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二百二十三章 捕獵者(上)
    “把他抓起來!”北夕厄惡狠狠瞪視楚天,揮手喝令幾個強壯的狼魔族戰士走上前去將他圍住。

    “住手!”北夕照大聲喊道,高高舉起手中的一支紅色金筒:“這是大薩滿頒發給慕成雪的特赦令!”

    “什么,大薩滿要赦免這頭幽魔豬?”北夕厄難以置信地一把奪過北夕照手里的金筒,魔氣微吐金筒里響起大薩滿獨有的聲音道:“我以紅月之名赦免慕成雪一切罪惡,從此他就是我們狼魔族人的手足兄弟。”

    四周發出一片驚異之聲,人群紛紛騷動向北夕厄手中的金筒跪拜道:“諾!”

    北夕厄呆立當場,喉嚨里嗬嗬怒吼道:“大薩滿在哪里?我要當面問他!”

    “夕厄長老,你找我?”人群外傳來北夕雪柔和悅耳的聲音。

    人群向兩邊散開一條通道,眾多狼魔族人單膝跪禮道:“大薩滿!”

    北夕雪施施然走了進來,他的肩膀上停著一頭無精打采的魔鷹,正是熾影。

    直到此刻熾影還能感覺到滿嘴的土腥味,胃里一陣陣地犯惡心,一見砂土就想吐。

    “大薩滿!”北夕厄雖然是部落長老,但在北夕雪面前依然必須像其他族人那樣跪地施禮,然后才能發問道:“您為什么要赦免慕成雪?”

    北夕雪從容說道:“因為我要用他向窠衛交換東陽部落和南月部落的兩位狼主。”

    楚天一怔,他從慕成雪殘留的記憶里了解到居住在度朔山脈中的狼魔族人主要分成三大支系,除了北夕部落外還有東陽與南月兩大部落。

    就在前不久兩部落的狼主被窠衛誘騙到寂然城,如今身陷囹圄危在旦夕。

    北夕厄不以為然道:“東陽肇和南月儇聽信窠衛的蠱惑背信棄義出賣我們,現在自食惡果成了階下囚,這是紅月對他們的懲罰。我們憑什么要救他們?”

    “北夕、東陽、南月都是紅月的子民,我贊同大薩滿的計劃。”夕雅表態道。

    “我還是不同意!”北夕厄充滿了對楚天的仇恨,絕不甘心就這樣將他放歸寂然城。他依舊固執地認為如果不是因為楚天,北夕寒就絕不會死。

    “這可就有點兒難辦了。”北夕雪輕拍寬大的腦門,自言自語道:“聽說窠衛打算逼迫兩位狼主下令發動東陽、南月部落的狼魔族戰士圍剿我們,月沼的伏魔族也在蠢蠢欲動。我們的力量可不足以同時應付三方大軍的進攻啊……”

    他幽深的眼睛看向北夕厄,像是想到了一道妙計,微笑道:“不如就請夕厄長老提著慕成雪的人頭前往寂然城,告訴窠衛我們死戰到底的決心。”

    北夕厄傻住了。他倒不是怕死,但這么做的后果……

    半晌后,他舔了舔嘴唇干巴巴地說道:“可是窠衛會同意用這頭幽魔豬交換東陽、南月兩個狼主嗎?”

    北夕雪悠然一笑道:“沒問題,我只擔心這樣的要價是不是太便宜窠衛。阿影,你覺得咱們要不要再多加點添頭呢?”

    聽到北夕雪問到自己,熾影全身一陣惡寒,死死閉緊嘴巴只當什么都沒聽見。

    …………

    紅月滿盈,新的一天在平靜中開始。

    一艘小型魔舟平穩地行駛在落霞草海的上空,紅色船帆吃足勁風宛若四面舒展的羽翼推動著魔舟前行。

    北夕雪站在屬于他的專用船艙里,聚精會神地作畫。

    熾影充當他的助手,郁悶地在一邊磨墨,看上去就像是把所有的憤怒和不滿全都發泄在了可憐的石硯上。

    楚天坐在稍遠的艙角,品嘗著神廟特供佳釀,開始著手改造慕成雪的身體。

    酒是用北夕部落種植的靈谷醞釀的,有著一股獨特的幽香。一入口,酒汁就化作了濃郁的幽冥靈氣滲入五臟六腑,如同冷冽的清泉般在體內汩汩流淌,靈力尤勝過幽鰲山用八藏神歸丸泡制的藥酒。

    但對楚天而言,他的體內并不欠缺魔氣,甚至魔元也已達到抱樸境的鼎盛巔峰。只需要捅破一層窗戶紙,他就能踏入守一歸真的嶄新境界,至少在純粹的修為上可以比擬被自己擊殺的伏魔族魔老崆燮。

    “師傅,”熾影忍了又忍,終于憋不住開口道:“我最好還是回月沼走一趟。”

    “不是已經用金筒傳書將你的命令發回月沼了么?”北夕雪全神貫注在他的畫作中,懶得抬頭道:“你是不相信自己,還是不放心族人?”

    “都不是。”熾影硬著頭皮回答道:“但有些事情我想當面交代給碎羅師弟。”

    “這樣啊……”北夕雪想了想,善解人意道:“那我們就一起去月沼,順便宣布收你為徒的消息。”

    熾影嚇了一跳,雖然說是輸了賭約 了賭約不得不窩窩囊囊成了大薩滿的弟子,但這事若是讓自己的族人曉得了,往后還怎么做人?

    他急忙道:“多謝師傅關懷,但這事就不用勞動您的大駕了。”

    “我還是陪你去一下的好。弟子的事情,做師傅的理當上心嘛。”北夕雪一副為人師表的高風亮節。

    “不用了,一來一回也太浪費工夫了。還是等咱們從寂然城回來以后再說吧。”熾影咬咬牙,再次拒絕了北夕雪的“好意”。

    “真的不用,你確定?”北夕雪看著熾影,見他滿面堅毅的表情,只好點點頭道:“好吧,就依著你的意思。”

    “謝謝師傅。”熾影一口一口往下咽苦水,很想在北夕雪的腦門上鑿出一個窟窿,把金丹掏出來下酒,但又不敢。

    這時候北夕雪長舒一口氣擱下畫筆,凝目欣賞自己的畫作。

    “像不像?”他忽然問熾影道。

    “像,像極了。”盡管熾影絲毫看不出畫紙上那團亂七八糟的東西究竟是什么,但為了少吃苦頭,還是違心地附和說。

    “慕兄,你覺得呢?”北夕雪又問楚天道。

    楚天站起身走到桌案邊,打量北夕雪的畫作須臾,沒多大把握地問道:“是個人?”

    北夕雪點點頭,說道:“你猜我畫的是誰?”

    楚天又仔仔細細盯著畫上的人物像瞅了半晌,卻實在瞧不出這是哪位丑八怪的尊容,只好試著道:“是熾影吧?”

    “胡說八道,這怎么可能是我?!”熾影深受侮辱,他可是伏魔族第一美男子!

    “就是嘛,阿影長得這么丑,哪能跟畫上的人相比?”北夕雪的回答無疑對熾影的自信打擊更為沉重,氣得他直翻白眼。

    “我猜不出。”楚天老老實實地承認道。

    北夕雪一雙又大又亮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楚天,嘆了口氣道:“你就一點沒看出來我畫的是夕雅么?”

    熾影徹底崩潰,結結巴巴道:“師傅……你真的跟秘大師學過書畫?”

    天啊,他居然會拜這個人為師學畫,哪有地縫能教自己鉆進去不用再丟人現眼?

    楚天深有體會道:“大薩滿的畫作令我茅塞頓開,并由此醒悟到了一個道理。”

    北夕雪迫不及待地問道:“孺子可教呀,說說你醒悟了什么道理?”

    楚天肅然道:“我深感上天是公平的。它在這里為你開了門,必定會在那里關上窗。所以說你不必為自己一塌糊涂的書畫資質感到自卑沮喪,因為那恰恰證明你在秘法上擁有常人難以企及的天賦。”

    北夕雪的笑容頓時僵硬在臉上,瞅著楚天露出思索的神情。

    熾影強忍著不敢笑出聲音,但那想憋又憋不住的模樣顯得愈發的惡形惡狀,心里爽到了家,就差躲在北夕雪背后朝楚天豎大拇指了。

    這時夕雅從艙外走了進來,看到桌案上的畫作好奇道:“這是什么?”

    她拿起畫紙凝神端詳,最終和楚天、熾影一樣放棄了猜想,問北夕雪道:“大薩滿,您畫的是誰?”

    北夕雪略顯尷尬地背過身大聲咳嗽,熾影不無惡意地代為回答道:“他畫的是你。”

    “我?”北夕雪睜大眼睛盯著畫上的那張丑怪面孔,無論如何也不能將它跟自己花容月貌聯系起來。

    “我有那么難看么?”盡管身為狼主,統領著北夕部落數千嗜血戰士,但愛美的天性仍然難以容忍北夕雪如此肆無忌憚地糟蹋自己靚麗的形象。

    楚天和熾影一起堅決搖頭,安慰心靈受傷的少女道:“幸好他畫的不是我。”

    “見笑,見笑。”北夕雪打了個響指,夕雅手中的畫紙光暈一閃消失不見。

    夕雅惡狠狠瞪視北夕雪,警告道:“以后不準畫我。還有剛才的那幅畫,不準說那上面的人是我!”

    北夕雪在這件事上深受孤立,不滿地抱怨道:“一群不懂得審美的家伙。”

    他略微沉吟,轉頭對熾影道:“阿影,要不下次我來畫你吧。”

    “砰!”熾影一屁股坐在了甲板上,伴隨著突如其來的巨響整艘魔舟猛地一震劇烈地搖晃起來。

    “我有那么重么?”套用夕雅的句式,熾影低頭瞅著自己的屁股納悶道。

    “砰!”又是一聲巨響,魔舟頂部的桅桿“喀喇喇”折斷,船體翻滾著往下墜落。北夕照沖了進來,大聲叫道:“師傅,我們遭遇到捕獵船的偷襲!”

    話音未落魔舟重重墜地,艙體不堪承受巨大的沖擊裂開一條條縫隙,隱隱約約就聽到半空中有人在喊道:“抓活的!”