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二百十八章 北夕部落(下)
    天空中的紅月一如既往將冷輝灑向一望無垠的落霞草海,一頭健碩的黑色魔鷹在月下展翅翱翔,腹下的一對鐵爪緊抓著一團綠幽幽的物事。

    但那不是它今天的大餐,而是一具僅剩下頭顱和右臂的軀體。

    它在空中盤旋了一圈,忽然俯沖下來飛進了一座隱秘的地穴之中。

    地穴幽長而黑暗,兩側的砂壁上鑲嵌著一顆顆猙厲的狼頭,內里的金丹卻早已被人攫取一空,剩下的只是皮囊和骨架而已。

    魔鷹放緩了飛行速度,在地穴盡頭一塊突兀的砂石上降落下來。

    一尊盛滿墨綠色汁液的魔鼎正在咕嘟咕嘟地燒煮,水面的氣泡嗶啵爆裂,釋放出濃郁的綠霧。

    在魔鼎沸騰的汁液里,北夕遙盤腿而坐,身上的器官和血肉正在緩慢地重生。

    它的皮膚不再是狼魔族人特有的紅色,而是變成像伏魔族人一樣的碧綠,連往日濃密光潔的毛發也換作了綠幽幽的鱗甲。

    魔鷹放下爪中的崆燮,一對碧睛注視北夕遙須臾,忽地開口道:“師弟,你真的認為他是我們要找的那個人?”

    崆燮肯定地點點頭,說道:“他醒了。”

    魔鼎之中,北夕遙緩緩睜開眼睛,迸射出懾人的妖艷寒光,冷酷而兇狠。

    崆燮看著北夕遙,問道:“明白我為什么要救你么?”

    “明白。”北夕遙木然頷首,回答道:“但我還需要更多的力量。”

    崆燮徐徐道:“你會得到的——我保證,你將要得到的會遠比想象中的更多。”

    北夕遙毫無喜色,說道:“我還需要一樣東西。”

    崆燮問道:“什么東西?”

    北夕遙的眼中流露出刻骨銘心的怨毒,一字一頓道:“慕成雪的金丹!”

    “唿——”一道神奇的紅色光柱從天而降,籠罩住楚天、夕雅和北夕照。

    下一瞬,老主母豁然撲空,楚天、夕雅和北夕照在紅光中消失得無影無蹤。

    “是大薩滿!”北夕厄愕然望向懸浮在湖面上空的古老神廟。

    “夕雅,我是不會罷休的,你要為你的哥哥殉葬!”老主母落在地上換回人形,卻依舊如同一頭蒼狼般四肢踞地,用利爪瘋狂地刨起砂土,發出惡毒的詛咒。

    但夕雅已經聽不到老母狼的叫喊。她和楚天、北夕照被大薩滿施放的秘法在瞬間移轉到了神廟深處的一座僻靜的宮殿中。

    楚天發現,單止眼前的這座宮殿規模,就遠超出自己從外面所看到的神廟本有的面積。很顯然,神廟中的建筑運用上了空間秘法,層層疊疊的法陣將原本有限的空間拓展到驚人的廣闊。

    他的周圍縈繞著成百上千朵金色的光焰,宛若螢火蟲般一閃一閃在宮殿里緩緩飄浮,給人一種靜謐而純凈的感覺。

    站在宮殿里,不論心中有怎樣的煩惱與躁動,此刻都會情不自禁地寧靜下來。

    在前方十丈外,佇立著一名狼魔族的青年男子,他的身上披了一件金紅色的神袍,袍服背后繪有一幅紅月圖騰,寬大的下擺拖曳到地遮住了雙腳。

    若非親眼所見,楚天根本不能相信這位北夕部落的大薩滿竟是如此的年輕,甚至連他的弟子北夕照從樣貌上看上去,都比自己的師傅還要老上幾歲。

    他的面容潔凈秀氣,五官精致古雅,有一種由里而外散發出來的妖異的美,以至于楚天不由覺得對方擁有如此容貌卻身為男人委實可惜。

    “大薩滿!”“師傅!”一旁的夕雅和北夕照向他行禮問候。

    大薩滿朝兩人點點頭,舉手投足之間有一種自然流露的高貴與優雅,卻絕非那種刻意做作出來的倨傲。

    夕雅手捧圣鞭走到他的面前,說道:“這是我哥哥從神廟偷走的東西。”

    大薩滿伸手接過輕輕一抖,圣鞭從他的指尖神奇地消失,沒入神廟的內部空間。

    “夕遙以為有了它,就能夠取代你成為狼主?真傻——”他的聲音柔和動聽,就像一道清泉流淌過聽眾的心田。“不過是根又黑又難看的小棒子而已,拿它撓癢癢都嫌太短。”

    似乎早已習慣大薩滿這種時常發出的驚世駭俗的言論,夕雅的臉上沒有一點兒吃驚之色,唇角微微露出一絲笑意道:“這話不錯。但不管怎么說,它畢竟是我們狼魔族至高無上的圣物,隨隨便便就被人從神廟里偷走總不太好吧?”

    “你是在責備我么?”大薩滿也笑了起來,那笑容足以讓所有情竇初開的狼魔族少女們怦然心動,卻又透出一縷矜持與悠然。

    “是你母親從我這兒借走的。”他接著說道:“這位老太太,還是那樣教人頭疼。”< 疼。”

    “應該說偷走才是。”北夕照小聲嘀咕道,他明白師傅這么說完全是為了在夕雅面前為老主母保留幾分顏面。要知道,圣鞭歷來都由大薩滿親自保管,從來不允許任何人外借。

    對于這點夕雅同樣是心知肚明,她問道:“你當時就知道?為什么沒有阻止她?”

    大薩滿拍拍寬大的額頭道:“說出來不好意思,那時候我剛好在洗澡,實在不方便就這么沖出門去追她。”

    夕雅明曉得大薩滿在信口開河,卻又拿他無可奈何——誰讓這家伙是個總喜歡顛三倒四的怪胎,但偏偏還是個值得所有人信任和依賴的智者。

    當然,智者有時候也不免會做出些糊涂事。譬如這次,差點讓夕遙利用圣鞭害死了自己。

    “師傅,這次我們外出還抓獲了寂然城的虎賁軍都統慕成雪。”北夕照看了眼夕雅,稟報道:“雖然是仇人,但他也從夕遙的手中救下過夕雅,所以我們希望請師傅來決定如何處置。”

    “把難題出給我么,是夕雅的主意吧?”大薩滿低下頭沉吟了片刻,說道:“也好,就把這家伙留在這兒,我來和他聊聊。”

    夕雅問道:“大薩滿,你準備如何處置他?”

    大薩滿笑吟吟瞥了夕雅一眼,那眼神中蘊藏的意味令她無端的心頭一跳,急忙掩飾道:“還有一件要緊的事:我們途中遭遇了伏魔族魔老崆燮的偷襲,或許這是他們準備大舉復仇的前兆。”

    大薩滿搖搖頭道:“這我不管,你去和那些老家伙們商量吧。”

    夕雅見這家伙把責任推得一干二凈,忍不住氣道:“圣鞭丟了你不管,伏魔族卷土重來你還是不管——這樣的大薩滿……也太好做了吧?”

    大薩滿理直氣壯地道:“你以為呢,不然我為什么要答應做大薩滿?”

    說完他把夕雅和北夕照丟在一邊不管,慢條斯理地走向楚天道:“慕都統,你想見我是為了什么事?”

    北夕照驚奇道:“師傅,我們還沒說,您是怎么猜到的?”

    “笨蛋,他把劍架在老太太的脖子上,卻根本沒有逃走的意思,那只有兩種可能。”

    大薩滿頭也不回地回答道:“要么他賭定我不會殺他,要么他有一個不得不來冒險見我的理由。恰巧我很想殺他,所以只好賭定是后一種可能。”

    楚天看著大薩滿侃侃而談,將自己的來意一語洞穿,卻是皺了皺眉道:“你話很多,容易舌頭長繭。”

    大薩滿呆了呆,急忙輕咳兩聲道:“夕雅,夕照,你們怎么還在這里?”

    夕雅很想知道他會如何處置楚天,便道:“我也想聽聽他要求見你的理由。”

    楚天道:“抱歉,我希望和大薩滿私下說幾句。”

    大薩滿對夕雅道:“你瞧,我和他都贊成這將是一場私人談話。”

    夕雅低哼了聲,抬腳便往宮殿外走去。

    北夕照看了看師傅,發現他也正笑瞇瞇地盯著自己。以北夕照入門兩年多來的經驗判斷,師傅的這種笑容從來不是什么好兆頭,趁他沒開口自己還是先溜為妙。

    須臾之后,宮殿里只留下了楚天和大薩滿兩人。

    楚天發現,大薩滿絕對屬于狼魔族中的異類。在自己遇見過的狼魔族人中,諸如夕雅、夕寒、夕照又或老主母等人盡管性情各異,但無不從骨子里透出一股與生俱來的冷與狠。

    惟獨眼前的大薩滿幽雅得像一位詩人,讓人根本無法將他與一頭魔狼聯系起來。

    或者說這樣的人假如變身成為一頭魔狼,卻又會是怎樣的一頭狼?

    一頭全身純白沒有絲毫瑕疵的雪狼么?

    楚天好奇地想到,緩緩開口道:“我想知道如何才能進入寂滅之地?”

    “寂滅之地?”大薩滿怔了怔,說道:“那是亡靈才會去的地方。我可以不回答么,或者你另換一個問題。”

    楚天搖搖頭道:“據我所知,狼魔族曾經奉幽冥皇帝的命令駐守寂滅之地多年。”

    “你知道的事還真不少。”大薩滿看著楚天一臉堅決的樣子,嘆了口氣道:“當時每一名狼魔族戰士的身上都會佩戴一塊護身符,憑借它就能自由出入寂滅之地。但經過這么多年的戰亂與流亡,北夕部落保留下來的護身符就只剩五塊。”

    楚天微微一笑道:“有一塊就夠了。”

    “這事你說了不算。剛才作為救護夕雅的報答,我已經如實回答了你的問題。現在,是我代表北夕部落族人向你復仇的時候了。”大薩滿的神情沉靜得可怕,輕輕道:“如果你能夠擊敗我活著走出神廟,我保證讓你如愿以償,得到一塊可以進入寂滅之地的護身符。慕都統,你準備好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