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二百十一章 亡靈(上)
    就在楚天準備祭出元神,不惜以犁庭掃穴之勢決蕩魔舟沖殺出去的瞬間,北夕雅出手了。

    她非常清楚北夕寒的用心,也明白他是出于好意,希望能幫助自己盡快斬殺楚天,然后帶領族人在亡靈尚未全面包圍魔舟之前立刻撤走。

    但是源于父輩高貴血脈中的驕傲與執拗,根本不容許她背棄自己的承諾,即使面對的是一頭屠戮蹂躪族人的幽魔豬!

    她當然不會怪罪北夕寒的拔刀相助,但內心里卻又有一縷隱約的惆悵——北夕部落的第一勇士,卻也不懂得自己的矜持與自尊。

    她虛晃右手骨刃,左手在胸前合掌禮拜,櫻唇中輕吐出一串惟有狼魔族的大薩滿才能聽得懂的奇異咒語,四周的幽冥靈氣急速抽空匯聚成為一彎血紅冷月飛旋過楚天的頭頂,切割開一道道血狼與亡靈。

    “救贖之月!”北夕寒失聲叫道,又帶著深深的惱怒與不解道:“你為什么救他?!”

    話音未落,救贖之月霍然擴展,如同琉璃般轟然爆裂。無數的血狼與亡靈在澎湃的血光中灰飛煙滅,魔舟的艙壁亦承受不住催壓爆碎塌陷。

    楚天的身體遠沒有狼魔族人那樣強韌,只能再次運起不動如山印抵擋住無孔不入的狂流侵襲,身形隨波逐流飄飛出魔舟。

    他的眼前豁然開朗,凄迷的霧色之中成千上萬的亡靈宛如白色的海潮,沿著峽谷鋪天蓋地向這里涌來。

    遠處高聳的山崖,天空中微涼的冷月,甚至是自己剛剛飛出的魔舟,全都淹沒在這片無邊無際的恐怖雪潮里。

    突然一道紅色的身影從潮水中沖殺出來,森厲的骨刃切開翻卷的霧氣直劈楚天。

    狼魔的爪牙之中均都蘊藏著烈性極高的劇毒,一旦被撕開傷口讓狼毒滲入體內,人的感官和四肢就會逐漸麻痹,繼而神智混亂產生種種幻覺,在不到一柱香的時間里徹底癲狂迷失本性。

    楚天深知狼毒的厲害,若非有亙古不化印的保護,先前一下腰部的重傷,就會令他失去戰力。這時看見北夕雅如影隨形地追殺而至,不禁暗自搖了搖頭——這位年輕的北夕部落狼主,還真是夠犟的。

    他的身形飛快下沉,只覺得頭頂寒罡如鋒,骨刃緊貼滑過,“啪”地割裂頭盔。

    楚天的長發灑落開來,如一面冰藍色的戰旗迎風飛舞。蒼云元辰劍穿越過長發,猛刺向北夕雅的小腹。

    就這樣,兩人在亡靈之海深處繼續著你死我活的激戰。跌宕的殺氣與狂暴的罡風將大批的亡靈吸引過來,加入到了戰團之中。

    很快楚天和北夕雅不得不暫停纏斗以抵御亡靈排山倒海的沖擊。

    這些來自塵世的亡靈,在冥海深處的寂滅之谷被洗凈了前生一切的記憶,同時也抹殺了所有的靈智,卻變得彪悍無比。魔兵斬落在它們的身上,就像劈擊在空氣里,除了鼓蕩起一團團濃白的煙氣,對亡靈本身毫無影響。

    如此一來,就逼使楚天和北夕雅不停地催動魔氣,利用掌勁劍罡將亡靈徹底絞殺毀滅。否則一旦讓它們鉆入自己的身體里,就會占據靈臺攪擾神智,直至最終將宿主也變得一具瘋狂的行尸走肉,也就是所謂的尸靈。

    不過短短的一小會兒工夫,兩人和包括北夕寒在內的狼魔族戰士便被亡靈洪流沖得七零八落,完全失去了彼此間的聯系。

    北夕雅的身周被數百條亡靈密密麻麻的包圍,不僅無法接近楚天再行攻殺之事,還要隨時防備亡靈無孔不入地潛入自己體內奪舍占窠。

    她的清澈明眸赫然一凝,釋放出第二輪救贖之月。刺目的紅芒勢不可擋地爆散,席卷過方圓二十余丈的虛空,將上千亡靈滌蕩一空。

    然而目光盡處依舊是漫無邊際的白色大潮,根本就不可能沖殺出去。

    北夕雅的心微微一寒,耳畔突響起楚天激越高昂的嘯音。

    在救贖之月彌漫的光瀾里,他的頭頂三花盛綻五氣朝元,祭出了一道元神。

    “你?!”北夕雅望著楚天的元神,幾乎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因為她所看到的,不再是慕成雪,而是另外一個陌生的年輕人的身影。

    假如說容貌可以喬裝改變,那元神卻是如假包換無可偽裝。

    一瞬間北夕雅醒悟到,真正的慕成雪已經死了,他的肉身卻不知被面前的年輕人用何種神奇的秘法成功奪舍,堂而皇之的據為己有。

    此刻楚天的元神終于擺脫了 擺脫了慕成雪肉身的禁錮,能夠發揮出全部的力量。他看到了北夕雅訝異的神情,曉得對方已知道自己并非慕成雪。

    這時候,趁著北夕雅心神震撼防御力急遽下降的機會將她擊殺,無疑是最理智的選擇。畢竟慕成雪的來歷非同小可,假如這個秘密泄露出去,自己很快就會遭受到大半個幽魔界的追殺。

    但看著北夕雅吃驚的俏臉,楚天終究還是沒有對她促下殺手。

    “唿——”須彌洞天霍然開啟,將慕成雪的肉身和雕塑般飄立的北夕雅一同籠罩在內,而后迅速收縮成丸消失在虛空之中。

    四周的亡靈立時失去了攻擊目標,躁動的潮水逐漸平復下來,緩緩回歸本位,繼續在峽谷中漫游。

    楚天隱藏在須彌洞天里,小心翼翼地避讓著亡靈向外飛去,眼眸深處泛起一抹刻骨銘心的痛楚和憂郁。

    他知道珞珈不可能在這群亡靈中。幽魔界的光陰流逝得遠比塵世緩慢,而所有亡靈在抵達傳說中的寂滅之谷后,需要經過大約一年才會踏上煉獄之旅。從此輾轉通過幽魔十八天,直至進入獲取新生的輪回之地。

    度朔山脈所在的玄明恭華天是幽魔十八天之一,亡靈抵達之前必須首先經過虛無越衡天、太極蒙翳天和赤明和陽天。因此即使一切順利,珞珈通過度朔山脈的時間至少也要在四年之后。

    突然之間楚天又想到一個很要命的問題——晴兒、幽鰲山、洞天機等人會不會也被天命盤轉送到了幽魔界,目下正流落在某個地方,甚至就在這座大峽谷中?

    他們可不像自己,而是連肉身帶元神一起移轉。萬一果真進入了幽魔界,即將面臨的險惡境地不言而喻。

    他的心頓時一亂,忽聽北夕雅冷聲問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楚天一省,思緒回到當下。他迎上北夕雅飽含警惕與敵意的目光,淡淡道:“我就是慕成雪。”

    “不,你不是!”北夕雅冷冷道:“慕成雪不會救我。”

    她凝視楚天的元神,徐徐道:“是不是你殺了慕成雪?”

    楚天不置可否道:“你的好奇心未免過頭了些,小心引來殺身之禍。”

    北夕雅冷哼聲道:“你不敢承認?我曾經對著紅月發過毒誓,假如有誰能殺死慕成雪和窠衛,不管他是老是少,是俊是丑,都要以身報答。正是為這緣故,我和北夕寒訂婚已經三年,但從未考慮過親事。”

    楚天聞言不由得瞠目結舌——這位狼魔族美女狼主變得也太快了吧?前一刻還在不顧一切擊殺自己,轉眼就許諾委身下嫁。難道狼魔族人都是這樣豪爽直白?

    北夕雅接著說道:“憑借慕成雪的身份,你可以輕而易舉的接近窠衛,在他毫無防備的情形下將其一舉擊殺。這事別人做起來勢必登天,但對你不過是舉手之勞。只要你替我們北夕部落殺了他,我就會履行諾言做你的女人。”

    “抱歉,我對這筆交易不感興趣。”楚天說話時暗自留神北夕雅的反應,只要她稍稍露出異樣,蒼云元辰劍就會毫不遲疑祭起天下有雪訣將其轟殺。

    他不敢拿自己的秘密冒險。從進入幽魔界的第一刻開始,這條命注定只屬于珞珈。

    然而北夕雅臉上表露出來的僅僅是一抹失落之色,生硬道:“你敢侮辱我!”

    楚天沒接茬,駕馭須彌洞天緩緩脫離出亡靈大潮,在靠近山崖的一片開闊地上收功飄落。

    “我要救我的族人!”北夕雅回望遠方洶涌的白色潮水,期待楚天的回復。

    可惜楚天再次令她失望,輕輕搖頭道:“我撐不了那么久,回去只能是找死。”

    北夕雅怒視楚天,與其說是對他的冷漠的回擊,還不如說是發泄內心的傷痛。

    半晌之后,她森厲的眼光漸漸隱沒,低聲道:“我可以不把你的秘密告訴別人。”

    楚天笑了笑,并不完全相信她的話,凝念將元神收入慕成雪的肉身之中。

    不料就在他元神剛剛納入肉身的霎那,北夕雅突然出手一掌拍擊在慕成雪的背心上。“啵”的脆響,氣勁透入體內瞬間封住經脈。

    楚天沒想到北夕雅會這么快翻臉,后悔卻已是來不及。他的身軀晃了晃,冷然望著對方沒有說話。

    北夕雅退開兩步,以防楚天身負奇功能夠化解去這式封經截脈的掌招。待確定對方已無反抗之力的時候,方才淡然說道:“我答應不泄露你的秘密,卻沒說過不殺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