“夕寒!”


    北夕寒身軀猛掙,卻沒能脫開北夕雅的牽手,不禁怒道:“放開,我要殺了他!”

    也難怪他如此怒不可遏,作為北夕雅的未婚夫,被譽為北夕部落年輕一代中的第一勇士,眼看愛人受辱豈能視若無睹?

    北夕雅搖搖頭道:“我答應過這頭幽魔豬,作為釋放夕猛的條件,要給他一次公平決斗的機會。”

    北夕寒回過頭沖著北夕雅吼道:“你跟一頭幽魔豬,根本就不用講什么信用!”

    北夕雅徐徐道:“幽魔豬可以不守信用,但我們不能!這是父親教我的做人道理,你可以不聽從我的話,但不能違抗狼主的命令!”

    這時候楚天已慢慢從地上站起,腰部的傷口不停冒出乳白色的煙氣迅速愈合。

    他運氣調息疏通胸口淤塞,靜靜聽著北夕雅和北夕寒之間的爭執,開口說道:“夕雅狼主,我們可以重新開始了么?”

    北夕雅強壓對楚天的仇恨,冷冷道:“沒想到你這頭幽魔豬還有幾分膽色。”

    “過獎。”楚天微微一笑也不抗辯,蒼云元辰劍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劈落。

    北夕雅唯恐北夕寒不聽自己的命令還要上前,故而嬌軀不退反進迎向楚天,骨刃分擺撥打劍鋒。

    兩人二次交手均比方才更為小心慎重,步步為營你來我往又激戰二十余個回合。

    楚天吃虧在無法盡情發力,空負抱樸神功只能使出不到五成的力量,若非蒼云元辰劍經過云麓圣泉凈化洗煉后威力倍增,此刻早已落敗。

    饒是如此他仍感分外吃力,北夕雅的招式簡單而凌厲,配合著敏捷迅靈的身法進退如神異常難擋,還要隨時防備北夕寒等人忍耐不住突施冷箭。

    突然魔舟外響起那兩匹在坡上留守望風的魔狼嗥叫聲。這嗥聲忽急忽徐錯落有致,暗藏著幾分惶急與緊張傳入了眾人的耳朵里。

    北夕寒面色一變道:“有亡靈過境,快殺了這小子,我們撤!”

    北夕雅攻勢驟急牢牢壓制楚天,冷靜道:“你們先走!”

    北夕寒急道:“不行,我們不能把你一個人留在這里。大伙兒一起上,先將幽魔豬亂刃分尸,然后趕緊退走!”

    北夕雅冷喝道:“你們誰敢違抗我的命令,按族規處置!”

    北夕寒的面色一陣紅一陣青,叫道:“夕雅,你太固執了,再不走就來不及了!”

    楚天聽到魔舟外的狼嗥聲越來越急促,顯然大批的亡靈正在飛速朝這里涌來。

    他全力守住門戶,說道:“等亡靈走后,我們再戰!”

    北夕雅充耳不聞,雙手揮動骨刃緊逼楚天,卻是不容楚天有任何逃走的機會。

    首先是一條亡靈的身影如空氣一樣穿透了艙壁走了進來,或者更為準確的說是輕飄飄地凌空飛了進來。然后是第二條、第三條、第四條、第五條……

    它們全身散發出詭異的白光,面目表情呆滯陰冷,無意識也無思維,從生成之日起便注定要橫穿冥海,完成一場近乎絕望的苦難行軍,奔向天地盡頭的輪回之地。

    在一般情形下亡靈亦不會主動攻擊其他生物。然而一旦感覺到危險和殺機,它們就會毫不猶豫地向存在于四周的所有生命體發動起潮水般不死不休的攻擊。

    “嗡——”飄入魔舟中的亡靈一雙雙死灰色的眼睛遽然亮了起來,顯然感應到了北夕雅與楚天釋放出的殺氣與戰意。

    電光石火之間,所有的亡靈身上的光澤驟地轉紅,原本飄忽而稍顯遲緩的身形膨脹舒展開來,猶如一道道凄厲的血電迸射向所有人。

    “快走!”北夕寒昂首厲嗥,雙掌抵撐腰間如在頂禮膜拜虛空之上的紅月。雄渾的罡風從他的身體里洶涌迸發,卷裹起游離在身周的幽冥靈氣煥發出一團殷紅色的魔光,卻是施展出了狼魔族秘法“千狼奔月”。

    與塵世間大相徑庭,幽魔界的靈氣異常濃厚,從而使得圣階高手能夠較為輕易的施展出威力巨大的各種秘法。只這一式“千狼奔月”的威能,就絕不亞于魔教的絕學“千軍破”,若放諸于神陸不知會令多少人悚然動容。

    然而從魔光中衍生凝鑄成的成百上千頭血狼,除了少部分沖向亡靈,多一半竟是直奔楚天而去。

    在北夕寒的心里,惟有殺了楚天才能讓北夕雅退走,躲過亡靈大潮的沒頂之災。所以于公于私,他都必須將楚天置于死地!

    面對幕天席地的血狼撲殺,楚天的心頭微凜,殺意在眼眸深處一閃而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